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31章 走马上任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一手执着酒杯,酒壶就放在他的右手边,有人过来他便与之寒暄一二,没人他就自斟自饮,反正也没人规定不许喝酒。

    不少人看到阿九的样子不住摇头,虽说圣上已经离去,可这是在宫中,在琼林宴上,圣上不在了不还有宫女太监吗?他们就是圣上的眼睛耳朵。瞧这新科状元,不去与同年们结交,反倒一个人喝起酒来,莫不是傻了吧?

    “顾兄,啊不,现在应该叫顾大人了。”宋承泽拍上阿九的肩膀,语气中的酸意一览无余。

    “来,我敬顾大人一杯,祝顾大人鹏程万里官途亨通。”宋承泽的身形微微摇晃着,脸上是淡淡的玫瑰色,看来跑琼林宴上喝酒的不止他一个呀!

    “多谢!”阿九面无表情地对他举举酒杯,昂头一饮而尽。

    宋承泽拍了两下手,赞道:“爽快,好酒量!来,我再敬顾大人一杯。”

    这一回阿九没再喝,他拒绝了。宋承泽却是不依,“怎么?顾大人这是已登青云路,看不上我等同年了吗?”

    阿九的目光嗖地射在宋承泽的身上,宋承泽不甘示弱地回瞪,“怎么?被说中了心思吗?”他挑衅的扬着双眉。

    阿九嗤笑一声,诚恳地安慰,“宋二公子莫要妄自菲薄,我顾九看不上谁也绝对看得上宋二公子的。”心道:这个宋二,以前瞧着挺会来事挺圆滑的,现在怎么这副样子了?没得状元刺激的?探花不也差不多吗?宋相爷家的公子涵养不该这么差。

    宋承泽脸色一变,整个人都变得尖锐了,“顾大人到底是和我等不一样了啊!”

    “哪有不一样?不都两只眼睛一张嘴,难不成宋二公子多长了一张嘴不成?”阿九漫不经心的喝上一口酒。

    宋承泽可气坏了,这个顾九是暗讽他的话多吗?他怎么敢?他承认他是有些嫉妒顾九,秋闱时他才是头名解元,可大出风头的却是顾九。他安慰自己不要紧,还有会试呢,他一定要夺得状元之位,事实上主考官也点了他做头名,谁能想到这个顾九这样逆天?一篇策论居然入了圣上的眼,当场点了他做状元。

    哼,以前你是大将军府的长公子,现在你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还敢如此嚣张,户部主事怎么了?也不过是小小六品,能不能伸出枝丫还是两说呢。

    满殿都在瞅着这两人,宋承泽的好友一瞧形势不对,立刻就上前揽住他的肩膀,“不好意思,他喝醉了,顾兄别跟他一般见识。”直接就把他带一边去了。

    阿九继续自顾自喝着酒,越喝心头越是清明,他清楚地感觉到有不少打量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对这些人的心思他也十分明白,不就是很遗憾他和宋承泽没有闹起来吗?呵呵,在琼林宴上跟宋相爷家的公子闹起来?当他傻吗?即使宋承泽没被人拉走,他也顶多过过嘴瘾气气他罢了,闹是闹不起来的。

    琼林宴过后阿九就走马上任了。一早,阿九身着崭新的青袍,越发显得清俊雅致,神采奕奕,桃花赶着车送他到翰林院报到。

    许是阿九太出名了,他一到来领他的待诏就等着了,“顾大人早,我是陈安,来领你去见学士大人。”态度很亲切。

    阿九也忙回礼,“有劳陈大人了。”

    掌院学士姓梅,年岁四十左右,是个很和蔼的人。

    阿九依制给他行礼后,他便笑眯眯地叫他坐下,然后按例把翰林院内的事务简单介绍了一下,又给阿九大致讲了他的职责。

    翰林院的主要服务对象是皇帝,类似于皇帝的秘书机构,肩负的职责主要包括代拟各种诰敕、编写拟定实录史册、给皇帝皇子们讲解经义等等。

    阿九是修撰,还没有资格直接给圣上讲经义,主要职责是修撰实录、草拟有关典礼的文稿,以及准备好经筳的相关事宜,以备上官来给圣上讲解,经筳时他就在一旁负责记录。

    梅掌院简单地介绍完后,与阿九闲聊了几句,鼓励了他一番,以及期待他有更好的表现。没聊多久,新官上任的谈话就结束了,梅掌院对阿九道:“你还要到户部就任,我就不与你多说了,你的号房昨日已让人拾掇出来了,回头让陈安带你去看看。若是想添些什么,便于待诏们说,只管让他们添就是了。”

    阿九感激地点点头,“多谢大人。”

    跟着陈安看过号房后出来便遇到了张书文,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个高而瘦,眼睛却很有神。

    “顾兄,顾大人!”张书文看到阿九身上的青袍立刻意识到自己喊错了,忙换了过来,他是真的为阿九高兴。

    阿九走过来,“恭喜张兄考上了庶吉士,这位兄台是?”他看向张书文身边眼生的这位。

    张书文还没及介绍,就见那人对着阿九深深作揖,“在下孟修竹见过顾大人,大人的救命之恩,修竹永生难忘。”

    阿九便知道这是跟张书文住一起的孟修竹,他曾见过他,不过那时孟修竹正在病中,消瘦地吓人,跟现在简直就是两个样子,难怪阿九没有认出来了。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对了,恭喜你也考上了庶吉士。柳兄和唐兄呢?”阿九托住孟修竹。

    两人摇头,神情有些低落,“唐兄和柳兄未能考中。”

    阿九未见到那二人的身影便已心中有数,这一科录的庶吉士也不过区区二十人,他们四个人能考上两个已经很不错了。便安慰他俩道:“外任也是不错,做出了功绩一样能升迁。”

    张书文和孟修竹点头,看了看天道:“顾大人还得去户部,我俩就不耽误您了。”

    阿九道:“那我先走一步,咱们改天再聚。”

    等阿九走远了张书文猛地一拍脑袋懊悔地道:“糟糕,忘了谢谢桃花姑娘教咱们算学了。”他们四人均在二榜,不过是名次的前后罢了,他们能考得这么好还得多亏桃花教他们算学。

    孟修竹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顾大人是翰林院修撰,咱们见他的机会多着呢。”心里却担忧顾大人风头太盛,到户部会不会被人欺负。

    与张书文单纯相比,孟修竹的成长环境就复杂多了。他出身江南孟姓大族,家中也颇有家资,他的父亲还是个举人,可惜的是他父亲早逝,他是由寡母拉扯大的,他还有个同胞妹妹,只比他小两岁。

    自他父亲逝后他家的田地和铺子就被族里收走了,家中每况愈下,为了供他读书,娘和妹妹没日没夜做绣活。好在他也争气,书读得特别好,时常得到夫子的称赞,这也埋下了祸根。

    族长家的堂兄嫉妒他功课好,领着一群人屡屡与他为难,甚至还打过他。他十三岁考中秀才时他娘激动的落泪,堂兄的父亲他堂伯却跑他家来逼迫他到铺子上当个账房先生,说族里供他考个秀才已经仁至义尽了。

    把他娘气得浑身哆嗦,从没跟人红过脸却指着堂伯大骂,让他滚。自他父亲不在后族里都欺负他们孤儿寡母的,他能考上秀才是他娘和他妹妹苦熬供出来的,跟族里有什么关系?他堂伯还真有脸说。

    因为他不愿意放弃读书去当账房先生,彻底的跟族长家撕破了脸,他们连族学都不让他去了,还放话不许别的学堂收他,逼得他只能在家自学。

    就是这样他们还不罢休,在他十六岁准备乡试时,堂兄找泼皮打断了他的腿,若不是他运气好遇到个懂接骨的云游和尚,他这辈子就完了。腿好后他也没能参加乡试,嫡枝处处压制他,找不到人作保,拿不到考试文书,三番两次到他家里来威胁。

    最后为了他能顺利参加乡试,他的妹妹自愿嫁给年龄能当她父亲的人做了继室。可以说他能有今天是踩着娘亲和妹妹的血泪,等过些日子他租好了房屋他就亲自回家乡接娘亲来京城,哪怕为了娘亲和妹妹他也要小心翼翼往上爬,这样他才能孝敬娘亲,才能为妹妹撑腰,让妹妹的夫家不敢欺辱她。

    阿九来到户部,他本该找户部侍郎报到即可,可他却直接被领到户部尚书李大人那里。阿九微微一怔,上前施礼,“下官顾九拜见尚书大人。”他不卑不亢,早就忘了自己凑过人家的儿子。

    “快起来吧。”李尚书脸上带着微笑,越看阿九越觉得满意,生得好,气度好,还谦逊有学识,这样的年轻人谁不喜欢呢?

    “多谢大人。”阿九有礼地立在一旁聆听长官的训话。

    李尚书照例说了一些勉励的话,最后道:“你初来乍到,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先跟着观政习学吧。”

    阿九恭敬地应着退了出去,他来到自己的号房还没来及坐下,就有一人进来招呼他,“你就是新的顾主事吧?现在没事情吧?来来来,给大家帮个忙。”都没让他说话就拉着他走了。

    阿九索性便跟着他走了,穿过后堂往左一拐进了一个院子,推开一间屋子的门走了进去,“这里头放的都是国库账册,顾主事算学好,帮着咱把这些账册核算了呗!”那人笑嘻嘻地望着阿九道。

    下马威,每一个初入职场的新人都会遇到,阿九早就做好了准备,以他的能耐自然不会轻易让人欺负了去,但阿九听到国库账册四个字便没有拒绝。

    那人对阿九的识趣十分满意,拍着他的肩膀道:“那边桌上有纸笔和算盘,不急,你慢慢算,等我那边事情忙完了就过来帮你。”

    阿九笑着点头,那人高兴地扬长而去。出了院子他左右看了一眼,然后一溜烟跑进了一间屋子,“侍郎大人,成了,那小子被我骗去核算国库账册去了,没三两个月别想脱身。不是说很厉害的吗?怎么这么好骗?也就长得好看点。”他撇着嘴,不以为然地说道。此人姓葛,也是一名主事。

    侍郎沈谦微微一笑,“谁又知道呢?读书读傻了呗。”心里的一口闷气总算是出了。

    沈谦对阿九越过他拜见尚书大人很不满意,加上又听说这个新来的顾九得罪了宋相爷家的二公子,他是走了宋相爷的关系才进的户部,妥妥的是宋相爷一脉的人,自然想整治阿九向宋承泽邀功了。

    “大人说的是,以为读两句圣贤书就能干得了咱们户部的活?”葛主事谄媚地笑着,脸上全是幸灾乐祸。

    沈谦斜了他一眼,“慎言,他可是尚书大人朝圣上要来的,你这话若是传到尚书大人的耳朵里,哼,你就等着卷铺盖走人吧!”

    “是,下官谨遵大人教诲。”葛主事点头哈腰,一副没有骨头的下贱样。

    阿九皱着眉头看着堆了半个屋子的账册,他伸手拎起一本,那上面的尘土哗哗往下落,呛得他直咳嗽。这肯定不是今年的新账册,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厚的灰尘。

    果然,被阿九找到一个年份日子,这是五年前的账册。阿九又翻了几本,有去年的,有前年的,还有大前年的。还好,还好,那人的心还没完全黑透,没把十年前的账册弄来让他算。

    阿九出来找鸡毛掸子,刚好遇到两个杂役,他直接把两人唤过来了,指着半屋子的账册道:“把上头的灰尘扫干净,一个时辰内做完每人二两银子,半个时辰内做完每人五两银子。”他把钱袋解下来放在了桌子上,里头鼓鼓囊囊的。

    两个杂役对看了一眼,均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疑和狂喜,他们是杂役,就是不给银子让他们干活他们也不敢不干,要知道他们这些杂役辛辛苦苦一个月也拿不到二两银子,这别是骗他们的吧?

    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问:“大人,是不是小的干得越快越好赏银就越多?”他瞧着这位大人的穿戴就是个有钱的,应该不会骗人。

    阿九点头,“对。”

    两个杂役又对视了一眼,“那大人我们能不能多喊几个人过来一起干活?”谁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五两银子多。

    阿九继续点头,“可以。”

    “要是半个时辰内做完也是每人五两银子吗?”若是的话他就再把他小舅子也喊过来。

    阿九再点头,“是的,每人五两,一文钱都不会短你们的。”

    “大人您请稍等,小子再去喊几个人过来,保证半个时辰内把活给您干完。”其中一人便跑出去喊人了。

    阿九搬着椅子坐在外头晒太阳,屋里八个人热火朝天地扫着灰尘,他们盯着桌上摆着的钱袋子可有干劲了。

    “大人,小的们干完了,您瞧瞧行不行。”杂役真的在半个时辰内把账册上的灰尘扫干净了,还把账册码得整整齐齐的。

    阿九满意的点头,“很好,每人五两银子,你们活儿做得好,我再给你们每人加上三两,凑个吉利数,八个人就是六十四两,现银没有那么多,这张一百两的银票你们拿去分吧,剩下的给我送回来就是了。”阿九把银票递给出去喊人的那个杂役。

    所有人的眼睛里都迸出惊喜,天哪,八两银子呢!他们就忙着这小半个时辰就得了八两银子!抵得上他们半年多的工钱了,这位大人可真是财神爷!

    “多谢大人,小的一会就把剩下的银子给您送来。”这个杂役捏着银票激动地脸都红了。

    阿九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出去了。头一天上差就花了六十四两银子,也许他一个月的俸禄还没有六十四两呢。可那又如何?他顾九是缺银子的人吗?以前衣食住行都是桃花张罗,他都鲜少有花银子的机会,现在他觉得花银子的感觉真爽!

    ------题外话------

    谢谢189**6629的9朵花花,谢谢大仙仙仙有隐形的翅膀的24朵花花,谢谢weixin4321955b79的1朵花花,谢谢weixina204b5f9的1朵花花,谢谢彼之此方的2颗钻石,谢谢亲爱的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