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29章 战事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年前,顾宅里的四人除了阿九其他三人都十分忙碌,忙碌着收拾宅院采买东西准备过年。

    全京城的人都觉得趁着过年开祠堂祭祖的机会阿九会认祖归宗,连徐其昌都是这样打算的,不过阿九拒绝了。

    徐其昌目光如电般紧盯着阿九,阿九毫不示弱,淡淡地回望过去,“大将军不是还没有查清楚吗?就不怕认错了儿子?就不怕辛苦打拼一辈子最后便宜了个外人?”

    徐其昌的目光陡然锋利,随后才又恢复自然,“我对你已经够宽容的了,你要住在外面,我也允了你,你心中有气也该消得差不多了,回去收拾收拾,年前就搬回来,你娘早就给你收拾好了院子。”

    “你依然不确定是吧?你在赌,赌你的运气,赌我的品性!”阿九一口叫破徐其昌的试探,眼底闪过一抹欣赏,“我一直说的都是实话,你为什么就不相信呢?你也急切地想要个嫡长子是吧?”

    阿九的神情冷淡起来,唇角高高勾起,清贵而傲然,“徐大将军,你还生不出我这样出色的儿子。”

    “你是谁?”徐其昌眯起了眼睛,上位者的威压如潮水一般向阿九逼来。“我的儿子在哪里?”

    “顾九!”阿九像没有察觉到一般轻松自在,他长身玉立,如岳如山,“我一直告诉你我是顾九,现在相信了吧?至于你的儿子?”

    阿九眉梢一挑,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该出现的时候他自会出现,不过却不是现在。他太弱了,还应付不了大将军府的魑魅魍魉。”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翠心奶娘早就生病过世了,他一直和舒伯相依为命,舒伯给车马行赶车维持生计把他养大。”

    徐其昌的瞳孔猛缩,是的,没错的,当年跟着长子一起消失的就是翠心和舒大这两个奴才,“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他面无表情,声音亦十分平静,可阿九仍是听出了其中的杀意。

    阿九却笑了,笑意不达眼底,“你敢吗?你的儿子还握在我的手里,你敢冒这个险吗?徐大将军你不敢,毕竟在你儿子心目中我这个外人可比你这所谓的父亲重要多了,也可靠多了。我救过他的性命,与他有生死之交,你呢?你弄丢了他,你没有养大他,你站得再高权势再重,却没有惠及到他身上半分。相反,他所有的苦难都是因你而起。徐大将军,你觉得只要你招招手扔根肉骨头他就会欢欢喜喜跑过来叼住吗?你就没想过他会恨不得不是你儿子吗?”

    “小子大胆!”徐其昌脸色一变,怒极。

    阿九满不在乎,“我向来就大胆呀,徐大将军不是早就知道吗?”他呵呵一笑,“我的胆子要是不大,怎么敢和大将军你虚与委蛇?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徐大将军你再位高权重也没这个胆子吧?而且不是我小瞧你,你也没这个能耐!”

    阿九掷地有声,眉宇间全是讥诮。

    “他不一定愿意回大将军府,不过我觉得既然你欠他的,那么把这个大将军府给他也不为过吧?徐大将军,你还是把府里头清一清,告诫你的庶子都安分点,不要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你若是管不好,我不介意帮你把他们的爪子都剁了。”阿九冷冷的说着,转身扬长而去。

    门外闻讯赶来的宁氏早就哭成了泪人,“我儿,他,他在哪里?”原来阿九真的不是她的展儿呀,她空欢喜了这么久。

    阿九叹了一口气,语气柔和,“夫人放心,他好着呢,是个有上进有担当的好儿郎!他会回来的。”想了想,凑近她身旁又说了一句什么。

    宁氏用帕子擦着脸上的泪,“阿九,你还是叫我伯母吧。你是我儿的朋友,好孩子,我儿多亏了你了。”她在外头听得清清楚楚的,阿九对她的儿子有救命之恩呢。

    “回去吧,有空来府里看看我。”宁氏慈祥地拍拍阿九的手,这些日子,她是真的把阿九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以后儿子回来,她就当是又多了一个儿子了。

    “伯母保重。”阿九揖了一礼,转身离去。

    宁氏望着阿九远去的背影,心里头空落落的,可难受了。“回吧。”她淡淡地吩咐了一句,连门都没进就转身回了锦绣院,阿九刚才告诉她舒伯就要进京了,那儿子很快就能回来了吧?

    “顾九小儿!”徐其昌睚眦目裂把桌案上的东西全扫到了地上。大风大浪他都闯过来了,没想到却被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欺上头来,他如何能不恼怒?可再恼怒他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不说别的,就是这个顾九出神入化的武功就够他忌惮的了。还有锦娘,他要是动了这个顾九,锦娘一定会生气的。

    于是大将军府这个年过得很平静,宁氏使人给阿九送了不少东西,阿九亦有不少回礼。落在外人的眼里倒是不明白了,徐大将军还不趁着过年祭祖让儿子认祖归宗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昭明帝这个年却过得十分糟心,大年二十九的晚上他收到漠北传回的密报,密报上说大股匈奴南下,漠北恐将有一场恶战。这时朝廷各衙门都已经封笔,昭明帝便把这事压了下来,除了召了几位老臣商议,其他的朝臣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件事。

    打仗哪是那么好打的,打得都是银子啊!可现在国库紧张,他到哪里弄银子去给漠北打仗?昭明帝都快愁死了,就连国宴上都一直冷着脸没个笑模样。

    昭明帝与几位老臣商议,有人提议道:“匈奴南下无非是抢些粮食,给些钱粮打发走了便是。”

    还有人附和:“此言有理,匈奴乃蛮夷,我大燕乃泱泱大国礼仪之邦,何必与小小蛮夷一般见识?”

    也有人提出:“匈奴年年扰边,烧杀抢掠,残害我大燕边民,狼子野心,决不能纵容他们,打就打,我大燕也有强兵悍将,还能怕了他们?”

    前面的人便指责,“说的倒是轻巧,两国交战,流离失所的还不是百姓,何况国库空虚,总不能让我大燕的士兵空着肚子拎着木头棍子上阵杀敌吧?”

    两拨人各说各的里,昭明帝沉着脸一言不发,最后几位老臣对视一眼,齐道:“是战是和还得圣上拿定主意,臣等相信圣上的决定都是为了天下苍生。”

    朕若一人就拿定主意还要你们来商议什么?昭明帝面上不露,心中却十分恼怒,挥手打发他们出去,却把徐其昌和宋庭声留了下来。

    “徐爱卿和宋爱卿怎么看?”昭明帝把桌上的茶杯端在手里,语气十分亲切,一副对待心腹重臣的随意。

    可无论是徐其昌还是宋庭声都异常恭敬,“圣上,臣觉得刚才各位大臣所说都有道理,但臣偏向于和,臣不是胆小懦弱没血性,而是臣知道咱大燕底子太薄,经不起折腾了呀!”宋庭声先开口,他的脸上一片赤诚,“圣上,臣提议和亲,嫁公主与匈奴单于,要是能生下带着大燕皇室的匈奴血脉岂不是好?圣上想,咱们大燕公主带着粮食珠宝等嫁妆下嫁匈奴,匈奴还不得感恩戴德铭记圣上的恩赐?邦邻友好才是上上之策。”

    昭明帝脸上有些笑影,连连点头,“宋爱卿所言倒是个良策,徐爱卿你如何看呢?”其实昭明帝倒不一定非要和,按他的脾气他是主张把匈奴狠揍一顿,可巧妇难为无米炊,无钱无粮,他拿什么去打这场仗?

    本来主张战的徐其昌瞥见昭明帝脸上的淡笑,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而是道:“臣听圣上的,圣上要战,臣便披甲上阵,圣上若和,朕便请旨领兵护送公主入匈奴。”

    “你呀,都是大将军了,脾气还跟以前一样。”昭明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可脸上的笑容却深了三分。

    徐其昌道:“臣这个大将军还不是圣上的恩典?没有圣上您,臣不过是诚意伯府的落魄嫡子,臣今天的一切都是圣上给的,臣感激不尽。漂亮的话臣不会说,臣只知道圣上让臣做什么臣便做什么。”

    “你呀你!”昭明帝的神情更加愉悦了。

    垂首立于一旁的宋庭声则心中腹诽,这还不会说漂亮话?徐其昌这马屁拍得呦,不愧是陪着圣上一起长大的人。

    出了御书房,徐其昌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长长呼出一口气,一颗心却不住往下沉。都说他简在帝心受圣上看重,呵呵,圣上要是真的信任他又怎么会召他这个正值壮年的大将军回京闲置呢?功高震主这个道理他明白,可他从没想过圣上会猜忌他,他们可是从微末一起相扶走过来的呀!他也曾来没想过要对圣上不忠,可是随着他手中军权越来越大,圣上也越发的不放心了。

    好在圣上还念着旧情,除了军权,自己仍是圣上最信任的臣子。

    过了初五,朝臣开始上衙门了。匈奴南下的消息也传来出去,于是不仅朝堂上大臣们在争论是战是和,赴京赶考的举子们也关心起了国家大事,那些激进的连书都不读了,成天脸红脖子粗地跟人争辩。听说还准备策划什么联名上书,居然还找上了阿九,阿九连面都没露,直接让桃花把人打发了。把自诩救国救民的有志之士气得个倒昂,四处散布不利于阿九的流言。

    阿九知道了也不过勾勾唇角,蠢货,战争不过是当权者的游戏,他想战便战,他想和便和,是你一个没入朝堂的小举人能左右的吗?你们叫嚣的再响,谁还能听你们的不成?荒废了功课,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还联名?还静坐?抓牢里吃几天牢饭就老实了。一群手无寸铁的读书人,谁还怕你不成?真是一群热血上头的蠢货。

    “公子,他们太坏了,又不关您的事,他们凭什么这样说您?”桃花忿忿不平。

    阿九摸了摸她的小脸,“乖,不要理他们,他们那是嫉妒公子我呢。别担心,下月就春闱了,他们也说不了几天了。”除了无视,他总不能挨个找上门去警告吧,有那个时间他还不如多读会书呢。

    桃花哪里能放心?“公子,他们把您说得那么坏,会不会影响您在主考官和圣上眼中的印象啊?”

    阿九摇头,“不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朝中大人们心里都清楚这呢,哪会听信流言?至于圣上,呵呵,这些还传不到他老人家的耳朵里。”除非有人故意。

    见桃花仍旧闷闷不乐,便道:“好了,好了,你就别瞎操心了,舒伯已经上路了,他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好,要不你也跟着迎一迎。”

    桃花摇头,“不去,桃夭姐姐和小豆子不是要去的吗?我再走了公子您身边就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了。我才不管别人哩,我就呆在您身边哪里也不去。”大和尚说了,公子在哪里她就在哪里。

    阿九看着桃花认真的小脸,感叹:到底是没白疼她啊!

    “你不想去就算了。”阿九其实是想放桃花出去玩玩的,她十四五岁的年纪,成天陪着他呆在府里能不闷吗?“那就抽空给舒伯收拾间屋子出来,找间朝阳的。”他吩咐道。

    是战还是和的争论一直到春闱的到来仍是没有结果,户部尚书是两头受气,主战的问他国库有多少钱粮,主和的也问他国库有多少钱粮,咄咄逼人地指责他没把差事当好。

    李尚书是百口莫辩,他也很冤枉好不好,国库空虚是他的责任吗?他又没有贪了一文钱。可看着端坐在龙椅上面无表情的昭明帝,这些话他敢说吗?不是他的责任难道是圣上的责任吗?

    春闱如期举行,桃夭和小豆子去迎舒伯了,只有桃花一个人送阿九去贡院了。

    二月的天气还春寒料峭,阿九换上单衣提着考篮上了驴车,顾宅的大门一打开,安慧茹从马车里伸出了头,“阿九,我来给你送考。”

    现在的安慧茹完全瘦了下来,瘦下来的安慧茹是个明艳大美人,让曾经嘲笑过她的一众闺秀大吃一惊。这也让平湖长公主对阿九的印象更加好了,所以她一提要来给阿九送考,平湖长公主就放行了。

    “阿九,阿九,你看我今天穿了一身大红,一定能给你带来好运,阿九你一定会顺顺利利,红红火火的。”安慧茹伸出半个身子把身上的衣裳给阿九看。

    阿九脸色和缓,“阿九在此就提前谢谢安郡主了。”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啊,要是他真是男子,他一定会把她娶回家。

    “公子,我们夫人也来给您送考。”稍远一些的马车上有人说道。

    阿九望过去,就见丫鬟正扶着大将军夫人宁氏下了马车。阿九忙下车过去搀扶,“劳烦您来送考,真是罪过,罪过。”阿九调查过当年的事情,对宁氏他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毕竟不是谁都有魄力把自己的亲子送走的。

    蝉儿笑着插嘴道:“公子,夫人一早就在佛祖跟前替您上了香,保佑您金榜题名高中状元。”她脆生生的声音把大家都说笑了。

    阿九嘴角上翘,“阿九多谢伯母,阿九让您费心了。”他真没想到宁氏会来给他送考,心里暖暖的。

    宁氏神情柔和,“阿九,好好考,等你出来我给你摆庆功酒。”她看着阿九,揣测着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子。“天不早了,就别耽误了,咱们走吧。”

    ------题外话------

    谢谢182**4363的154朵鲜花,多谢!

    今天又晚了,结果儿子的预防针也去晚了没打上,和和以后再也不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