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25章 徐其昌是糊涂蛋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宁氏听徐其昌说完,脸色僵了僵,随即便恢复了自然。她平静地望着他,“将军怎么突然关心起展儿身边的丫鬟呢?”

    徐其昌道:“展儿是我的嫡长子,将来亦是我的衣钵传人,他身边伺候的人要慎重,那两个丫鬟被展儿纵得无法无法,太没规矩了,不好生教一教将来会给展儿惹祸的。”

    “哦?怎么个无法无天?妾身听奶娘说那两个丫头生得好,也很乖巧。”宁氏随意道。

    “乖巧?故意装出来的吧?乖巧能顶撞主子跟主子动手吗?这般有心计,不能留在展儿身边了。”徐其昌皱着眉。

    宁氏一惊,“顶撞主子?她们顶撞展儿了?这可要不得,发卖,卖得远远的。”声音焦急又高昂。

    “那倒不是!她们怎么敢顶撞展儿?她们顶撞的是采薇,还把采薇推跌地上了。这样的奴才若搁府里早就打了板子撵出去,也就是看在她们陪展儿在外长大没学过规矩的份上,我才起心让你使人教一教。”徐其昌喝了一口茶道。

    是你起心?我看是刘氏起心还差不多!宁氏心中怒火滔天,面上却无比平静。“采薇?展儿的丫鬟怎么顶撞到采薇?将军说清楚,妾身都糊涂了。”

    徐其昌便把从刘氏那里听来的话说了一遍,宁氏身侧的手越攥越紧,脸上的表情也越加平静,“将军,您别怨妾身说话不好听,这事还真不能全怪那两个丫头。您想,展儿现在都还拧着不愿意认祖归宗,采薇却跑去使唤他的丫鬟,他能高兴吗?那两个丫头自然不会做让主子不高兴的事。况且丢了东西不该找主人家奴才帮着寻吗?采薇是登门作客,那两个丫头不也是吗?还是头一回,哪哪都不熟悉,怎么帮她找耳坠子?”

    她瞥了徐其昌一眼,又道:“就算展儿已经认祖归宗了,采薇这般大刺刺地使唤嫡兄身边的丫鬟,也是不妥的,传出去与采薇的名声有碍,各府的夫人会觉得采薇不懂尊卑没教养。将军,采薇可到了要说亲事的年纪了。”宁氏提醒着,一副很担忧的样子。

    徐其昌思忖着宁氏的话,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锦娘言之有理,刘氏小家子出身,见识如何能跟夫人你比。”这倒是他的心底话,他早就后悔不该让她教养小三,而是应该早早带到外院去,瞧瞧小三都被他养成什么样子了?跟他亲手带出来的令宽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采薇那里还得锦娘你多费费心。”

    宁氏的拳头又紧了一下,她笑着道:“这还用将军说吗?她叫妾身一声母亲,妾身还能不管她的事?只是将军也知道的,妾身在佛前呆久了,身子骨也不如从前了,精力也不行了。为了不耽误采薇,妾身觉得还是从宫中请个好的教养嬷嬷来教教她吧。”她言词诚恳地建议着。

    徐其昌面带愧色,他想起锦娘的身子骨生儿子的时候便亏着了,后来出了那么多的事情,一直都没养好。他心头的愧疚就更浓了,“行,就按夫人说的办?教养嬷嬷的事就劳烦夫人费心了。嗯,采蓉也不比采薇小多少,也一起跟着学吧。”徐其昌想起了他另一个闺女。

    “好,妾身都听将军的。”宁氏点头,一副以夫为主的柔顺模样,这让徐其昌也好心情地勾起嘴角,眼睛一闪,道:“那两个丫鬟,夫人还是看看吧,听说颜色极好,展儿正值年轻气盛,我怕被她们勾带坏了。”

    宁氏把心底的火气往下压了压,露出淡淡的微笑,“瞧将军说的,对咱们的儿子这般没信心?您上次也见过他了,您觉得他是能被丫鬟勾带坏的吗?他都十八了,那个小些的丫鬟跟他一起长大,要勾带坏早就勾带坏了。”

    她眸光流转,又道:“丫鬟生得好怎么了?最怕的就是心思歪,只要她们的心是正的,还怕她们生得好吗?丫鬟生得好,展儿也有面子不是?难道将军希望展儿身边都是些愚笨丑陋的?那才不好呢。展儿见惯了美人才不会眼皮子浅被外头的花花碌碌迷了眼睛!不然跟建宁侯那个庶子似的,多丢人!将军您说是不是?”

    徐其昌眼睛一眯,想起建宁侯家那个庶子闹出的笑话。这个庶子是建宁侯一次外出心血来潮睡了个农家姑娘,一夜风流,建宁侯走了,农女却珠胎暗结有了身孕,这农女也是个有志气的,硬是不顾流言飞语生下了儿子,并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儿子拉扯长大。在儿子十五岁上头油尽灯枯病没了,临去前拿出信物交代儿子去建宁侯府寻亲。

    建宁侯看了信物,又使人查探了一番,倒是认了儿子。可这庶子是在乡下长大,唯唯诺诺,对着府里的丫鬟都脸红局促不安,太上不得台面了。建宁侯十分失望,扔府里也就不过问了。后来这个庶子被人设了局引入花楼,死活都要娶个娼妓入门,闹得可厉害了,让京中各家很是瞧了建宁侯府的笑话。

    后来外人就说了,那娼妓也不是什么花魁红倌儿,不过稍微平头正脸罢了。那庶子为何死活非要娶呢?不就是没见过女人吗?遇到一个稍有姿色又柔情蜜意的就哄得他不知东南西北了。

    “有道理。”徐其昌点了点头,“夫人既然这般说那便罢了,展儿学问上头极好,为夫也是担心他走了歪路误了前程。”

    “有将军这个做老子的看着,他能走什么弯路?”宁氏娇嗔着斜了徐其昌一眼,引得他哈哈大笑,“那倒也是。”便不再提把人发卖和学规矩的事了。

    送走了徐其昌,宁氏的脸就阴了下来,“没脑子的,被个下贱玩意哄骗,还是个大将军呢,我现在都怀疑他的仗怎么打的。”她的眼底满是讥讽。

    “展儿现在还在气头上,连大将军府都不愿意回,我若真的把他的丫鬟弄回来训斥教规矩,他还不得恨死我?刘氏这个贱人倒是好算计!”宁氏恨恨的拍着桌子。

    奶娘忙劝,“夫人息怒,将军也是被刘姨娘蒙骗了。”这才刚刚和好,可不能让夫人再跟将军生了嫌隙。

    “奶娘放心,我不会跟他闹的。”宁氏对奶娘的心思心知肚明,她现在看明白了,刘氏巴不得她闹呢,她才不会中了她的奸计。她为什么要闹,徐其昌出了朝堂就是个糊涂蛋,她才不闹呢,她倒要看看将军是信个妾室的还是相信她这个夫人的?

    按捺住火气,宁氏道:“既然她太闲了还有心思算计,去,传我的话,就说我身子不适,刘氏正在禁足也不劳烦她来给我侍疾,就在院子里给我抄佛经吧,也不要多,一百卷就行让她快一点,夫人我还等着她的佛经消灾呢。”抄不死她也累死她。

    “夫人,那两个丫头?”奶娘倒是把徐其昌的话听在了心里,有些担忧,“您真的不见见吗?”

    “怎么见?你让展儿心里怎么想?”宁氏依旧冷着脸,“奶娘,你可别糊涂。你也见过展儿,他虽说在外头长大,可他是个软弱的性子吗?大将军府呢,还有个国公的爵位,你看他动心了吗?还不是说不认就不认?再说那两个丫鬟,气度不比徐采薇徐采蓉差吧?展儿待她们又亲切,能是单纯的丫鬟吗?我估摸着十有**展儿是那她们当姐妹的。等展儿以后入了仕途,以她俩的品貌还愁嫁不到好人家?这不都是展儿的助力?”她傻呀去给儿子拖后腿?

    “谢天谢地,还是夫人看得清楚。”奶娘十分庆幸的样子。

    宁氏的脸色和缓了一些,道:“奶娘你也劳累了一辈子了,也该歇歇了,有事吩咐玉雀她们去做,你放心,你奶大了我,又陪着我嫁来大将军府,我不会亏待你的。”

    “老奴知道,老奴多谢夫人。”奶娘伤感却又欢喜地抹着眼泪,她虽然还有两个儿子,但最不放心的却是夫人这个她奶大的主子,她也想看着她的小姐,她的夫人啊!

    下了朝,徐其昌听着同僚的恭维,嘴上谦虚着,嘴角却高高扬起。他徐其昌虽是个武将,可他也曾通读四书五经十分聪慧,若不是后来为了圣上转了武职,文臣中应该也有他的一席之地。现在看来他的天赋是传给了他的长子,十八岁的举人,已经很不得了了。

    随后徐其昌又想到长子要继承大将军府光有才学也不行,还得通兵法和拳脚功夫。听侍卫说长子的武功极好,八成是在寺庙里跟着武僧学的,但好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上回侍卫说的玄之又玄,他是不大相信的,现在他一高兴就想着把长子喊回来查看查看。

    来顾宅请阿九的人是徐小全,看着他恭敬的立在下头说了来意,阿九扬了扬眉梢,“大将军请我所谓何事呀?”

    “属下不知。大将军只吩咐属下来接公子。”徐小全应道。

    “公子!”桃夭有些不安的喊了阿九一声,上回在平湖长公主府她和桃花得罪了大将军府的小姐,大将军知道了这是喊公子过去责骂?

    桃花和桃夭跟徐采薇起冲突的事,一回来桃花就跟阿九说了,还列了一二三四五条的把徐采薇批了一通,阿九笑笑也没当回事,笑话,他家桃花可金贵了,光小时候调理身体花掉的银子都有七八箱子,管她哪个不长眼,直接怼回去就是了。

    所以阿九便误会了,以为桃夭想跟着去。桃花那丫头没脸没皮的,要是想去直接就说了。桃夭自打到了他身边就一直放不开,总是小心翼翼的,现在好不容易她起了心思,阿九不忍拒绝她,本来不想去的,现在却改了主意,“行,去吧!桃花和桃夭也跟着一起去。”

    寻了个空桃夭低声对桃花道:“咱俩得罪了徐大小姐,徐大将军喊公子过去是不是为她出气的呀?”她很不放心。

    桃花歪头想了一下,一摆手道:“不会!不过是庶出的女儿,还没有咱们公子金贵。再说了,那事咱们占理,不怕!”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公子吃亏过呢。她对她家公子有着谜一样的信任,哪怕阿九说太阳会掉下来,她也相信。

    果然桃夭的担心是多余的,到了大将军府徐其昌的另一名亲兵迎了过来,“属下见过公子,大将军在竹林后面的书房等着您呢,请跟属下来。”把阿九一行引到一处竹林前,“穿过这片竹林就到书房里,公子请。”

    来了却见不到人,想见人还得过竹林,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他竹林有古怪吗?阿九来了兴趣,四下瞧了瞧,心里便有了数,不就是**阵吗?奇门遁甲,八卦机关他也学了不少,正好拿来实践一下。

    阿九折扇一转,道:“桃花桃夭,走,咱们去拜见徐大将军。”

    三人进了竹林,徐小全的脸上带着担忧,“也不知道公子能不能顺利过了竹林?”这竹林是大将军亲自布置的,里头大阵小阵数不清,走错一步就得被困在里头,触发了机关可能还会丧命,“哎,大将军的心也太急了点吧?要是公子受伤了呢?”

    另一人斜睨了他一眼,“你操这么多心干什么?大将军怎么吩咐的咱们执行命令就行。”顿了一下见他仍眉头紧锁,便没好气地道:“放心吧,有暗卫暗中照看着呢。”

    话音刚落就听到里头传来清脆的声音,“公子,左边是个困阵,右前方是个囚阵,哎呦哎,这居然是个阵中阵,里头的还是个死阵。哎呦,就这一会咱就过十七个阵了,谁这么缺德带拐歪弄这么一座竹林,这不是坑死人吗?”

    底气十足的骂声让两人和隐在暗中的人齐齐抽了嘴角,不过眼睛却亮了起来,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把里头的阵法如数家珍,那公子肯定是精通的了!他就说嘛,公子生得这么好看,怎么可能过不了竹林呢?继桃花之后,阿九又收获了徐小全这个五大三粗的迷妹,啊不,是迷弟!嗯,其实应该是迷哥,毕竟徐小全也二十五高龄了不是?

    身处竹林的阿九悠闲自得,桃花在前头带路,一边走一边嘟囔着“太缺德了,太糟心了,太坏了,还有人性吗”之类的话,听得暗卫心里可同情他家大将军了,想象着他家大将军听到这些话的表情,默默的又点了根蜡烛。

    “公子,要不我给改改吧!”桃花烦了,遂起来坏心思。“我觉得还是幻阵比较有意思,明明走在路上却永远都走不到头,嘿嘿,好不好公子?”

    她笑颜如花,暗处的人却忍不住心底窜出凉气,靠近了一些想看清她动的是哪里?

    “你闲得?”阿九照着桃花的脑门敲了一下,训道:“桃花,你得弄清楚咱们现在是在人家府上作客,你怎么反客为主了呢?这样不好!不好!”他摇着的折扇刷拉一收。

    “当然不好了,我最讨厌别人偷窥了,你给我出来吧!”桃花与他家公子配合得可默契了,腕上的鞭子如灵蛇一般窜了出去,直接就把暗卫给卷过来了。

    暗卫一时不妨被摔在地上,他猛一抬头就见三人笑呵呵的望着他,所有的生路全都堵死了,尤其他们的大公子,一下一下漫不经心地摇着折扇,但他却一动都不敢动,好似只要他一动立刻就会被扑杀。

    到了现在他要还不知自己中计了就真是个棒槌了,遂他跪地行礼道:“属下隶属暗营,奉大将军之命保护公子。”

    阿九点了点头,“好了,你去禀报你们大将军吧,本公子不需要谁的保护,跟大将军说本公子马上就到。”

    “是,属下遵命。”暗卫倒也没有啰嗦,立刻消失在了竹林里。

    “走吧,别让主人等急了。”阿九收了脸上的淡笑,“桃花,不许撅嘴,好好干活。”

    题外话

    盛宠嫡嫁砚雪

    她是皇帝御笔亲封的一品郡主,也是无人敢娶的望门寡妇。

    他是双目失明的贵族嫡子,也是地狱归来的穆小侯爷。

    盛千欢:“你叫什么?”

    “在下慕景行。”

    盛千欢哽咽:“夫君?”

    “郡主怕是认错人了。”

    盛千欢倾身一吻,“现在还认错人了吗?”

    某人面色微红,却一本正经道,“再亲一下,就没认错了。”

    盛千欢:“”

    男主重生,女主穿越,双洁双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