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22章 阿九到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你说什么?大将军府才找回来的嫡长公子跟你家有婚约?跟安庆侯府?呵,杨霞,你这牛皮吹得未免也太大了吧。”

    闺秀们都三三两两地坐在凉亭或水榭乘着凉聊着天,她们轻言细语举止优雅,毕竟能接到平湖长公主的花帖的都不是身份低的,来时早被家里告诫了,这次的花会不比寻常,眼瞅着各位皇子们都到了大婚的年纪,这次的花会就是为了皇子们挑选皇子妃才举行的,一定要谨言慎行,优雅大方,说不准这泼天的富贵就落到头上了。

    所以各位闺秀都恨不得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现在有个人大声嚷嚷,可不就显得十分突兀了?

    闺秀们心中骂着蠢货,朝着喊话之人看去,原来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宋清歌,不由心中暗喜,宋大小姐虽然是庶出,可谁让她有个好爹呢,她又是长女,运作运作,就算做不了正妃,侧妃还是可以的。现在她这般失态大喊,自然就被剔除候选之列,她们少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能不暗喜吗?

    宋清歌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她心里惦记的那个顾九公子,她姨娘还没刚跟她爹提起,就被爹疾言厉色地喝止了,让她死了这条心。她就不明白了,大将军府呢,这是一门多好的亲事呀,爹怎么就不乐意呢?

    哪怕到了平湖长公主府她依旧闷闷不乐,独自坐在那里发呆,恰巧听到边上有人提到大将军府那位嫡长子,她便留了意,这一留意可气坏了。大将军府多高的门第?顾九公子神玉一般的人儿。安庆侯府算什么?安庆侯都要成为京中的一个大笑话了好不好?她们怎么敢肖想顾九公子呢?

    杨霞本来是和好友说悄悄话,好友透漏自己的婚事已经订了,是个外放四品官员家的嫡次子,言词间不无炫耀。

    杨霞脑子一热便把跟大将军府的嫡长子有婚约的事说了出来,当然她说的很含糊,只说有婚约,没说当事人是哪个。

    她还没收到好友羡慕的目光呢,就被人大声指责,杨霞委屈极了,红着眼睛,“宋大小姐是什么意思?我又没有说谎,不信你可以问问我二姐姐,大将军府的大公子本来就是和二姐姐有婚约的,现在大公子找回来了,我二姐姐是要嫁到大将军府去的。”顺手她就把自己的嫡姐给坑了。

    宋清歌冷笑着望向另一边的杨瑜,“杨二小姐,你庶妹说的是真的吗?你们两家要是真有婚约,怎么大家都不知道?”

    这一番动静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加之说的又是大家都感兴趣的大将军府找回来的嫡长子,所以大家都盯着杨瑜,看她要怎么说。

    杨瑜又是气愤又是慌乱,她气庶妹口无遮拦,这桩婚约是怎么回事她心里不明白吗?都还没有最终确定就往外说,这不是得罪人吗?闯了祸偏还把她也一并拉下水,就知道这贱人没安好心。

    被这么多人盯着看,杨瑜有些心虚,但想到她爹连信物都拿去给她娘收着了,她又有了底气,落落大方道:“确有此事,这桩婚事是我爹和大公子的祖父诚意伯订下的,连信物都给了。大家都知道大将军府的大公子是打小就丢了的,这桩婚事没人知道也不奇怪。”

    众位闺秀见杨瑜不像说谎,顿时对她羡慕极了。心道:别看安庆侯是个不着调的,眼光却是毒辣,十多年前就给闺女谋划了好亲事。要知道现在的大将军府和安庆侯府可是云泥之别,杨瑜这是妥妥的高嫁!

    “这不可能!”宋清歌大声反驳,“众所周知,徐大公子是在一岁上头丢的,要是真有所谓的婚约,那一定是在徐大公子一岁前订下的。徐大公子丢了整整十七年,他今年十八了,你呢?杨二小姐你多大?你今年才十五,也就是说徐大公子一岁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你,怎么订的婚约?千万不要说什么指腹为婚,徐大公子一岁的时候你都还没投胎。”

    听宋清歌这么一分析,闺秀们纷纷小声议论起来,徐大公子可是要比杨二小姐大两岁整的。

    “所以你在说谎,你在败坏徐大公子的名誉。”宋清歌咬牙切齿。

    迎上众多异样的目光和宋清歌的诘问,杨瑜脸都白了,要是坐实了这罪名,她这辈子可就毁了。她犹豫了一下,一咬牙道:“跟徐大公子有婚约的人不是我,是我大姐,她与徐大公子同年同月出生,诚意伯觉得两家有缘分,便做主订下婚约。”

    “哈,可你大姐杨云不是早嫁人了吗?所以你们家就准备让你顶上?有些事能顶替,还没听说过婚约能顶替的,你们安庆侯府可真不要脸啊!”宋清歌脸上满是讥诮,“什么阿猫阿狗都想攀上去,也不怕掉下来摔死。”杨瑜怎么配得上神袛般俊美的顾九公子呢?别看宋清歌一口一个徐大公子,可在她心底那个白衣胜雪才冠三梁的佳公子永远是她的顾九公子。

    杨瑜也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被人揭了短又骂到脸上,自然受不住,趴在表妹身上嘤嘤地哭了。

    自然有人看不惯宋清歌的咄咄逼人,站出来道:“宋大小姐,这些话都是你自个说的,人家杨二小姐只说两家有婚约,并没有说是她和徐大公子呀。”

    “宋清歌你欺人太甚了吧?有脸说别人怎么瞧不见你自己?谁不知道你瞧中了徐大公子登门提亲被拒绝了?人家还是无名小卒的时候都瞧不上你,你还有脸指责别人!”

    这下轮到宋清歌脸色巨变了,指着说话的两名少女,“好你个梅琳琳,给我等着!宋甜儿你个吃里扒外的,我要告诉祖母你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欺负族姐,看祖母不打你的板子。”

    敢站出来指责宋清歌自然是不怕她的,梅琳琳是翰林院梅掌院的嫡长女,教养极好,从来就不是个忍气吞声的,“行呀,我等着你呢。”她无所谓地耸了下肩,没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

    别人惧怕丞相府的势力,她却是不怕的,她爹也颇得圣上的信任呢。而且她爹不大能看上宋相爷,说他人品不行,不然好好的嫡长子怎么送老家养着?还不是欺负人家娘不在了?她娘都偷偷告诉她了,别看现在都说宋相爷夫人是个贤惠人,其实她是继室,宋相爷前头有个原配的,生了一子一女,儿子便是被送回老家的嫡长子,女儿比继室所出的宋庆欢还小呢,从未在人前出现过,说是被拐子偷了,堂堂相府嫡女被拐子偷了?说出去谁信?八成是被搓磨夭折了。她娘说丞相府后院乱着呢,让她不要与相府小姐走得太近。

    宋甜儿更是白眼一翻,“我哪里欺负你了?不过说句公道话罢了!哪句说错了?是你瞧中徐大公子,还是你提亲被拒?我说的都是实话。”动不动就告状,当我怕你?

    宋甜儿家跟宋相爷是同族,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马上就出五服的那种。跟宋相爷是文臣不一样,宋甜儿她爹走的是武将的路子。虽是同族,但走动并不多。宋甜儿曾听她娘说过,她爹还没有出息之前家里可紧巴了,为了给祖父母治病,她小姑姑都差点去给个老头子做填房,也没见丞相府站出来拉拔他们家一把。

    有人看着宋清歌捂嘴窃笑,宋清歌气得头发丝都冒火,快步上前,“我让你乱说,让你乱说。”她不敢对梅琳琳如何,但是宋甜儿她还是敢挠两把的。

    宋甜儿的爹是武将,她跟着也学了几招,压根就不怕她,反而跃跃欲试,“你来呀,来呀!”

    早就到场躲在一旁看戏的安慧茹一瞧真的要打起来了,忙站出来使人把宋清歌劝住。要是平时她根本不会管,还巴不得宋清歌吃亏呢。可今天不行,今天长公主府宴客,她是主人呢。

    “哎,说两句又怎么了?又不会掉一块肉。我不是也被阿九拒绝了吗?阿九天神一般出众,拒绝咱们不是挺正常吗?”

    安慧茹不安慰还好,被她这么一安慰,宋清歌的脸更黑了,刚要抬头怼回去,猛地发现胖妞瘦了,不仅瘦了,而且漂亮地她都不敢认了。

    “你减肥了?你这身衣裳哪里做的?头上的首饰哪家店买的。”等宋清歌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由万分懊恼,懊恼自己怎么跟死对头说话了呢?

    安慧茹却十分开心,“你觉得我瘦了变漂亮了是吧?瞧瞧我的衣裳首饰好看吧!”她炫耀似的张开双臂在原地转了一圈,脸上那耀眼的笑容衬得她整个人都闪闪发光,众人都不由呆住了:原来这个胖妞是那么好看!这还只是瘦了一点点,若是完全瘦下来她会是多么惊艳?

    “我的衣裳和首饰都是桃花送的。”安慧茹迫不及待地想要与人分享。

    众位闺秀正琢磨着桃花是哪家府上的小姐,就听安慧茹道:“桃花是阿九的丫头,阿九当她是妹妹一般,她可厉害了,长得漂亮,会绣花做衣裳,还会做药膳,我能瘦下来全是她的功劳,是她帮我调理的——”

    这消息量有些大,众位闺秀各自转开了心思,这个阿九就是大将军府那位才找回来叫顾九的大公子吧?这般看来安郡主跟他的关系挺不错的,平湖长公主这是打算?若她真瞧中了这位,那安庆侯府再多的算计也是枉然。许多视线已经似有若无地朝着杨家两位小姐看去,心中讥诮着。

    也有人面带鄙夷,跟个丫鬟相交,安郡主也不嫌有**份,平湖长公主也不管管?哼,丑人多作怪,即便是不胖不丑了,依然上不得台面。

    这位传说中的徐大公子,闺秀们大多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听家中父兄说是个样貌出众才学颇佳的,现在看来能把丫鬟当妹妹看待,也是个拎不清的。不少有着小心思的闺秀就打了退堂鼓。

    安慧茹正开心地说着呢,玲珑走过来附在她耳边轻语几句,她眼睛一亮,“什么?阿九到了?走,咱们现在就过去。”扔下一众闺秀转身就往外跑。

    安慧茹能任性地说走就走,玲珑可不行,要是被长公主知道小姐这般失礼,挨罚的肯定是她这个大丫鬟。于是她忍着把小姐抓回来的冲动,蹲身行礼,“各位小姐实在抱歉,我家郡主有事失陪一会,请小姐们各自安好!”她尽力描补着。

    可刚才安慧茹都已经说出来了,谁不知道她是去见徐大公子了?一个姑娘家,这般大刺刺地跑去见外男,这规矩未免也太松散了吧?难怪嫁不出去!

    “阿九,你来啦?”安慧茹扬着大大的笑容跟阿九打招呼。

    阿九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郡主越来越漂亮了。”眼前这姑娘真诚热情又充满了活力,哪怕她的身材仍有些圆润,但阿九就是觉得她比别的姑娘顺眼一些,仔细想来,哪怕这姑娘痴肥的时候他都没觉得她难看。

    “真的呀?”安慧茹的眼睛更亮了,比她头上的碎钻还要闪亮,“这,都多亏了桃花。”要是没有桃花帮她调理减肥,送她衣裳首饰,她也不会变漂亮的。

    一直坦然面对众人目光的安慧茹在阿九微笑的注视下忽然有些羞涩,她扭捏地绞着手指头,仍勇敢地迎上阿九的目光,脸上带着歉意,“阿九,我不能陪着你去外院,不过我有拜托我堂兄照顾你,阿九,他们要是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们只是嫉妒你罢了。”她竭力地想安慰阿九。

    真是个心善的姑娘啊!阿九心中感叹,嘴边的笑意就更深了。一拱手道:“多谢郡主提点,桃花和桃夭就麻烦郡主照顾了。”

    安慧茹眼底带着隐隐的担忧,闻言大力地点头,“阿九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们的。”

    “如此就劳烦郡主费心了。”阿九再次道谢,跟着引路的小厮朝外院走去。

    桃花和桃夭也是精心妆扮过的,桃花穿了一件杏黄色的裙子,让她看起来格外娇俏。桃夭则穿了一件水红色裙摆绣满蝴蝶的裙子,走动间蝴蝶上下翻飞,可好看了。头上却极简单,只用了一根钗子随意挽起,虽简单却也大方。脸上也未用胭脂水粉,只淡淡点了朱唇。所谓的精心妆扮也不过是对比平日而言罢了。

    “走吧,我带你俩过去。”安慧茹高兴地一手拉着一个。

    等安慧茹带着桃花桃夭出现在众人眼前时,她们都被桃花和桃夭的美貌惊呆了,桃花年纪小些,再美也带着三分青涩。可桃夭已经长开,她就如她的名字一般灼灼其华,冷艳逼人。当然了,武林第一美人能是虚传的吗?而且她的美与闺阁小姐的美不同,她的美是健康的,舒朗的,大气的。

    一时间,所有的闺秀心底都泛起了酸意,姑娘家嘛,大多都是小心眼的,谁乐意见到有人美过自己?

    安慧茹得意,“怎么样?都看楞眼了吧?桃花和桃夭美吧?”

    “哼,再美也不过是个奴婢。”宋清歌十分不屑,尤其还是顾九公子身边的奴婢,这就更让她嫉恨了。

    当然她的话也说出了大多数闺秀的心声,奴婢生得再美也不过沦为玩物,这位在外头长大的徐大公子倒是艳福不浅啊!

    安慧茹不高兴了,直接就怼回去,“奴婢怎么了?奴婢也是人!你连奴婢都比不过还好意思说?何况你不就是奴婢生的吗?”

    “你,你你!”这话一下子戳中了宋清歌的痛脚,庶出是最让她耿耿于怀的了,她眼底射出仇恨的火焰,好似要把安慧茹吃下去。

    “大姐!”宋清欢立刻皱着眉头拦下她庶姐,低声道:“大姐忘了来时祖母的话了吗?你是不是不想再出门了。”蠢货,没见到这周围多了几个气质沉静的嬷嬷吗?自己的一言一行早落在别人眼里了,大将军府的徐大公子难道能比皇子还要尊贵?

    宋清欢是真不想管作死的庶姐,可她要是不管任由着她作妖,别人若是误会了丞相府小姐的教养都是这般怎么办?而且安慧茹到底是平湖长公主的女儿,是皇家郡主,你在无人处跟她怼上倒没什么,可这里是长公主府,你在人家府上跟主人争吵,多蠢的行为?平湖长公主还不得撕了你!蠢货,净会连累人。

    按住了庶姐,宋清欢又笑着给安慧茹赔不是,“我大姐就是个一点就着的直性子,她只是担心郡主被人蒙蔽了,没有坏心的,言语间若有不当之处还请郡主海涵。”

    伸手不打笑脸人,安慧茹虽觉得她说话不大好听,但也不好跟她计较,“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理她。”

    差点没把宋清歌气死。

    ------题外话------

    天太热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