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21章 花会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刘氏病病恹恹的都七八天了还没好,药照常喝,病情也在好转,就是整个人没精神,不大能吃下东西。

    青烟心里明白主子这是心病,大将军收走了主子的管家权也就要了主子的半条命,主子为大将军府付出多少心血,她这个贴身大丫鬟都是看在眼里的。一度她十分怨恨大将军,这么多年主子管着大将军府,没有功劳总有苦劳吧,怎么能说收走就收走呢?

    因为刘氏病了,她出的徐令宽和徐采薇都过来了,连徐令扬都提前给放出祠堂了。听了青烟的哭诉,徐令扬大大咧咧地道:“娘,那劳什子的管家权没了就没了吧,没了才好呢,您正好可以多休息休息。”

    刘氏闻言差点没呕地吐出血来。

    其实这也不怪徐令扬,实在是刘氏经常在他跟前流露出管家很累很辛苦。

    徐令宽到底是在外头历练过的,懂得世情,“三弟休要胡说。”然后对刘氏道:“娘您好生养病,别操心这么多,儿子都已经长大了,一定会孝敬您的。”

    刘氏看着三个儿女,十分欣慰,她看了一眼撅着嘴巴的小儿子,对徐令宽道:“你弟弟还小,他也是担心我,你不要喝斥他。”顿了一下又道:“那边那个就要回来了,娘又失了管家权,以后也帮不上你什么了,宽儿啊,你妹妹是个姑娘家,弟弟还小,咱娘,几个就指望你了。你要听你爹的话,用心当差,为自己奔个好前程,是娘对不起你。”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徐令宽眼睛一闪,道:“娘放心,儿子会有出息的,会让您过上好日子的。”想了想又道:“娘,夫人既然出来当家理事,您对她恭敬一些,爹喜欢看到家里和和睦睦的。至于大哥,他在外头吃了这么多苦,您放心,儿子会好生跟他相处的。”

    刘氏心道:我恨不得他去死。就听儿子道:“爹爹喜欢看到我们兄友弟恭。”她便没有再说其他的话。

    徐令扬却一口茶喷了出来,“娘,就那个把我扔水里的小白脸是我们大哥?没弄错吗?”他眼含希冀地看着他娘,要真是他嫡兄,他的仇还报得了吗?

    刘氏点头,“他就是十七年前丢了的大公子,他的身上有徐家家主传承的朱雀玉佩,你爹确认过的,虽然他现在仍住在外面,也嚷嚷着自己不是大将军府的孩子,但娘看你爹和嫡母的样子像是认定他了。哼,不愧是宁氏的儿子,连这一手以退为进都是一样的。偏你爹被蒙蔽住了,觉得他们受了委屈。”这些日子她虽然在养病,却也知道大将军流水一般往宁氏院子里搬好东西,这些将来可都是她的宽儿的呀!

    “他早晚是要回府的,宽儿和采薇,我很放心,唯独扬儿,你且不可与他闹,他是嫡出,你爹又对他心怀愧疚,你跟他闹,吃亏的还不是你?”刘氏不放心地交代着。

    “知道了。”徐令扬垂头丧气地答道。

    徐令宽忙道:“娘放心,儿子会看好三弟的。”

    刘氏这才欣慰地笑了,她望着玉树临风的大儿子,只觉得辛苦没有白费。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今日徐采薇的话少得异常,她坐在那里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刘氏只当她是没有睡好,其实她的心底早掀起了惊涛骇浪。那个一眼便喜欢上的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是她的嫡兄?她是又高兴又难过。

    高兴的是这么好看的人是她嫡兄,她以后能经常见到他了。难过的是他怎么就是她的嫡兄了呢?哪怕是表兄也好呀!一直到回到自己的院子她都这般患得患失。

    安庆侯府后院安庆侯夫人吴氏正在交代女儿,“平湖长公主府上花会的帖子是你爹费了好大的劲帮你弄来的,听说那位顾九公子也会到场,瑜儿你要好好表现,争取给他留个好印象,这门婚事你要是攀上了,这辈子就擎等着享福吧。”

    杨瑜羞得小脸通红,“娘,女儿记住了。”顿了一下,有些迟疑地问:“娘,这婚事能成吗?毕竟跟那位公子有婚约的是姐姐,咱们侯府又是这番样子。”

    近一年来杨瑜跟着她娘学习管家,早不是什么也不懂的闺阁小女儿,她知道安庆侯府说是侯府,其实自打祖父去后就败落了,跟大将军府比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吴氏满意的看着明艳照人的女儿,“所以说你要给那位公子留个好印象呀,只要他认定了你,哪怕没有婚约你也照样进徐家的大门。瑜儿呀,你可要抓住机会了。娘听说大将军府这位落在外面的嫡长子样貌生得特别好,这应该是随了他娘宁氏,当年宁氏就是京中出了名的貌美小媳妇。你二哥说他才学上头也是好的,秋闱中了第二名,来年的春闱那是十拿九稳的。你若能嫁此佳婿,娘就是立刻死也能闭眼了。”

    她说着说着便心中一酸眼睛红了起来,娘家姐妹都羡慕她高嫁侯府,可内中的凄苦又有谁明白。安庆侯府瞧着风光,内里早就是个空壳子,为了维持生计和体面她日日殚精竭虑。侯爷又是那么个不着调的,左看中一个,右看中一个,还不得她跟在后头善后,不然这安庆侯府的庶子庶女早就多得住不下了。要不是为了自己的这几个儿女,她早就撒手不管了。

    哼,还算侯爷有些良心,为瑜儿谋划了这桩婚事。

    杨瑜点了点头,忍着心中的激动之情,就算那位公子是个丑陋愚笨的,光是大将军府嫡长公子的身份,她都是高攀了的,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娘的苦心女儿都明白的。”忽然想起一事,“娘,三妹妹——”今日去平湖长公主府不止她一个人,她的庶妹也跟着一起去,这是他爹吩咐的。

    吴氏哼了一声,对于安庆侯的打算她心知肚明,不就是想着万一瑜儿不行,庶出的那个贱种顶上。也不想想人家是大将军府的嫡长子,若是连瑜儿这个嫡出的都看不上,凭什么看得上那个庶出的?

    “你放心,她要跟着去你便带着她就是,她身份在那摆着,越不过你去的。”吴氏拍拍女儿的手道。

    安庆侯府另一处跨院里,秋姨娘也在为女儿梳妆打扮,她摸着女儿吹弹可破的小脸,得意地道:“霞儿你要知道就没有男人不好色的,姨娘这次求了你爹让你跟着一块去参加花会,你可要好生表现,最好能入了那个公子的眼,这样咱们娘俩的好日子就来了。”

    杨霞却撅着嘴,不高兴地道:“姨娘,你没听爹那意思?我就是个添头。我是庶出,有杨瑜那个嫡出的在,我打扮得再娇美有什么用?”

    秋姨娘按住女儿往头上拔金叉的手,“霞儿呀,这你就错了。嫡出怎么样?咱们府上夫人可是嫡出,可她有姨娘我受宠吗?男人都是好颜色的,你比你二姐姐长得美这就是你的优势,女人呀,要温柔小意风情柔媚才留得住男人的心。霞儿,这可是你最好的机会,可要抓住了。”

    杨霞想想姨娘的话,再想想平日姨娘在爹爹面前的作派,郑重地点了点头,“姨娘放心吧,大将军府那位嫡长子是在外头长大的,哪见过什么世面?见了女儿这样的美人还不晕头转向?”她捂着嘴巴咯咯笑了起来,一副势在必得的张狂样子。

    等杨瑜见到庶妹一步三摇地走过来,差点没把鼻子气歪,“赶紧把你从秋姨娘那学得不正经作派收起来。”小娘养的就是小娘养的,就是上不得台面。庶妹这哪是侯府小姐,分明是那等地方出来的不正经女人,外人见了,还不得笑话安庆侯府的姑娘没教养?

    杨霞低下头,委委屈屈地样子,“二姐姐这是瞧不起妹妹与姨娘吗?妹妹知道自己是庶出,比不得姐姐身份高贵,可姨娘到底是妹妹的生母,还请姐姐嘴下留情。”

    把杨瑜堵得恨不得能抽她两巴掌,想到一会的花会,她按捺住火气,“既然你要自寻下贱关别人何事?”一甩袖子上了马车。

    杨霞得意地笑笑,心道:姨娘的话果然是对的,瞧瞧二姐姐不就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吗?她惬意无比地登上后面一辆马车,嘴角扬得高高的。

    一早,安慧茹不用丫鬟喊自己就爬起来了,“你快点,今天阿九要来,我得看看府里还有没有不妥的地方。”她催促着服侍她穿衣裳的玲珑。在跑了无数趟顾宅之后,安慧茹终于荣幸地叫上了阿九。

    玲珑一边应着一边笑,“小姐,您真的瘦多了,瞧,这衣裳又宽了两寸,不大合身了,换桃花姑娘送您的那件石青色绣栀子花的吧。”

    安慧茹想了想道:“那行吧!一会桃花也来,她看到我穿她送的衣裳会高兴的。”对于穿什么衣裳她早就不在意了,反正她胖嘛,穿什么都不好看。上回她让她爹帮着寻了一套大儒点评的时文送给阿九,桃花就给她绣了一条裙子,连她娘都说好看,既然好看那就穿吧。

    安慧茹一换上那件石青色的裙子,屋里的丫鬟都惊艳了,玲珑拍着掌赞,“小姐您真是太漂亮了。”

    一般姑娘家的衣裳很少选石青色,显得老气。可石青色穿在安慧茹的身上不仅不显得老气,还衬得她更加贵气。白色的栀子花在身上次第开放,又给她增添的三分女儿家的柔美。腰身那里收了一些,露出腰线,让她看上去不是那么胖了,至少得比以前轻上二十斤。

    漂亮?这个词可从来没用在她身上呀!安慧茹不相信只是换了件衣裳她就漂亮了,但她往铜镜中一看,自己都呆住了。这是她吗?镜中的这个唇红齿白眼睛明亮的美丽少女是她吗?她凑近镜子瞅着,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大起来。

    “我,我去给爹娘看看。”安慧茹提着裙子就跑出去了。

    平湖长公主已经梳洗完毕,刚走出内室就看到一位美丽少女朝她奔跑而来,“娘,娘,您看看我的新衣裳。”

    须臾间,少女就来到身前,她拎着裙子在原地转着圈,“娘,娘,我好看吗?”小脸兴奋地通红,像天边的云霞那么好看。

    平湖长公主没来由的心头一酸,笑着赞:“好看,好看,我闺女最好看了。”她细细打量女儿,只见她圆圆的胖脸瘦了一圈,下巴出来了,眼睛也大了。不仅脸瘦了,整个人也瘦了,最明显的是腰,腰线都已经出来的。虽然跟别的闺秀比女儿仍要圆润一些,但跟以前比,女儿瘦多了。

    “真的吗?太好了!”安慧茹的双眼弯成一轮月牙,“娘,您瞧熬,桃花给我绣得衣裳。”她献宝似地又转了一个圈。

    平湖长公主这才注意到女儿身上的新衣裳,略显老气的石青色穿在女儿身上非但不老气,还把女儿衬得更加明艳和贵气逼人。嗯,到底是她的女儿,尊贵是与生俱来的。

    “桃花倒是个手巧的!”她难得赞了一句。

    “嗯嗯,桃花的手可巧了,阿九的衣裳都是她做的,比金绣坊的绣娘做得还好。跟这身衣裳还送了一套首饰,叫漫天星辰,是阿九自己画图设计的,一会我就去戴上。”安慧茹喜滋滋地道。

    平湖长公主含笑看着女儿,她从没见过女儿这般高兴呢,就为了这她十分庆幸当初没拦着女儿往顾宅跑。嗯,徐其昌这个嫡子是个好的,不枉女儿这般维护他。

    草草用过早饭安慧茹就满府转悠开了,这盆花不够喜庆,换了。那套碟子不够文雅,撤了。还有那把酒壶,换成金榜题名的,寓意好!

    玲珑跟在她后面劝:“小姐啊,顾公子就是来了也在前院男客那边,男女有别,他也来不了后院,您还得帮着公主招待各府的闺秀小姐呢。”

    安慧茹的小脸顿时就垮了下来,“谁耐烦招待她们?真是讨厌!”别以为她不知道,她们当着她的面倒是不会说什么,可背地里哪个不是嘲笑她胖,嫁不出去?

    好不容易阿九收了她家的帖子,却因为男女有别她见不到他,真是太讨厌了!安慧茹不甘心,眼珠子一转对玲珑吩咐:“你使个小丫头去大门上瞧着,阿九到了立刻来回我。”远远看上一眼也是好的呀!而且桃花桃夭也会来,她俩总能进后院吧?

    杨瑜和杨霞在丫鬟的带领下进到平湖长公主府后院,一路上长公主府的富贵让她们心头震撼,杨瑜还好,她是嫡女,吴氏教养地也严格,尚能控制自己眼睛不乱看。杨霞就差多了,眼睛四下乱瞟就不说了,那脸上带出的神色让引路的丫鬟都心生轻视,庶出就是庶出,再抬举也上不得台面。

    而杨瑜瞥见丫鬟脸上的轻蔑,又羞又气,恨不得把这丢人现眼的玩意塞地缝里才好呢。

    “两位小姐往里头走,各府的小姐都在那边了。”丫鬟站在月亮门边轻轻行礼。

    杨瑜松了一口气,道了句有劳,拽过庶妹就朝里头走,轻声威胁道:“好生走路,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推倒石头堆上。”

    杨霞撇撇嘴,到底没敢一步三摇。

    到了诸位闺秀聚集的地方,杨瑜放开拉着庶妹的手,径自去寻自己的朋友。杨霞眼睛一翻,倒也没不识趣地跟着,而是去了庶女那一堆。

    “哎,瞧你庶妹那样,你怎么带她来了?”杨瑜的手帕交她姑家表妹李香薇看到杨霞翻白眼,鄙夷地问杨瑜。

    杨瑜早就庶妹弄得烦躁,“你以为我想带她?还不是爹爹非要我带着。”

    李香薇眼睛一闪,更加鄙夷了,“大舅母也是的,怎么让个妾爬到她头上?”不用说,一定是秋姨娘在大舅舅那里使了手段。

    杨瑜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却更加气闷了。李香薇见状也识趣的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换了话题夸杨瑜的衣裳漂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