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19章 联姻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进到屋里阿九直接就歪在了榻上,桃花殷勤的给他按着头,桃夭捧来香茶,小豆子也极有眼力劲,抓过扇子呼呼扇了起来。

    “公子快说说,您跟大将军夫人说清楚了没有?”桃花迫不及待的问道,她最喜欢听这些八卦了。

    “当然说了,你家公子我打一进门就跟他们说了,他们找错人了,我不是他们的儿子,朱雀玉佩是朋友送的。我多实诚的一个人了,自然是照实说了。”阿九喝了一口香茶,回味无穷,“不过好像没说清楚。”

    桃花不明白了,“您说的不是很清楚吗?”连她都听明白了,大将军和夫人怎么就不明白呢?

    阿九无辜地一扬眉,“无论我怎么解释不是他们的儿子,他们都不相信,还以为我是说气话呢,非得一口咬定我就是他们丢失的儿子,你们说公子我有什么办法?”

    桃花三人面面相觑,怎么会这样呢?说实话都没人相信!大将军夫人是个妇道人家也就罢了,不是说那个徐大将军很厉害的吗?听公子那话里的意思怎么跟个二傻子似的?

    更为了解阿九的桃花眼睛一闪,道:“公子您是故意的吧?”她怎么觉得公子又准备坑人了呢?

    若是大和尚在场,一定会点着她的额头教导:你家公子不是又准备坑人,而是他已经坑了人。

    “对呀,我就是故意的。”阿九十分大方地承认了,感叹道:“人的心思就是十分奇怪,我若是爽爽快快扑上去认亲,他们一定不会相信,非得查个十遍八遍才罢休。现在我诚恳告知不是他们的儿子,他们反倒就认定我是在闹脾气。”

    三人又是面面相觑,公子都弄不明白的事情,他们就更加不懂了。

    “公子,那接下来怎么办?”桃夭轻声问。

    “顺其自然,反正我又没有骗他们,是他们自己非要认错的。”阿九不以为然地道,其实他心里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都说过不是他们的儿子了,他们非认定他他有什么办法呢?即使以后宁非回来了,也没人能怪到他头上吧?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承认过自己是呀!

    刘氏再不情愿也在当晚把对牌和账册送到了锦绣院,她心疼地捂着胸口连饭都吃不下了,当天夜里就病了,呕吐,一个劲的吐,把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青烟见状先是一喜,还以为她家主子又有了呢,随后想起来刘氏的小日子才过去五天,后头见刘氏吐得厉害了,人都有些昏昏沉沉了。她可吓坏了,顾不得刘氏不许请大夫的命令,亲自打着灯笼就出了院子。

    都已经是半夜了,青烟一着急就把她主子被收了管家权的事给忘了,还以为像以前一样可以自由出入,也忘记了妾室生病请大夫是要回禀当家夫人的规矩。

    青烟在二门上被拒了回来,没有对牌就不放她出去,平时对着她腆着脸巴结的婆子瞬间变得铁面无私,把青烟气得直跺脚,小人,全是一群势力的小人!夫人刚刚失了管家权,这些奴才就变了一副嘴脸,哼,夫人还有二公子呢,等夫人过了这道坎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们。

    折腾了一番,等最后把大夫请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而刘氏都已经吐得连说话的劲都没有了。

    青烟看着紧闭双目躺在床上的刘氏,忙使人给大小姐和二公子送了消息。

    锦绣院里宁氏打着哈欠,“大夫怎么说?”

    蝉儿回道:“说是着了凉气,天本来就热,刘姨娘贪凉,屋里多摆了两个冰盆子,冷热一击,人就不好了。”

    奶娘也打着哈欠,“依老奴看这是报应!不然怎么喝了药不管用呢?”十分幸灾乐祸。

    刘氏喝了药依旧呕吐,都快把心肝肺都吐出来的。奶娘听了这消息,可解气了。

    宁氏瞅着昨天送过来的装账册的箱子,心里明白刘氏这是心疼的。刘氏掌着大将军府的中馈,早把大将军府当成是自己的了,现在夺了她的管家权,这无疑是在摘她的心肝肺,她要是无动于衷才不正常呢。

    奶娘的目光也落在箱子上,“夫人,玉雀受了伤,这么多账册什么时候才能查完?要不从外头的铺子上调两个账房进来帮忙?”

    宁氏神情一哂,“不用,这账册我压根就没想过要看,刘氏既然敢送过来,那明面上的账就一定是能对上的。”她才不费那个劲呢。

    “还是夫人英明。”奶娘笑着道。

    宁氏瞧了她一眼,也笑了。她觉得自打儿子找着了她的运气就特别好,事事都顺心。

    徐其昌十七年前丢的嫡长子找到了!几乎是一夜之间这个消息传遍京城,甚至是连宫里的圣上都听说了,早朝之后他就把徐其昌召到了御书房,“徐爱卿,听说你那嫡长子找到了。”

    徐其昌心情很好,“回圣上,**不离十了,那孩子虽不承认,但他身上有臣家传的朱雀玉佩,而且长相颇似拙荆。”

    “那真得恭喜你了,你夫人不跟你闹了吧?”昭明帝打趣了一句,毕竟当年宁氏避入小佛堂的事闹得挺大。

    徐其昌面上带笑“臣夫人当天就出了小佛堂搬回原来的院子里。”

    昭明帝却见不得徐其昌得意的模样,道:“朕怎么恍惚听说你这嫡长子是个文弱书生呢?要继承你的衣钵可得下一番苦功夫了。”

    “回圣上,臣这长子确实是个读书人,前不久秋闱才中得举,考得是第二名。”徐其昌恭敬答道。

    昭明帝大笑着指着他,“你这个老小子心里一定很得意吧?”

    “臣惶恐。”徐其昌面色不变。

    你惶恐个屁!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昭明帝差点连粗口都爆出来了,心里却很羡慕徐其昌的好运,儿子找回来不说,还这么有出息,搁谁谁不高兴?“你儿子倒是找到了,朕的皇弟还没有着落呢。”又快到皇弟生辰了,母后又得伤心上一回!这般想着,昭明帝脸上的笑容淡了许多。

    “圣上洪福齐天,小王爷一定能找到的。”徐其昌把头往下垂了几分。

    “借你吉言了!”昭明帝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来。

    “臣谢圣上恩典!”徐其昌也没有推辞,小心地坐在太监搬来的小杌子上,“圣上还有何吩咐?”

    昭明帝看了徐其昌一眼,道:“明儿把你那长子带进宫给朕瞧瞧,你家夫人是个好颜色的,你这儿子的长相定也不差。”像忽然想起似的,又道:“对了,你那长子在外头叫什么名字?”

    徐其昌道:“叫顾九!”

    昭明帝眉心一跳,“九九归一的九吗?”在看到徐其昌点头后他的眉扬了起来,“你这老小子倒是命好。”一副“朕有秘密,但朕不告诉你”的样子。

    可不是命好吗?昭明帝想起某个威胁他看戏给银子,不然天打雷劈的臭小子,难得遇上个看着顺眼的,怎么就是徐其昌的儿子呢?昭明帝能说他有些嫉妒这个发小吗?

    “你那长子今年十八了吧?要不朕跟你做个亲家?朕的公主任你挑一个。”昭明帝忽然又有了主意,生得那般好看,抢过来做个半子也不错呀!

    徐其昌不乐意,“圣上,臣就这么一个嫡子,还指着他支撑门户呢。”

    昭明帝眼睛一斜,“怎么?朕的公主还配不上你儿子?”

    “圣上!”徐其昌可无奈了,“是犬子配不上公主。”

    “行了,行了,瞧你那小鼻子小眼样,朕的公主年纪还小,不急着择驸马,你这下可能放心了吧?”昭明帝没好气地瞪着徐其昌,心里也知道那个合他眼缘的少年若是尚主有些可惜了,算了,徐其昌这个老小子也挺不容易的,就放过他一回吧。

    “圣上英明。”徐其昌确实松了一口气。尚主不过是个好名声,若是庶子,或者嫡次子,牺牲也就牺牲了,还没见过哪家嫡长子尚主的呢。

    圣上都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其他的大臣了。别管他们心里怎么想,见了徐其昌哪个不道一声恭喜?可羡慕嫉妒了!

    徐其昌,落魄的诚意伯府大公子,不就是做过圣上的伴读吗?这就一路青云直上,跟开了外挂似的,妥妥的人生赢家。

    以往,大家瞧着徐其昌受宠,不是不眼红的!但心里却带着隐隐的快感,为何呢?因为徐其昌没有嫡子。你不是能耐吗?不是简在帝心吗?偌大的家业却得传到庶子的手上,活该。

    现在可好了,徐其昌那个丢了十七年的嫡长子找到了,弥补了他没有嫡子这唯一的短板,而且这个在外头长大的嫡长子居然还如此出息,十八岁的举人,也算是了得了。

    有那城府深的,已经盘算起家中可有适龄的闺女,这可是一门顶顶好的亲事。于是吩咐家中子弟要与阿九常来常往好生结交。

    一时间阿九收帖收到手软,有登门拜访的,还要邀他作客的。阿九甩着帖子一个都不准备应,直接吩咐桃花,“闭门谢客,你家公子我要用功读书,备战来年的春闱。”他可不想像个小丑似的被人围着看。

    这消息最先传到大将军府,徐其昌笑骂了一句,“这小子倒有几分机灵劲。”眼际眉梢都透着满意,他本想使人指点他一二的,没想到臭小子自己就作出了应对,不错。

    而身在后院的宁氏则担心阿九读书累坏了身子,正盘算着送两个善造汤水的奴才过去服侍。

    宋清歌自从得知她之前瞧中的顾九是大将军府丢失在外的嫡长子,心思又活络起来,“姨娘,女儿的眼光不错吧?”她十分得意。

    姚姨娘点着她的额头,嗔道:“是不错,可惜人家拒绝了。”她好后悔呀,早知道这个顾九还有这么个贵重身份,她就求着相爷成全这桩婚事了,现在她的女儿就是大将军府未来的少夫人了,多好的亲事!女儿嫁得好,就是夫人也得让她三分了。

    现在顾九摇身一变成了大将军府的大公子,今非昔比了,就不是清歌这个庶女能肖想的了。清歌要是相府嫡女,倒也能配得上大将军府的门第,可惜清歌偏是个庶出,可惜,可惜了!

    宋清歌却不死心,她是庶出怎么了?她爹可是一朝相爷,再说了,把她记在嫡母名下她不就是嫡出了吗?

    “姨娘,你再求爹爹想想法子呗,女儿嫁得好你脸上也有光不是?我若是成了大将军府的少夫人,相府里谁还敢小瞧你?姨娘,你帮帮女儿呗。”宋清歌扯着她姨娘的衣裳撒娇。

    姚姨娘也很心动,可她到底比女儿知道轻重,“好闺女,姨娘就你一个骨肉,自然也盼着你能嫁得好,可你庶出,人家是大将军府的嫡长子,这身份上也不般配呀!”

    “这有什么难的?”宋清歌趴在她姨娘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姚姨娘面带犹豫,“这能行吗?”夫人都恨死她了,能愿意把清歌记在她名下吗?

    “能行,肯定能行,只要爹爹发话,她还不是要听爹的?”宋清歌不以为然地道。

    “那行,姨娘就试试吧。”姚姨娘遂下定了决心。

    宋清歌笑逐颜开,整个人扑在她姨娘的怀里,“姨娘你最好了!”

    “傻丫头,姨娘就你一个闺女,不对你好对谁好?”姚姨娘搂着女儿笑。

    宋相爷和他的儿子宋承泽也正说起阿九,“若是早知道这个顾九是徐其昌的嫡长子,为父说什么也要为你大妹妹订下这门亲事。”宋相爷也在后悔呢,“现在你大妹妹的身份可就不大合适了。”

    宋承泽眼睛闪了闪,道:“爹,顾九真是徐大将军的嫡长子?”

    “这还能有错?徐其昌亲口承认的,他是什么人?还能认错自己的儿子?”徐其昌就是个比猴儿还精明的。

    “可现在顾九依然住在外头,可没有住到大将军府里,也没听说他认祖归宗呀!”宋承泽提出自己的疑问。

    宋相爷笑了笑,不以为然地道:“不过是意气用事罢了。”不可否认,徐其昌的这个嫡子是个有才华的,一般有才华的人脾气都大,住在外头不回大将军府,不过是孩子跟爹娘赌气吧了。

    宋相爷的想法其实也是朝中许多大臣的想法,他们都觉得阿九不回大将军府是赌气,而徐大将军居然还纵容着他,他们还感慨徐其昌的慈父心肠呢。

    宋承泽想了想他爹的话,了然,他笑了笑道:“爹爹若是想联姻也不是没有办法,大妹妹是庶出身份不够,二妹妹不是也到了年纪吗?”他嘴里的二妹妹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宋清欢,到年底就及笄了。这么好的一门亲事他自然想着他的亲妹妹。

    宋相爷闻言心中一动,“你不说为父险些忘了清欢今年也十五了,清欢性子稳重,倒是比清歌强上一些。”他在心里盘算着和大将军府结亲的可能性,若是真能成的话,有徐其昌这么个圣上心腹的亲家,他在朝堂上还有谁敢得罪他?

    想着想着,宋相爷忽然心里咯噔一下,不可,跟大将军府联姻不妥!他们两家一个是文臣,一个是掌兵的武将,若是联姻,那圣上岂不是要猜忌了?那他这个丞相估计也做不长了。

    宋相爷的额上吓出了一层冷汗,还好,还好,还好自己没有被利益冲晕了头脑。他轻轻嗓子对儿子道:“相府不宜与大将军府联姻,以后就不要提这事了。”

    宋承泽虽不明白他爹怎么就改变了主意,但瞧他爹一脸的郑重,就没敢问为什么。

    ------题外话------

    今天去上海给女儿还愿,明天的更新可能会晚些。

    推荐好友文王者归来之全能男神/北城的北

    她曾是帝国最年轻的少将,风华无双。然而,一朝战死沙场!

    意外重生,她成了无父无母,还天天被他人欺凌的华家少爷!

    少将大人表示:很得意?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惹上她之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从此,众人发现,江市华家少爷的人生,开挂了!

    他是帝国最出色的将军,矜贵淡漠。然而,却栽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将军大人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这是一场上辈子继续到这辈子的爱情。

    上辈子,他说:感谢曾经的骨髓相配,于是你成了我的骨中骨,血中血。

    这辈子,他说:让我觉得最幸运的事,不是我遇见了你,而是我找回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