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18章 蔫儿坏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在祠堂里受罚的徐令扬正坐在蒲团上靠着墙打盹,服侍他的小厮听到外头的动静,以为是大将军过来了,忙推了推自家主子,“三公子快醒醒,有人过来了。”

    徐令扬睡得正香,“别吵。”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

    外头的说话声越来越近了,小厮听清是大将军身边的徐小全在说话,更慌了,“三公子,大将军过来了,快醒醒,醒醒!”用力去摇晃。

    “谁?谁来了?是不是娘使人给我送吃的了?”徐令扬揉着迷蒙的眼睛。

    小厮道:“奴才听到小全侍卫的声音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原本瘫坐着的徐令扬嗖的一下就跪好了,他可不想再被爹抓到,上回的一顿板子打得他到现在屁股还疼呢。

    阿九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徐小纨绔正规规矩矩地跪着思过,那乖巧的样子跟往日的张牙舞爪判若两人,当然要是腮边没有睡觉压出来的红痕就更像真的了。

    阿九不由笑出了声,徐令扬一抬头就看见大仇人的脸,不由怒道:“怎么是你?”

    阿九道:“我过来瞧瞧你!”瞧瞧你的日子过得是否舒坦,呦,小胖脸都瘦一大圈了,“嗯,这我就放心了。”

    “我都受罚了你还想怎么样?”徐令扬怒视着阿九,他以为阿九是找上门来告状的,“你把小爷我扔水里的账还没算呢,你还有脸找上门?给个女人似的告状,要不要脸?”他言词轻蔑。

    “你想多了,公子我就是来瞧瞧你的。”阿九一边打量着一边说道。

    徐令扬根本就不信,“我有什么好看的?现在看到了?赶紧滚吧!”仇人在旁,徐令扬很想冲上去拳打脚踢,但这些日子的受罚让他学乖了,再加上他爹的心腹在场,他才没跳起来。

    阿九就当没听到他的话,伸头张望着一排排的牌位。

    徐其昌出身诚意伯府,爵位传到他爹那一辈已经是最后一代了。他爹诚意伯是个混的,吃喝嫖赌他占全了前一样,光是姨娘就抬了十二房,整个诚意伯府乌烟瘴气,把诚意伯夫人徐其昌的亲年早早气死了,所以徐其昌虽是嫡长子,少年时却过得颇为艰难。

    诚意伯偏疼妾室所出的二儿子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呢?在徐其昌一刀一枪拼出大将军府时他竟然妄想把大将军府弄给他心爱的二儿子,想要趁着徐其昌在外头打仗把二子一家弄进大将军府来当家做主。

    徐其昌得知后,直接从边关派了一队杀气腾腾的侍卫回来,把庶弟一家扔出大将军府,还给他爹带了句话,敢再出妖蛾子就直接弄死他心爱的小妾和二子一家。

    诚意伯虽然是个混的,胆子却不大,面对强势的嫡长子的威胁,他消停了。诚意伯府还没有分家,好在徐其昌自己出息,挣出个大将军府,外加一个国公爵位,倒是不必再回去受那个闲气。当然大将军府和诚意伯府也只剩下面子情,除了年节别的时候都不大走动,有徐其昌镇在这里,诚意伯府诸人哪怕再想,也不敢上门来打秋风。

    阿九虽没没把徐令扬的话放在心上,徐小全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三公子休要无礼。”

    阿九笑呵呵地拦住他,“没事,不过还是个孩子,我能跟他一般见识?”他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不高兴的徐令扬,心中一动,转头问蝉儿,“有吃的吗?”

    蝉儿一愣,“有的。”她看向徐小全。

    徐小全道:“阿九公子是饿了吗?”

    阿九笑得有几分不好意思,“是有的,早上起得太早,吃的太少。”

    徐小全顿时明白了,今日要来大将军府,阿九公子哪还睡得着吃得下?于是他笑着请阿九出去,“那阿九公子请跟着属下出去吃点东西吧。”

    阿九站着没动,“我想在这里吃。”他看着密密麻麻的牌位,脸上的神色有些奇怪。

    徐小全一愣,在祠堂里吃?他顺着阿九的目光望过去,阿九公子这是要——和徐家的祖宗多呆一会?那也行!于是他吩咐蝉儿去厨房取饭菜。

    阿九在边上报着菜名,什么清蒸鱼呀,红烧排骨呀,水晶肘子啦!阿九一口气点了一大堆,他甚至都听到徐令扬吞咽口水的声音。

    事实上也的确是,在祠堂受罚可不像在院子里想吃什么就是什么,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在祠堂这一天三顿每顿一碗稀饭一个馒头,多了就再也没有了。

    徐令扬正是长身子饭量大的年纪,早上吃的那点饭早就消化完了,肚子早就咕咕叫了。现在听阿九说这些菜名,勾起了他的味蕾,他觉得更饿了。

    “都记清楚了?那就快去吧。”徐小全对蝉儿挥挥手,示意她快去。心里感叹着:阿九公子真不愧是大将军的儿子,这就孝敬上祖宗了。

    饭菜很快取来了,因为比较多,足足装了两大食盒,蝉儿一人提不动,又喊了一个丫鬟帮着送过来。

    阿九截开食盒盖子,把菜一样一样端出来,整齐地摆在地上,他盘腿坐在蒲团上准备开吃,“小全侍卫要不要一块吃点?”

    徐小全自然拒绝,阿九也没再多劝,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他的动作优雅,行云流水般好看,别说徐小全这个粗人,就是蝉儿都看傻了,心中对阿九更尊敬了。

    除了清蒸鱼阿九夹了一筷子,荤菜他全都没动,只捡那素菜吃。他吃得很慢,细嚼慢咽,好似在品味。

    这可苦了徐令扬,肉香味一个劲地往他鼻子里钻,他使劲地咽着口水,觉得不仅肚子饿,浑身上下哪个地方都饿了,他软塌塌的靠在小厮腿上,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了。

    偏阿九好像故意馋他似的,边吃边赞,“好吃,真是太好吃了,大将军府的饭菜真好吃。”

    故意的,这人一定是故意馋他的。徐令扬死死盯着那盘水晶肘子咬牙切齿,他死死按住肚子,多想把大肘子抢过来吃呀!可他不敢,徐小全在呢,这个狗奴才放肆着呢,仗着他爹的信任一向不把他放在眼里。还喜欢告他的小状,爹要是知道他没好好悔过,一定会还打他板子的。

    耳边听着徐令扬肚子里的轰鸣声,阿九心情可好啦!他斜了一眼双眼放光紧盯着肘子的徐令扬,嘴里吃的更香了,神情也更加满足了。小样的,跟我耍横?我整不死你!馋死你!

    在徐令扬的千盼万盼中,阿九终于吃饱了,他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对着徐小全和蝉儿道:“这些饭菜都在祖宗跟前供奉过的,这几样我都没动,送到大将军和夫人的院子里吧。你们二夫人虽然是个妾室,但到底也为大将军生了二子一女,这几样就赏了她吧。”阿九指着他吃剩的几样菜道。

    刘氏不怕禁足,三个月转眼就过去了,她总有出来的时候。可拿走她的管家权这无疑是割她的肉,她一回到自己的芙蓉院就倒了下来。

    “夫人,夫人!”丫鬟们手忙脚乱地把她扶到床上,“快去请大夫。”

    刘氏猛地抓住青烟的,“不,不许去,不能请大夫。”

    青烟急了,“夫人,您都晕倒了,不请大夫来看看怎么行呢?您可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不许去!”刘氏沉下脸,大将军才撤了她的管家权,后脚芙蓉院就请了大夫,她不能让宁氏瞧她的笑话,更不能传到大将军的耳朵里。

    青烟不敢违逆她的意思,却又担心她的身体,想了想道:“夫人,要不请二公子来看看您?”夫人最疼二公子,有二公子劝说,夫人肯定听的。

    刘氏很心动,但她仍摇了摇头,“不用,他身上的差事要紧,就不要去打扰他的。”下意识地她一点也不想让儿子知道这件事。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这可怎么办呢?青烟都快愁死了!当奴才的自然是主子好了她才能好。

    刘氏拍拍青烟的手,和颜悦色,“知道你是个好的,我就是一时心慌,歇上一会就好了。”歇了一口气她又道:“刚才你也听到了,大将军撤了我的管家权,对牌和账本子今天就得送到锦绣院,咱们得想个万全的法子才行。”

    锦绣院上上下下一派喜气洋洋,年迈的奶娘看着宁氏,眼里满是心疼,“夫人,这回您不回小佛堂了吧?”

    “不回来。”宁氏笑着,她从来没像今天这般高兴,“我的展儿都回来了我还念那什么劳什子的经?”

    “对对对,咱不回了,那经咱以后都不念了。”奶娘也笑逐颜开,满脸的褶子都舒展了,“翎雀,你领人佛堂把夫人的东西都搬回来。”

    “哎,奴婢这就去。”翎雀脆生生地应着。自打早上见了大公子,到现在她的心还砰砰砰跳呢。大公子长得可真是俊美,还比大将军年轻,比大将军和气,那脸上的笑容足以让人沉沦,不知不觉的翎雀心里的天平就发生了倾斜。

    翎雀走后,蝉儿就提着食盒回来了,对着宁氏蹲身行礼后,道:“夫人,这是大公子让送来的,在祖宗牌位前供奉过的。”巴拉巴拉把在祠堂的事情说了。

    “哎呦喂,咱们大公子真有孝心,吃口东西都想着夫人,夫人您这后半辈子有靠了。”奶娘听罢抢着恭喜道。

    屋里其他的丫鬟也都纷纷给宁氏道喜,说好听的话。

    宁氏笑得像一朵娇花,看着桌上的食盒跟看绝世珍宝似的。“大公子人呢?”她问蝉儿。

    蝉儿道:“大公子回去了,说过两日再来跟您请安。”

    宁氏脸上的笑容便淡了许多,屋内的丫鬟也都面面相觑,微垂着头不敢吱声。

    还是奶娘站出来劝道:“夫人哪,大公子毕竟是在外头长大的,猛一回来不习惯,等过上些日子就好了。”

    宁氏的手摩挲着食盒,半天才叹道:“这道理我又何尝不明白?展儿到现在都没承认自己姓徐,罢了,这是我亏欠了他的,他不愿意就不愿意吧,反正我知道他是我儿就够了。你们也别称什么大公子,他既然坚持自己姓顾,那就称一声顾公子吧,不然我怕他又要不高兴了。”不高兴还不算什么,她怕他从此不再登大将军府的门了。

    “夫人,您说刘氏会乖乖把对牌和账册送过来吗?”为了分散夫人的注意力,蝉儿小心翼翼地转移了话题。

    宁氏还没说话,奶娘就打了蝉儿一下子,“什么刘氏,那是刘姨娘。”二房也是妾,还妄想跟夫人平起平坐?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这管家权早该收回来了,恁的养大了那蹄子的心。

    蝉儿佯作吃痛,脸上却是满满的笑容,大声道:“是,奴婢知错,不是刘氏,是刘姨娘。”

    又挨了奶娘一下,“你个促狭的,这么大声干什么?惊着了夫人看我不拧你的嘴!”蝉儿自然是不住讨饶。

    两个人耍着花枪,宁氏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她哼了一声道:“将军亲自吩咐了,她敢不送过来吗?我倒是希望她不送来,可她敢吗?”刘氏是个聪明的,她知道自己和她儿子的一切都系在大将军身上,她没胆子也不会惹大将军厌烦。

    前院书房里,徐其昌头也没抬地道:“人走了?”

    正进来的徐小全恭敬地道:“回将军,阿九公子回去了,说过些日子再来给您请安。”

    “阿九公子?”徐其昌哼了一声,心道:过些日子是过几日呢?瞧那小子的态度是巴不得不再登门,这是无声地抗议呢?以为这样他就会内疚求着他回来了吗?真是幼稚!

    “你手里提着的什么?”徐其昌的目光落在徐小全提着的食盒上。

    “回将军,这是阿九公子孝敬您的饭菜,都在祖宗牌位前供奉过了。将军您瞧,阿九公子心里还是有您的。”徐小全把事情说了一遍,竭尽所能地为阿九说着好话,可他是个粗人,说了说去也就那么两句。

    徐其昌的脸色有些奇怪,“是他要求把饭菜送到祠堂里吃的?”

    徐小全仍在高兴地道:“是呀,阿九公子还亲自点了菜,其中好几样都是将军您爱吃的,您爱吃的这几样阿九公子一下都没动,整盘给您送来了。”他不放过任何一个给阿九刷好感的机会。

    徐其昌盯着徐小全脸上的笑,“他吃着,你们都看着?”

    “是呀,阿九公子吃饭的样子可优雅高贵了,眼花缭乱的,属下都看呆了。就是,就是饭菜的味太香了,把属下的馋虫都给勾出来了。”徐小全憨厚地摸着头,不好意思地说。

    徐其昌深吸了一口气,他就奇怪那臭小子为何非要去祠堂,道歉啦,参观啦,这理由他一点也不信。弄了半天他是去报仇呢,这小子可真够蔫儿坏睚眦必报的,不过也真服了他能想出这般损主意,只当着小三的面美美地吃了一顿,就足够小三难受的了。但说出去谁信呢?不都夸他有孝心吗?

    徐其昌相信现在小三在祠堂里一定抓心抓肺地难受,嗯,小三的性子是被养坏了,受点教训是应该的。收拾了他一回,估计那臭小子不会再找他麻烦了。

    徐其昌心中又好气又好笑,更多的却是自豪,不愧是他的种,连脾气跟他都是一样的。不过还是得再查查,他总觉得心里不大放心。

    吃饱喝足的阿九神清气爽地回了顾宅,桃花桃夭和小豆子都在大门等着他呢,见到他回来了,齐齐松了一口气。“公子您可回来了。”

    阿九哂笑,点着三人道:“怎么?还担心公子我丢了不成?你们对公子我也太没信心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