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17章 它现在是我的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宁氏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儿呀,都是娘对不起你呀!”泪眼婆娑中她的儿子如松柏般身姿挺拔,可她的儿子却不承认自己的身世,不愿意认她,哪怕大将军府权势滔天,她的儿子也不愿意回来!她的儿子这是心中有恨呀!

    报应啊!徐其昌这都是你作的!你还我的儿子!宁氏看向徐其昌,眼底是深深的怨恨。

    徐其昌直视着阿九,他和宁氏想的一样,他也以为儿子心中有怨不愿意认祖归宗,至于朱雀玉佩是别人送的礼物的这一说辞他一点都不信,这么贵重的东西谁会随随便便就送人了呢?谨慎起见,他道:“能把朱雀玉佩给我看看吗?”

    阿九十分爽快双手递上,“请将军过目。”看吧,看吧,反正是真的,不怕你看。

    徐其昌拿着这块朱雀玉佩,心中百感交集,没错的,就是这块朱雀玉佩。这上面的纹路,哪怕一道极浅的划痕,他都熟悉无比,因为他曾经无数次地把玩过。这朱雀玉佩是他们老徐家家主的信物。

    徐其昌望过来的目光复杂极了,“你的名字叫徐令展,你出生的时候,朝堂上是佞相把持朝政,府里有些乱,你丢了,我们都不想的。”他虽然说得不是太清楚,但阿九还是听明白了,虽理解,却不敢苟同。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弄丢,这个嫡长子也没有多么重要嘛!即便他真是他们的儿子也不敢指望呀!

    阿九不为所动,“不,我只是顾九!”

    阿九他斩钉截铁,宁氏伤心地几乎要哭晕过去。阿九的脸上闪过动容,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和自然。

    徐其昌的一双利目自然没放过阿九表情的任何变化,“这些年你娘想你想的眼睛都要哭瞎了,成日求神拜佛,保佑你平安长大。”

    阿九的脸上浮上些许歉意,却依然不承认自己是徐令展。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今日的大将军府如何你不会不知道?我的身上还有个国公的爵位,这些你都不想要吗?”徐其昌换了种说辞。

    阿九心中好笑,这是要做什么?威逼利诱吗?有个好爹少奋斗二十年,多好!可他真不是徐令展啊!

    阿九不承认自己是徐家丢失的嫡长子,刘氏可乐坏了,她贪婪地盯着徐其昌手中的朱雀玉佩,在他还给阿九的时候突然开口,“慢着,将军,既然认错人,这朱雀玉佩是徐家的,怎么能给个陌生人呢?”

    “你是何人?”阿九眼风一扫,都没拿正眼看她。他接过玉佩,郑重说道:“我不管这玉佩以前是谁的,但现在它是我的。”他是从宁非手上拿到的,自然得亲手还给宁非,谁也别想觊觎。

    把刘氏气得牙痒痒,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徐其昌挫败无比,亲儿子近在咫尺却不愿意认祖归宗,非得说自己是什么顾九。偏偏他又不敢过于逼迫,不说锦娘会跟他闹个没完。就是他这儿子都不是个任人逼迫,任人拿捏的主儿,别看他们才头一次见,徐其昌却知道他的儿子随他,一样的有主见。

    “你说这玉佩是别人送你的,那这个人是谁呢?照你的说法,送你玉佩的人才是我儿喽?还望公子告知,此人是谁?在哪里?”徐其昌面上瞧不出什么,心里却有些气恼。

    “无可奉告。”

    三人均盯着阿九,阿九笑了,嫣红的唇了吐出这样四个字。徐其昌和刘氏气结,宁氏就更觉得阿九是故意的了,她瞪向徐其昌,“你就不要再说了,他说不是便不是吧,只要他高兴就好了,这么些年了,是我这个做娘的亏欠了他。他心中有气不愿意认我是应该的。我告诉你徐其昌,不许再逼他,不然我跟你拼命。”

    她又看向阿九,目光温柔且慈爱,“你不是我儿,也应该是我儿的朋友,无论如何我都谢谢你带来了我儿的消息,只要他平安就好。”

    阿九点头,“夫人请放心,他平安着呢。”

    宁氏也点点头,“那就好!”她的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你这孩子,喊夫人多见外?你是我儿的朋友,就称我一声伯母吧。”

    阿九从善如流,“伯母放心,您这么心善,是会有好报的。”

    没来由的徐其昌就觉得特别心酸,锦娘这分明是想和儿子多说几句话。

    罢罢罢,他既然不想认那就先不认吧,等他想通了再说吧,现在就先这样吧!儿子的朋友?他若喜欢这个身份就由他去吧。

    刘氏却不甘心,朱雀玉佩是徐家家主身份的象征,凭什么给个外人,那应该是她儿子的。她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质问阿九的。

    阿九其实是知道这个刘氏的,大将军府赫赫有名的贤惠的掌家如夫人,满京城没几个不知道了。也许她在别人眼中形象极佳,阿九却十分讨厌她,或者说是厌恶。妾室,总是个让人不怎么舒服的字眼,尤其是这个妾室还不大安分。

    “这块玉佩是你们大公子送我的,要收回去也只有你们家大公子有资格,你是什么身份也跟着这般操心,不觉得脸大吗?”阿九直接就怼回去。

    刘氏气得眼圈都红了,委屈的看向徐其昌,“大将军,卑妾没脸见人了。”心中把阿九恨个半死,就算是大公子吧,那她也是他老子的女人,是他的庶母,长辈。

    徐其昌也觉得阿九有些过了,正思忖着想要说点甚么,却被宁氏抢先了,“没脸见人就给我滚回去!又没有人请你。要呆在这就闭嘴,否则马上滚。”她的语气特别严厉,生怕阿九觉得麻烦更不乐意登门了。

    徐其昌见宁氏小心翼翼的看着阿九,也反应过来,狠狠瞪了刘氏一眼,软和的话却又说不出来。

    阿九心中一暖,不管其他人怎样,宁非这个娘倒是一心为他的。他对着宁氏安抚一笑,转过头来继续手撕刘氏,“哦,我想起来了,你便是那个以贤惠著称的如夫人?你说你一个做妾的,这么贤惠,你让正室夫人还有地站吗?”上下打量了刘氏几眼,嘴角浮上微笑,意味深长地道:“都是纳妾纳色,原来你没色,所以才往贤惠上头打主意的吧?谁家摊上你这么糟心的妾,也真够倒霉的。”

    女人最在意的是什么?容貌!刘氏自然也不例外,阿九这一番夹枪带棒的嘲笑砸得她都快气死了,为何呢?因为容貌是她心里的一个痛脚。

    刘氏生得不美吗?不是,相反她生得挺美,不然也不会被他爹送给徐其昌做妾。可她的美遇到绝色的宁氏那就不够瞧了,所以初初入府那一年多她是不得宠的,徐其昌进她房里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完。

    还是她聪明,见宁氏和江莞尔斗得你死我活,她另辟蹊径作出不争不抢善解人意的样子,这才入了徐其昌的眼,抬她做了二房管理整个府的中馈。

    阿九看了一眼连头发丝都在喷火的刘氏,状似无意地对徐其昌道:“将军可知道小子前两天遇刺了?好好的在街上走着,忽然就从屋顶跳下来七八个黑衣蒙面人,对着小子就下死手,喏喏,小子这胳膊便是那会伤的。小子就纳闷了,小子不过是个才入京的无名小辈,也没得罪谁,怎么就惹来了杀身之祸呢?”

    “于是小子仔细想呀想,终于想到小子曾经得罪过大将军您家的三公子,在皇觉寺的放生池边,他骂小子是贱民小白脸,小子气不过就把他扔水里去了。小子就想是不是因为这事呀?今日正好见到了将军您,小子就多嘴一句,将军是不是您为了替儿子出气找杀手收拾小子的?若是,那小子今儿给您服个软,这事咱掀过去可行?”阿九的态度可真诚了。

    “什么?杀手?”徐其昌大吃一惊,“你说有杀手行刺与你?”他的目光落在阿九还包扎着的右胳膊上。

    阿九坦然点头,“是呀,事后小子查了查,是香雪海的杀手。啧啧啧,香雪海的杀手出了名的要价高,也不知谁这么财大气粗?”

    徐其昌面色铁青,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惊的,他道:“你放心,这事我定会查清楚给你一个交代。”

    而宁氏则在一旁,黑了心肝的,烂了肚肠的,咒骂起来。她死死盯着刘氏,恨不得能撕碎了她。别人不知,宁氏心里却是明白,刺杀阿九的事肯定和刘氏脱不了关系。

    “那小子就先谢谢将军了。”阿九道,然后他望住徐其昌,推心置腹地道:“将军您刚才问小子的那位朋友,真不是小子拿乔不说,而是小子不敢说。京中藏龙卧虎之地,不过因为几句口角,就有人要置小子与死地。若是您的政敌对手知道您寻回了儿子,我那朋友还能有命在?所以小子不敢说,还请将军和夫人见谅哈。”

    阿九半真半假地说着,才不管徐其昌的脸色如何呢?气死才好呢,反正他对他的观感一般般。

    想了想,阿九觉得还得再给刘氏上点眼药,“将军,您的小公子呢?要不小子去给他道个歉?”

    “不用!”徐其昌的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他的嫡长子去给庶弟道歉,成何体统?此时他要是不知道阿九是故意的那就白活这么多年了,可明知道他故意埋汰,自己却还得听着,这感觉真他妈的憋屈极了。

    “不用啊!”阿九好像多遗憾似的,下一刻他就脸上带着三分羞赧地道:“实不相瞒,小子是想见见徐小公子,小子是从小地方来的,没什么见识,还从来没见过徐小公子这般有意思的人。拍着胸脯梗着脖子跟人家喊我爹是谁谁谁,我家怎么怎么样,你得罪了我,我让人弄死你谁也不敢管,哎呦喂,小子就欣赏他这副天老大他老二的豪迈气概。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小子多跟徐小公子接触几回,估摸着也能把这王霸之气学个一二。”

    在得知徐小三正在祠堂受罚,阿九的眼睛都亮了,无比神往地道:“将军,小子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还从没见过祠堂呢,更没见过大将军府的祠堂,小子能不参观参观吗?”

    父母双亡四个字又戳中了徐其昌的肺管子,这个该死的臭小子笃定他不敢收拾他是吧?他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道:“祠堂有什么好看的,那里阴气重,你还受着伤,还是不要去了。”

    宁氏却见不得阿九失望的模样,瞪了徐其昌一眼,转头对阿九柔声道:“你既然好奇那就去看看吧,我让蝉儿领着你去,但不能多呆,你爹,哦不,将军说的对,你身上有伤,去阴气重的地方不好。”

    阿九眉开眼笑,“多谢伯母。”只此一句就让宁氏又红了眼圈,她告诉自己,不急,她有的是耐心,儿子早晚有一天会接受自己的。至于他嘴里的那个所谓的朋友,她压根就没有当真。

    “小全,你也跟着公子。”徐其昌冷声吩咐。

    阿九欢天喜地去瞧大将军府的祠堂长什么样子了,他一离开,宁氏脸上的笑容便收的一干二净,对着徐其昌质问:“你凭什么给我儿子脸色瞧?他又没有得罪你!”要不是他冷着脸,说不定儿子早就认她了呢。

    徐其昌很莫名,他什么时候给他脸色瞧了?他只差没把那臭小子当祖宗供着了,偏他还不领情,一口一个他叫顾九,他不是他的儿子。他都快要憋出内伤了好不?

    “没听到他说朱雀玉佩是别人送的?是不是儿子还两说着呢。”

    宁氏顿时就炸了,“好你个徐其昌,你这是不想认儿子,你不认我认!当我稀罕你这大将军府?既然你这般嫌弃我们母子俩,那我带着儿子走,我们走的远远的不碍你的眼。”

    他什么时候嫌弃了?“你,你无理取闹。”徐其昌也火了,“你还想走,你是我徐其昌的夫人,要走哪里去?”

    两个人就这么吵了起来,一旁的刘氏可乐坏了,吵吧!狠狠地吵吧!最好将军能把宁氏给休了。

    刘氏正沉浸在美梦中不可自拔呢,忽听将军道:“刘氏,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是不是?刺杀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冤枉啊将军,卑妾就是个后院妇人,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刘氏喊冤。

    徐其昌根本就不信,他指着刘氏气得说不出话来,“好,很好,刘氏,禁足三个月,以后府里的任何事你都不要再管了,一会就把对牌和账册都送到锦绣院来。”直接就给她判了罪。

    这才是晴天霹雳呢!刘氏都被打蒙了,管家权,她的管家权啊!

    宁氏这回倒没有拒绝,她儿子都要回来了,为了儿子她也得把大将军府捏在手里不是?

    蝉儿和徐小全引着阿九朝祠堂走,徐小全按捺着激动,“大公子,您往这边走。”

    阿九看了他一眼,认真地纠正,“不要叫我大公子,我姓顾,单名一个九,我就顾九,你唤我一声阿九吧。”

    徐小全受宠若惊,“阿,阿九公子,您请这边走。”

    阿九点点头,一边走,一边问他大将军府的布局各院子的分布,间或不着痕迹地问上些其他的事情,当然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这个徐小全可是徐其昌身边得用的,自然不是蠢物,阿九才不会冒失向他打听重要的事情呢。

    阿九的脸上始终挂着和煦的微笑,心中想的却是:宁非呀,你这回可欠了我大人情了。少年,好好努力往上爬,本公子等着你还债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