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16章 认?还是不认?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顾公子,你不兴奋激动吗?”安慧茹看着面容平静的阿九好奇地问。

    阿九手里把玩着朱雀玉佩,闻言抬头望过去,“我为何要兴奋激动?”

    “因为你找到自己的家了呀,你马上就要成为大将军府的大公子了呀!”安慧茹认真地说道。

    “成为大将军府的大公子就得兴奋激动吗?”阿九反问道。

    安慧茹重重地点头,“徐大将军是我们大燕最最厉害的一位将军,做他家的孩子多有面子?”哪像她爹,用她娘的话来说就是,除了附庸风雅就是玩物丧志。可她却忘了她爹是驸马,不玩物难道要玩女人吗?她娘也不能容许。

    徐大将军!阿九已经不止一次听别人说徐其昌厉害了,可他怎么却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呢?他的嘴角轻扯了一下,道:“可是我还是兴奋激动不起来。”顿了一下他又道:“而且你们弄错了,我不是徐大将军丢失的儿子。”

    “怎么就不是呢?你明明有朱雀玉佩的。”安慧茹反驳,“顾公子你是不是怨恨他们把你弄丢了,不想认他们呀?”

    阿九扬了扬眉,没有回答,而是道:“我昨天遇了刺杀,看到我的胳膊了吧?就是昨天伤的。”阿九把受伤的那只胳膊抬了一下。

    安慧茹咬着唇不说话了,她只是天真了些,又不是真的笨蛋,自然明白阿九话里的意思。就因为明白,劝说的话才说不出口。

    回到长公主府的安慧茹有些闷闷不乐,平湖长公主觉得奇怪,便问她怎么了。

    安慧茹坐在那里唉声叹气,“娘,顾公子说他不是大将军府丢的孩子,他胳膊受伤了,右胳膊,昨天他遇刺了。”

    平湖长公主到底是皇室中人,立刻就明白了女儿话里的意思,她展了展眉心,一点都不惊讶。宁氏想要找回儿子,她的后半辈子就有靠了。可大将府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这个丢了的嫡长子回来的,因为他回来就意味着继承人的重新确立和资源的重新分配。

    “这是人家府上的事情,看把你愁的?”平湖长公主见女儿没精打采的样子,她是又好气又好笑,心底却异常柔软,她的闺女啊,是多么善良的孩子呀!

    安慧茹一走,桃花就扑了过来,“公子,这朱雀玉佩明明是宁非的,您为什么不让我说?”

    “然后呢?”阿九眉眼淡淡地望过来。

    桃花莫名其妙,“自然是宁非和家人团聚呀,您没听安郡主说吗?她娘为了能找到他都在佛前念了十来年的经了。”

    阿九斜睨着桃花,“你觉得就宁非那样的性子在大将军府里能活多久?都还没有确认我就遭了刺杀,宁非回大将军府不是送上门去找死吗?”

    “不能吧?他亲爹娘不是都在吗?”桃花不大相信。

    阿九哼了一声,“他亲娘,也就是大将军夫人已经避入小佛堂不问世事十多年了,掌家中中馈的是那位如夫人。他爹徐大将军,就咱们进城那天见过的那样,他正一心培养自己的二儿子,对宁非这个没养在身边的儿子能有什么感情?指望爹娘还不如靠他自己呢。桃花你觉得宁非能在大将军府玩转吗?”

    桃花想起宁非的性子,飞快地摇头,诚实地道:“宁非回了大将军府顶多能活上两集,可那明明是他亲生父母,他总不能不认吧?”桃花觉得可发愁了,随后她眼睛一亮,“公子您是莫不是要替他认亲?”

    宁非玩不转大将军不代表公子也玩不转呀,公子多厉害了,武林第一世家都被他挑了,还怕大将军府吗?一想着公子要带着她去大将军府大杀四方,桃花就无比激动。

    “赶紧把你脑子里有的没的给我收起来,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要冒名顶替了?”他不是明明白白地说了朱雀玉佩是别人送给他的吗?

    “那您准备怎么办呢?”桃花的美梦被阿九戳破了。

    “拖着,拖到宁非有能力掌控大将军府。所以你们三个都听好了,无论谁问,都不许泄露宁非这两个字,问什么,一律不知道。”

    宁非能为他千里奔驰援助少林,他总得回报上一二吧。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样显著的身世。大将军府的嫡长子,也好,不急着回来,在漠北磨砺吧,等能独当一面了正好回来接手大将军府。

    宁氏回来后忍着心底的思念以雷霆手段把院子上下梳理了一遍,清理出三个跟刘氏那边有瓜葛的,二话不说,每人赏十板子,直接扔回刘氏的院子,“我们夫人说了,这三个吃里扒外的她用不起,二夫人您管着府里的中馈,这人给您送回来了,您瞧着办吧。”

    来人那倨傲的态度把个刘氏气得倒昂。

    翎雀看着被押走的三个下人,跳到嗓子眼的一颗心才算落了回去,还好,还好,幸亏她谨慎。她是想离开小佛堂不假,但却不能被当做叛徒阶下囚赶出去。

    翎雀庆幸着,殊不知她的异样早就落在别人的眼底。

    “奶娘,展儿说什么了?”为了儿子,宁氏连放出府多年的奶娘也用上了。

    “像,真像!夫人啊,少爷跟您长得可真像!”从顾宅回来的奶娘扯着袖子擦眼角,本来激动的心情听到夫人这么一问,整个人如被泼了凉水,“夫人,朱雀玉佩是真的,可少爷不承认自己是大将军府的嫡长子,他说玉佩是别人送给他的。怎么会不是呢?明明长得跟夫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么贵重的玉佩,谁舍得送人?”她哽咽起来。

    宁氏却出奇地平静,“奶娘,展儿这是在怨我,怨我把他弄丢了。”她捂着胸口,那里面如刀绞般的疼。

    “奶娘你有没有见到翠心和舒大?”宁氏又问。

    奶娘摇头,“没有。顾宅挺大的,三进的院子,奴才却只有三个,两个丫头一个小童儿。没看到翠心和舒大,老奴也没敢问少爷,老奴起先以为他们是不在了,不然咱少爷怎么就流落到寺庙?后来套那两个丫头的话,其中那个小的说漏了嘴,说了句‘舒伯的腿伤着了’。老奴琢磨,是不是舒大伤了腿,翠心留下照顾他了,两人才没跟着进京?”

    宁氏点头,“有这种可能。奶娘,展儿知道自己的身世是不是特别气愤?除了不承认自己的身世还说了什么?”她迫切地想要知道。

    奶娘便道:“少爷说了,明日他会登门给您一个交代,他希望大将军在场。夫人,咱们少爷随您,都是良善的性子。”奶娘感叹着。

    “明日展儿要来?太好了!”宁氏一惊,随后激动地嘴唇都颤抖了,压根就没在意奶娘话里的意思,“大将军要在场?他是想见他爹了吗?好好好,只要他能来,我什么都依着他。蝉儿,你去看看大将军回府了吗?要是回来了就把他请过来。”此时的宁氏早忘记了她不许徐其昌到她小佛堂来的事。

    “还有啊,展儿都长大了,不要再叫少爷了,叫大公子,他就是咱们府上顶顶金贵的大公子。”宁氏郑重吩咐着,那边早就二公子三公子的叫上了,展儿若还被称为少爷,不是平白无故低上一头了吗?

    奶娘等人应着,“对,对,是该称大公子。”犹豫了一下,奶娘还是开口了,“夫人,老奴觉得大公子不愿承认自己的身世也和他遇刺有些关系?”

    “什么?遇刺?什么时候的事?展儿可伤着了?伤得可重?”宁氏几乎要吓得花容失色,紧抓住奶娘的手不住地询问。

    奶娘忙道:“夫人放心,咱们大公子吉人自有天相,只右胳膊受了点轻伤。”

    “真的?你没哄我?”宁氏仍不放心,再三追问确认,她的牙咬得咯吱咯吱响,“难怪我儿不愿意回来,这还没怎么着呢就有人想要他的命!不行,我现在就要去见大将军。”

    一早,刘氏走进将军夫人曾经的锦绣院,“妾身见过将军和夫人,不知将军和夫人唤妾身来有何事?”自打见了过来传话的宁氏的丫鬟,刘氏就十分诧异,锦绣院都十多年没有住人了,怎么会让她去锦绣院拜见?难道宁氏这是想出小佛堂了?那她也不怕,这府里早不是十多年前的格局了。

    刘氏看到将军也在的时候心里翻腾起来,面上却柔顺恭敬地请安。

    宁氏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徐其昌看了一眼沉着脸生气的宁氏,无奈地道:“你先到一旁坐着吧。”

    “是,妾身遵命。”刘氏恭谨地曲膝,走到边上刚要坐下,就听到宁氏冷冷的声音,“一个妾,谁允许你自称妾身的?本夫人还没死呢你就迫不及待地想上位了?还想坐,大将军你见过谁家的妾室跟主子平起平坐的?”

    刘氏这下坐不下去,这十多年来她掌着大将军府的中馈,一人独大,早就把自己当成了正头夫人,哪里受过这样的奚落?她心中怒火滔天,面上却委屈不已,“将军,妾身,啊不,卑妾,卑妾——”她眼里珠泪打转。

    “都一把年纪了还作小儿女情状,你哭给谁看?你觉得本夫人说错你了?委屈了?要找大将军撑腰了?你不是一个妾难道是正室夫人?”宁氏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她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正好刘氏撞了上来,她不朝她发泄朝谁发泄?

    “卑妾不敢。”刘氏难堪极了。哀哀怨怨站在那里,一双泪眼只往徐其昌那瞅。

    徐其昌行伍出身,也不大能看上刘氏这般作态,训斥道:“哭什么哭?一大早的哭丧着个脸,不嫌晦气?”训罢刘氏又看向宁氏,“她到底是二房——”

    话还没说完就被宁氏打断了,“二房就不是妾了吗?继室逢年过节的还得对着原配的牌位行礼呢。将军你这是要宠妾灭妻吗?”

    徐其昌被宁氏瞪着,想着她好不容易才答应离开小佛堂,语气便先软了三分,“瞧你,我不是那个意思,令宽不是大了吗?瞧在他的面子上你总要给她留点脸面吧?”

    这话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宁氏把脸往边上一扭,声音就哽咽了,“儿呀,我的展儿呀!”

    徐其昌的心这回彻底软下来,拍着宁氏的手安慰,“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是我不会说话惹你伤心了。不是说展儿一会就到吗?快收收泪,回头让儿子看了笑话就不好了。”

    刘氏一惊,“将军,展儿是谁?”难道将军都知道了?

    徐其昌看了刘氏一眼,“没看到夫人正伤心,你嚷嚷什么?展儿便是府里大公子,本将军的嫡长子,现在找着了。”

    “什么?找着了?不是,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将军您怎么就确定他是咱们丢的大公子呢?”刘氏脱口而出。

    “你给我闭嘴。”

    刘氏回过神来就见大将军黑着脸瞪她,宁氏也阴沉着脸,知道自己失言了,忙补救道:“卑妾也是好心,这不是担心将军您和夫人认错人吗?”

    “你有好心?黄鼠狼给你拜年吧?”宁氏嘲讽道。

    “夫人您怎么能这样无赖卑妾呢?”刘氏作委屈状。

    徐其昌更烦躁了,“都不要再说了,出去瞧瞧人来了没有?”宁氏和他说找到儿子的时候,他虽不是十分相信,却也信了七八分,说句实话,他比宁氏还希望找回自己的儿子。这是他唯一的嫡长子啊!无论是承爵还是别的,嫡子才不会让人诟病。他是可以把令宽记在宁氏名下,可假的就是假的,外头谁认?

    “来了,来了,大公子来了。”徐其昌的心腹徐小全是知道内情的,他领着阿九往锦绣院走,老远大嗓门就嚷嚷了起来。他看着身边闲庭信步的年轻公子,激动,满意,还有尊敬。真不愧是大将军的儿子,瞧这样貌气派,瞧这稳重劲,跟大将军是一样一样的。将军终于后继有人了。

    室内的三人一听来了,都伸长脖子往门口看,尤其是宁氏,双手不由自主地揪紧了衣裳。

    一个穿着月白锦衣的年轻人出现在门口,阳光从他的背后射来,给他的全身镀上一层金边,在屋内三人看来,他好似携着金光走来,再加上他如玉般的容颜,真像是神袛下凡。这一刻,宁氏都仿佛看到他身前铺了一道莲花路。

    “展儿,我的展儿。”宁氏嘴唇翕动,喃喃自语。

    就连镇定见多识广的徐其昌也诧异,这个年轻人生得未免太好了点吧,嗯,他的眉毛像锦娘,那么黑那么浓密,鼻子也有些像,下巴倒是跟自己的一样。还有他这身气势,未免也太足了吧。不是说在佛门长大吗?怎么瞧着比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令宽还强上三分?随即他心中暗暗激动,真不愧是他的种啊,天生就比别人强。

    要说之前徐其昌还有些怀疑,现在他是一点疑虑都没了,就是他的儿子,除了他徐其昌的儿子还能是谁?

    刘氏一闪神之后是满目狰狞,她没想到这个宁氏的儿子是这样的,要是让他回了府,还有她宽儿站的地吗?瞧将军那激动的样子,不行,她一定不能让他回来。大将军府是宽儿的。

    “顾九拜见徐大将军和将军夫人。”阿九淡定行礼,至于边上的刘氏,他是半个眼风也没分给。

    “快,快不要多礼,展儿快起来。”宁氏已经语无伦次了,此刻,她贪婪地看着阿九,怎么看都看不够。

    “免礼!”徐其昌轻咳一声道,双目也紧盯在阿九身上。

    阿九就想没有感觉到似的,镇定自若,“将军,夫人,小子顾九,今日登门只为澄清一事。小子真不是您二位的公子,至于这块朱雀玉佩。”他看了对面三人一眼,笑了一下,“不过是别人送小子的礼物罢了。”

    ------题外话------

    皇室的姓和和还没想好,阿九和皇帝相认后姓什么好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