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110章 看戏不给钱是要天打雷劈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公子,他们太过分了!桃花找他们算账去。”听着隔壁高谈阔论的声音,桃花气呼呼地站起来。

    也不知怎么的,宋相爷府和平湖长公主同时遣媒婆向公子提亲的事传了出去,开始倒没不好的传出,只说公子运气好才学好什么的。

    渐渐地便变了味道,说公子以色惑人,什么古有妲己妹喜,今有公子顾九。把公子说成是个凭着相貌到处招摇撞骗的轻浮之人。

    桃花没听见便罢了,现在听到隔壁房间几位所谓的名门公子拿着她家公子谈论取笑,说公子是祸水,桃花能咽下这口气吗?

    “桃花,坐下吃饭。”阿九喊住桃花。

    “不行,公子,我咽不下这口气。”桃花正在气头上,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饭?

    “那你想干什么去?跑隔壁把他们的饭桌掀了?不怕人家把你扭送衙门治罪?”阿九直直望着桃花,“还是你过去把人打一顿?那你想过打人的后果吗?咱们还能在京城呆吗?”

    桃花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气呼呼地坐下来,“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他们有亲眼看到吗?这般污蔑公子,真是气人!还大家公子呢,就是一群长舌妇!”早知道就回去了,来什么酒楼吃饭?吃出一肚子的气。

    阿九却微微笑,“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嘴巴长他们身上,他们爱说就让他们说去!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不被人说?人这一辈子在说说人和被人说说中就过去了。”

    见桃花仍旧气鼓鼓的,又道:“他们在背后说人本就有失大家公子的风范,你若打上门去和他们有什么分别?咱不气了哈,吃饭,吃饭,你不是喜欢这个松子鱼吗?来给你一块,多吃点。”

    然后压低了声音道:“傻丫头,要找人算账不是得找个僻静的地方?大庭广众之下你有理也变成没理的了。”阿九对着桃花传授经验。

    桃花一愣,随即笑了,大声道:“哎,桃花听公子的!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们一般见识。”面上表情却不是这样的,挤眉弄眼地望着她家公子,那意思不言而喻:公子您可真坏!

    阿九云淡风轻,微笑着把桃花的夸奖笑纳了。

    殊不知在他们的隔壁房间坐了个气势逼人的中年人,他低头抿了一口香茶,道:“那小子跟那小丫头说了什么?”他对阿九压低了声音说的话很感兴趣。

    站在他身后的白面无须的中年人立刻朝另一个黑脸汉子望去,黑脸汉子嘴角抽搐了一下,圣上您好奇心这么重真的好吗?在那位的瞪视下却也只得把阿九的话说了一遍,他的内力精纯,把阿九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没错,这间厢房里中年老爷模样的人便是当今圣上,他乔装打扮领着内监大总管福喜和大内统领黄奎元微服私访。

    “倒是个奸猾的小子!”圣上听了黄奎元学的话笑了笑,眼底满是兴味,“那边的几个小子都有谁?”

    不用黄奎元回答,福喜张口就道:“回老爷,有宋相爷家的二公子,户部李大人家的大公子,建宁侯的二孙子,还有魏郡王世子,还有两位奴才没听出来。”

    圣上点了点头,“倒还真都是青年才俊。”然后又嘀咕了一句,“就是有些长舌。”他盗用阿九的说辞,说完之后觉得很有意思,又重复了一遍,“长舌妇!”

    黄奎元和福喜满头黑线,明明都是京中出色的佳公子,怎么到了圣上嘴里就成了长舌妇?圣上您不是才夸过宋二公子有乃父风范吗?求宋相爷听到这话的心理阴影面积。

    “隔壁这小子就是宋相和平湖皇姐都却瞧中的顾九?他的长相真有那般出众?”圣上看向黄奎元。至于福喜,这老家伙就是自己的影子,问他他也不会知道。

    “臣不知,臣并没见过这位顾公子。”黄奎元一本正经答道。“圣上,出来半天了,该回了。”他尽职提醒。

    圣上被泼了冷水,斜了黄奎元一眼,道:“刚用过饭,朕要溜达溜达消消食再回去,有你这个大内统领在,朕放心得很。”

    黄奎元一点都不相信,什么溜达消食?圣上您是要去瞧顾九吧!摊上这么个任性主子怎么办?“臣不放心,外头鱼龙混杂,还请圣上尽早回宫。”

    圣上一个眼神扫过去,“什么时候你也跟徐其昌学得啰嗦了。”耳朵却支起来听着隔壁的动静,听到推椅子的声音,他道:“走吧。”顾九的容貌倒还在其次,他比较好奇的是顾九怎么在僻静地方与人算账。

    瞧见圣上眼底满满的兴味,福喜和黄奎元对视一眼,只好老实跟在后面。

    阿九推门出来,正好和也推门出来的公子们走了个对面,那些人看到阿九微微一怔,有的面带尴尬,有的则哼了一声把头一扬,一副多瞧不起阿九的样子。

    阿九也不生气,只淡淡的笑了笑,带着桃花从他们面前越过施施然下楼去了。

    “妆模作样!”有人不屑说道。

    宋二公子宋承泽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赞同地道:“李兄慎言!背地说人是非已是我等失礼,在下家中还有事情,就先走一步了。”要是早知道他们这般闲得无聊道人是否,他是不会来的。

    宋承泽走了,其他人很快也散了,李俊杰不屑地道:“显得他多清高似的。”袖子一甩,也走了。

    圣上打开房门的时候正看到阿九的背影,宽肩窄腰,脊梁挺直,长身玉立,光是个背影就让人心生遐想了。圣上对这个顾九的相貌就更加好奇了。

    阿九背着手闲庭信步,月白色的衣裳衬得他更加绝世无双,炎炎烈日下他就好如一股清泉流过人的心上,带走了浮热和焦躁。

    当然这是别人的观感,至于当事人阿九心里早就骂娘了,叫你装逼,受罪了吧?活该!阿九都快要热化了面上还得维持着仙样儿,现在他恨不得立刻回家钻水池子里呆着去。

    好在刚才隔壁骂他骂最凶的那一个已经进了巷子,于是阿九紧走几步也跟了进去。

    李俊杰一边扇着风一边往前走,心里把他姐姐埋怨了一通,他的小厮都已经通知家里的马车来接他了,半道上却被他姐姐截了胡,害得他大热天的还得走路,车马行那些车太脏他不乐意坐。

    不行,得先找个地凉快凉快,等他姐姐买好东西来接他。“死奴才,还不快点,你是想热死我啊!”满肚子邪火没出发,李俊杰就骂小厮。

    小厮委屈,却不敢顶撞,还得陪着笑脸认错。

    桃花觉得有趣,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李俊杰猛然回头,看到阿九主仆,脸上立刻带上鄙夷,“是你!”

    阿九微微笑着,“可不就是我吗?”折扇打着手心,一步一步上前。

    李俊杰没来由地就心中一紧,一股不好的感觉冒了出来,他瞪着阿九警惕道:“你,你想要做什么?”喊完又觉得自己堂堂尚书家的公子,怎么能怕一个小小的举人呢?“赶紧滚,本公子就当没有瞧见你,放你一马!”他色厉内荏的嚷嚷着。

    这回轮到阿九扑哧一声笑起来了。

    “你笑什么?”李俊杰怒视着阿九。

    阿九淡笑,十分爽快地说道:“笑你呀!”放他一马?真是不知所谓。

    “你大胆!”李俊杰暴怒,但面对着一步步逼过来的阿九他真想转身就跑,仅存的理智却让他硬撑着站在原地,“你个死奴才,没看到你家公子被人冒犯?还不快给我把这人打出去?”他对着小厮大骂,对呀,他还带着下人呢,顾九就一个人,二对一他怕什么?至于桃花,则直接被李俊杰忽略了,一个丫头片子有什么用?

    小厮却站着没动,李俊杰可气坏了,“这是要造反了?使唤不动你了?回去就把你卖了,全家都卖出去。”他嘴里叫骂着伸手去推小厮,没想到站得好好的小厮应声而倒,跟死去多时似的。

    李俊杰吓了一大跳,缩着身子往后窜去,比兔子都还要快。好在桃花有防备,一个箭步上前就把他拽回来了。

    “死人啦!救命啊!他,他,他是你害死的?我,我要上衙门告你们去。”李俊杰瑟瑟发抖。

    “闭嘴!既然知道人是我杀的那就老实点,否则我连你一块都杀了。”阿九慢条斯理地威胁着。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李俊杰贴着墙,瑟瑟发抖。本来他是不怕的,可,他的目光扫过地上躺着的小厮,他不要死啊!

    阿九笑了,温润如玉,举世无双,“不干什么呀!我就是来跟你探讨点事情。”阿九的模样十分无辜。

    李俊杰心中一松,“探讨什么?”只要不是杀他什么都行。

    阿九的手搭在李俊杰的肩上,把他的脸扭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无比认真地道:“探讨一下贵府的家教修养!”

    话音落李俊杰杀猪般的嚎叫便响了起来,阿九眼疾手快,扯下他的腰带团吧团吧就塞他嘴里了,“你看你,才提到家教修养你就这么激动,不好!”

    “我长得好看吧?整个京城没有比我更好看的年轻公子了吧?你们推崇的那个宋二也比不上我吧?所以你就嫉妒了?所以你就极力诋毁我?听听你说的那话,什么漂亮得像个娘们,什么没有真才实学以貌侍人?这是你一个大家公子该说的话该有的修养吗?”阿九的声音可温柔了,可听在李俊杰的耳中却像催命符一般。

    “本公子我漂亮地像个娘们?嗯?老子漂亮碍着你了?老子漂亮是爹娘生的!你不漂亮要怪你不会投胎没选好爹娘。老子没有真才实学?当老子的第二名是抄的呀?主考官眼都瞎了吗?小兔崽子的,背地里说老子几句,老子听不到就算了,居然跑老子隔壁瞎逼逼,这不是逼着老子找你算账吗?”

    阿九翩翩如玉的模样,嘴里说出的话却粗俗无比,别说李俊杰被他这变脸的功夫惊呆了,就连隐在暗处的三人也都目瞪口呆,说好的天人之姿呢?他是顾九吗?听话音应该没错的。

    发泄了一番后阿九又恢复了仙人模样,“你说你能跟丞相府的二公子混在一起,估计家世也不差,你爹没教你怎么说话怎么为人处世吗?肯定是教了,八成是你没学好。哦对了,你是哪家府上的?瞧你这怂样,你爹看到了多失望!说呀,哪家府上的?不说是吧?不说我打死你!”阿九又给他一下子。

    “公子,嘴堵上了!”桃花好心地提醒,她双颊通红,兴奋地不要不要的。一双大眼睛还不忘关注着巷子口,生怕有人进来。

    “哦,忘了这个了。”阿九耸耸肩,抬手把腰带拿出来了,“说吧,你是哪家府上的?”

    李俊杰已经疼得不能思考,下意识地道,“尚书府的,我爹是户部尚书。”

    “哦,原来是户部尚书家的公子,你爹管着圣上的钱粮应该是谨慎的性子啊,怎么养出你这样丢人的玩意?不行,明儿我得登门跟你爹讨教讨教。”

    “不,不要!”李俊杰一听阿九要上门告状,他爹对他管得可严了,要是知道他在外头惹祸能扒了他的皮,一想到这个后果他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啧啧,真不经吓!”阿九脸上的表情意犹未尽,手一松,李俊杰的身子顺着墙滑下来了。

    “公子英明神武!”桃花立刻上前小意的拍着马屁。

    阿九斜了她一眼,忽然扬声道:“朋友,都看半天了,就别躲着了,出来吧,这面还凉快点。”

    桃花诧异回头,就见三个人从墙角凹处走了出来,瞧身上的穿戴非富即贵。桃花心中一紧,立刻窜到阿九手旁,防备似的把腰间的鞭子抽了出来。

    阿九见状额头一黑,对桃花道:“赶紧收起来,别丢人了!”又看向对面的三人,真诚地道:“不好意思,几位莫怪,我家的小丫鬟有点大惊小怪。”

    中间的那个中年人把手背在身后,“公子这般大胆妄为就不怕我们报官吗?”

    阿九把眼睛一睁,特别无辜,“为什么要报官?我不过和这位公子讨教了一下家教和修养的问题,有什么不妥吗?”

    中年人莞尔,“讨教问题讨教到把人杀了?”

    “冤枉啊!”阿九立刻叫道,“杀人?我胆子很小的,不敢杀人!他不过是吓晕过去罢了,至于那一个,他自己中了暑气晕倒了,与我有什么关系,老伯,你可不能乱说话呀,是要出人命的。”

    “有意思!”中年人的嘴角抽了一下,对着黄奎元一示意,他上前查看起小厮,“回老爷,确实是中了暑气。”

    阿九拍着胸口望过来,“看吧,看吧,我没说谎吧?”顿了一下又道:“三位看了一场好戏,我呢,是个大方的人,就不跟你们收银子了,不过你们记得要保密哦!不然看戏不给银子是要天打雷劈的呦!”阿九眨着眼睛,纯良无比,“桃花,走了,回家!”领着桃花施施然走了。

    直到阿九主仆的身影消失不见,三人才收回目光,福喜忿忿道:“圣,老爷,这个顾九真是不着调。”天打雷劈,敢说圣上天打雷劈,真是不要命了。

    圣上却笑起来,“有意思!”示意黄奎元再去看看李俊杰。

    “老爷,是吓晕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连点淤青都没有。”黄奎元看得很仔细。

    三人不由想起之前李俊杰杀猪般的嚎叫,一听就是疼得厉害了,身上偏还没有伤痕,好手段啊。

    “有意思!”圣上又说了一句,他是真的觉得这个顾九是个有意思的人,看似胡闹,却极有分寸,有趣啊!

    “把人送尚书府去,跟李尚书说别光顾着户部的差事,也抽空教教儿子。”

    ------题外话------

    今天没人抱孩子,更晚了,抱歉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