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07章 说亲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看着上门提亲的媒婆目瞪口呆。

    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了?他不就考了个科举吗?不就是中了个第二名吗?怎么就被人盯上了呢?而且还是两家。

    一家是宋相爷的女儿,庶女。这样才对嘛,他就说依他父母双亡的孤儿身世,丞相府的嫡女怎么可能看上他?就算看上了,宋相爷能舍得拿金贵的嫡女跟他这个还看不到未来的寒门小子联姻?庶女才对嘛,就是庶女,宋相爷估计都觉得是他高攀。

    另一家是平湖长公主的亲闺女,是的,阿九没有听错,就是平湖长公主的亲闺女。阿九这便讶异了,丞相府的庶女也就罢了,平湖长公主拿亲闺女跟他联姻,这未免太看得起他了吧?还是说长公主府上的这位小姐有什么不妥。

    果然,下一刻阿九就解了疑惑。

    这两家的媒人先是拼命夸赞自己说亲的姑娘,然后两个人互怼起来。一个说:“丞相府的庶女?就是那个生母是个青楼女子的那位?如何配得上品性高洁的顾公子呢?”

    另一个道:“你就别在那哄人了,京中哪个不知平湖长公主府上的那位小姐是个嫁不出去的胖姑娘,你再瞧瞧顾公子这品貌,两人相配吗?你怎么能为了长公主府给的银子多就昧着良心呢?”

    原来平湖长公主的女儿是个大胖子,还是个已经十八岁了的大胖子!阿九秒懂了。他就说平湖长公主府不能在他身上投这么大的堵住,原来是闺女嫁不出去。

    无论媒婆如何的口灿莲花,阿九只微笑地听着然后拒绝送客,是的,阿九全都拒绝了。

    “顾公子,要不您再考虑考虑吧?”

    “就是,这么好的亲事您到哪去找?”

    两位媒婆一听阿九拒绝,均觉得不可思议,也不再互相拆台了,反倒都来劝阿九了。

    “多谢两位的好意,在下实在高攀不起。”阿九摇着头坚定地拒绝。,然后每人奉上五两银子的辛苦费,客客气气地把人送出大门。

    两位媒婆欲言又止,看了看手里的小银锭子,最终什么也没说。其实来时她们心中不以为然,都觉得不过是个有些才华的穷小子,能娶到高门贵女,哪怕是庶女,都是烧了高香了。等她们见到阿九,见识到阿九所住宅子的富贵,之前的想法是再也不敢有了。这哪是什么穷小子?分明是个大家子弟,别说配公主之女,就是配个公主都是使得的。要是再劝就亏心了。

    平湖长公主府,安慧茹得知她心心念念的公子拒绝了婚事,难过地捂着眼睛呜呜哭,“娘,女儿好不容易看中一个人,女儿不要活了。”

    平湖长公主也挺生气,你一父母双亡的孤儿,本公主愿意把女儿许配与你,这是看得起你,不识抬举的东西,那就别怪本公主不客气了。

    她见女儿哭得伤心,就更生气了,对媒婆道:“他是怎么说的?一字不漏地学给本公主听听。”

    待听到去顾九那提亲的不止她们一家,还有丞相府上。安慧茹连哭都顾不上了,咬牙切齿地道:“娘,这根本就不怪顾公子,都怪宋清歌那个不要脸的,什么都偏跟我争,衣裳首饰是这样,现在我好不容易瞧中了顾公子,她又来跟我争,娘,我不依,不依。”

    她跺着脚扭着身子撒娇,若是别的姑娘家做来,那是娇憨可人养眼。可换成胖胖的安慧茹来做,真是好辣眼睛啊!

    平湖长公主一听同时上门提亲的还有丞相府请的媒婆,有些犹豫了。宋相爷在朝中势力颇重,又深得圣上的信任,与他对上不大合算。

    “慧茹,要不咱就算了吧?咱在另外挑一个,挑一个比顾九更出众的。”她试图跟女儿商量。

    安慧茹却不同意,“我不,就不!是我先看中的,娘,您让宋清歌换一个去,比顾公子再出众我也不要,我就瞧中她了,而且也没有人能比他出众了。错过了他,我就,我就永远也不嫁人了。”她一个劲的跺脚,带动着身上的肥肉都颤微微的。

    平湖长公主被女儿缠得只好答应,她也真怕女儿钻了牛角尖永不嫁人。“好好好,娘答应你,答应你。”大不了进宫找圣上求个赐婚圣旨,这点面子圣上还是能给她的。

    “娘真好。”安慧茹这才破涕为笑,把大脑袋往她娘肩头一放,整个身体比她娘的都胖上一圈,这不叫小鸟依人了,应该叫胖鸟吓人。

    丞相府宋相爷得知顾九拒绝了婚事,倒也没怎么在意,一个小小的举子,他压根就没放在眼里。不过女儿跟她姨娘看中了,一个庶女,嫁也就嫁了。

    再一听媒婆说平湖长公主也瞧中了这个顾九,他立刻就道:“此事到此为止,清歌,你的婚事为父再斟酌斟酌,肯定不会亏了你的。”既然平湖长公主瞧中了,那他们丞相府还是别跟着凑热闹了,安家那个胖丫头啊!怎么说呢?圣上跟前都挂了名号的,若是她这回能嫁出去,他也算是出了份力了。

    宋清歌的姨娘比较得宠,于是她这个庶女也很得宋相爷疼爱,她刚要跺脚不依,被她姨娘一个眼神横过去,顿时就不敢了,只好不情不愿地道:“知道了,爹爹。”

    心中却是很服气,安慧茹那个死胖子哪点能跟她比?她凭什么就得让着她?顾公子天人之姿,是安慧茹那个丑女能配得上的吗?之前那死胖子成天追着二哥,一副花痴模样,想在却来抢她的顾公子,真是不要脸。

    一想到顾公子那张迷人的脸,宋清歌心头就柔情一片。都说二哥相貌出众,可在她看来,顾公子要甩她二哥八条街都不止。那天放榜她惊鸿一瞥,顿时惊为天人,自此她满心满眼都是顾公子。对于嫡母给出的婚事人选是一个都瞧不上眼,气得姨娘骂她被迷了心窍。

    姨娘虽骂她,却也是最疼她的人。使人出去打听了一遭,见顾公子确实是个上进有才的,这才跟她爹求了。她满心期待着,却等来这么个结果,如何能甘心?

    哼,凭你那胖猪模样还想配我仙人一般的顾公子?休想!我得不到,那你也别想如愿。

    一直到阿九把媒婆送走回来,桃花等人才如梦初醒。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长公主府和丞相府争着向公子提亲?他们没有眼花看错吧?

    “公子,您怎么就全拒绝了呢?好歹答应一家呀!”桃叶恨铁不成钢地指控着,“那可是长公主府和丞相府,您若做了他们的女婿,哪还用您再辛苦科考,直接就搬内城去了,前途一片光明啊。”

    阿九看向其他人,除了桃花,其他人都纷纷点头。可把阿九气坏了,“所以你们为了住内城的大宅子就让公子我卖身?”阿九的手指一个个地指着他们,“一群没良心的白眼狼,吃公子我的,住公子我的,还撺掇着公子我卖身,对你们太好了是吧?明天起除了桃花桃夭留在这,他们四个全滚回去干活去,别指着公子我再养着你们。”

    “就是,就是,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没听那两个媒婆说吗?那个什么长公主的闺女就是个嫁不出去的大胖子,宋相爷他那个闺女是个庶出,生母出身还那么不堪,咱江湖儿女再不拘小节,公子也不能有一个出身青楼的丈母娘呀!你们真是!哼,枉费公子辛苦把你们养大,就是这般回报公子的吗?”桃花跳出来义正辞严地指责,把桃树他们四个说得头都快垂到地上了。

    桃花可得意了,“你们都该跟着我学,瞧我,从来都不让公子卖身,顶多逼着他在书房看书罢了。一个公主之女,一个丞相的庶女,就把你们给迷了眼了?咱们公子怎么说也得配个中宫嫡出的公主才能吧。”

    “嗯?”阿九一个眼刀过去,桃花立刻改口,“公主也不行,必须咱们公子点头愿意才行。”

    阿九这才满意地收回目光,转向桃树几人,“听到桃花的话了吗?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桃树桃叶死人都忙不迭地点头,“知道了,知道了,我们也只是说着玩的,没当真。咱们公子这般英明神武,岂是小小的庶女之流配得上的?”

    然后就听到桃叶小声的嘀咕,“可公子总不能不成亲吧?”

    阿九一个眼神射过去,“你说什么?”

    平淡的语调却让桃叶心头一紧,也只得硬着头皮道:“公子您这才中了举人,就招来长公主府和丞相府的觊觎,若是来年中了进士考了庶吉士,那还不被豪门世家疯抢?而且公子您都十七八了,也该娶亲生子了。”其余几人也都点头附和,唯独桃花捂着嘴巴偷笑。

    阿九横了桃花一眼,这才慢条斯理地道:“这就不用你们操心了,公子我早就发下誓愿一生侍奉佛祖了。”

    “啊?哦!”除了桃夭这个后来的,其他几人都没觉得太奇怪,想想也是,公子是在佛门净地被大和尚一手养大的,即便没有剃度出家,心里指不定早把自己当成是佛门弟子了呢。不娶亲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少林寺的和尚不都没娶亲吗?桃树几人觉得这无关紧要。

    “行了,今晚吃过散伙饭,明天一早就赶紧滚蛋。”阿九说完这句话心里可轻松了,早就想撵这几个人走了,成天一点事没有,闲得到处嘚啵嘚啵,公子我却被你们关书房用功,早看你们不顺眼了。现在终于找个机会把几人撵走,阿九的心情可好了。

    桃树桃林他们走了之后,宅子里只剩下阿九和桃花桃夭,可算是清静了,最主要的是没那么多人盯着他看书了,阿九觉得天高了,地阔了,空气都带着香味了。心情一好他就决定带着桃花桃夭出门逛逛,至于书本,那就让它有多远滚多远吧。

    “公子,咱们去哪儿玩?”一提到玩桃花就来了精神。

    桃夭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睛里也是期待。现在她的伤已经好了,体内的毒也清得差不多了,一张脸又美回了原来的花容月貌,但她出门仍然戴着帷帽,阿九说过她几次,她说习惯了,阿九便随她去了,反正这京中戴帷帽的又不止她一个,大热天的,全当遮阳了。

    “去皇觉寺吧。进京都个把月了,咱们去看看小豆子去。”阿九早就想好去哪了,总把小豆子扔皇觉寺也不好,也该把他接回来了,阿九都担心要是他去晚了小豆子皈依佛祖了怎么办?

    “对对,咱们去接小豆子。”桃花也想起了这事。

    依然是那辆破驴车,桃花考虑到她家公子怕热又不能沾凉的体质,直接把冰盆放车下面的夹层了,只在车里的一角放了一只袖珍小冰盆。

    他们的驴车刚出门,大树下蹲在地上佯作捡东西的小子立刻撒腿就跑,“快快快,玲珑姐姐,顾公子出门了。”

    桃花赶车,桃夭说主仆有别,不愿意进车里,就和桃花一起坐在了车辕上。惹得桃花不住怪她有福不知道享,“桃夭姐姐,公子不在意这些的,你若是会赶车我早钻车里凉快去了。嘻嘻,什么主呀仆呀的,你和我和桃树哥桃叶姐都是一样的。偷偷告诉你哦,凡是桃字辈的都是家人,不是奴才下人的。”

    顿了一下她又凑近桃夭咬耳朵,“像我吧,公子所有的身家全在我这里,除去花掉的,光是银票还有小十万两呢。我想买什么,想怎么花,公子从不过问。公子说我是他养大的,我都是他的,还用在意我花他点银子吗?像桃树哥桃叶姐他们,公子的产业都是他们打理的,全是他们自己做主,公子从来没问过。公子是个非常非常厉害的人,他从来都不怕我们会背叛他,他说若是我们看上了这些东西,只要说一声,他送与我们了又何妨?”

    “嘻嘻,我们才不会傻得背叛公子呢,出了事他顶着,受了委屈他帮着找回场子,上哪找这样傻大方冤大头的主子去?桃夭姐姐,你别看桃根哥傻傻咧咧的,他还是个秀才呢,他们三个都被公子逼着考了秀才,公子说只要他们有兴趣,想做什么都可以,若是想走仕途,公子也大力支持。所以桃夭姐姐你真的不用太拘束啦!”

    桃夭的眼里满是诧异,心里却越来越暖,她的嘴角上翘,慢慢笑了起来,她的眼睛里流光溢彩星河灿烂,丝毫不见往日的阴霾和灰暗。

    何其有幸,她此生遇到了这样的主子和家人!她觉得她之前所受的所有的苦难都是为了这一次遇见。

    平湖长公主府里。

    “什么?顾公子出门了?朝着哪个方向去了?咱们的人有没有跟着?”安慧茹一接到消息就坐不住了,“玲珑快伺候我换衣裳梳头,咱们立刻追过去。”

    那天之后安慧茹再也没有偶遇过阿九,失望之下她就派小厮蹲在阿九院子外守着,什么时候他出门,小厮立刻飞奔来报。

    这五六天阿九嫌天热就窝在家里没有出门,安慧茹都等得心急如焚了,现在好不容易心上人出门了,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能错过呢?她相信她的顾九公子不是肤浅之辈,不会像宋二公子那些人一样只看到她的外表而忽略了她的内在的。

    “玲珑,我这样穿好看吗?”安慧茹扯着身上的衣裳忐忑却又雀跃,别别扭扭又问:“我有没有比以前好看一点点?”其实她真正想问的是“顾公子会不会觉得我是个轻浮不稳重的人”。

    玲珑纠结着,她该怎么说呢?是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好在安慧茹压根就等她回答就霸气地一挥手,“走,找顾公子去。”去他什么轻浮不稳重,先见到人再说。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枭宠:军少撩妻一百分》烟火人间军婚,意味着信任与坚守。

    在楚心乔的眼里,当军嫂代表着寂寞空虚冷。换言之,就是守活寡。

    所以,她不打算找军人当自己男人。

    初见他时,她把他当成抢劫犯。

    再见,他是她要相亲的对象。“我这人脾气不好,暴燥易怒,可能一气之下就会做出什么不可控的事情来。所以,你最好想清楚。”

    她把玩着手里的手术刀,皮笑肉不笑的说着。

    他只呵呵两声:“正好,我喜欢制服一切暴力分子,尤其是女暴力分子。”

    她嘴角猛然抽了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