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06章 阿九的科举之路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大热天被关在书房念书除了阿九也没谁了,阿九殷殷看向推门进来放冰盆的桃叶和桃夭,桃叶莞尔一笑,“公子您是知道桃花的,她打小性子就孤拐,我若是放您出去了,她才不管是不是叫我一声姐姐,肯定会找我闹给我没脸的。”

    桃夭更加直接,“公子,我才改了名,还没站稳脚跟呢。桃叶说桃花能当您的大半个家,我可不敢得罪她,公子,对不住了。”

    望着翩然而去的两女,阿九气结,这几个死丫头,这哪里是侍女?分明是祖宗!

    念书就念书,不就是不能出去吗?公子我还就不出去了。阿九也是赌一口气,没想到那书他越看越有意思,还真的看进去了。这让趴窗户偷看的桃花三人心中暗喜。

    很快就到了秋闱这一天,为了图吉利,一早桃花就勒令所有的人都换上红色衣裳。就连送阿九去考场的人选也有讲究,得挑生肖和八字跟阿九不相冲的才行。这么一挑拣,赶车的光荣任务就落桃林身上了,他的八字最旺阿九。

    他们出发地挺早,可怎奈考生太多,离考院还有老远车子就走不动了,没办法只好下车走过去。阿九一下车,就听得四下里一阵抽气声,“天,这位公子好相貌啊!”

    “长成这样还来考科举,还让不让人活了?”

    桃花自豪极了,恨不得大声告诉众人:我们公子明明能靠脸吃饭,可我们偏不,我们公子考才华。她和桃夭一左一右护着阿九往里头杀去。

    看着独自提着考篮没入人群的阿九,桃花的一颗心也跟着提了起来。阿九考了三场九天,桃花就跟在在外头煎熬了九天,尤其是听说每次都有因中暑也晕倒甚至不治的考生,她就更辗转反侧睡不着了。

    她想到她家公子那娇气的身子骨,心中后悔无比。早知道考个举人这么凶险,她一定不撺掇着公子去考。

    这般忧心之下,桃花硬是瘦了一大圈,比从考场出来的阿九还要憔悴。

    “公子,您没有哪里不适吧?桃林哥,快点把公子背回去。”桃花一边询问阿九,一边对着桃林吩咐。

    “背什么背,我自己能走。”他一个大男人被人背着,像话吗?阿九十分无语的看了桃花一眼。他现在就想洗个热水澡,然后美美地睡上三天三夜。至于考得如何?谁问他跟谁急!他怎么知道考得怎么样?反正该填的空都填满了,该答的大题也都答了,剩下的就看考官的了。

    阿九不止睡了三天三夜,陆陆续续的他又睡了十多天,等他彻底补好眠,都到了看榜的日子了。

    补好眠的阿九神清气爽,决定亲自去看榜。

    红榜还没张贴出来呢,下头等着的人已经人山人海。

    “来了,来了,红榜出来了。”有人嚷嚷着。就见两名官差一人拎着浆糊,一人捧着红榜,朝这边走来。

    红榜是从录取的最后一名往前贴的,阿九找了两张红榜都没看到自己的名字,不由有些急躁,难道他填出来的那些都是错的?不能呀!

    最后一张红榜贴出来了,阿九看到自己的名字拍在第二,大大的顾九两个字特别显眼。

    “哎呀,我中了,中了第二名呢。”阿九学着别人的样子大声喊着,桃林也跟着喊:“我家公子中了,中了第二名。”手舞足蹈着,他打开来时桃花给的钱袋,里面装的全是铜板,他抓起一把就朝人群礽,“第二名,我家公子中了第二名。”

    “小姐,您看那个如何?”华丽的马车里丫鬟玲珑指着一个长相周正衣裳朴素的年轻男子问。

    小姐摇头,“长得太丑。”

    “小姐您再看那一个怎么样?”玲珑又指了个长相佳的年轻男子。

    小姐依然摇头,“那双眼睛太轻浮,易招桃花。”

    玲珑一连指了七八个,都被小姐否决了,理由千奇百怪。玲珑泄了气,转头看向自家小姐,“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管,小姐您到底能看中了哪个?今年若是再挑不出,那帮人还不定怎么笑话您。”

    一说起这个玲珑就为她家小姐心疼,她家小姐生在锦绣堆里,长在锦绣堆里,是平湖长公主唯一的嫡女,小时候也生得玉雪可爱,七八岁上头生了一场病,特别凶险,一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圣上慈悲,指了十位御医会诊,最后命是保住了,可小姐因为用药导致人越来越胖,用了无数的法子都瘦不下去了。

    小时候胖些还能勉强称一句可爱,可到了十五六岁正该说亲的年纪就尴尬了。全京城谁不知道平湖长公主有个胖闺女?就连媒人都绕着平湖长公主府走,小姐今年都十八了仍待字闺中,被人嘲笑,说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长公主也是愁得头发都白了,当然也有来提亲的,但那男方不是家中的庶子,就是荒唐得厉害,再不然就是身份太低。小姐再怎么样也是堂堂公主的女儿,要是嫁得不堪,圣上脸上都没光彩,毕竟为了小姐的婚事,圣上都破格封了小姐为郡主。

    长公主实在没办法了,才打起年轻举子的主意,想着在举子中挑个好的,家世简单的,有长公主府的扶持,还怕他没有前途吗?

    小姐知道了就吵着要自己挑,长公主心疼女儿,就同意了。可小姐一连挑了两年都没瞧中满意的,也把自己的年龄挑大了。今年都十八了,若是再挑不中京中的那群贵女还不把小姐给笑话死。

    “小姐,您到底想挑个什么样子的?长公主疼您,可您也得为长公主想想呀,为了您的婚事她老人家心都操碎了。”玲珑苦口婆心地劝着,瞧见小姐撅起的嘴巴,她眉头一皱,又道:“宋相爷家的二公子您是别再想着了,他都已经订了亲事了,就等着金榜题名好娶亲呢。”

    小姐安慧茹的嘴巴撅得更高了,不乐意地道:“谁想着他了,我不就是瞧着他长得好看多瞧了几眼吗?”

    玲珑见小姐依然嘴硬,忍不住叹了口气,“您是多瞧了他几眼吗?您都追到丞相府去了。”

    “我那不是一时贪看美色大意了吗?”安慧茹还倒理直气壮了,“后来我不是没再去找他了吗?”心中嘀咕,宋承泽那个眼瞎的,跟谁定亲不好?非跟她的死对头!“哼,我一定要挑一个比宋承泽还要好看的。”

    玲珑又要叹气了,“小姐,不能光看长相,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又有何用?”

    安慧茹偏还就不服气了,“谁说长相好的就一定败絮其中?我还非要挑个好看又有才华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了阿九那张超凡出尘的脸,呼吸都急促了,“就挑他,快快快,我就看中他了。第二名,第二名呢?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哈哈,连老天爷都帮我。”安慧茹真想仰天大笑,一双眼睛紧盯在阿九身上,好看,真是太好看了,比宋承泽还要好看十倍,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玲珑看到阿九的时候也呆滞了片刻,可她想的却不像自家小姐那么简单。撇去长相,那位公子光凭气质都比享有盛誉的宋二公子强,又是红榜上第二名,足以证明他的学问亦是出众的,可这样的人能是寒门小户出来的吗?指不定又是个大家族的承重子,这就不是她家小姐能肖想的了。而且还不知人家是不是订了亲?

    可看着小姐高兴地整张脸都亮了,玲珑又不忍打击她,便道:“好,咱们赶紧回去告诉长公主。”有长公主出面打听调查,说不准此人只是哪家的旁支子弟呢?

    “别别,我再看会。”安慧茹一把拨开玲珑,贪恋地看着阿九那张盛世美颜。好看!真好看!怎么那么好看呢?安慧茹看得心花怒放。

    玲珑也知道自家小姐爱看美人的嗜好,被推开也不恼,反而劝道:“等他成了咱们姑爷还不是任小姐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这话一下子就搔到了安慧茹的痒处,她眼睛一亮,催促道:“走,快走,赶紧回府告诉母亲。”

    可怜的阿九还沉浸他中了第二名的喜悦当中,哪里知道他已经被人给惦记成自家盘中的小菜了。

    阿九中了个第二名,大家都非常高兴,要知道这里可是京城,文风盛着呢,人才多着呢,而且听说今年好几个权贵家子弟都下场了,阿九能中个第二名真是太不容易了。就如阿九自己所说,他是野路子,科考的这些东西他虽然也跟着大和尚学过,但毕竟是抱着学着玩的心态,大和尚也没做严格要求,甚至连作业都很少留,似乎只是让阿九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就行了。阿九能答对题目不过是仗着记忆力好和现代人的思想优势罢了。

    其实阿九不知他这个第二来的侥幸,今年的秋闱朝中好几家大臣的子弟都下场了,除了宋相爷家的二公子明显高出一筹,还有两份考卷旗鼓相当,虽然考卷都是糊了名的,但作为主考官自然有法子知道是谁的。

    无论取谁是第二名都势必要得罪另一人,怎么办呢?主考官索性两份都不取,直接把第四第五的考卷拿了出来,因爱阿九这一手好字,遂取了原本第五的阿九做第二,原来的第四成了第三,另外两份则一个第四,一个第五。只要不是前三,相差一个名次并不显眼,相信那两家也不会有意见。

    所以阿九这个第二是运气好捡来的,嗯,也不能说全凭运气好,毕竟阿九的字是入了考官的眼的。

    打发走了报喜的官差,又在大门口散了两筐喜钱,桃树等人团团围住阿九,恭喜他这个新鲜出炉的举人。桃花更是大手笔地采买昂贵布料,给阿九缝制了好几身出门作客的新衣裳。

    中了举之后阿九更忙了,除了要参加那个鹿鸣宴,还要参加一些诗会文会什么的。阿九要是中个吊车尾还好,偏他中了第二名,人家都不好不请他,他也不好不去,要是不去,估计就会有说他目中无人或是心虚没有真才实学的流言出来了。

    本来好多人都对阿九这个第二不服气的,顾九?名不见经传,压根就没有听说过。可等他们见过阿九本人后,立刻就心悦诚服了。这个顾九不但长相绝佳,言谈举止都是上乘,虽然话不多,但每次开口都一语中的,眼光尤其毒辣,就连到场的几位考官都对他暗自点头。唯一遗憾的是这个顾九好似出身平平。

    与此同时,平湖长公主得知女儿终于挑中了人,十分高兴,“我儿挑中的是哪个?”

    安慧茹身上压根就没有害羞这种表情,昂首挺胸就道:“娘,女儿看中了那个第二名。娘,您不知道他长得有多好看!”她一脸兴奋。

    长公主看向玲珑,玲珑忙上前回禀,“禀公主,小姐挑中的那人叫顾九,是今次秋闱的第二名,人生得的确很好看。”

    这下长公主也来了兴趣,“真的生得好看?比之宋相爷家的二公子如何?”

    “有过而无不及。”玲珑答道。

    长公主就更有兴趣了,又问:“那比之驸马如何?”想当年驸马的美貌也是享誉京城的,幸亏她动作快直接找了父王赐婚,不然还不知道便宜谁呢。

    玲珑和安慧茹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亦有过而无不及。”

    安慧茹还补充了一句,“娘,就是爹爹全盛时期都不见得有他好看,您也知女儿就是个爱美色的,女儿就瞧中他了,您快帮女儿提亲去吧。”

    虽然安慧茹是个胖得眉眼都寻常的大胖子,但她依然是平湖长公主的掌中宝贝,她被女儿的撒娇弄得心都软了,忙许诺道:“好好好,娘派人打听打听就找人给你提亲。”

    其实玲珑的那些顾虑平湖长公主心中都有,但为了女儿,她还是派了最能干的大管家去打听情况。大管家回来一说这顾九并不是权贵子弟,相反他出身平平,还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

    平湖长公主大喜,立刻就遣媒人上门了。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关心,儿子只要哭闹,胳膊上的红疙瘩就会明显,不像是过敏,要是过敏就该消了,咳,今天再看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