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05章 阿九的宏愿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一直等了一个时辰,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才看到大军的影子,“来了,来了,可算是来了。”被拦在城门口的人可算松了一口气,他们离城老远,进一趟城可不容易了,多耽误一会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办完事回家。

    徐大将军端坐在高头大马上,黑色的铠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寒光,他看到城门口的挑着柴,推着菜车,背着大包袱的人群,眉头不觉皱了起来,“那是怎么回事?”

    他身边的徐令宽立刻招人来问,不大会便有个小头目过来回话,“禀告大将军,百姓闻得大将军今日剿匪回朝,自发等在城外迎接将军您。”

    徐其昌沉下脸,不怒而威,“不是有令不许扰民的吗?去,跟守城的将士说,不许拦着放百姓入城,等百姓都入了城大军再前进。”

    小头目面有难色,“禀将军,属下一早就传达了您的口令,但百姓不愿入城,非要再城外等着迎您,说要先睹大将军您的风采。属下也是怜惜他们的一番心意。”

    徐其昌依旧拧着眉不说话,徐令宽看了小头目一眼,笑着劝道:“父亲,这是百姓的一番盛情,而且您不是还急着进宫面圣吗?就莫要辜负了大家的心意。”

    徐其昌这才开口道:“传令大军,跑着入城。”

    虽然被拦在城外,但能亲眼看到大将军班师回朝,百姓还是非常兴奋的。

    “快瞧,最前头的那个是不是就是徐大将军?可真威风呀!”

    “他身边的那位银袍小将是谁?生得可真有精神!什么?是大将军的儿子?难怪了,虎父无犬子啊!”

    “对对对,有徐大将军父子在,连边关的蛮夷都不敢生事,这实是咱们百姓的福分哪!”

    阿九也在看徐其昌,虽然他穿着一身铠甲,但从他紧抿的唇,坚毅的眼神,高挺的脊梁,阿九仍能看出此人威严自律严谨。若是以前阿九心中也许还能生出敬佩,可现在,他对徐大将军的印象还真不大好。至于他身旁的犬子,阿九压根就没给半个眼神,爹已经是这样了,儿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大军进城后,阿九一行才得以入城。

    到底是京城,就连路都比别的地方宽阔平坦,一水的青石板铺就,驴车走在上面都不带颠簸的。

    京城以皇宫为中心又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住的都是得势的宗室勋贵和重臣,比如安庆坊这条街上,最里面是平湖长公主府,紧挨着长公主府的是英国公府,最外面的则是安定侯府。

    所以能住在内城的除了富,还得贵,缺一不可。当然大将军府是个例外,大将军府建在外城。当初圣上是想把离皇宫最近的府邸赐给徐其昌做大将军府的,徐其昌嫌那宅子太小太逼仄,说他是个武人,最喜欢宽敞的地方,嫌弃圣上赐的那宅子连拳脚都打不开。最后硬是再外城建了一个大大的将军府。圣上信重他,也就由着他折腾去了。

    桃树置下的宅子自然也在外城,阿九漫步在三进大宅院中,最后遥望着内城的方向说了一句,“都打起精神来,等来年咱们争取搬到内城去住。”

    桃花一听来了精神,“公子,不是说内城住的都是皇亲国戚吗?咱们有再多的银子也买不到宅子呀!”

    阿九屈指敲了桃花一下,“除了皇亲国戚,不还有几家重臣吗?都说了铁打的金銮殿流水的朝臣,说不定哪天哪位重臣就犯了事被抄了家,宅子不就空出来了吗?”

    “那公子您至少得做到一部尚书才能被圣上赏那样的宅子,您曾和我说过那户部的尚书都都八十了,您现在连个举人都不是,想要做尚书得多少年?”桃花毫不客气地泼冷水。

    阿九表情一滞,斜着眼睛瞪桃花,死丫头,你家公子我难得发发宏愿,有你这般拆台的么?

    “不就是举人吗?有什么难的?等着好了,公子我不仅能考举人,进士都不在话下,就凭你家公子这相貌少说也得是个探花。到翰林院任个编修或是编撰,不定哪天就入了圣上的眼,一年升上三五级也是有的,怎么就不能住内城的宅子了?”阿九振振有词地说道。

    “行呀,那我们就等着跟公子住内城的宅子呗。”桃花笑嘻嘻的,话锋一转,“那您得先从举人考起,桃树哥今年的秋闱是哪天?过去了吗?”

    桃树忍着笑,道:“没呢,仔细一算刚好是四天后,公子若是要考还来得及。”

    阿九冷眼瞧着这两人一唱一和的,翻了个白眼,懒洋洋地道:“什么春闱秋闱的,咱们江湖中人考那玩意做什么?做官哪有我这般闲云野鹤自在?”阿九想要耍赖。

    桃花却坏心眼的提醒,“大宅子,内城的大宅子,公子,我们还等着跟你搬去内城住大宅子呢。”

    真是太不可爱了!阿九哼了桃花一声,不想被她瞧扁,遂道:“考就考,谁怕谁呀!”他曾经是美国知名大学的优秀毕业生,还怕古代的科举?

    “这可是公子您自己说的?桃树哥咱们都听到了啊!快快快,赶紧去给公子报个名。”桃花笑颜如花,忙不迭地吩咐起来。

    说过阿九就后悔了,碍于面子又不好再反悔,只好梗着脖子道:“等着吧,公子我给你们考个前五名回来!”

    “前五啊!”桃花几人拖长了声音嘻嘻哈哈地望着阿九。

    阿九想起刚才自己说的探花,不由老脸一红,把几个人全瞪了一眼,“知足吧你们,人家都寒窗苦读十几年,你们公子我就是个野路子,能中个末名都是给你们面子了,前五怎么了?嫌弃自己去考。”

    “不嫌弃。”几人对看一眼,异口同声地道。

    到了晚上阿九就更后悔了,本来这个时候他该躺在床上休息的,可桃花却把他拉到书房,给他抱了一大摞书本,理直气壮地道:“是公子您说的‘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就剩三天了,公子您辛苦一下,能看多少是多少呗!”

    考过了秋闱还有来年的春闱,之后还有殿试!天啊,阿九觉得他好像挖坑把自己埋进去了。

    ------题外话------

    儿子的两只胳膊和后脑勺上都是红疙瘩,说是过敏,也不知道是什么引起的,过敏还带起发烧,从昨下午到今天都没退,只好挂水,四个小时,各种闹腾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