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104章 叫桃夭吧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讨了债的阿九接下来的路程都心情特别好,船向前行着,他弄了根鱼竿坐在船尾钓鱼。

    “怎么了?有事吗?”江梦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阿九随口问道。

    江梦菲期期艾艾着,好半天才鼓起勇气,道:“公子,您说我是不是也换个名字?”

    阿九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嘴角也有了笑意,“你想换吗?”

    江梦菲先是摇头,然后又点头,“换吧,换了才像一家人不是?”像桃花桃叶桃林,一听就是一家人。

    “那就换吧。”阿九见她自己愿意,他更是没你意见。

    “那我该叫桃什么呢?”江梦菲皱着眉头苦着脸,这名字她想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桃字开头的名字好像都被起完了,她该叫个桃什么好呢?

    阿九见她苦恼的样子不由又是一笑,道:“要不你就叫桃夭吧,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你这么美的姑娘叫桃夭正好。”

    江梦菲一怔,随即笑了起来,笑容大大的,“好,以后我就叫桃夭了,我去告诉桃花他们。”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眼底满是涩意。

    她中毒毁容后人人对她避如蛇蝎,唯独公子说“你这么美的姑娘”。

    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世上再无江梦菲,以后她就是桃夭了,公子的桃夭。

    阿九望着江梦菲,哦不,是桃夭离开的背影笑了笑,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个苦命的傻姑娘。

    桃夭走后桃树又来了,他蹲在阿九身旁盯着河里的鱼线看,“公子您这样能钓到鱼吗?”

    “大概是不能吧。”阿九实话实说。

    “那您还钓?”桃树一副“公子您傻了吧”的表情。

    阿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让你多读书跟要你命似的,没文化真可怕。公子我这钓的不是鱼,是情怀!”

    说白了就是装逼呗,说起装逼高手自然还要数姜子牙,他直钩钓鱼。阿九没他那么不要脸,也只是在行走的船上玩一把罢了。

    桃树不懂什么叫情怀,但他了解阿九的德性呀!他嘿嘿笑了两声,道:“公子,差不多就得了,大热的天您不热吗?”

    “不热!”阿九傲娇地翘起二郎腿,指着头顶上大大的金刚伞,道:“荫凉遮着,小风吹着,何热之有?倒是你,京中的宅子备好了吗?到时你准备把你家公子我安置在什么地方的?”阿九斜睨着桃树。

    桃树才从京中回来,之前他提前去京中打点了,所以说话特别有底气,“当然备好了,全按照公子您的要求来的,三进的大宅子,江南园林风格的,周围全是清贵的读书人。”

    阿九这才赏了桃树一个满意的眼神,他极目远眺,水天相接处有几只鸟儿飞过,京城,我来了!阿九意气风发。

    林重阳从城外归来,迎接他的是摆在正厅的三口黑黝黝的棺材。

    “哥,爷爷,爹和二叔全被公子九给杀了。”林重阳的嫡亲弟弟哭丧着脸说道。

    林重阳却是充耳不闻,径自朝棺材走去。他不过就是一夜没回,爷爷和爹爹怎么就不在了呢?小八一定是在和他开玩笑,对,开玩笑,爷爷和爹都还活得好好呢。可是下一刻他的期望却被打破了,棺材里躺着的正是他的爷爷,只是脖子那里有些别扭,一看就是后来缝上去的。

    他不甘心,又推开了另外两口棺材,他爹和他二叔也如他爷爷那般躺在里面。

    “不,不,这不是真的。”他不由骇然,摇着头往后退。爷爷武功那么高,怎么就——他不敢置信。

    “都是你!都是你害得你二叔丢了性命!要不是你请那劳什子公子九来府上,也不会有这等祸事,都是你,你才是罪魁祸首。”林二夫人哭喊着指责林重阳。

    “娘,您不要这样,是那公子九凶残嗜杀,跟三弟有什么关系?”林二爷的亲子林重阳的堂兄拦住自己的娘亲,嘴上虽说着不怪,可那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和他娘亲一个意思。

    林重阳的心都落到了谷底,他重重地跪在三口棺材前,垂下了双肩。

    被亲人误解也就罢了,可外人的落井下石怎么办?江家虽然没有悔婚,可他那未来岳父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要帮自己执掌林家,什么帮忙?不过是想趁机蚕食罢了。还有李家和霍家也在虎视眈眈。

    光应付这些就足以让他心力憔悴的了,他哪里还有精力去想报仇的事情?而且连爷爷都不是公子九的对手,他拿什么去报仇?

    阿九一行终于来到了京城,看着巍峨的城门几个人都是精神一震,太好了,终于到了,终于不用呆在船上了,那般摇摇晃晃脚不着地的感觉太不踏实了。

    进城门的时候又出了点岔子,阿九一行已经排到了最前面,马上就轮到他们入城了。就在这时后面却飞驰而来一队骑兵,高呼着,“让开,让开,都让开,大将军和二公子剿匪大胜回朝!”

    守城兵立刻把手中的长矛一挥,对着排队等待入城的百姓高喊:“都靠边走,把路让出来,让大将军和二公子的大军先入城,其他人等都等着。”

    阿九往后头看了看,哪里有什么大军的影子?谁知道那什么大将军还在什么地方?他要是午时才到难不成大家就等上一晌午?热就不说了,多耽误事!

    阿九对着桃树一使眼色,桃树立刻扬着笑脸上前跟守城兵交涉,“兵爷,大将军不是还没到吗?先放咱们进城呗。”一边把一锭银子推了过去。

    守城兵有些心动,刚要放行,那先前的一队骑兵却不乐意了,“谁说大将军没到的,我们大将军马上就到了,因为你耽误了大军回城的时辰你担待得起吗?有事?你的事能比大将军面圣更重要吗?一个都不许放,全都等着。”还泄愤似的把桃树往边上推,差点把他推倒。

    守城兵自然是不敢放阿九一行入城了,还得低头哈腰给骑兵赔笑脸。

    “这个大将军是什么人?架子摆得可真大!”桃花小声嘀咕。

    阿九的眼睛闪了闪,朝桃树看去。

    桃树朝那队骑兵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对阿九道:“大将军姓徐,就是几次打退匈奴的那位,如此虽说回朝了,却极得圣上的信任。

    阿九一下子就想起来是谁了,大和尚曾和他说过这位徐大将军,说他掌兵有方驭下极严,智计百出胸有韬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便是掌兵有方驭下极严吗?阿九的眸中浮上讥诮。

    ------题外话------

    亲爱的们,儿子高烧了,先发半章,等从医院回来再写补上半章,这个月和和想要拿全勤,放心,今天一定会再补半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