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03章 狗血真相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夜,那么深,那么静!

    林家老太爷林鸣盘腿坐在寒玉床上运功疗伤,不大会儿他的额头上沁出一层密密的汗珠,脸色也越来越白,然后“噗”的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萎顿着。他深吸一口,歇了一会再次提起真气,许久许久才压下身体里的躁动。

    那个公子九的武功有古怪,瞧着不大像少林的功夫。那晚他只是与他对了一掌,体内就多了一小股真气,四处游走,却又逼不出来,只能用内力压着,折磨得他苦不堪言。

    “谁!”闭目沉思的林鸣突然睁开眼睛断喝出声。

    “林老爷子好警觉!”阿九鼓着掌从暗处走出来,眼底带着欣赏,若不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上,林鸣正是他佩服的那类人。

    “公子九!”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说的就是此刻的林鸣,他眼冒凶光盯住阿九,咬牙切齿地道:“老夫正愁找不到你呢,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公子九,今日老夫定娶你性命为我儿孙报仇。”

    “正好,本公子也有此意,你们伤了我的桃花儿,不会以为就这样算了吧?林大爷林二爷那里我已经算过账了,就差你这里。”阿九手指一勾,身后的桃树桃根立刻把布袋里拎着的人头抖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滚到林鸣身前。

    “痛煞我也!”林鸣定睛一瞧是自己儿子的人头,血淋淋的,眼睛都还没有闭起来。他心中大恸,像失了崽的孤狼哀嚎一声,射向阿九的目光充满了杀意,“公子九,老夫要把你碎尸万段。”猛提真气,化拳为爪就朝阿九扑过来。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曾做过武林盟主的林鸣自然不是泛泛之辈,一身武功炉火纯青,尤其是内力,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可是阿九却不怕他,这次受伤却让他一举突破了久未有进展的烈阳神功第八层巅峰,达到第九层,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而且这一次他不是单打独斗,他还带了三个帮手,桃树桃林和桃根除了不会烈阳神功,武功并不差他多少。

    在以四对一的情况下,林鸣渐渐不敌,脚下踉跄了一下,阿九瞅准机会一掌打在他的背上,可算是亲手报了仇。

    林鸣到底是老江湖,打斗经验足,即便处于下风阿九四人一时也拿不住他。

    一刻钟过去了,林鸣喘气了粗气,脚步也凌乱起来,阿九大喜,“快,老家伙快不行了,赶紧解决了他咱们好跑路。”

    桃树三人精神一震,“好嘞,公子。”

    下一刻林鸣的招式却陡然一变,变得凌厉起来,且边打边往里退。阿九一眼便识破了他的意图,“不好,快截住他,这老家伙想跑,里头一定有机关或密道什么的,不能让他跑了。”阿九踩着凌波步,一伸手拽住了林鸣的衣领,猛地往后一摔。

    林鸣顺着这股劲身子朝后飘去,眼中闪过狂喜。

    阿九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不好,他耍诈!寒玉床!”再想抢过来已经晚了,寒玉床朝下翻去,林鸣已经消失不见。

    “追!”阿九想也没想就跟着跳了下去,桃树桃林和桃根紧跟在他的身后。

    下头果然是密道,漆黑一片,阿九的眼睛一时不适,桃树立刻拿出夜明珠照亮,“公子,他在那里。”

    躲在一旁想要偷袭的林鸣一见被发现了,转身就逃。

    “哪里跑?快追!”阿九四人在后头紧追不舍。

    阿九一边追一边暗自警惕着,谁知道这密道里有什么机关陷阱?若是着了道那可就笑死人了。

    林鸣心中暗暗叫苦,这个公子九怎么就阴魂不散呢?追得这么紧,他连做点手脚的空都没有,这么下去他肯定逃不掉。他寻思着怎么甩掉追兵,突然觉得后背猛地一疼,好似被暗器打中,哼,区区暗器,能奈我何?他心中这样想着,就觉得胳膊腿都使不上劲,好像不是他的了。

    有毒!这念头一起,他的头颅已经飞到了半空,身体仍保持着向前奔跑的姿势。

    阿九紧盯着林鸣的头颅,只见他飞在半空打个旋儿,然后重重落下。他用刀拄着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他走上前去,踢了踢林鸣的头颅,心中特别解恨。“你逃呀,有本事你再逃呀。”

    “走吧,回去。”顿了一秒阿九吩咐道。若是别的时候他也许会有兴致探探林家的密道,现在只怕他有兴致也没时间,桃花她们还等着呢。

    原路返回,回到跃下来的位置时,阿九听到上头传来说话的声音。

    “有打斗的痕迹,怎么没人呢?爷爷去哪里了?”

    “这不是明摆着吗?爷爷肯定在密道里,咱们下去助爷爷一臂之力吧。”

    阿九心中一喜,心道:真是瞌睡就有人送了枕头来,既然你都送上门来找死了,那我还客气什么?他对桃树三人一示意,带头隐在了暗处。

    可等了半天却不见上头的人下来,阿九心道不好,难道是他们发现什么不妥了?就听见上面的说话声,“还是不要下去了,下面黑乎乎的连人都看不清,爷爷那么厉害,肯定能把小贼弄死,咱还是别下去给他添乱了。”

    真是胆小鬼!阿九啼笑皆非,除了林忆南那个软蛋还能有谁呢?罢罢罢,就饶他一命吧。

    阿九这般想着,心中忽然一动起了恶趣味,想要捉弄一下林忆南。他对着桃树一使眼色,用手指了指上头。

    桃树会意,眸底也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他点点头,把手里拎着的林鸣的头颅猛地朝上扔去。

    “啊,人头,爷爷,鬼呀!”一人尖叫着朝外跑去。

    另一个人呢?怎么半天都没听到他的声音?阿九狐疑着跃上来一瞧,可乐坏了,只见林忆南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这是吓晕了?胆可真大!

    “人头呢?拿来给他放身边。”阿九的脸上是恶魔般的微笑,不是胆子小的吗?没关系,胆小可以练,希望不会吓破了胆。

    解决了林鸣,剩下的便都是小事情了,“桃树和桃林你俩去抓莫管家,我和桃根去找驴车。”阿九吩咐道,两拨人立刻分头行动。

    驴车很好找,就扔在后门的墙根下,阿九翻看了一下,发现什么都没少,便对桃根道:“我看着人,你去把阿宝牵进来。”为了方便把驴车弄走,阿九把阿宝都带过来了,就拴在后门外的大树上。

    后门值夜的下人早被阿九一个手刀放倒在地,需要防备的是林府巡夜的家丁,不过这里是偏僻的后门,他们一夜能过来转上一次都是难得了。

    阿九和桃根很顺利地赶着驴车出了后门,直接朝着城门奔去,他们刚到城门,桃树和桃林也来到了,桃林的肩上扛着个人,一动也不动,阿九不放心地上前,“别弄死了。”这可是唯一的活口,他可不想再跑一趟飞鹰堡去找莫问天。

    桃林嘿嘿两声,道:“不老实,就给了他两拳,公子放心,没死,只是昏迷了。”

    阿九一听只是昏迷,遂放下心来。

    早就等着的桃叶三人迎过来,“公子,都打点好了,咱们赶紧走。”桃枝轻声说道。

    所谓的打点自然是银子开路了,只要银子花得到位,连城门都能砸开。

    阿九一行鱼贯而出,三个姑娘家上马车,桃树赶车,阿九和桃根桃林骑马,直奔码头而去,他们准备坐船从水路北上京城。

    “用水把他泼醒。”阿九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莫管家,对桃树他们吩咐道。

    “哗啦!”一盆又一盆凉水朝莫管家身上泼去,他打着寒战醒转过来,发现自己的手脚全身除了头哪都动不了了,大惊之下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着,想起昏迷前的事情,立刻朝左右看去。

    “是你!”莫管家看到了阿九那张绝世容颜。

    “可不就是我吗?”阿九坐在轮椅上居高临下看着他,哂笑一声,“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会放过你吧?”

    此刻莫管家已经发现自己身在船上,船上都是公子九的人,他倒也沉得住气,“你想问我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哈!”阿九嗤笑一声,不知道?身为莫问天的心腹他能什么都不知道?硬气倒是挺硬气,就是不大识抬举。

    “桃树桃林,带莫管家下去教教他怎么说话。”阿九漫不经心地吩咐。

    莫管家被带下去了,阿九靠在椅背上看夜空上繁星点点,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了,林重阳?不是说林重阳回来了吗?怎么今晚没有看到他呢?身为林家孙辈第一人,祖父受伤了,他不是应该侍疾的吗?连林忆南那个熊包都知道刷好感,他到哪去了?

    拎着莫管家回来的桃树道:“林重阳出城了,有人说在城西三十里外的道观发现了在那养伤的公子您和桃花,林重阳连夜就带人出城了。”

    “还真是巧。”阿九嘴上叹了这么一句,看桃树几人的表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肯定是他们几个耍得调虎离山之计。

    莫管家被摔在地上,整个人狼狈无比,精神也比之前萎顿了许多,“公子九想知道什么?”

    轻蔑自阿九眼底一闪而过,本公子还以为你会硬气到底呢,没想到你的硬气只坚持这么一会呀。

    “那就说说你们堡主为何要追杀我吧。”阿九翘着二郎腿徐徐喝着香茶。

    也不知桃树和桃林是怎么教训的,莫管家的态度可配合了,问什么说什么。

    “为了藏宝图。”

    “藏宝图?”这下阿九更摸不着头脑了,“藏宝图被漕帮的封霈联合几人拍得,后来被邪盗宋玉抢走,跟我有一文钱的关系吗?”

    “藏宝图是假的。”莫管家继续道。

    “我知道是假的呀,可那也跟我没关系吧。我不就到你们飞鹰堡住了几天吗?难不成莫问天以为藏宝图被我换走了?”

    “不是,藏宝图一直都是假的。”莫问天继续说道。

    阿九真的要抓狂了,他怎么越听越糊涂呢?“停停停,你从头说,一点一点说,说不清楚就下去再醒醒脑子。”阿九威胁道。

    于是在莫管家的叙述下阿九拼出了一个特别奇葩的真相。

    本来飞鹰堡的那次拍卖会是没有藏宝图这一拍品的,后来不知从哪里传起了谣言,说飞鹰堡的拍卖会上会有藏宝图面世。莫问天觉得这个噱头不错,就一边使人造了一张藏宝图,一边把消息传出去。果然引来了无数财大气粗的江湖中人。

    若是被人识破是假图怎么办?为了保险起见,莫问天灵机一动,高价请来邪盗宋玉演了一场戏。这样飞鹰堡既得了拍卖银子,图也回到他的手上,多划算的买卖?要知道光藏宝图所拍得银子就比前头九件拍品总和还多。

    本来这不关阿九的事,可谁让阿九误打误撞跟宋玉凑到一起去了呢?这让使人暗中跟着宋玉的莫问天坐不住了,等大量的藏宝图复品流出的时候他就更坐立不安了,他总觉着凭阿九的聪慧一定看出了什么,他担心飞鹰堡骗拍和黑吃黑的事被宣扬出去,遂想到了杀人灭口这一招。

    飞鹰堡和林家向来互通有无,也曾一起合作发过不少不义之财,莫问天亲自拜托林家帮着拖住阿九,林家自然不会推脱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林家前后态度不一了。

    “我去,原来坑了宋玉和封霈的是飞鹰堡!飞鹰堡太他妈的不地道了。”阿九被泼了一大盆狗血,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其他人也恍然大悟,原来飞鹰堡是这样的飞鹰堡,那以后谁还敢相信?花了大把的银子得到的却是假东西,最后连个假东西都被抢走了,飞鹰堡这是把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谁还参加飞鹰堡的拍卖会?

    “你们莫堡主是怎么想的?他凭什么就认为我看穿了他的把戏会往外宣扬?别说我压根就不知道了,就是我真的知道也不会往外说呀,秘密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才好威胁人拿好处不是?”阿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莫问天瞧着极有城府极有手段,怎么行事这般儿戏呢?

    “我要是往外宣扬岂不是得罪你们飞鹰堡吗?飞鹰堡势力多大?我得罪起吗?再说了,即便我说藏宝图是假的,是飞鹰堡玩得把戏,飞鹰堡就傻得承认啦?到时反咬我一口说我诬陷怎么办?你说江湖中人是相信向来有诚信的飞鹰堡,还是相信我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

    一连串的反问让莫管家顿时傻了眼,对呀,公子九怎么能和势力通天的飞鹰堡相提并论呢?他们根本就不用怕他说什么,还干什么兴师动众地搞刺杀?不是多此一举吗?

    “由此可见,要么是莫问天的脑子进水了,要么就是他惧怕本公子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啊!”阿九意味深长地道,“不过本公子现在趋向于相信后者,要是莫问天是个蠢货能把持飞鹰堡几十年吗?莫管家你觉得我猜得对不对?”阿九狭长的眸子流光溢彩。

    莫管家像只落水狗一般趴在地上,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此时的他茫然极了,能说什么呢?

    “公子,那什么飞鹰堡莫问天的如此欺负人,我领些人手把它平了给公子出气。”桃根愤愤不已地道。

    “不用,不用,咱们是遵纪守法的良民,打打杀杀的多不好?”阿九义正辞严地摆手,“出气的法子我都想好了,咱们就把飞鹰堡的所作所为宣扬出去,他们不是怕这个的吗?那咱们就给他来个猛烈的,等上了岸,你找个戏班子把这出戏好好排排,全国各地轮着演,把飞鹰堡怎么跟武林第一世家勾结迫害我这个无辜之人的,一定要表现清楚了。嘿嘿,不用咱们动手,飞鹰堡就名誉扫地,林重阳这个武林第一公子也会被赶下神坛,哎呦,想想就激动人心呦。”

    瞥了一眼地上的莫管家,阿九又有了好主意,“杀人有伤天和,这个莫管家也不用杀了,把他送戏班子去,每逢演出就把他绑在台边的柱子上,告诉大家这就是飞鹰堡的管家莫问天的心腹爪牙,这也是个证据不是?”

    “好主意!”

    “太妙了!”

    “我赶紧把他拎下去治治伤,可别死了。”

    大家都觉得阿九的主意太高明了,不动刀枪却杀人于无形。哼,让你们得罪我们公子,活该。

    ------题外话------

    和和不会弃坑的,放心吧!谢谢亲爱的们的票票和道具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