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02章 坑公子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天亮后的江城热闹起来,林府失火这么大的事情自然瞒不住,于是上到官府衙门下到贩夫走卒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嘿,你们是不知道,昨夜我起来上茅房瞧见东边的天都是红的,这是谁家倒霉走水了?我一时好奇就跑过去看了,离得老远就听到林府里头嚷嚷着走水啦救火呀,还听到刀剑相撞的声音,可清楚了,好像打起来了,吓得我没敢往跟前凑,撒腿就跑回来了。”某个人神秘无比地说。

    “林家在咱们江城也算是这个了,你们说是谁胆子这么大敢放火烧林家,我估摸着一定是死仇,这人大概是豁出去性命想要根林家同归于尽。”另一人振振有词。

    “有道理!要不是不想活了哪个敢捋林家的虎须?”有人赞同。

    “不过这林家也真是倒霉,我听说林家昨夜是有仇家上门寻仇,府里的人手都抽空了,这才被人钻了空子。不然依林家森严的戒备,放火肯定会被发现。”又一人神秘兮兮地说道。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我远房一个堂弟就是拜在林家门下,林家这回可伤了大元气了,光是嫡系就死了三个,伤了十多个,剩下参战的弟子几乎人人带伤。也不知这寻仇的人是什么来头,居然这般厉害。”又一个自诩为知情者的人开口,眉宇间带着幸灾乐祸。

    于是众人兴趣转移,开始猜测这个寻仇的是何许人了。

    江城除了林家这个武林第一世家,还有势力稍逊的江家、李家和霍家,其中李家最弱。

    江家与林家虽世代联姻,却也互相防备着。林家出事,江家最先得到消息,知道的也最为详细。

    江琴拿着茶杯盖撇着茶叶末子,沉吟了片刻开口道:“爹,林家遭此重创倒是咱们江家的一个机会,这二十余年咱们韬光养晦,论实力也不比林家差什么,第一世家也该换换人了。”他语调轻快,昭示着此刻的好心情,身为江家家主的他殚精竭虑,不就是为了让江家再进一步吗?

    江家老爷子捋着胡子微微颔首,“第一世家本来就是能者居之。”两家实力在伯仲之间,所以武林第一世家的名头也在两家轮换着,谁强上一筹那第一世家的名头就落到谁的头上。

    江琴见他爹赞同,脸上露出笑容,忽然眉心一紧,想起了一事,“那瑶瑶跟林重阳的婚事?”是否还有必要进行下去呢?他虽然不想落井下石,但他只有瑶瑶一女未嫁,听说知府夫人正张罗着替家中的大公子寻继室呢,他有些心动。

    江老爷子自然知道儿子的心思,他看了儿子一眼,道:“江家是信守承诺的人家,已经订下了婚事,婚期自然如期举行,瑶瑶必须得嫁过去。”这婚事不是瑶瑶千方百计夺回来的吗?依她对林家小子的痴迷,要是嫁不成还不定会生什么枝节呢?老大这个做父亲的却连自己女儿的脾气都不了解,咳!

    他感叹了一番又意味深长地道:“老大,你太急躁了。”

    江琴忍不住反驳,“爹,这是个好机会。”他在林家有人,林家的损失有多严重他最清楚了,没有十几二十年林家别想恢复元气,林重阳不过是个被林家捧起来的小辈,有何能耐力挽千钧?而且有他江家在,林家就别想着恢复元气的事了。

    江老爷子也不恼,只是神情郑重起来,“老大,你太轻敌了!为父与林鸣那个老狐狸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他可不是好相与的,不然为父也不能避了一辈子他的锋芒。林家只要他还活着,那咱们江家就不可轻举妄动。”林鸣城府极深,手段狠辣,要是小瞧了他肯定要栽大跟头。

    话锋一转他又道:“何况举凡世家,哪能没点压箱底的干货?林家一时半会还倒不了,把你暗地里准备的小动作都收起来,你亲自去林家,问问有什么是咱们江家能帮上忙的。毕竟咱们两家是亲家,要守望相助。”

    江琴被他爹点醒,深感惭愧,却也后怕不已,“爹,是儿子忘形了,儿子听您的,这就去林家探望。”

    江梦菲一手提着篮子匆匆回了小院,她拿下头上的帷帽,庆幸道:“公子,外头到处都是官府和林家的人,大街上盘查地可严了,各家药铺医馆客栈附近都有不少人暗中盯着。幸亏咱们动作快,不然现在去药铺抓药还不是自投罗网吗?”

    “有官府的人?”阿九有些意外,随即就明白了,林家作为江城的地头蛇,想要借用官府的力量还不是轻而易举?

    江梦菲点头,“是的,好多官差,他们说昨夜有贼人在林府纵火并偷走了林家的祖传宝贝,还说贼人受伤了,就藏在城中,若是有民众提供有效线索,官府重重有赏。”她面含忧色,“公子,官差会不会挨家挨户搜查呀?”她最担心这样了,那可真是逃无可逃。

    阿九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桃花的脸,“放心,即便是搜也搜不到这里来的。”桃花一直都没醒,脸色却好看了一些。

    “为什么?”江梦菲有些好奇。

    阿九微微一笑,“咱们这周围住的都是身上有功名的读书人,明年春闱之后说不准谁就一步登天了,官差都聪明着呢,他们不会到这儿来得罪人。他们要搜也就搜搜客栈等鱼龙混杂的地方和贫民区罢了。”当初他把江梦菲安置在这里就是这种考量。

    “还是公子想得周道。”江梦菲一听官差不会上门搜查就放心了,他们手中有药材有银子,公子和桃花只要躲着不出去就不会被人发现,真好,真好。

    三天过去了,没有找到人,林家诸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

    五天过去了,依然没有找到人,林老爷子焦躁地在房里走来走去。难道他们已经出城了?不,不可能,那个小丫鬟受了那么重的伤,依公子九对她的在意,他们一定是躲在江城的某个地方疗伤了。

    七天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人。林老爷子暴跳如雷,“废物,连两个受伤的人都找不到,都是一群废物。”情绪太激动了,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哪里能想到阿九非但从没想过要出城,而且还就躲在离林府不远的地方,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林家几乎把江城翻了个底朝天,却唯独漏掉了城东这一片,林家根本就没想到阿九的胆子会这般大。

    林重阳上前劝道:“爷爷息怒,您身上有伤,找人的事您就不要担心了,就交给孙儿吧。”他神情淡然,眼底却晦涩难明。

    林重阳是两天前回来的,看到破败的林府他大吃一惊,他不过就出去几天,家里怎么就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听爷爷说了前因后果,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来爷爷他们因为要对付公子九才把自己支出去的呀!

    公子九,阿九啊!一想起这个名字林重阳就心情特别复杂,逃了就逃了吧,既然能逃出去为何非要伤林家这么多人?二叔还昏迷没醒,爹的双腿废了,爷爷瞧着很有精神,其实也受了伤。林重阳即使明白不是公子九的错,心中仍是生出了埋怨,就不能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手下留情吗?就不能吗?

    与此同时,一女三男四个年轻人风尘仆仆赶到了江城,他们坐在江城最大的酒楼大厅,耳朵捕捉着自己需要的信息,每每听到有人提公子九三个字他们就听得特别认真。

    是的,这四个人就是桃树桃叶桃根和桃林,他们到江城找他们公子来了。

    早在阿九进林家之初就以开玩笑的口吻给他们送了消息,称他被林重阳请回家作客了,也不知此一去是凶是吉,让他们时刻留意着江城林家的消息,一有不对就立刻过来救他。

    当时他们还拿这消息开玩笑呢,“公子那么强悍还需要人救吗?”

    “公子龙潭虎穴都敢闯,小小林家林重阳不在话下啦!”

    “公子要是需要人救,咱们上去也是白给呀!”

    “嘿,公子呀就是喜欢逗咱们,都离这么远了还让凤凰千里传书。”

    没想到一语成真,从十天前他们就没有收到公子的任何消息了,他们便意识到公子大概是出事了,扔下一切马不停蹄地就往江城赶。城门口森严的盘查让他们心头一紧,入了江城不用刻意打听就知道了林家走了水被偷了传家宝,正在全城范围内搜查纵火偷东西的贼人。

    四人对视一眼,眸中均有喜意。搜查好呀,搜查那就说明他们还没找到公子,公子还是安全着的。随即又愤然,公子锦衣玉食般长大,什么样的宝物没见过?至于拿你家的破传家宝吗?你找借口也找个能让人信服的呀!哼,是你林重阳上赶着请我家公子作客的,没想到却包藏祸心,狗屁的武林第一公子,你称第一,我们公子往哪放?

    四人义愤填膺,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公子才行,打听到的消息说公子和桃花都受伤了,这让他们担心地不要不要的。

    他们在江城四下转着,很快就发现了公子留的记号,顺着记号一路找到小院。远远地看着那木门小院,四人扶额,我去,公子就是胆大神武,林家到处在找他,谁能想到他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敢这么干的,也就他们公子了。

    桃树他们并没有立刻上前敲门,大白天的,一下有四人登门,多引人注意呀!还是等天黑的吧。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桃叶上前敲门,其他三人隐在暗处。

    笃笃,笃笃笃,笃,三二一。熟悉的敲门声响起,阿九笑了,“来客人了。”

    江梦菲的心却咯噔一声,“公子,是不是搜查的人上门了?快,您和桃花赶紧躲起来,这也没地方躲呀。你和桃花从后门走吧,我去拖住他们。”她嚯的站起来就收拾东西。

    躺在床上的桃花笑嘻嘻地喊住她,“菲姐姐,不是搜查的人,是我们自己人到了,你去开门,问他们是不是叫桃树桃叶桃根桃林?这名亲切吧,我们都是桃字辈的。”她吐着小舌头,娇俏无比。

    自己人?那就好!江梦菲松了口气,随后便激动起来,既然自己人都找来了,那他们是不是就安全了?这些日子她担惊受怕着,神经时刻都绷得紧紧的,说实话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要不是看公子跟桃花一副没事的样子,她早崩溃了。

    “哎呀公子,可找着您了,您没事吧?”桃树四人看到阿九十分激动。

    阿九微笑,“我算着你们也该到了。”顿了一下才道:“我能有什么事?”

    桃花却笑嘻嘻地揭短,“才不是呢,公子跟林鸣老不要脸的对了一掌,他后来还偷袭了公子一掌,公子都吐血了。”她是第二天傍晚醒来的,养了这几天不仅气色好了,还有精神怼她家公子了。

    阿九瞪桃花,“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我吐血了不还好好的吗?谁像你,小脸煞白躺在那里,要不是公子我劳心费力地救你,你早见阎罗王了。就会多嘴,也不知道给公子我长长面子?”最后一句是小声嘀咕的,可惜大家都听到了。嘴角弯弯,忍俊不禁。

    桃花不仅不怕,还笑得更甜了,“所以说公子您疼我呗!您对我这么好,这辈子我都不离开您了。”

    “可别!见过坑爹坑娘的,你倒好,专门坑公子我,你还是嫁出去吧,也换个人坑坑。”阿九一脸嫌弃。

    “我才不嫁人呢,我就要坑您一辈子。”桃花大声嚷道。

    众人不由莞尔,阿九迎上桃树四人担忧的目光,清了清嗓子道:“我真没事,那点小伤早好得七七八八了。”余光扫过一旁的江梦菲,介绍道:“她叫江梦菲,曾是江家的人,公子我从乱坟岗救回来的,都是自己人,你们认识一下。”

    眼睛一闪又道:“她中过毒,脸还没好,你们不要介意哈。”

    桃树四人释然,大热天的蒙着面纱,原来是中毒毁容了。

    江梦菲却是把面纱拿了下来,“公子都说了是自己人,我又何必矫情蒙这劳什子玩意?”这一举动立刻就赢得了大家的赞赏。

    “好了,来说正事吧。”阿九脸色一正,道:“我本来就打算离开江城之前去找林鸣老匹夫算算账的,现在你们四个来了,我准备提前行动,今晚就去林府。”他不喜欢欠别人的,也不喜欢别人欠他的,不把账清一清,他会惦记着睡不着觉。

    桃树等人点头,“行,都听公子的,公子说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

    阿九勾起嘴角,“公子我也不是嗜杀之人,林家林鸣老匹夫,林家主林鹤璋,还有林二爷三爷必须得死,其他的就随他去吧。至于林重阳,他若不阻拦便罢,若是阻拦那也不用跟他客气,我跟林家任何人都没交情。”林家去了林鸣林鹤璋和林二爷,剩下扶不上墙的林三爷还几个小辈,差不多也算是倒了。不用他再出手,江家李家霍家就代劳了。

    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飞鹰堡的那个莫管家,我要活口,我要亲自问问他我到底怎么莫问天了,让他这般大手笔对付我。”这是阿九一直不解的。

    阿九的目光看向桃花和江梦菲,“咱们兵分两路,桃树桃根桃林跟我去林家,桃叶你和桃花梦菲先走一步,到城门那等着我们,今晚我们就出城离开。现在准备的准备,休息的休息,一会谁都不许掉链子。”

    ------题外话------

    江湖篇快结束啦——

    儿子半岁了,去拍照留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