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101章 受伤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公子,快跟我走。”阿九背着桃花冲出林府后门,角落里猛地转出一个黑影,阿九心中一惊,正要出手,却听到那黑影暗哑的声音,“公子,是我,快,走这边。”

    “你怎么来了?”阿九听出是江梦菲的声音,心中一喜,随即眉头就皱了起来,“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呢,快走,快走。”被追上了他还得再顾着一个。

    江梦菲心中一暖,“公子,无碍的,我还撑得住,况且我还有这个。”她拿出霹雳弹晃了晃,眼底满是狡黠,“公子,您瞧着我请他们吃大餐吧。”身为江家曾经的娇女,江梦菲自然也是有些家底的,这颗唐门的霹雳弹就是其中之一。

    “太好了,快扔给他们。”阿九大喜,哎呀呀真是天助我也,“林府的火也是你放的吧!”阿九十分笃定。

    江梦菲把手中的霹雳弹朝着追来诸人身上一扔,连效果都无暇欣赏拉着阿九的胳膊就往前飞奔。

    霹雳弹的威力可真大,一声巨响之后是数声惨叫,阿九偷空转头看了一眼,真的是血肉横飞啊!

    穿过长街,拐过几条胡同,终于来到阿九安置江梦菲的小院子,“公子,到了。”江梦菲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因为这一松劲她身子一软,要不是阿九及时扶了一下准得倒下,“你的伤口是不是又出血了?”离得近了,阿九发现江梦菲的脸色特别难看,额上也满是汗水。

    江梦菲却咬牙硬撑,“公子,我没事。”顿了一下又不好意思地道:“半夜的时候我听到有人拍门,起来一看,居然是一头毛驴,毛驴背上驮着公子您的两只紫貂和凤凰,我就猜到您和桃花可能出事了,到林家一看您果然出事了。我看到您正和一群人打,我身上有伤,也帮不上忙还会给您拖后腿,我就想到了放火,林府烧起来了他们总不能不管吧?”

    “做得好,今儿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和桃花还不知道能不能逃出来呢?”阿九十分庆幸自己多管了一回闲事,今晚要是没有江梦菲放火烧林府和她那颗霹雳弹的阻拦,他就是能带着桃花逃出来也要费一番功夫,即便逃出来了也没个去处,哪像现在,直接就有了落脚点,而且这里左邻右舍住得都是书香人家,安全得很。

    “快点进去,桃花受了重伤。”阿九说着推开了院门,阿宝他们立刻就跑了出来,凤凰飞到阿九的肩上,啾啾啾地叫着,好似在诉说着什么。紫貂也窜上阿九另一肩膀,亲昵地舔着阿九的脸。阿宝则跑到阿九身边蹭着,它好似知道桃花受伤了似的,急得直抬蹄子。

    阿九的眼里有了笑意,“嘘,桃花小姐姐受了伤,你们在院子里安静呆着,不要吵醒了她。”

    阿宝几个真的就安静呆在院子里,只是眼睛都巴巴地朝屋里望去。

    阿九把桃花放在床上,江梦菲端来油灯,昏暗的灯光下桃花双目紧闭,眉头蹙着,脸色煞白,胸前的衣裳上血迹斑斑。

    “糟糕,她失血过多,恐怕会起烧。”阿九给桃花把了脉,发现她的情况不乐观,“桃花,醒醒,醒醒。”他想了想,轻轻拍打起桃花的脸颊。

    好一会儿桃花才慢慢睁开眼睛,“公子您没事!”她见阿九没事,眸中闪过惊喜,遂放心地睡去了,这一次她的面容特别安详。

    阿九从怀里掏出大和尚给他准备的紧急救命丸药,给桃花喂了一粒。转头问江梦菲,“有热水没有,给她喂一点。”

    江梦菲点头,“有,我这就去拿。”

    阿九见她吃力地把油灯放在桌案上,忙道:“等等,这药你也吃一丸,你歇着,我去拿,你告诉我在哪里就行。”刚才的奔跑,阿九断定她的伤口肯定又出血了。

    江梦菲心中暖暖的,在这样的时候公子还能想到她,她真的没有跟错主子啊!她乖乖地服下丸药,笑着道:“公子,我能行的,我慢一些伤口就不会太疼的。”

    阿九见她执意不肯,便只好作罢。

    一碗热水还没有喂完,桃花的小脸便烧得通红。

    “公子,真的起烧了,怎么办?”江梦菲端着碗忧心忡忡,在林府公子帮她解毒治伤时,就是桃花照顾她的,这是个热心又善良的小姑娘,江梦菲很喜欢她。

    除了贴身藏着的救命药,其他的药材都在那辆驴车上了,巧妇难为无米炊,阿九就是有天大的本领没有药材也是枉然。

    “你看着桃花,我去弄点药回来。你烧点开水把她身上的伤口清洗一下,再给她换件衣裳。”阿九猛地站起身,用力过猛,一下子牵动了他的内伤,剧烈地咳嗽起来。

    “公子您受伤了!”江梦菲这才看到阿九嘴角干涸的血迹,不由惊呼起来。“还是我去买药吧。”

    “不,不用。”阿九抬手捂住嘴,血顺着他的指缝流出。阿九暗运烈阳神功,勉强才把胸口的翻腾压下去。

    “公子,水。”江梦菲极有眼色地递过盛着水的碗。

    阿九接过漱了漱口,又把手洗干净,也服了一颗大和尚制的丸药,这才对江梦菲道:“中了林鸣那老匹夫一掌。”

    江梦菲一听更忧心了,“公子,您真的不要紧吗?林鸣的内力特别深厚,我爷爷都不是他的对手。还是我去买药吧,这江城我最熟了。”

    阿九不同意,“我这伤瞧着吓人,其实没什么的,我去就行,你只要告诉我城西城南哪地方有大药铺就行了,快点,天快亮了。”趁着林家忙着救火无暇分身他赶紧把药材弄到手,等他们腾出空肯定会盯着各家药铺,再想买药就难了。

    江梦菲也想到了这一点,要是她没受伤,一定可以在天亮之前把药买回来,但受伤的她却做不到。加之她见阿九的脸色确实好多了,就没再坚持,“公子您小心点。”

    一个买字提醒了阿九,他从桃花怀里掏了几张银票,这才转身出屋没入黑夜。

    他们落脚的小院在城东,为了混淆视听买药自然是要去城西和城南了,阿九施展轻功很快就到了城西,找到江梦菲说的那家大药铺,翻了进去。

    阿九压根就没想惊动人,他从一开始就打着偷药的主意。他悄无声息地进了药房,飞快地把需要用到的药材抓出来,抓足,抓全了。却发现没带东西装,索性便把外裳脱了下来当包袱用。

    打包完毕,阿九在柜台的砚台下压了二百两银票,转身离去之际瞥见闪缝的抽屉,又从中拿了些散碎银子,这才离开。

    到了城南挑了一家大药铺如法炮制。

    阿九抬头看了看天,估摸着离天亮还有些时间,心中一动打算到林府转一圈。

    大火已经扑灭,但还有小的火苗和浓烟,林府到处都是走动的人影。阿九心中暗喜,混乱才好呢,才方便他浑水摸鱼。

    阿九绕到后门,这里悄无声息,阿九悄悄地翻进来,举目一望,大喜!他们的驴车居然仍在原地。阿九思考了一秒,把整辆驴车弄走无疑是不现实的,毕竟他没有桃花那样的一身怪力气。那就捡紧要的东西拿吧,对阿九来说,紧要的东西除了药就是他的轮椅了。

    阿九拿完了东西,想了想,把底下开启夹层的机关关闭了,驴车就暂且寄在林府了,有机会他一定要拿回来。

    阿九满载而归,回到小院的时候东边的天空亮起了一道线。

    “桃花怎么样了?”阿九顾不得喘口气直奔床前。

    江梦菲忧心忡忡,“越来越热了,我按照公子教的方法用凉帕子给她降温,但没降下去。刚才她还说胡话了。”

    “她说什么?”阿九伸向桃花额头的手顿了一下。

    江梦菲迟疑了一下才道:“她说饿,说昭昭好饿,还说别打,不要打昭昭。”迎上阿九凌厉的目光,她硬着头皮才把话说完。

    阿九的眼底氤氲着风暴,身侧的手攥成拳头,指节作响。他虽然知道桃花小时候被虐待,却仅限于知道,却没有此刻来得清晰和痛心。桃花平时都嘻嘻哈哈的,他以为她不再记得小时候的事了,没想到这些恶梦却是刻在她神魂之中的,她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了,还要饱受儿时记忆的折磨,真是,真是让阿九恨得想要毁灭一切。

    宋家是吗?丞相府是吗?也许他去考科举考功名真的是不错的选择!

    “把这件事忘掉。”阿九的声音冷得像冬日的冰凌。

    江梦菲早就被一身戾气的阿九吓得脸色苍白,听到他的话,下意识地就服从,“是,梦菲什么都没听到。”

    阿九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不用担心,药材我都弄回来的,连我们自己的药我也拿回来了,等桃花喝了药就会好了。”

    “公子您又去林家了?”江梦菲惊问。

    阿九点头,“所有的人都忙着救火救人,谁还会注意一辆破驴车?放心吧,没有惊动任何人。”

    “那就好。”江梦菲拍着胸口放下了心,“公子,您把药捡出来我去熬。”

    “也好。”阿九迅速捡出两副药,递给江梦菲,“这一副是你喝的,你的伤口又出血了,我给你换个药方,原来的就不用喝了。”

    说句实话,阿九的医术真的马马虎虎,若不是没办法请大夫他真不会自己出手,可现在他们躲还来不及呢,哪敢请大夫泄露了踪迹?他也只好自己硬着头皮上了。

    好在桃花不是生病而是受伤,这样的方子他在少林寺时常开,拿小和尚们当小白鼠试验过很多次了。江梦菲觉得他特别笃定特别气定神闲,以为他精通医术呢,其实他也就精通这一张方子而已。若桃花是风寒,他知道用哪些药,方子却是不会开的。

    江梦菲去煎药了,阿九换着桃花头上的帕子,一刻钟过去了,热度一点都没降,桃花的小脸蛋嫣红嫣红的,像涂了最红的胭脂。

    高烧下不去可是个大麻烦,阿九皱起了眉头。微一沉吟他就把药箱打开了,翻了翻里头,果断作出决定。

    他扬声吩咐江梦菲:“多烧些开水。”桃花必须得泡药浴,光喝药可不行。

    阿九解开桃花的衣裳,用温开水又擦拭了一边伤口,然后倒上金疮药包扎起来。见她嘴唇干了便用筷子撬开她的嘴巴硬往里面喂水。半碗水喂下去了他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坐在床边眼睛不眨地盯着桃花。

    江梦菲断药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公子,药好了。”她多么羡慕桃花呀,说是侍女,公子却是拿她当妹妹看待。随即她又自我检讨,虽然她到公子身边日短,但公子待她也是不差的,做人要知足,可不能乱生不好的念头。

    阿九和江梦菲两个人合力才把药给桃花喂了下去,又折腾着她泡了药浴,桃花的烧才退了,脸色也好看了一些,睡在床上也安稳了许多,阿九这才彻底松口气。闭上眼睛运起烈阳神功疗伤。

    天已经大亮,被大火烧过的林府一片狼藉,有那被火烧伤的下人痛苦地哀嚎着,伤在阿九手里的林家弟子也在痛苦的呻吟着。

    大厅里林鸣黑着脸气急败坏,早没有了平日的睿智和通透。他的二儿媳在一旁哭泣着,“爹,二爷受了重伤,小四也没了,这让儿媳怎么活?您要为儿媳做主呀!”

    “公子九。”这三个字从林鸣的牙缝里挤出来,他的整张脸狰狞着,他的几个儿子都受了伤,其中以大儿二儿伤势最重,二儿还余一口气在那吊着,大儿虽醒着,双腿却是废了。他的孙子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四孙子还当场丧了命。

    你说林鸣他怎能不恨?他恨得想要把阿九抽筋扒皮,他要砍下他的人头为儿孙报仇雪恨。

    至于这场大火他倒是没往阿九身上想,他知道阿九除了那个小丫头就没有别的帮手。林家虽是武林第一世家,地位崇高,在江城也颇有势力,但不服甚至敌视林家的也大有人在,昨晚的火估计就是他们所为。哼,要是让他查出是哪个,他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对,一定不能放过公子九。”莫管家一瘸一拐地走进来,他运气好,霹雳弹炸开的时候他站在最边上,只受了点轻伤。这一趟南下之行他也是损失惨重,带来了十五人,现在还剩下三人,“我已经给堡主送了消息,他会再派高手前来的,那公子九受了伤,跑不了多远,江城是老爷子您的地盘,能否抓到公子九就全靠老爷子您了。”他奉承着。

    “爹,莫管家说的对,公子九受了您的掌,又带一个身受重伤的拖累,他肯定不敢出城的,只要他还在江城就好办,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他找出来。”林鹤璋赤红着眼睛,他的腿废了,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他如何能不恨?

    “好!”林鸣答应得爽快,“你派个人把重阳叫回来。”他对大儿林鹤璋道。

    林鹤璋却迟疑,“爹,要不再等等?等这件事结束了再让重阳回来吧。”就是为了对付公子九才把重阳支出去的,现在事情都还没解决完就把重阳招回来不大好吧?

    林鸣却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此一时彼一时,你们都受了伤不把他叫回来谁主持大局?他是你儿子我孙子,你还怕她偏向公子九不成?你是废了腿不是废了脑子。”

    林鹤璋被他爹骂也不敢恼,仔细一想也是,忙拍他爹的马屁,“还是爹想得周道。”眼睛一闪,又道:“爹,派人跟知府大人打个招呼吧,这个公子九,儿子一定要把他抓回来。”作为地头蛇,林家跟官府的关系向来是不错的。

    “行,这事交给你来办。”林鸣点头。

    ------题外话------

    天气真热,亲们的们注意防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