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96章 江梦菲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一点都不想知道林家的阴私,可是事情没如阿九的愿,他正和桃花坐在凉亭吃着鲜果子吹着风呢,一个女子踉跄着摔在他脚边,女子迅速爬起来,一把拽住他的衣裳,“林重阳呢?我要见林重阳!”声音嘶哑干涩,如那搁置许久的琴弦。

    阿九的目光在她可怖的脸上顿了一下,随即想起这应该就是桃花说的毁容女了,遂淡淡地道:“林重阳自然在他的院子里,你找个奴才领你过去就是了。”,

    追着江梦菲的林府奴才见她找上公子九,都不由愣住了,那可是公子的朋友,风华绝代的公子九,是那个丑八怪能唐突的吗?于是纷纷跑上前想要把人弄走。

    “公子见谅,奴才马上把她赶走。”管家一边陪着笑脸,一边吩咐手底下的小厮去拉江梦菲。

    江梦菲好不容易才从江府跑出来,她来林府是为了见林重阳一面,怎甘心被他们擒住送回去。她见这些奴才对这位长得好看的公子十分着紧,顿时有了主意,拽着阿九的衣摆躲到他身后,“公子帮帮我,帮帮我,帮我帮林重阳喊过来好不好?”

    管家的脸都黑了,“我家公子岂是你这个乞丐婆说见就能见的?拿着这银子赶紧滚出去,免得污了我家公子的眼睛。”

    江梦菲脸上闪过愤怒和难堪,她高声嚷道:“公子,我不是乞丐,我是江家的江梦菲,我才是林重阳的未婚妻。”

    “胡说,我家公子的未婚妻明明是江家的梦瑶小姐,怎么会是你这个上不得台面的疯婆子?也不瞅瞅你那模样,还敢冒充梦菲小姐?你们几个是干什么吃的?还不快把她弄出去?是不是等着打板子?”管家气急败坏着大喊。

    “林伯,我真的是江家的梦菲呀!我,我这也是被人所害,林伯,我要见重阳哥哥。”江梦菲高声叫着,她虽然中了毒失去大半武功,但底子还是在的,她以阿九为屏障左躲右闪着,一时间这些小厮还真拿她没办法。

    管家的脸僵了僵,林江两家是世交,他自然也是认出眼前这女子就是江家那位天之骄女,可他敢承认吗?遂他一咬牙上前亲自来抓人。

    阿九虽说不想管闲事,但也瞧不上林家这般欺负人,身子左摇右晃佯作不支,实则暗自替江梦菲挡了很多。

    就在这鸡飞狗跳之时,林重阳接到消息赶过来了,只看了一眼他就脱口惊呼,“梦菲妹妹,你,你怎么成了这副鬼样子。”

    江梦菲面上一喜,“重阳哥哥,救我,快点救我。”张开双臂就要扑过来。

    林重阳心中一突,对着这样一张脸他无论如何也产生不了别的情绪,忍了又忍,仍是往旁边让了让,错开要扑进他怀里的江梦菲,“梦菲妹妹,你,你别激动,有什么话慢慢说,不是说你跟人走了吗?你的脸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梦菲看到林重阳的动作,眸底闪过失落,随即整个人满身戾气,“贱人害我,是江梦瑶那个贱人害的我。她给我下毒毁了我的脸,还把我关在废弃的井里,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重阳哥哥,江梦瑶心如蛇蝎,你千万不要被她骗了,你千万不能娶她。”

    林重阳咋听到这样的秘事,不亚于惊雷响在耳边,饶是他再见多识广仍是被震惊了。梦瑶妹妹那么娇憨可人,怎么会做出毒杀堂姐的事情呢?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可看着眼前这个鬼一般的梦菲妹妹,他又下意识地觉得可能是真的,梦菲妹妹总不能为了诬赖妹妹自己把脸毁了吧?

    无论真想究竟如何,都不是他能处理的。梦瑶妹妹虽是他的未婚妻,却还没有过门,她们仍是江家女,自然由江家来处置发落。

    于是林重阳清了清嗓子,道:“梦菲妹妹,我这就给江家送信,你放心,长辈们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不要,不许送信。”江梦瑶激动地大喊,“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她再傻也知道凭江梦瑶一个人是做不成这事的,背后指不定还有帮手,想起自家大伯那张正义方正的脸,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她的脸已经变成这样了,不能再替家族出力,回去了能落到好吗?爹娘?她从来都不敢指望啊!

    “好好好,不回去,梦菲妹妹你冷静一点,你把匕首放下,别伤到了阿九。”林重阳见江梦菲神情癫狂,十分担心她误伤了别人。

    江梦菲一听都到这个时候了重阳哥哥关心的还是别人,眼底迸射出仇恨,把匕首一下子架在阿九的脖子上,“重阳哥哥,你答应我,你不要娶江梦瑶,否则,否则我就杀了他。”她脸上闪过狰狞。

    “不要!”林重阳惊呼一声,“梦菲妹妹,阿九是无辜的,你放开他,你有什么要求跟我提,我全答应你。你不想回江家是不是?好,咱们就不回去。”他柔声诱哄着。

    江梦菲却不住摇头,“那好,那你去把江梦瑶那个贱人杀了给我报仇。”她咬牙切齿。

    林重阳闻言不由一滞,江梦菲冷笑,“怎么?不愿?舍不得?你们都是骗子,大骗子!我不会相信你们的。”她神情迷离,手底下也失了准头,鲜血自阿九的颈间流出,映着他莹白的肌肤,触目惊心。

    “阿九。”林重阳瞳孔猛缩,他伸着手想要上前,却又怕刺激了江梦菲,一时间陷入了两难。

    “公子。”桃花惊呼一声,气急败坏的瞪向江梦菲,同样忌惮着不敢上前,“谁害了你,你就找谁算账去,凭什么伤我家公子?姓江的,赶紧放开我家公子,否则就别怪姑奶奶我心狠手辣。”桃花咬着牙放着狠话。

    阿九却神情淡漠,好似感觉不到疼,好似被当做人质的不是他一般。“姑娘,男人大多薄情,你好不容易逃出来干吗费劲往林家跑?林重阳能帮你什么?你也看到了吧,刚才他只想着给江家送消息把你弄回去,傻姑娘,男人啊,是靠不住的,尤其是你还毁了容伤了身。”阿九感叹着,压根就没去瞧脸色难堪的林重阳。

    “依在下来看,你不该来林家的,是江梦瑶害的你是吧?她毁了你的脸,那你就也毁了她的脸,然后再把她弄死。她还有帮手是吧?那就一块弄死好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样才解恨。傻姑娘,你这把匕首不错,但应该扎进仇人的心脏,而不是搁在在下的脖子上,你觉得呢?”阿九微微侧着头,右手一翻便把匕首夺在了手里,耍了几下然后递给江梦菲,“傻姑娘,姑娘家要多爱惜自己,拿着吧,拿着去找害你的人算账。”

    此刻阿九神情温润,声音是那么的怜惜,江梦菲见这个直视着她的年轻男子不仅没记恨她,而且一点嫌弃她的意思都没有,不由眼眶一热,眼泪淌了下来。

    “公子——”她粗粝的声音刚响起来,下一刻就惨叫一声跌出去老远。

    众人都被这变故惊呆了,就听打了江梦菲一掌的中年男人声音沉痛的道:“孽女,你这个孽女,江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江梦菲嘴角沁出鲜血,她捂着胸口一脸的不敢置信,“爹您打我?我被人害得这般惨,您不想着为女儿报仇,反倒打女儿,爹,我到底是不是您闺女?”

    江梦菲的爹江棋看着人不人鬼不鬼的女儿,心疼和愧疚从眸中一闪而过,却很快被怒意取代,“你还有脸说?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不顾父母的养育之恩与人私奔,在外头染了恶疾变成这副鬼样子,江家念着骨肉亲情允你归家,可你心思不正,居然诋毁自己的亲堂妹,你,你太让为父失望了。”他一甩袖子别过了脸,好似伤透了心不想再看她一眼。

    “与人私奔?诋毁堂妹?爹,我江梦菲冰清玉洁何时与人私奔了?明明是江梦瑶嫉恨我与重阳哥哥的婚事处心积虑给我下毒,爹,您怎么能睁眼说瞎话呢?娘,您就这般眼看着女儿被人污蔑吗?”江梦菲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小就疼她的爹会这样对她,她只觉得浑身冰冷,整个人都喘不过起来,她泪眼婆娑望向自己的亲娘。

    宋红袖迎上女儿悲痛欲绝的目光心都要碎了,这是她十月怀胎的女儿啊,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却还要背负罪名,她的心就抽抽的疼。可想起家中的两个儿子,她又不得不硬起心肠,“菲儿,你不要再说了,你,你就认个错吧,你爷爷和大伯会从轻发落的。”

    江梦菲猛地睁大眼睛,心中撑着的那股劲一下子泄了,她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血。连娘都不帮她,这些年所谓的器重,所谓的疼爱,不过是一场笑话。她只觉得万念俱灰。

    “菲儿!”宋红袖看着女儿的样子心都碎了,她想冲过去抱住女儿,被身旁的丈夫牢牢抓住。她流着眼泪,近乎哀求,“菲儿,你就认个错吧!你认了错爹和娘帮你求情,咱们回家去治伤。菲儿啊,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强呢?”她泣不成声。

    江梦菲却如没有灵魂的破碎娃娃,“我没有错为何要认错?错的是江梦瑶,是她毁了我,是她给我下的毒,我没有错,我没有错。”她一字一顿地说道。

    江棋身旁另一名中年人则对着阿九和林重阳,以及匆匆赶过来的林鹤璋一抱拳,歉意地道:“鹤璋兄,重阳侄儿,公子九,家中出此孽女,让诸位看笑话了。实在是——咳——”他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

    “菲儿,你若如此冥顽不灵,那就别怪大伯不顾及亲情了。”江琴一脸不忍地看着地上的侄女,“二弟,你自己也看到了吧,不是我这个做大伯的不讲情面,而是菲儿她非要攀扯瑶瑶,瑶瑶那么乖巧,怎么会做出残害姐妹的事情呢?”

    跟着来的江梦瑶也眼含泪水,无比伤心的样子,“姐姐,我们自幼一起长大,我是那么尊敬你,没想到你却这么恨我——”她摇摇欲坠,大颗大颗的眼泪滑下。垂下的眸子中却滑过得意,她就是给她下毒怎么了?爷爷爹爹乃至整个江家还不是站在她这边,谁让她是林重阳的未婚妻对江家有用呢?一个毁了容的废人能跟她比吗?是个人都知道怎么选择。而且江家也丢不起这个脸。

    在爷爷和爹的心里,江家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她才敢给堂姐下毒,她忌惮的是那个天之骄女的江梦菲,而不是眼前这个毁了容的疯婆子。哼!

    陷入绝望情绪中的江梦菲听到仇人的声音,猛地抬起头,眼底射出仇恨的光芒,“你这个蛇蝎女,我诅咒你不得好死!重阳哥哥,身边睡着这样表里不一的毒女你不害怕吗?哈哈哈,我江梦菲真是没眼光,把个蛇蝎当亲妹妹护了十多年。举头三尺有神明,江梦瑶你一定会没有好下场的。”

    “闭嘴!”江琴和江棋齐喝出声,不同的是江琴眼中是杀意,而江棋眼中是隐痛。

    “你这个不孝女,我,我,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孽障!”江棋握紧了拳头,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江琴看了二弟一眼,阴仄仄地道:“二弟,你知道怎么做了吧?”敢诅咒他的女儿,这是活得不耐烦了?

    “大哥,菲儿只是一时糊涂。”江棋哀求着看向自己的大哥,要他亲自取了女儿的性命,他做不到啊!

    “大哥,弟妹求您了,您就给菲儿一条生命吧!她还小,她不懂事,弟妹带她走,不回江家,永远不会江家,这样就碍不到瑶瑶了。”宋红袖也苦苦哀求。

    “二弟,管好弟妹!你忘了爹的话了吗?”江琴的脸色很难看,什么永远离开江家?什么碍不到瑶瑶了?说的好似他赶她们似的。

    “你不用逼迫我爹娘了,不就是要我死吗?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来!哈哈哈,这就是我的亲人?哈哈哈。”江梦瑶的目光自她爹娘及大伯等人身上一一滑过,脸上的表情无比讽刺和疯癫,“男人,哈哈哈,男人都是骗子,林重阳,我祝福你跟我的好堂妹白头偕老!”她诡异地笑着,手中的匕首朝着自己挥去,带起一蓬鲜血。

    “菲儿!”江棋和宋红袖沉痛大喊,宋红袖更是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爹,没气了!”江琴的小儿子走上前去探了探江梦菲的鼻息。

    “哼,死了也好!”江琴沉着脸,“我江家没有这等大逆不道的女儿,尸身扔出去。”

    ------题外话------

    终于写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