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95章 新变化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林重阳心不在焉地把阿九送回客院便匆匆去见他爹,爹才说过要他跟公子九结交的,怎么过了一天就变了呢?四弟的脾气向来火暴,他站出来挑衅公子九这不奇怪,可一向以沉稳谨慎著称的二叔的表现就奇怪了,他居然纵容了四弟的挑衅,这不符合常理。

    “爹,二叔——”林重阳脸上带着焦急。

    林鹤璋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重阳不用再说了,这都是为父我的意思。”

    林重阳吃了一惊,“爹,为什么?您之前不是说不可与公子九为敌的吗?”是什么让爹

    改变了主意?林重阳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看着一脸焦急的儿子,林鹤璋沉下了脸,“重阳,此一时彼一时,之前为父觉得公子九是个人物,不妨给他三分面子。现在为父不过是觉得公子九不过尔尔,我林家堂堂武林第一世家,何必委屈自己去捧一个小子的臭脚?今日不过小小的试探一二,让那公子九不要太过嚣张。”

    林重阳张大嘴巴,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爹,阿九没有嚣张,儿子觉得他一直很给面子的。您要试探也不是不行,可四弟——”他想起刚才四弟说的话,心中不由烦躁起来,“您要试探不能隐晦着来吗?四弟那样太得罪人。而且您试探的结果是什么?还不是被人狠狠地打脸?”

    四弟他们三个均练了十年以上的武功,在阿九的手底下却跟面团似的被揉圆捏方,最后被人扔出去,太丢人了。

    林鹤璋的脸一下子就变了,冷声说道:“公子九欺人太甚。”在他林家的地盘上如此打林家的脸,说句胆大妄为也不为过吧?林家的脸是好打的吗?更何况——可惜,可惜了!

    “你和那公子九该怎么相交还怎么相交,只是要多长个心眼。”林鹤璋告诫儿子。

    “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您别把儿子蒙在鼓里,儿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能替爹分忧了。”林重阳不甘心,他还想再说什么,被林鹤璋抬手止住了,“重阳不要再说了,也不要瞎想,咱们林家好好的,能有什么事?为父主意已决,不会再更改的,你去吧。”

    “是,儿子告退。”林重阳拧着眉不情愿地退了出去。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不然爹不会改变主意,还改变地这么快!府里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林重阳笃定。他一边走一边想,回了自己的院子就立刻招来了心腹,“去查查府里出了什么事,或者来了什么人,要悄悄的,不要惊动任何人。”

    客院的阿九也是想不明白,明明前一天还热情好客,就隔了一天,怎么就大有翻脸不认人的节奏?林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还与他有关。依刚才的情势来看,林重阳应该是不知情的。

    “公子,是不是林家不欢迎咱们?”就连桃花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有些不安地问阿九。

    阿九想了一下,对她道:“也许吧。不用担心,是林重阳邀请我们来的,又不是我们主动求上门的,大不了就走呗。”他安慰着桃花,他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他才懒得管林家的态度为何前后不一呢?

    林重阳离开后,他爹林鹤璋也离开了院子,他避开人从小径匆匆进了林家的禁地,熟门熟路地走进一间密室,“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神情郑重地看向盘腿坐在寒玉床上打坐的老者。

    此老者赫然便是林家实际上的掌控者,林鹤璋的父亲林重阳的祖父林鸣。“何事这般匆忙?”他看过来的目光带着不赞同,忍不住地数落起来,“璋儿,你是林家的家主,遇事怎可如此慌乱。”

    “爹教训的是,儿子受教了。”林鹤璋恭敬地道,心中却不以为然,甚至有些不满。爹嘴上说得好听,自己是家主,可林家的大事哪件是自己能做主的?大权还不是握在爹的手里,自己这个家主能做主的也不过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林鸣人老成精,如何不知道儿子心中的不满,不过他也不在意,他还没死呢,林家哪个也翻不起大的浪花,哼,要不是为了重阳,他也不会把家主之位传给这个蠢儿子。

    “说吧,到底出了何事?”林鸣淡淡地道。

    林鹤璋被他爹威严的眼神一扫,不由有些气短,正了正神色才小心翼翼地问:“爹,为何要试探公子九?无冤无仇的,得罪他不大好吧?”前天重阳一走他就接到他爹传过来的指令,命他试探公子九。他虽不解,却也只得照做。至于之前的那番话,不过是糊弄儿子的罢了。

    林鸣嫌弃地看了儿子一眼,倒是难得的开口了,“你以为我想吗?不过是忠人之事罢了。”

    忠人之事?爹这是帮谁办事?能请动他爹的人可不多呀!林鹤璋十分惊讶,“爹,是谁想要对付公子九?会不会连累咱们林家?”

    “除了跟咱们林家渊源颇深的那位还能有谁?”林鸣朝着北方一指,脸上神情淡漠,瞧不出任何情绪。

    林鹤璋就更加吃惊了,“莫——他要对付公子九做什么?虽听说公子九在飞鹰堡现身过,可没听说他们有过节呀。”

    林鸣哼了一声,眼底无比讥诮,“他的心思是好猜的吗?”

    林鹤璋一想也是,那个人的手段向来莫测,不然飞鹰堡也不会和林家一北一南遥遥相对了。只是他要对公子九出手为何要寻上林家呢?林家可不是他飞鹰堡驱使的走狗。

    林鸣看出儿子的心思,道:“不过是帮个小忙罢了,无碍的。”

    林鹤璋仍是不放心,那公子九他见过,比重阳形容的还要令人忌惮,而且他是少林的俗家弟子,那些秃驴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尤其是那个慧智秃驴,没出家前差点废了他的双腿,后来他出家做了秃驴,有少林相护,自己至今都没能找回场子。

    “爹,儿子观那公子九也不是寻常之人——”林鹤璋脸上带着迟疑,别忙没帮上倒惹了一身腥。

    林鸣瞧不上儿子这般瞻前顾后没出息的样子,道:“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能翻出大天来?老夫我吃过的盐比他吃的米都多,还能栽在他手里?你若实在不放心,不是还有个约战的事吗?让重阳找个机会跟他比一场瞧瞧他的深浅。”

    想了想他又道:“咱们也不过帮着试探一二,把人留住,其他的等他的人到了自己接手。”

    听林鸣这么一说,林鹤璋放心了,拍马屁道:“还是爹思虑地长远。”不知为何他总是不愿正面与那公子九对上。

    林鸣淡淡一笑,直接赶人,“你若无事便出去吧,没事不要过来打扰我的清修。”

    林鹤璋脸上的表情一滞,就听他爹又补充了一句,“让重阳过来见我。”他的心情就更复杂了,即便重阳是自己的亲儿子,自己也忍不住地嫉妒呀!

    “公子,公子,您猜我刚才看到什么?”桃花一脸兴奋地跑过来,手里端着一碟子鲜果。

    “你不是去大厨房了吗?能看到什么?莫不是大厨房的下人为争口吃的打起来了。”阿九恶趣味的揣测。

    桃花眼睛亮晶晶的,一脸神秘,“比这还要劲爆一百倍!刚才我瞧见从林府的角门冲进来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被毁容的女人。公子您是没瞧见,她的脸上全是这么大脓包,还淌着水,可吓人了。这还不算什么,可您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吗?她说她叫江梦菲,还说她才是林重阳的未婚妻,是江梦瑶害了她。”

    “天哪,天哪,不是说江梦菲跟人私奔了吗?哎呦喂,姐妹争夫,好一出豪门大戏。瞧不出那江梦瑶小模样娇滴滴的,居然还是个狠角色!连自个的姐姐都能下得去手,啧啧啧,蛇蝎也不过如此了,咳,男色误人啊,林重阳可真是个祸水。”桃花眉飞色舞地说着,末了还感慨了一番。

    阿九倒没觉得多意外,拜现代的宫廷剧所赐,更荒唐的桥段他都看过。“这是人家的事,跟咱们无关。你瞧热闹没被人发现吧?”回头再被迁怒可就不美了。

    “没有,没有,我多机灵了,一见有人围过来我就躲起来。”桃花可得意了。

    ------题外话------

    谢天谢地儿子终于不发烧了,就是特别娇气,时时刻刻长在妈妈身上。明天起恢复更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