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94章 作客林府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爹!”林重阳匆匆进了林家家主林鹤璋的院子。

    “我儿来了。”端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的林鹤璋放下茶杯,下巴一点对面的椅子,“坐吧。”

    “谢谢爹。”林重阳毕恭毕敬地坐了下来。

    林鹤璋的眼中闪过满意,林重阳虽然不是他的长子,却是他所有儿子中最有出息的一个,甚至可以说是林家天分最高的一个,才过弱冠就拿下武林榜第一的位置,大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势头,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林家将会更上一层楼。

    “重阳觉得公子九此人如何?”林鹤璋问道。

    林重阳的眉头皱了一下,然后摇头,脸上带着惭愧,“爹,儿子瞧不出他的深浅。”

    “哦,怎么说?”林鹤璋十分诧异,“连你都瞧不出他的深浅?”他的儿子他知道,在年轻一辈中绝对是翘楚中的翘楚。

    林重阳沉吟了一下才道:“爹,若不是我知道公子九确实会武功,我都以为他是个不懂武功的寻常人,我连他的内息都捕捉不到,如何看透他的深浅?我猜,他的武功应该比他跟欧阳意比试表现出来的还要深不可测。”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公子九承认自己是少林的俗家弟子,可他的武功跟少林寺也不大像,所以儿子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少林的武功他也领教过,属刚猛的路子,而公子九的武功招式则多了几分随意。

    林鹤璋听儿子这么一说,更感兴趣了,“少林寺,原来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重阳,为父倒是觉得公子九说的是实话,从他以往的行事来看,此人定是极为骄傲,一般这样的人要么不说,只要说了那就是实话。”

    林重阳点头,“儿子也是这样认为的,爹,不是儿子灭自家志气长他人威风,这个公子九真的是个人物,儿子跟他比恐怕真有所不及。”他虽然少年得意,却一直牢记祖父的告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谦虚谨慎方为上策。

    林鹤璋眸色渐深,看向他玉人一般的儿子,难得打趣了一句,“听说那公子九的容貌可比仙人,我儿可是觉得被比下去了?”

    林重阳有些哭笑不得,“爹,儿子虽也常被人赞‘公子如玉’,但跟公子九一比就逊色多了,儿子说的不是容貌,是武功。何况儿子是男子,又怎会肤浅地把容貌放在心上呢?”

    林鹤璋就更加欣慰了,他这个儿子打小就自律,给他长脸还鲜少让他操心。“既然你这般推崇公子九,那就好生招待,多一个这样的朋友,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林家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林重阳点头,“儿子也是这般想的,而且儿子觉得公子九并不像外头所说的倨傲狠辣不讲道理,儿子是真的想与他相交。”

    重阳公子为人再谦逊他也有自己的骄傲,他极少遇到合眼缘且有旗鼓相当的人,他对阿九的这样复杂心态也许是因为惺惺相惜吧。

    “爹,那约战的事——”林重阳忽又想起了这一茬,眉头不觉皱了起来。

    林鹤璋也觉得挺棘手,沉思了一会道:“公子九若不主动提起,你也不要提,就当没有这回事,认真追究起来,这事真不怪你。”

    八月十五重阳公子约战公子九于华山之巅,他林鹤璋的麒麟儿,整个林家的希望,怎么会做出这等没脑子的事呢?不过是外头人起哄把他儿和公子九放在一起比较整出的妖蛾子罢了,而林家只是没站出来表态而已。

    “行,听爹的。若是公子九问起,儿子会好生解释的。”林重阳道,他一点也不想公子九误会他是个自大的人,“不过,儿子是真想与他切磋一场。”他的脸上带着向往,一双眼睛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林鹤璋一笑,“这你还怕没机会吗?”人都在府上住着了,还怕没机会切磋?

    林重阳一想也是,也跟着笑了笑,道:“爹,您和爷爷真的不见公子九吗?”

    林鹤璋捋了捋胡须,道:“有你招待就好,这是你们小辈的事,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多参合了。”虽然儿子对此人观感极佳,但他还想再看看,相信他爹也是一样的想法。

    清晨,林重阳陪着阿九参观林家的演武场。演武场挺大,有现代大学操场那么大,弟子也挺多,穿着蓝色短打,腰间系着黑色腰带,正排着方队打拳。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师傅在队伍中来回巡视着,纠正弟子们的动作。

    “那边穿红色衣裳的是林家子弟和练过十年以上的弟子。”林重阳手指着一处介绍着。

    阿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边的弟子无论是气势还是招式比这边的弟子都高出不止一筹,阿九不由来了兴趣,“他们打的就是林家拳吗?”

    林重阳点头,“我们林家拳是先祖宏昌老祖所创,至今已是传承十二代了,林家拳讲究刚柔并济,大成可隔空碎石。不过林家拳最精妙的部分只有林家嫡系子弟才能学习。”

    说话间就来到了红衣方阵前,“重阳。”师傅走过来跟林重阳打招呼。

    林重阳喊了一声“二叔”,对阿九道:“这是我二叔,专管林家弟子武艺的教导。”又对他二叔道:“二叔,这便是侄儿邀来作客的公子九。”

    阿九嘴角弯了一下,刚要开口,就听斜刺里一人站了出来,“公子九?那个干掉武林榜上第五欧阳意的公子九?幸会,幸会!”他嘴里说着幸会,双眼却放肆地上下打量着阿九。

    “四弟,不得无礼。”林重阳皱着眉喝向来人,然后歉意地对阿九道:“阿九你不要介意,我四弟就是这样鲁莽的性子,大伯都不知道说过他多少回了,依然没用。”

    “无妨。”阿九微微一笑,他是真的没有生气,两辈子加起来他见的奇葩多了去了,这个林四还真不算什么。

    林四却不领情,斜了他堂兄林重阳一眼,道:“公子九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有此机会还望公子九不吝赐教。”也不管阿九答没答应,提拳就攻了过来。

    “四弟。”林重阳惊呼一声,“胡闹,还不快住手。”

    而阿九已经一拍轮椅滑出了好远,胳膊一伸一挥就把林四抓在了手里,也没见他怎么动,就见林四在他手底下滴溜溜转,怎么也跑不出他的手掌心。而阿九却白衣胜雪气定神闲。

    众人大惊,“四师兄,我来救你。”又冲上来两名红衣弟子。

    阿九如法炮制,把这两人也抓在了手里,跟耍猴似的。

    “够了,都给我站回去。”看着跃跃欲试想冲上来的红衣弟子,林重阳沉着脸喝道,然后深吸一口气对阿九道:“阿九,他们只是仰慕你的武功,没有什么歹意的,还望你见谅。”这般轻飘飘的话说出口,他自己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可是瞧得很清楚,四弟他们就是故意找事,而作为长辈和师傅的二叔却听之任之,纵容了他们的行为。

    这让林重阳觉得很没面子,无论怎么说,公子九是他请来的客人,现在当着他的面挑衅他的客人,这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无妨。”阿九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他甚至还向林重阳笑了一下,下一刻就见他的袖子一挥,林四和另外两名弟子齐齐摔了出去。

    “抱歉,手滑了。”阿九扭着手腕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林重阳,脸上的表情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林重阳的脸色更不好看了,只觉得胸中噎着一口气,吐不出,也咽不下。

    兄弟打脸,他没面子。兄弟没人打脸,他更加没面子。他的脸色能好看才有鬼呢。

    ------题外话------

    如果今晚儿子不发烧,那明天就不用去挂水了,反之,那就还得继续跑医院,祈求儿子不要再起烧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