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91章 当年事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宁非见到苗将军非常高兴,“属下见过将军,将军您在京中一切可好?”宁非的身板站得可直了。

    苗易也很高兴,看着宁非的那双眼睛越看越熟悉,“好,都好,你小子好像有长个了?”他上下打量了宁非一番。

    提起这个宁非嘴都咧到了两腮,“托将军的福,自打到您身边,属下已经长了两指了。”长得高些瞧上去才玉树临风不是?阿九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其实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阿九的身高在女子中算是高的,但在男子中只能算是一般般,也就一米七二三的样子。不过阿九常坐轮椅,仪态又佳,这才显得高罢了。

    “你个臭小子,长个是你自己的事,别什么事都往本将军身上赖。”苗易笑着骂了一句。

    宁非笑嘻嘻的,“真的是托将军的福,跟着您伙食好,心情更好,这不就长个了吗?”

    “就你会贫嘴!”苗易佯怒瞪了宁非一眼,问起关外大营的各种情况,问着问着便不着痕迹地询问起宁非的私事,像今年多大了,什么时候生日,祖籍是哪里,等等。他问了一会就打发王新带宁非等人下去安置了。

    苗易一个人坐在书房,心中念叨着宁非的生辰,居然跟秦将军那个丢失的大公子一模一样。确定了他反倒踟蹰了,相似的地方那么多,要是只是巧合秦将军岂不空欢喜一场?于是他便打算不带宁非,自己先登门探探消息。

    秦大将军府偏僻的小佛堂里,一个中年美妇跪在蒲团上虔诚地念着经,丫鬟翎雀为难地站在一旁,踟蹰了一下仍是道:“夫人,将军在外面等您!”

    美妇充耳不闻,翎雀眼底闪过委屈,咬了咬唇又报了一遍。美妇依旧双目紧闭,只淡淡地道:“下去!”

    “夫人——”翎雀不甘心,却被身旁另一个丫鬟玉雀手快拽了出去。

    “玉雀你怎么回事?”翎雀气呼呼地甩开玉雀,“你都拽疼我了。”她揉着胳膊沉着脸。

    玉雀道:“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明知道夫人礼佛的时候最不喜欢被人打扰,你还明知故犯,是不是让夫人撵了你出去才甘心?”

    “这不是将军来了吗?将军都有大半年没有来看夫人了,咱们锦绣院的待遇就一落千丈。若是这次将军等急了生气而去,那咱们夫人以后境遇岂不更加不堪?我这也是为了夫人好。”翎雀不服气地争辩。

    玉雀看着振振有词的翎雀,脸上闪过什么,想到她们都是夫人从娘家带过来的,遂好意提醒道:“翎雀你逾越了,将军既然在外厅等,那就说明他知道夫人正在礼佛,主子都不急,你急什么?”

    翎雀脸上闪过心虚,嘴上却强硬道:“我——我还不是为了夫人着想?玉雀,咱们进这小佛堂都多少年了?夫人这样下去可不行?岂不是便宜了西边的那伙子贱人?”

    “翎雀!”玉雀厉声喝道,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才推了翎雀一把,低声道:“你不要命了吗?主子是你能说嘴的吗?”

    翎雀却哼了一声,嘴里嘟囔着,“什么主子?不过是个二房,再有能耐那也是妾!咱们夫人才是大将军府真正的女主人。”

    作为大将军府夫人身边的一等丫鬟本该多么风光,尤其是她又长得这般美貌,不说给主子爷做妾,最低也得配个大管事吧?

    可瞧瞧现在她的日子,成日缩在这座小院子里,连穿件鲜亮的衣裳都不敢,更别说见到主子了,这让有着青云之志的翎雀如何能甘心?

    “你还说!你要是再这般口无遮拦我可是要去回夫人了?”玉雀皱起了眉。

    翎雀赶忙央求,“别别别,好姐姐,我就是替咱们夫人委屈,你可千万别告诉夫人啊!”夫人身边的大丫鬟这个名头还是很好听的,若被撵了出去,二夫人忌惮她的美貌,她能得了好?

    “行了,那你以后嘴巴可得紧点。”玉雀又交代了一句,看向翎雀的目光却异常复杂。她和翎雀日日在一起当差,对她的小心思如何能不知道?翎雀心高气傲,依仗自己生得貌美,不甘心这小佛堂陪着夫人,可这后院是光有美貌就行的吗?像翎雀这样的丫鬟哪家后院的井里不填着几个?她只怕翎雀也落得同样的下场。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她们这些做人奴婢的,一步踏错就是万丈深渊了。

    佛堂里美妇念完了经,恭恭敬敬把香插进香炉,这才慢慢朝外走。

    “你来了!”美妇淡淡地招呼徐其昌,就好像面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徐其昌心底那丝火苗一下子就熄灭了,连来前满腔的气愤也一并都没了,他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即使只简单地穿一身素色衣裳,都无损于她的美貌,岁月好似特别优待她,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她依然那么美,以前美得耀眼,现在平添了一股禅意,美得圣洁,让人自惭形秽。

    这是他的女人,他徐其昌结发的妻子!曾经他们也是两情相悦,可后来是怎么走到现在这局面的?

    “我奉了暗旨去五龙山剿匪,圣上承诺我了,回来就赏赐国公爵位。”徐其昌说道。

    “哦,那就先恭喜将军了。”美妇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徐其昌看了她一眼,又道:“这一回我带着令宽一起去,他十七了,也该说亲了,我瞧中了翰林院梅掌院的长女,你跟梅夫人曾是手帕交,等令宽这趟立了功回来你就帮着操持婚事吧。”操持婚事是假,他不过是借着这事让她出了佛堂罢了。

    美妇垂着眸子,直接拒绝,“说是手帕交,都十多年没有走动了,见了面估计也是无话可说,令宽的婚事将军还是交给他娘吧。”

    徐其昌按捺着火气,“这么说国公的爵位落到令宽身上你也没意见?”

    “将军要将爵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妾身能有什么意见?妾身也不敢有意见。”美妇脸上那明晃晃的嘲讽一下子点绕了徐其昌的怒火。

    “你,你明知道这爵位应该是展儿的。”徐其昌的胸脯急速的起伏着,嘴里艰难地突出展儿两个字,神情无比哀痛。

    美妇脸色大变,盯着徐其昌,恨意满满,“原来将军还记得有展儿这个儿子。”

    徐其昌的心酸涩无比,怎能不记得?那是他的长子,嫡长子,他和锦娘的嫡长子啊!他的哭声是那么响,他的眼睛是那么的亮,他的小嘴唇是那么的红艳,他的小胳膊小腿是那么的有劲儿——这十七年来他一刻都没有忘记过。

    “徐其昌,你把儿子还给我。你不是问我怎样才会原谅你吗?只要你把儿子还给我,我就原谅你!只要你把儿子还给我,我就立刻出了小佛堂替你那些庶子张罗婚事。”美妇眼底满是哀伤,哪怕她念了十多年的佛经也抚不平她失子的伤痛。

    “锦娘,明明是你把儿子送走的,我还想问你把儿子送哪里去了——”徐其昌握紧双拳。

    “我把儿子送走?我为什么要把儿子送走你不清楚吗?留在府里他还有命活吗?你那个心肝肉视他如眼中钉,几次下手残害,你过问过了吗?现在你还有脸跟我提儿子,你配吗?徐其昌你配吗?”宁氏锦娘厉声喝问着,美丽的眸子里流出痛苦得泪水,“为什么不送走?哪怕在外头做个乞丐,好歹能活着。”只要儿子能活着,她这个当娘的就满足了,她只恨当年她没能和儿子一起走。

    徐其昌看着歇斯底里的锦娘,心底有说不出的复杂,“锦娘,当初,当初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不是都和你说了吗?锦娘,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要再意气用事了,你告诉我你到底把儿子送哪去了,他是我徐其昌的儿子,是大将军府的大公子,我所有的一切都该是他的,你不希望他能继承大将军府吗?”他语气轻柔地诱哄着。

    开头的两句话他说的很艰难,后面的话却越说越顺溜。他徐其昌的嫡长子怎能流落在外呢?这些年他不是没有明里暗里查过锦娘与外头的联系,却什么也没有查到。

    “你的一切不是留给徐令宽的吗?”锦娘哈哈大笑,笑得无比讽刺,“走了一个江莞尔,却又来了一个刘青青,徐其昌,你的话能信吗?”她根本就不敢相信。

    当初,江莞尔倾心与他,不顾他已有妻室使尽手段进门做了贵妾。说是贵妾,实则地位比她这个原配夫人还要高,谁让江莞尔有个好爹呢?她爹江景泰乃当朝丞相,一手把持朝政,圣上年幼,不过是他手里的傀儡罢了。

    他是怎么跟她说的?他说让江莞尔进门只是权宜之计,是为了迷惑奸相帮圣上夺权,让她放心,他心里只有她跟他们的儿子。

    她天真地相信了,可一转身徐其昌就把江莞尔捧做掌中宝,各种宠爱。要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反正流干了眼泪的她还有儿子这个慰籍。彼时展儿已经三个月大了,白白胖胖的,可爱极了。

    可是江莞尔很快就有了身孕,她的展儿就成了碍眼的了,江莞尔对着展儿下了好几次黑手,有一回整整拉了半个月,差点就死了。

    自己去找徐其昌主持公道,他是怎么说的?当着江莞尔的面他斥责自己无理取闹,还让自己不要诬蔑江莞尔。

    哈哈哈,他的长子就要死了他都无动于衷,一双眼睛只黏在江莞尔的肚子上。那个时候她的心就彻底死了,也是那个时候她开始盘算要带着儿子离开大将军府,哦,那个时候徐其昌还不是大将军,他是没落的诚意伯府的长子,是圣上的伴读。

    她自己也知道要带着儿子离开目标太大,估计出不了城就被追回来,于是她就想着让儿子一个人走,走的远远的,哪怕做个普通人也不要再回来。

    机会终于让她等到了,江莞尔早产,她趁机提出带着儿子去寺庙祈福,她把儿子和早就准备好得金银交给心腹丫鬟翠心和舒大,让他们带着儿子有多远走多远,这辈子都不要回来。

    三天后她一个人回到府里跟徐其昌说,她遇到了劫匪,儿子被抢走了,翠心和舒大为了保护她被杀了,尸首?尸首掉悬崖底下了。

    自己就是在说谎又怎么样?徐其昌暴跳如雷又能拿她怎么样?她的展儿送出去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她当着徐其昌的面高昂着头搬进了小佛堂,余生她都要吃斋念佛,求佛祖保佑她的展儿平安康泰。

    江莞尔生了个儿子,又没了展儿压在上面,江莞尔本该扬眉吐气,可她的命真不好,她爹倒台了被下了大狱,丞相府也被抄了,江莞尔成了罪臣之女,天之娇女的她受不了这份屈辱,上吊自杀了。其实她知道江莞尔不是自杀的,是徐其昌杀了她的。她早产生下的儿子倒是留了下来,取名叫做徐令谦。

    这样狠辣无情的徐其昌她能指望吗?就因为自己不愿离开小佛堂,徐其昌转身就抬了刘青青做二房,更是在她生下徐令宽后把中馈都交给她打理。

    这么些年她就在佛祖跟前冷眼瞧着,瞧着徐其昌加官进爵荣宠一时,瞧着刘氏把持着大将军府,瞧着徐令宽面上上进私底下荒唐至极。她就要瞧瞧徐其昌能落个什么好,她要好好地活,长久地活,只要有她在一天,他儿子再多也只能是庶子!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特别想儿子,如今已过去十七年了,展儿走时还不满一岁,现在已经十八岁快十九了,他会长成什么样子?是像她多一些还是像——?他应该已经娶妻生子了吧?她的小孙孙会和展儿小时候一样白胖可爱吗?

    她有些后悔了,当初不该把话说那么死,也是顾忌着徐其昌的追查,她应该让翠心私底下保持联系的,现在她也不知道翠心和舒大带着展儿去了哪里?

    ------题外话------

    儿子仍在拉肚子,一天无数次,说是轮状病毒感染,和和十分害怕,只能精心带着不让脱水,期待儿子快点好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