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88章 京中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京城。

    苗易将军的家眷跟着他一起去了漠北边城,他在京城的宅子早就处理了,现在住的是他夫人陪嫁的小宅子,只有一进,当初离京时嫌它卖不了几个银子,索性就留着了。现在苗易将军回京倒是省得再找地方住了。

    一早,苗易在院子里打了一趟拳,亲兵王新过来喊他用饭,“将军,许伯已经把早饭买回来了,属下给您送回房里?”

    许伯是看宅子的老仆,无儿无女一个人,一日三餐都是自己弄弄随便凑合的。现在将军回来了总不能也跟他一样吧?许伯原本是打算寻个厨艺好的婆子,给上些工钱,专门负责将军的一日三餐,等将军回漠北了就让婆子回去。

    只是厨艺好的婆子不好找,他寻摸了好几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将军便说不用如此麻烦了,他做什么他就吃什么,在漠北打起仗来连草根树皮都能吃,回了京城怎倒娇贵起来了?

    将军不挑嘴,可许伯却不能真的让将军吃他做的饭。于是他就想了个法子,每日到街上寻那可口的饭菜买回来给将军吃,反正将军给的家用银子挺多。至于他自己和将军身边的亲兵自然就没这待遇了。

    “不用了,就放在院子里吧,我洗把脸马上就来。”苗易收了招式,他是个粗人,没那么多讲究,现在太阳还没出来,在院子里吃还凉快呢。

    转身走了两步忽又回头,“宁非该到了吧?”

    王新道:“算算日子也该到了,一会属下就到城门等着,免得他找不到地方。”

    苗易点点头,道:“让忠行去等,我这里还有事需要你去办。”

    “那属下这就去跟忠行说一声。”王新转身退下去了。

    苗易边用早饭边想事情,这一回进京宁非身为他的亲兵也应该跟着来的,临行前宁非找他告假,说家中的老奴病得不轻,他父母早亡,是这个老奴把他拉扯大的,名为主仆,实则亲如父子。

    这一回进京,述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给徐大将军贺寿,今年是他老人家整四十寿辰。徐大将军对他有知遇之恩,自己能从一个愣头小子成为镇守一方的将军,多亏了徐大将军的栽培和提拔。他能镇守漠北也是徐大将军在朝堂上的举荐。

    做人不能忘恩负义,以前离得远也就罢了,这一回徐大将军寿辰恰逢自己在京,又怎能不登门亲自祝贺呢?

    他传信让宁非来京也是因为徐大将军的一桩事。朝野上下人人都知徐大将军有个长子,在一岁的时候丢了,找了十多年都没有找到,将军夫人不堪打击,把自己关进府里的小佛堂,吃斋念佛不再过问俗事。现在大将军府里掌管中馈的将军后来娶的如夫人,听说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对将军夫人敬重有加,把大将军府打理得井井有条。

    那一回他登门拜访,徐大将军匆匆赶来,因他是亲近之人,大将军也没有瞒他,告诉他说将军夫人病了,还说是心病,想儿子想的。

    徐大将军提起丢失的儿子,鬼使神差的苗易一下子想到了宁非,难怪他总觉得看着宁非顺眼,今日一瞧,宁非长了一双跟大将军一模一样的眼睛。大将军的儿子是十八年前丢的,丢失刚满一岁。而宁非他今年刚好十九,就是不知道生辰是什么时候。而且宁非姓宁,将军夫人的娘家便是姓宁的。

    苗易越想越觉得巧,但在徐大将军面前他只字未提,他想趁着他在京中,把宁非召来,把人领给大将军看看,若真是,岂不皆大欢喜?若不是,那也没什么损失。

    宁非一行来到了京城,望着高大的城门,这群没见过世面的糙汉子心中无比震撼,真便是京城?真高,真大,真气派,连守城的小兵穿的军服都比他们的威风。真不愧是皇帝老儿住的地方啊!

    旁边骑着高头大马的锦衣青年无比鄙夷,“真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这话落入宁非等人的耳中,怒目而视,“你说谁乡巴佬呢?”

    那锦衣青年轻蔑的斜了他们一眼,下巴一抬,连话都不屑与他们说。跟在他身旁的随从立刻上前,“怎么的?想找事?也不打听打听我们公子是谁?我看你们胆子可不小哇!”

    这群漠北军汉何时受过这等屈辱,一个个挥舞着拳头就要干架,宁非拦在了前头,“这可是京城,都消停点。”

    随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斜睨着宁非,趾高气扬地道:“还是你小子识相,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是讲规矩的地方。”

    宁非淡淡地回望着他,不卑不亢。那随从又哼了一声,小跑着追他家公子去了。

    进城的时候,城门兵仔细查看了他们的路引,又翻检了一遍行李,收了他们每人两文钱才放他们进去。

    那个红脸汉子不满地道:“为什么前面那个人不查?”之前那个惹人厌的锦衣青年连马都没下,也没见有人拦他一下。轮到他们却是查验了半天还收进城人头钱。

    城门兵往前头望了一眼,看向宁非等人十分不屑,“你能跟人家比吗?那是徐大将军家中的二公子,年纪轻轻就已在禁军中任职了。你们如何能同徐二公子比?重新投胎说不准还有点可能。”

    “你!”除了宁非,其他人都气坏了。同样都是兵,凭什么京城的兵就高人一等了?明明头儿的职位比他还高呢。

    宁非拦着大家,压着他们不要闹事,他答应过阿九的,在京城期间绝不惹事,遇事要冷静,没有一定的把握一定要先忍耐。

    就在此时来接人的方忠行分开人群挤了进来,“宁非,宁非,你可算是来了,我都等你三天了,快走,我带你去见将军。”待看到跟着宁非一起来的张石等人,顿时惊讶的目瞪口呆,“宁非,你怎么把他们都带来了呢?”这么多人,吃住可是个问题,方忠行很伤脑筋。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再撵回去,“走吧,先回去再说。”

    宁非一行跟在方忠行身后,他们看着宽阔的街道,琳琅满目的街边铺子,只觉得眼睛都横不过来了。感叹:京城太繁华了,没有白来。

    远在少林寺的阿九日子过得可悠闲了,他半躺在太师椅上,怀里抱着崽崽,肩膀上站着凤凰,脚边趴着那只名叫小黄的土狗。

    桃花坐在他身旁,膝上放着个白瓷盘子,盘子里装着洗得干干净净的葡萄。桃花正把葡萄剥皮一颗颗送到阿九的嘴里。

    “桃根他们捎信回来了吗?”阿九随口问道。

    虽然大和尚是方外之人,但阿九不是呀!大和尚给阿九准备了不少产业,说是给他以后安身立命的,若是嫁人,这些产业算是一笔丰厚的陪嫁。若是不想嫁人,那这些产业也够阿九挥霍一辈子的了。现在这些产业就由桃根他们几个管着。

    “没呢,哪里有这么快?”大和尚的伤势一稳定下来公子就跟桃根师兄他们捎了信,看他们能不能抽空回来一趟,他们也有一年多没见面了。

    “快吗?”阿九反问了一句,“他们要是回来晚了可就见不到我了。”

    桃花一惊,“公子,您要去哪?”

    阿九弹了桃花的脑门一下,道:“不是公子去哪,而是我们要去哪?小桃花,你快想想,咱们去哪玩好呢?”

    大和尚已经开始撵人了,说他的伤已经好了,说阿九年纪轻轻的就该出去多走走,多长长见识,跟个老头子似的窝在山上像什么样子?

    阿九虽嚷嚷着他要尽孝道,却也知道拖不了多久。大和尚虽伤得重,但有阿九的烈阳神功帮忙,恢复地还是挺快的,顶多再过三四天大和尚就能自己运功了,那好得就更快了。

    说句真心话,撇去大和尚受伤的原因阿九也不想下山,这么热的天,山上多凉快呀!下了山,顶着大太阳赶路,风餐露宿的,哪是人过的日子?

    公子不是要丢下她?那就好!桃花放下心来。歪着脑袋想了想,道:“要不咱去京城吧!”

    阿九扬起的手在半空顿了一下,而后若无其事地说道:“去那干什么?太远了吧!”下意思的阿九便不想去京城,撇去他自己的原因,桃花也是他从京城抱回来的,他记得那个宅子好大好大的,屋宇雕梁画柱,门口的大石狮子可威武了,高高的门楼上有一个“宋”字,确切的说桃花应该是姓宋的。

    而京城的高官中只有一个姓宋的,那便是当朝丞相宋青岚。

    “可是公子您不是答应小豆子要去京城寻他的吗?而且宁非也去了京城,咱们去了不愁没有认识的人。”桃花兴致挺高,“听说京城可繁华了,跟别处都不一样,公子您就带我去看看吧。”她的眼里写满向往。

    阿九有些动摇了,既然桃花想去那就去吧。京城那么大,怎么那么巧就碰上了?而且桃花都长成大姑娘了,水水灵灵的,跟小时候那个面黄肌瘦的病丫头一点都不一样。桃花是他一手养大的,他仅有的良心都给了桃花,就算是有人来抢,他也绝不会让人把桃花带走的。

    “行,那就去京城吧。”阿九作出决定,

    七天,他就等桃根他们七天,无论他们能不能来到,他都将带着桃花再次下山。七天估计也是大和尚的底线了,阿九思忖着。

    在走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桃花心绞痛的毛病。药已经配好了,桃花服下即可。

    当桃花知道这药是给她治病而不是治公子的寒毒时,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怎么劝都劝不好。边哭还边说:“公子,您对桃花太好了,桃花这辈子都报答不了您的恩情,您放心,以后您去哪桃花就跟着去哪,呜呜呜,人家太感动了,让人家哭一会嘛!呜呜呜,人家也不想哭,可就是——就是忍不住嘛!呜呜呜,公子您怎么就不是真的男儿身呢,那样桃花嫁给您多好!呜呜呜——”

    景王府也在调查阿九,可惜进展非常不顺利。少林寺这边是想都不要想,他们要查也只能从少林寺山脚下的小镇入手。

    小镇上倒是有不少人见过阿九,可他们早把那个跟在空玄大师身边偶尔下山的仙童一般的阿九看作自己的子侄,自然什么都不会说。即便是景王府的人许以重金撬开几个贪财之徒,他们也说不出有价值的东西。

    所以景王府费尽了心思也仅仅知道阿九是从小就跟着空玄大和尚的,别的就一无所知了,气得景王在府里又摔了茶杯,却也只好作罢。

    阿九到底没能等到桃根几人回来,大和尚又把他无情的踢下山了,还对他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别成天想着回来,师傅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也该好生歇歇了,过些日子师傅就下山云游去了,你就是回来也找不着人了。”

    当然意思是这么个意思,但大和尚不是这样说的,这番话是阿九那个毒舌小子自个脑补的。

    阿九的破驴车又上路了,哦不,驴车已经不破了,小吃铺子的老板娘使唤伙计把驴车给拾掇了一番,就是阿宝也被养得油光水滑的。

    一辆驴车,一只丑鸟,两只紫貂,阿九带着桃花又杀入了江湖。

    时隔两个月阿九和桃花又来到了宜城,本来他们进京是不经过宜城的,为何绕路来宜城呢?阿九是来找正阳帮的副帮主王端炎算账的。

    阿九出了少林地界的第三天就被人盯上了,阿九都被盯习惯了就没有放在心上。可盯他的人特别不按常理出牌,这一路各种刺杀层出不穷,一击即走,丝毫不犹豫,阿九被骚扰地烦烦的,使了手段抓了行刺之人严加逼迫,得知幕后主使是正阳帮的王端炎。

    阿九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个王端炎是何许人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当初好心放过了他,八千两银子买一条命很值了,他居然还嫌贵?一看就是个舍命不舍财的短视之辈,既然这样那他就成全了他吧!

    阿九找上正阳帮的时候,正帮主李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怔了一下忙道:“公子九?快,快请。”自己亲自上前迎接。

    前次王端炎带人搞的事情,李是后来才听说的,当时他不在帮里,回来后虽觉得王端炎行事不大妥当,但瞧在他受伤的份上就没说什么。

    阿九把手一摆,道:“就不打扰李帮主了,阿九寻王副帮主有些事情。”一伸手把见势不妙想要开溜的王端炎拎在了手里,“王副帮主这是做贼心虚了?”

    王端炎却义正辞严地分辨道:“公子九这是何意?你这是没把我正阳帮放在眼里,帮主,帮主,快救救属下!”

    李的脸色便有些不大好看,公子九这般旁若无人闯入正阳帮,当着他的面就喊打喊杀,置他的脸面与何处?他若是任由着公子九行事,传出去整个正阳帮都要被人耻笑。想到这里他往前踏了一步,“且慢。”

    阿九看向李,“李帮主是要多管闲事了?”眸子一闪,嘴角勾出点点微笑,“李帮主可知王副帮主做了什么吗?你确定要帮着他出头?”

    被阿九这么一问,李反倒犹豫了,“这?这?”他是真不知道王端炎又做了什么事情。

    好在阿九也没有太过为难他,阿九查过了,这个李尚算是个比较正直的人。

    “王副帮主,上回你领着一群人围攻我,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已经放你一马了。你怎么不知恩图报反而还请杀手行刺我,这是何道理呀?”

    阿九的这番话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炸在李等人的头上,纷纷色变,看向王端炎的眼神十分异样。

    “帮主,您不要相信公子九的胡言乱语,属下没有做,属下是清白的。公子九这是记恨属下,他这是蓄意报复,帮主你要为属下做主啊。”王端炎见状立刻嚷嚷了起来,他眼神闪烁着,索性把水搅浑。

    桃花气得踹了他一脚,“胡言乱语?我家公子冤枉你了是吧?那杀手还绑在车后头呢,要不要把他拎过来和你对质?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题外话------

    咳嗽,拉肚子,和和和俩宝全都中招了,好悲伤呀,今天只有这么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