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87章 宁非到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你怎么来了?”阿九一个连环腿把二长老踢得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重重摔在地上,口鼻窜血,半天都没能起来。

    宁非一边把弩射向那群穿黑衣的人,一边大声道:“我进京呢,道上遇到了小豆子,他说你师门好像出事了,我就立刻来帮你了,嘿嘿,阿九,怎么样?我很义气吧?”他呲着一口大白牙。

    鹰爪门的援军还没帮上忙就被宁非等人放倒了一小半,被阻在十丈外干着急却怎么也过不来。

    本来大长老等人见援军到了十分高兴的,现在见他们明明近在咫尺却过不来,差点没把鼻子气歪!这又是从哪钻出来的臭小子?居然还有军中的劲弩,少林寺何时跟军中扯上关系的?还是有什么内幕他没有查到?

    大长老心中升起懊悔,对少林他不该这么急躁的,他应该慢慢来,最好一点一点的蚕食,而不是用雷霆手段。少林寺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他怎么就把这点忘了呢?难道是他离开江湖的时间太长了?

    费了大心血弄出的鹰爪门算是完了,左迁那个没用的也死了,差使被他办成这样回去怎么跟主子交代?

    阿九一见鹰爪门的援军完全被宁非等人压制住,顿时就放下心来,他扫了一眼战场上,鹰爪门除了七位长老,只剩下小猫三两只了。阿九心中满意,盘算着该收了,不然谁知道鹰爪门狗急跳墙会使什么阴险招数?

    阿九呼哨一声,少林寺的和尚立刻变幻阵形,朝着阿九身边收缩。阿九边战边往宁非这边退,带着整个战场都在移动。他托着霸王枪使出千钧之力向院墙砸去,院墙应声而倒。

    “走!”阿九大吼一声,少林寺的和尚立刻有序朝着被砸开的院墙撤退,撤退的过程中阵形丝毫不变。

    当最后一个少林弟子撤出院墙,慧智和尚扛着禅杖大声笑着对阿九道:“小师弟,师兄先走一步啦!”

    “好!”阿九也大声应道,霸王枪往桃花手里一扔,整个人气势都变了,一个大鹏展翅飞跃而起,烈阳神功运转起来,啪啪啪啪,须臾之间四掌已经拍出,“就是你们四个伤的我师傅?本公子今日原数奉还。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本公子去矣!鹰爪门,后会有期啦!”拽着桃花朝身后遁去,清越的笑声传出老远老远。

    敢伤他家大和尚,这就是下场。

    宁非领人端着劲弩断后,一直到看不见阿九和少林弟子的身影了,才纷纷翻身上马。

    大长老等人只能眼睁睁望着他们绝尘而去,气急败坏。

    “长老,长老,您没事吧?”鹰爪门幸存的弟子和前来支援的黑衣人上前扶起大长老等人。

    七位长老,只有三长老和五长老还站着,其他五位全都倒在地上,似乎受了很重的伤。

    “去查,赶紧去查,这个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大长老喘着粗气,眼珠子都气红了,“备车,我要回去亲自向主子禀报。”

    他推开扶着他的弟子,刚往前迈了一步,就喉咙一甜,一口血喷出老远,只觉得胸口气息紊乱,两眼一翻摔倒在地上。

    “大长老!”

    “师兄!”

    “大供奉!”

    众人七嘴八舌地惊呼,场面一阵混乱。最呕的还要数接到消息前来助拳的这些人,他们连跟正主交手的机会都没混上就死伤了一多半。

    宁非等人骑马,很快就追上了阿九。慧智和尚拍着宁非的肩膀,十分欣赏,“你是我们家阿九的朋友?不错,是个好小子!”

    阿九不由满头黑线,慧智师兄,都侍奉佛祖十来年了怎么还没洗掉那身匪气呢?

    宁非咧嘴傻笑,不错眼地瞧着阿九,心里可欢喜了。那副傻样子让张石都不忍侧目。

    “既然来了就跟我一起回少林吧。”阿九笑着发出邀请,他上下打量了宁非几眼,感叹:军营真是锻炼人的好地方,这才多长时间,宁非就脱胎换骨了,身上那股轻浮无赖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沉稳和坚毅,是军人的那种昂扬挺拔。

    宁非刚要说好,被张石踢了一脚才回过神来,正色道:“少林我就不去了,阿九,我得去京城了,都耽误好几天了,再耽搁就要误了时间了,阿九,等回程的时候我再来看你吧。”

    张石翻白眼腹诽:什么叫再耽搁就要误了时间了?是已经误了时间好不好?他们本来已经快到京城了,遇到了也往京城去的小豆子,一听说阿九可能有危险,宁非这个臭小子二话没说就掉转马头往少林赶,这一路上光是马就跑死了好几匹。

    到了少林一打听,得知阿九下山去找鹰爪门血拼了,又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他倒是在阿九跟前卖了好,可谁能跟他这个变态比?没瞧见大家都快要累瘫了吗?这一路回去少不得还得快马加鞭,想想张石的头都大了。

    “那行,差使重要!宁非,今天谢谢你了!”阿九道谢,转身寻桃花,“桃花,你身上有多少银子?”

    作为阿九的万能管家婆,桃花习惯任何时候身上都带着银子。她知道公子是要给宁非盘缠,看在宁非大老远的跑来给公子帮忙的份上,她就老实地全都掏出来了,“只有三万两银票,全在这儿了。”一大叠呢。

    阿九数都没数,一把抓过来塞到宁非怀里,“这些银票你拿着,留着路上花。”

    宁非心里可美了,嘴上却推辞,“路上哪花得了这么多银子?我身上带着盘缠呢。”就要把银票还给阿九。

    阿九按住他的手,“路上花不了不会留着到京城打点?宁非你可别傻,在京中那些高官的眼里你们就是臭当兵的,不花银子打点你就别想办成事?银子花得少了还给使绊子呢。”

    宁非虽挨了骂,脸上却仍笑得开心,把银票往怀里一揣,“听阿九的,这银票我就收着了,阿九谢谢你啊!”

    在宁非看来,阿九给他这么多银票就表示阿九没把他当外人,他自然不能辜负了阿九的一片心意了。

    张石等人都惊讶地下巴要跌下来了,乖乖,三万两银子呢!这位阿九公子一出手就是三万两银子,好阔绰啊!现在呀什么疲惫呀瞌睡呀全都跑光光,只觉得值了,太值了!就是让他们再奔波上几天几夜都值了。

    “对了,宁非你们去京城做什么的?”阿九有些好奇,宁非才到苗将军身边,已经这般受重用了吗?

    宁非摇头,“我也不知道,是我们将军上个月进京述职,捎信让我过来。”一指张石诸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他们都想进京开开眼见,我就把他们都带着了。”也幸亏带着他们了,不然光他一个人哪能拦住那么多人?

    阿九点了点头,想起宁非的性子,不放心地交代:“京城可不是北方边城,到了那听你们将军的,别惹事,不然你们将军都护不住你。”

    宁非更是眉开眼笑,承诺道:“不惹事!绝对不惹事!我们将军不容易,我能给他添乱吗?”好像他多遵纪守法似的。

    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一个个光头和尚,宁非低声对阿九道:“阿九你是俗家弟子对吧?你师傅不会让你出家做和尚的对吧?阿九,我跟你说啊,做和尚可没意思了,不能喝酒不能吃肉,还不能娶媳妇,而且还得剃光头,多难看!阿九你可别想不开啊。”

    阿九见宁非一副“做和尚没前途,我是为你好”的样子,嘴角抽了抽,“行了,知道了,你赶紧上路吧。”

    宁非依依不舍地上了马,走出老远依旧回头,“阿九你等着我,我回程的时候一定来看你。”

    阿九嘴角又抽抽,对着他挥了两下爪子,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边城?说不准那个时候自己就不在少林寺了呢。

    宁非一行快马加鞭往京城方向赶,休息的时候一个红脸汉子忍不住凑到宁非身边,“头儿,你咋从没给咱说过你还有这么体面的亲兄弟呢?”不是亲兄弟能给那么多银子吗?

    宁非一怔,随即明白他说的是阿九,心中无比得意,“什么亲兄弟,我跟阿九是朋友,不过我们是过命的交情。”

    红脸汉子恍然大悟,“哦,原来头儿是那位公子的救命恩人,难怪人家出手这般大方了。”阿九公子可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宁非斜了他一眼,“不知道就别瞎说,你说反了,阿九是我的救命恩人。知道咱关外的死亡之地吧?阿九就是在那救的我。”语气里满满都是炫耀。

    红脸汉子倒吸了一口凉气,睁大眼睛,“是那个地方呀!头儿,难怪你死活要赶来给阿九公子帮忙了。”他的脸色露出羡慕的表情。

    宁非自得,“那是,阿九跟我亲兄弟一样,兄弟有难,我能冷眼看着吗?那我成什么人了?要是我是那样的人,你们也不能乐意跟着我,是吧?”

    其他人纷纷点头,除了张石,剩下的人都是分到宁非手底下的。宁非对他们确实不薄,危险时从没将他们丢下,收获的战利品也平均分到他们手中,别的小队谁不羡慕他们跟了个大方又本事的头领?他们现在也是真心实意跟着宁非的。

    “头儿,俺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银票呢,银票长啥样?你拿出来让咱见识见识呗。”红脸汉子可眼馋了。

    其他的人听他这么一说,也都围了过来,“头儿,就拿出来给咱开开眼呗。”

    宁非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愿意,这是阿九送给他的银票,凭什么给你们看?看坏了怎么办?可看着他们眼馋的样子,宁非又忍不住想要炫耀一下,“那行吧,就给你们看一眼,都离远点,不许上手摸。”

    瞧着他们点头答应,宁非这才把银票全掏出来。惊呼声响了起来,“哎呦,这么厚一叠!”

    “你傻呀,三万两呢,能不厚吗?这要是兑成铜板得多大一堆?”

    “你才傻吧,兑什么铜板,要兑也是兑银锭子。”

    “快瞧瞧上头是个啥字?咦?这里还有个印章!”

    “那是钱庄的戳子,这两个字我认识,四海,哎呀,四海钱庄全大燕通兑,咱边城都有。”

    他们跟瞧西洋景似的,感叹着银票真厚银票真多银票真好看,唯一遗憾的就是他们头太小气,不让摸,他们还想着摸摸沾点财气呢。

    “回来了,回来了,慧智大师他们回来了。”小和尚趴在门缝往外看,立刻就打开了山门,自己撒丫子就往里跑找方丈。

    不一会儿,方丈等人就迎过来了,“怎么样?”一脸焦急,哪里还有高僧模样?

    慧智得意地扯着嗓子喊:“怎么样?自然是得胜而归了!鹰爪门这回是元气大伤,门主死了,七位长老伤了五个,底下的弟子更是死伤大半,他们成不了气候了。”见慧情师兄又要开口,他赶忙道:“全是咱小师弟一人所为,我老僧可没破杀戒,他们也没有,他们只是用罗汉阵把人困住,动手的是阿九和桃花,哦,还有阿九的朋友也赶来助拳了,不过他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他就不信师兄敢对着小师弟唠叨?

    慧智和尚瞧着被噎住的慧情师兄,心里十分得意,还是阿九的法子好!

    方丈和慧苦等人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可有伤亡?”这是他们最关心的。

    “自然是没有了,不信自己点,八十六个弟子一个不少。”慧智和尚说着往旁边让了一步。说起这个他就更佩服阿九了,他知道阿九打小就和明海他们玩罗汉阵,本以为是小孩子闹着玩,今日才发现阿九在罗汉阵上的造诣,他简单地挥挥手,这些兔崽子就知道怎么做,那默契,绝了!罗汉阵中多了一个阿九,威力顿时增强了数倍!

    这就好,“阿弥托佛。”他们虽是和尚,却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只要自己的弟子没伤着就行了,谁还管鹰爪门死活?何况这苦果也是他们自己作下的因。

    阿九比较忧心大和尚,趁着诸位师兄围住慧智师兄的时候一个人溜去密室。

    大和尚醒着,刚喝过药,“回来了。”他慈祥地看过来。

    阿九点头,老实交代,“鹰爪门算是半灭门了,大和尚,我造了杀孽,您念经给我超度超度吧。”

    空玄大和尚啼笑皆非,“你觉得自己做错了?你觉得他们不该杀?”

    阿九眼睛一瞪,“谁说的?怎么不该杀?他们闯入咱们少林杀了那么多手无寸铁不会武功的弟子,还不该杀吗?”

    “那你还让我给你念什么经?”

    在空玄大和尚了然的目光下,阿九有些心虚地皱皱鼻子,心里嘀咕:谁知道大和尚你接受度这么高?我不是想着先摆出个诚恳认错态度混个从轻发落吗?我这不都是被慧情师兄给影响了吗?

    “阿九,鹰爪门的事就到此为止吧。”空玄大和尚突然说道。

    “若他们还继续找少林的麻烦呢?”阿九皱眉,他可没大和尚这般乐观,“师傅,鹰爪门跟军中有勾结,我在山下遇到了,他们虽然都作江湖打扮,但我瞧出来了他们都是兵。师傅,鹰爪门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斩草要除根,阿九比较信奉这个。

    空玄望着一脸郑重地阿九,很欣慰,“既然你都看出来鹰爪门是被官府扶植起来的一个工具,官府傻吗?会跟少林撕破脸吗?跟少林撕破脸就等于跟整个江湖撕破脸,他们不敢的。”

    想了想他觉得还是跟阿九说清楚地好,“阿九,你就没想过朝廷和江湖向来相安无事,为何会出个鹰爪门呢?少林地位虽崇高,但也不是唯一。鹰爪门为何就偏找上少林呢?别的门派不是更好说服吗?”

    见阿九皱眉思索,他又提醒,“你再想想鹰爪门、少林都在谁的封地上?鹰爪门说是背靠官府,可你也得弄明白是哪个官府。”

    “景王!”阿九脱口而出,随即恍然大悟,惊愕道:“难道是景王要招兵买马发展势力?”景王是当今圣上的皇叔,不都说他是个沉迷于书画的大才子吗?怎么画风一变成野心勃勃的家伙了?而且现今太平盛世,他也没啥搞头呀!他这是吃了什么糊涂药迷了心窍?

    空玄大和尚点头,“十有**是的。”

    阿九对大和尚还是很信服的,别看他日日窝在山上,消息可灵通了,而且还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闻。既然他说是那就是真有这么回事了。

    “我去!”阿九翻了个白眼,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本以为是江湖事呢,没想到还跟国家安定扯上了关系。

    空玄大和尚又道:“依景王多年的行事做派,不大能做出血洗少林的蠢事,我估摸着可能是下头的人瞒着他做下的。现在事情闹大了,景王自然不会让人再动少林了。”就因为他知道景王不敢太过逼迫少林,才没有加强防范,以至于有了这场浩劫。

    还真被大和尚料中了,景王府里景王正把大长老骂个狗血喷头,“血洗少林?你是怎么想的?脑子呢?你也是办差办老的人了,怎么做出这等糊涂事?本王是让你想法子拉拢,不是让你武力逼迫,那帮和尚是能逼迫的吗?你,你说说你!”

    景王气得在室内走来走去,指着大长老北冥的鼻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本来他们弄出个鹰爪门他是很满意的,按他的想法,以鹰爪门为依托,一边发展势力一边拉拢些小帮派。少林那里则与之交好,最好从他们内部瓦解拉拢几个和尚,润物细无声的,到时少林不就为他所用了吗?

    他们倒好,耀武扬威跑到少林去放狠话,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的意图似的。还杀了人家那么多弟子,直接把少林得罪狠了,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大长老北冥不服气的分辨,“是那帮和尚不识抬举。”

    景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少林为什么要识抬举?鹰爪门不过是个才成立的新帮派,有什么底蕴能号令少林?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这里头有蹊跷吗?”

    一想到鹰爪门算是废了,景王的心就嚯嚯地疼。光是花出去的银子就不知多少,还有这些年他养在府里的人手,也舍进去一半。

    于是他瞬间做了决定,“这事到此为止,不要再去招惹少林。至于鹰爪门,若是不能维持下去就干脆解散。”再不情愿这个亏他也得咽下。要知道他那个好侄儿可不是个简单角色,正愁找不到借口拿他开刀了,他可不会傻的自己奉上把柄。

    大长老再是不满也不敢不听景王的命令,把他给呕的呀又吐了几口鲜血。

    一晃十天过去了,果然没有人再找少林的麻烦,鹰爪门的山门一直关闭着。

    阿九用烈阳神功帮大和尚疗伤,再加上大和尚本就内力深厚,他的伤势一天天的好起来,阿九的担着的心才放下来。

    ------题外话------

    宁非真的只是出来遛一遛,和和立刻就把他送走——

    推荐好友文《叫兽来袭:撩宠萌妻》三鱼/著

    面对某个不知节制的男人,夏笙笙衣服一裹,眼神惊恐:“滚!你要干嘛!”

    妈蛋,一晚上的‘战斗’,某人难道就不知道累吗?

    他不累,她累!

    慕烨承嘴角一勾,若有所思:“好,我们用滚的,干——你!”

    夏笙笙记得,曾经有个人告诉她:“笙笙,其他人接近你,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厨房,嗯…阳台也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