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86章 大和尚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大和尚的眼皮又颤了颤,然后才慢悠悠睁开眼睛。阿九高兴地眼泪都不觉流了一脸,他手忙脚乱地边擦边笑,“大和尚,你可醒了,你都要吓死我了。”他亲昵地抱怨着。

    空玄大和尚露出慈爱的笑容,“阿九回来了,在外面玩得可高兴?”像看着自己归家的孩子。

    “不好!吃不好睡不好,还隔三差五跟人打架,没意思透了。”阿九一本正经地埋怨,然后又忿忿指责,“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瞒着我,还想把我支到京城去不让我回来,幸亏我机灵,哼哼,大和尚你真是气死我了。”阿九一想起来就十分生气,黑亮的眼眸里满是控诉。

    桃花也擦着眼泪哽咽着说:“公子都担心死了,我们七天就赶回来了,公子都——都没有睡过觉。”

    空玄大和尚一看,阿九的眼里果然布满了血丝,身上的衣裳也皱皱巴巴,不知多久没换了。空玄心中一暖,望向阿九的目光更加慈爱了。

    他的小阿九啊,最爱干净了,从来都是清逸绝尘的模样,哪怕是小婴儿的时候,衣裳脏了一点点都哼哼唧唧不愿意。他的小阿九啊,最是个仁义的好孩子了。

    而后他又看向桃花,见她也是一身狼狈,小脸都花了,便打趣道:“小桃花,阿九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才没有,公子对我可好了,我生病的时候公子还做饭给我吃。”桃花一本正经地说道。

    空玄的眸中闪过欣慰,阿九待桃花有多好他怎会不清楚呢?物伤其类,这孩子怕是在桃花身上找自己的影子了。

    “都受了重伤哪来这么多话?您省点力气吧!我和桃花都长大了,好着呢,能吃能睡,没受欺负,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去吧!一把年纪了还这么爱唠叨,儿孙自有儿孙福不懂吗?您好生地活着,长长久久,就是帮了我的大忙了。”阿九不满地瞪着空玄大和尚,他没敢说长命百岁,因为大和尚今年已经九十有七了。

    瞪完了大和尚他又扭头去方丈道:“明悔你出去主持大局吧,师傅这里有我守着。”

    方丈宣了一声佛号,“那就劳累小师叔了,师祖,明悔告退了。”外头确实有一摊子的事等着他这个方丈去处理。

    方丈一走,阿九就问大和尚,“师傅您的伤到底怎么样?我用烈阳神功帮您吧,我练到了第八层。”眼底带着隐隐的自得,像寻求夸奖的孩子。

    空玄笑了,夸他,“倒是没有偷懒。”

    “那当然了,您什么时候见我在练功上头偷懒过?”阿九的小下巴抬得可高啦!他跟秦小花没有说实话,他的烈阳神功不是练到第五层,而是已经练到第八层了。

    烈阳神功并不是少林寺的武功绝学,而是大和尚早年救过一位隐者得到的馈赠。烈阳神功一共九层,练到九层大圆满不说替人疗伤了,就是连衰老都会延缓,大和尚自己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门武功威力太大,也太扎眼,大和尚也就只传了阿九一个人。阿九也谨慎,从不在人前施展。

    空玄大和尚看着阿九傲娇的模样,不由觉得好笑。仔细一想还真是,打阿九摇摇晃晃能走路跟着他习武开始就特别用功,除非病得起不来,一天都没有偷懒过。这也何尝不是这孩子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大和尚在心底叹了一口气,面上却不露声色。

    “阿九,你回后山换件衣裳歇着吧,一会你几位师兄就会进来了,我这里缺不了人,你看你累的,去歇会吧。桃花也去。”空玄大和尚很心疼阿九。

    阿九刚要说自己不累,被大和尚瞪住了,“你不是还想用烈阳神功帮我疗伤的吗?你不休息好怎么帮我?快去吧,听话。”

    阿九这才没有反驳,给立在一旁的小和尚交代了又交代,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他一走,空玄大和尚立刻用手捂胸,喷出一口鲜血来。

    小和尚可吓坏了,慌乱失声,“太师祖,您,您怎么了?我——我去喊师祖他们。”转身就往外跑,却被自己的脚别倒在地。

    “回来。”空玄喊住他,“我没事,赶紧收拾了,这事不许告诉阿九。”他虚弱地靠在床头,疲惫地闭上眼睛,心头却一片清明。

    他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撑过这一关。要是撑过去了还好说,有他庇护着阿九那孩子。若是他撑不过去,那阿九怎么办?那孩子聪慧,却又极其敏感,看似通透,实则最容易偏执钻牛角尖了。

    他都能想到若是这次他有个三长两短,阿九一定会跑去给他报仇的,以一人之力对上整个鹰爪门,大和尚不敢去想。

    还有阿九那个身世,始终都是个麻烦。从小到大,阿九从来都没有问过自己的身世,大和尚都弄不清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若这一关他真的闯不过去了,他是该跟阿九说,还是不说好呢?

    阿九沐浴更衣只睡了一个时辰就起来了,桃花睡得正香,他就没有喊她,一个人去了前寺。

    大和尚睡着了,小和尚见阿九进来慌忙站起来给他行礼,被阿九拦住了,“嘘,小声点,别吵醒了我师傅。”

    小和尚又盘腿坐在蒲团上,阿九坐在大和尚身旁,瞧他的脸色似乎比刚才还不如了,眉心紧了紧,轻声问小和尚,“师傅什么时候睡着的?可有不适?”

    小和尚数念珠的手顿了一下,强作镇定,“小师祖您走后太师祖就睡了,一直挺安稳的,没有不适,期间几位师祖都来看过,吩咐小僧好生守着。”这是太师祖教他的话,他在心里默默练习上百遍了,这才说的流利。

    阿九点点头,只当大和尚是跟他说话累着了,“你好生守着吧,师傅醒了就叫我。”起身出了密室,去找他几位师兄了。

    寺院里到处都飘着血腥味,穿着灰色僧衣的和尚们抬着同门的尸体匆匆而过。阿九看着,心里十分不舒服,这些罹难的和尚他虽叫不出他们的法号,但大多面熟,其中还有他小时候的玩伴,此刻却脸色灰白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阿九不由握紧了拳头,眼底浮上点点阴鹫,整个人散发出弑杀的气息,却在下一刻收敛地一干二净。快得让路过的和尚都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阿九没有问方丈寺里有何打算,而是直接说道:“看来少林寺是沉寂的太久了。”所以就有人不把少林寺放在眼里了,所以和尚们连应有的警觉性都丢掉了。

    堂堂少林,这回居然死了这么多弟子。想少林全盛时期,三千武僧,谁敢来犯?

    “这个场子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来,少林的威望不能丢!”阿九掷地有声。

    “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阿九,我等是方外之人,怎能沉迷于仇恨的苦海中不能自拔?佛祖有云——”慧情和尚见阿九满身戾气,试图劝说他。

    阿九扬手打断他的话,“慧情师兄,你着相了,佛家还有金刚怒目呢。这一回我们若是闷不吭声地忍了,别人还以为我们怕了呢?是不是今后谁都敢踩少林一脚?私以为,即使是做和尚也要做有血性的和尚!”阿九振振有词。

    “阿九说得对,我们达摩院支持阿九。”达摩院首座慧智和尚站出来说道。

    慧情和尚看了眼杀气腾腾的慧智和尚,无奈地道:“师弟,你已经遁入佛门,怎么还是这副好斗的性子?”一副头疼不已的样子。

    慧智和尚出家之前是个江洋大盗,死在他手里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好几百了。后来受空玄大和尚点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就在这少林寺出家做了和尚。

    “人家都欺负到咱们头上了还不反抗吗?师兄你瞧瞧外头死的那些弟子,都不满二十呢。”慧智痛心疾首。

    慧情还要再劝,阿九上前一步站在他面前,“慧情师兄,今儿您说的再多阿九也不能听您的,这个仇我肯定要报,我师傅都伤成那样了,还不许我报仇吗?师傅养我这么大,对我恩重如山,我要是眼瞅着师傅被人打伤而无动于衷,我成什么人了?你放心,我是俗家弟子,佛祖怪罪不到我头上的。”

    自看到大和尚虚弱躺在床上那一刻,阿九心中就烧着一把火。有他在。没有人可以伤了大和尚而不付出代价。

    “好阿九,是个仁义孩子,我慧智没看错你。”慧智和尚豪爽地拍着阿九的肩膀大声赞道。

    慧情看着阿九发红的眼圈,想到密室中躺着的受了重伤的师傅,妥协了,“阿弥托佛,阿九,上天有好生之德,能不杀生还是不要杀生的好,这都是因果,因果啊!”

    “知道了。”阿九敷衍着,心中却没当一回事,慧情师兄就是个老好人,连大和尚都偶尔调笑说他是念经太多念傻了。

    “方丈和众位师兄放心吧,我只带达摩院和罗汉堂的弟子走,我走后你们就闭了山门守好师傅,最多三天,我肯定能回来的。”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不行,他必须得带人打回去。

    “阿九,我也跟你去。”慧智和尚主动请缨,这一回达摩院伤了十二名弟子,全是他精心调教出来的,可把他心疼坏了。

    “好,慧智师兄就和我一起去吧。”阿九想了想,答应了。

    达摩院和罗汉堂的弟子本来就不多,加之又死伤了一些,最后一清点能带走的不足一百。方丈大师有些担忧,阿九却道:“足够了。”贵精不贵多,他挑出来的都是精兵强将,尤其是罗汉堂的这一群,都是打小陪他玩罗汉阵长大,极有默契。

    “公子,还有我,等等我呀!”出发的时候桃花抱着重刀跑来了,嘴里抱怨着,“公子您怎么把我给忘了。”

    阿九嘴角抽了一下,光想着报仇了,他还真没想起来桃花还在后山上,不过这他可不会承认,“你这不是来了吗?我正准备让明海去喊你呢。快跟上,公子带你去大杀四方。”

    一瞥眼看到忧心忡忡的慧情师兄,阿九安慰他道:“慧情师兄,我们会平安回来的。”

    “阿弥托佛,阿九你要小心,鹰爪门不足为惧,可他们背后有官府做靠山。”

    阿九挑眉,“江湖事江湖了,官府不会插手江湖事的,至少明面上他们不会。”朝廷和江湖向来有默契,若是官府愚蠢地插手江湖事物,势必要引起整个江湖的公愤,他们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

    鹰爪门距离少林寺有六十余力,骑马走大路也就是一个时辰的事。阿九领了一群和尚,目标太大,就没有走大路,他们选的小道需要翻过两座大山。

    翻山越岭走山路对少林寺的和尚来说是家常便饭,尤其是达摩院和罗汉堂的弟子,每日晨起要拎着两只木桶自山脚打水至少两趟,整个寺院用水全归他们打,脚上的功夫早就练出来了。现在,他们手握罗汉棍在山林中健步如飞。

    阿九虽然热衷享受,但他打小也是这么提水过来的。他和慧智和尚走在最前头,手里提着他的武器霸王枪。

    这杆霸王枪是阿九从大和尚禅房的房梁上取下来的,他小时候最先学的就是枪法,大和尚告诉他,枪乃兵器之王,学好了它可以横扫天下。他也曾问过大和尚他又不做将军,为什么要学枪法呢?

    大和尚看着他许久都没有说话,睿智的眼眸里却充满了怜惜。从那以后聪明的阿九便没有再问。直到他十二岁枪法学成,大和尚指着房梁上挂着的黑杆长枪对他说,此乃霸王枪,以后就是你的了,你什么时候想用自取便是。

    进入鹰爪门势力范围内时已经是黄昏了,西边残阳如血,把群山都浸染成了红色。

    阿九站在大石头上远眺,然后手一挥,让大家就地驻扎休整。

    “公子,咱们不杀过去吗?”桃花好奇地问。

    慧智和尚先笑了,“小桃花不用急,阿九心里有成算着呢。”

    要说整个少林他最服的人,除了他师傅空玄大师,就是眼前这个好看心眼多的贼小子了。当年他才刚刚皈依佛祖,心中戾气还重,因为对师傅不敬,他可没少被阿九这个臭小孩捉弄。当时阿九才三四岁吧。

    阿九看了慧智和尚一眼,对桃花解释道:“咱们这一路翻山越岭,每个人都很疲惫,还能有多少力气杀上门去呢?打得过人家吗?还不如在此地歇上一夜,养足了精神才好打架呀!”

    还有一个原因阿九没说,鹰爪门是在清晨血洗少林寺的,那他也要在相同的时间还回去,他阿九就是这般小气。

    天刚蒙蒙亮,和尚们就坐在地上嚼着带来的干粮了,把竹筒里的水喝净,他们悄无声息地列队站整齐。

    阿九的目光在他们每个人脸上滑过,最后一挥手,道:“为了少林,出发。”

    鹰爪门的大门被桃花一刀破开,里头的人一见冲进来这么多杀气腾腾的和尚,顿时惊慌失措,“快,快去禀报门主,少林寺的和尚杀过来啦!”掉头就往里跑。

    阿九怎能让他们去报信?霸王枪出手直接把他们挑一边去了。桃花也抡着重刀扑过去,一刀一个,跟砍大白菜似的。

    就这样一路往里一路杀,都没用和尚动手,阿九和桃花两个就包圆了。看得慧智和尚眼睛都直了。心中感叹:阿九这个臭小子在外头滚了一圈手更狠了。

    消息终于传到了里面,等鹰爪门的帮主左迁带着几位长老和帮众迎出来的时候,阿九已经数到三十七了。这一路有三十七个人死伤在他手里。

    左迁等人气急败坏,“秃驴,既然送上门来找死,那我成全你们。”一剑指向阿九,“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你是要为少林张目?我劝你还是不要不自量力了。”

    大长老也抡起铁锤,“小辈,报上名来,爷的手底下不伤无名之辈。”

    阿九诡异一笑,举枪便朝大长老眉心刺来。他早听明悔方丈说了,这大长老不是什么好鸟。

    大长老没想到阿九这般不按常理出牌,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随手抓住身旁的人往身前一挡,“噗”,是枪头扎进肉里的声音,这个被大长老做了肉盾的鹰爪门弟子直接就进了阎王殿。

    “明心,明海,少林伏虎罗汉阵。”阿九大喝一声。

    “是,小师叔!”罗汉堂的和尚应声结阵,鹰爪门这边不由心中一松,少林寺的罗汉阵虽然闻名,却也不是无坚不摧,昨日他们不就轻而易举破了阵吗?很快他们就因为自己的轻视,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阿九一见罗汉阵结成,飞身一跃,亲自来做阵眼,指挥着少林弟子冲杀。有了阿九加入的罗汉阵无比强悍,所到之处无一人可以逃出。

    尤其是阿九,白衣玉面,使着一杆黑漆漆的长枪,身若游龙,却好似那地狱来的勾魂使者,枪枪扎出去就带起一蓬蓬血花。

    “你,你——”鹰爪门的门主左迁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着洞穿自己胸口的长枪。阿九微微一笑,撤回霸王枪,那左迁直挺挺倒在地上,至死他都没想明白阿九是怎么杀了他的。

    大长老在一旁瞧见,冷声一声,眼底是抑不住的鄙视,“真是个废物。”烂泥扶不上墙,不是说武功很好吗?这才一个照面就丢了性命。还得再另外扶植出一个,真是麻烦。

    “小辈,爷爷来领教你的武功。”大长老,二长老和四长老,七长老一起围攻上阿九。

    慧情和尚见状大怒,“不要脸,四个老不死的欺负一个孩子,让俺老僧来会会你们。”挥舞着禅杖就加入了战圈。

    桃花也往这边杀来,“公子,桃花也来帮您啦!”她那重刀一抡开,真是沾上非死即残。

    阿九才不与他们硬碰硬呢,边战边退,一点一点把他们引入罗汉阵。到了罗汉阵里他们就是有再强的手段也别想施展得开,阿九出品的罗汉阵是那么好闯的吗?

    看着被困在罗汉阵中手忙脚乱的几人,慧情和尚对阿九投去赞许的一瞥,还是阿九机灵呀!他瞅准机会狠狠给大长老一禅杖,丫的,让你嚣张,让你伤我达摩院的弟子,看我老僧捅不死你。他光明正大地玩起了偷袭。

    这也是为何阿九同意慧情和尚一起来的原因,他可真不愧是江洋大盗出身,动起手来干脆利索。让阿九不得不感叹术业有专攻,瞧人家慧智师兄,都出家十来年了也没把原来的手艺丢掉,是个好同志!

    大长老几人心中暗暗叫苦,这些软趴趴的和尚怎么一个个变得如此厉害了呢?还有这个长相妖异的臭小子到底是哪冒出来的?武功路子跟空玄老秃驴有些像,可没听说他有这么个俗家弟子呀。

    半个多时辰过去了,鹰爪门死伤惨重,他们的门主已经死了,底下的小喽罗早就无心恋战,若不是几位长老还在,他们早逃了。

    大长老他们何尝不明白眼前的局势?脸色铁青,大吼,“坚持住,援兵马上就到了。”他的话音刚落,阿九就看到一群穿黑色衣裳的人飞奔而来,他们虽作江湖人打扮,但阿九一眼就瞧出他们奔走间带着军队的痕迹,不由心中一凛。

    “阿九别怕,我来帮你啦!”一道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

    阿九一抬头,看到墙头上手持劲弩的宁非笑得一脸灿烂,他的身旁张石等人一字排开。阿九不由心情大好。

    ------题外话------

    听说妞儿们都想宁非了,和和是亲妈,立刻就安排他出来溜溜,只是溜溜哈——

    谢谢好多让和和暖心的正版妞!

    推荐《星际宠婚之恶魔萌妻》文/风吹梧桐

    无天的人生信条有三:

    第一,看奥古斯丁为自己操碎心

    第二,折腾别人

    第三,愉悦自己

    奥古斯丁的人生信条也有三:

    第一,为无天考虑万千

    第二,帮着无天折腾别人

    第三,愉悦无天

    这是一对腹黑夫妻,联手刷怪打boss,称霸联邦的故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