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84章 争貂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加之不少江湖人的陆续到来,阿九心中不免有些烦躁,甚至怀疑大和尚是不是弄错了?黑山上哪有什么紫貂?要是为了他自己,他早掉头走人了。可现在是为了桃花,那就再继续找吧。

    这一日,阿九和桃花又找了一天,一无所获。山林里暗了下来,阿九叹了一口气决定下山。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身后有什么奔跑的声音,阿九一转身,一只棕黑色的小兽一下子蹦到他怀里。

    阿九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见后头追出来两个人,一女一男,少女看到阿九怀里的小兽眼睛顿时一亮,娇声叱道:“快把紫貂还给我。”

    紫貂?阿九立刻低头看,安静趴在他怀里的小东西可不就是他要寻找的紫貂吗?阿九心花怒放,把紫貂往怀里揽了揽,问道:“这紫貂是你家养的?”

    少女见阿九不想归还紫貂,十分生气,“不是我家养的,但是我们猎到的,你快点还给我。”

    “哦。”阿九应了一声,打量起对面的两个人。少女约莫十六七岁,穿一件鹅黄色裙子,瓜子脸,大眼睛,很娇俏。那名男子的年纪也不大,二十上下。玄色锦衣,腰束玉带,眼神清正,气宇轩昂,极有派头。

    阿九抱着紫貂的胳膊又紧了紧,“既然不是你家养的,那这貂儿凭什么给你?你看,它明明就比较喜欢我。”

    像是为了证实他的话似的,貂儿吱吱叫了一声,小脑袋往他怀里钻了钻。阿九嘴角抽了一下,更不想把貂儿还出去了。

    少女气得跳脚,“你——你不讲理!它明明是我们先发现的,都追了它一路了,它就是我的,你快点给我,否则让你好看。阳哥哥,坏人抢人家的貂儿。”她扯着男子的胳膊撒娇,她想要紫貂围脖很久了,好不容易阳哥愿意陪她来黑山猎紫貂,转悠了七八天才发现一只,都追了半天了,眼见就要到手了却被别人劫了胡,她怎能甘休?

    男子拉回少女,对她不赞同地摇头,“瑶瑶不得无礼。”然后对着阿九一拱手,道:“这只紫貂确实是在下师兄妹的猎物,也确实追了大半天了,师妹特别喜欢紫貂围脖,还望公子能够割爱。”

    阿九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还以为这少女喜爱紫貂要捉回去当宠物养着,没想到是要捉回去扒皮的。他低头仔细看,貂儿的身上果然有伤口,血把毛都打湿了一片。

    紫貂见阿九看过来,也回望过去,圆圆的眼睛里盛满委屈和讨好,小脑袋蹭着阿九的胳膊,像是在寻求保护似的。阿九的心一下子就软了,点着它的鼻子,“小东西,还怪有灵性来。”

    桃花也是被它萌得不行,眼馋地道:“公子,它好可爱,您给我抱抱。”直接就把貂儿当成自家的了。

    阿九才不给她呢,“不行,你笨手笨脚的,它身上带伤,你弄疼它了怎么办?”

    桃花不满地撅起嘴巴,公子就会瞎说,她的手灵巧着呢,哪里笨手笨脚了?不就是不想给她抱吗?哼,有本事你一直抱着别让我伺候?

    少女见状就要过来抢,被男子拦住了。他扬起微笑对阿九道:“公子若是也喜欢紫貂就把它身下的那只乳貂拿去吧,这一只成年母貂就还给我们吧。”十分大方的样子。

    阿九闻言立刻把紫貂翻了过来,见它的肚皮底下果然趴着一只乳貂,小小的一团,只有半个巴掌大的样子。紫貂用自己的爪子紧紧护住它的孩子,还不忘冲着阿九呲牙,发出急促的叫声。

    阿九连忙安抚,“好了,好了,不动你的孩子,乖啊,真是个好母亲。”他的手温柔地抚摸着紫貂的身子,一下又一下,好半天紫貂才放下戒备乖顺地伏在阿九怀里,圆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哀伤。

    那男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在下林重阳,这位是在下的师妹兼未婚妻江家梦瑶,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这是要刷名字?你叫林重阳怎么了?武林榜上第一了不起啊?那我也不会把貂儿让给你的。

    “什么尊姓大名?我呢,就是个山野闲人,我叫阿九。”阿九淡淡地说道:“我比较孤陋寡闻,没听过林重阳这个名字,林公子名头很大?你看你都是厉害的大人物了一定不会跟我争这只貂儿的吧?”阿九的表情既无辜又诚恳。

    “凭什么给你?你配吗?那是我的,识相点就快点还给我。”少女怒目以对。

    “凭这只貂儿在我怀里呀!它是你的吗?它身上写你名字了吗?你喊它理你吗?山林生,山林养,谁先得到就归谁,这是规矩,你懂不懂规矩?”阿九正色道。

    桃花也跟着帮腔,“现在貂儿在我家公子怀里自然就是我家公子的,你抢什么抢?你这姑娘,长得挺漂亮的,怎么性子这么刁蛮呢?这样不好,会嫁不出的。”然后捂住自己嘴巴后知有觉地道:“哎呀,我忘记你已经有未婚夫了,不过你这性子要不改改你家未婚夫也会嫌弃你的。”一脸“我是好心,我都是为你着想”的样子。

    把江梦瑶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拔出宝剑就要冲过来跟桃花拼命,“我要杀了你!你个贱丫头,让你满嘴喷粪,你才嫁不出去呢,我——我要划花你的脸看谁敢要你。”

    江家是和林家齐名的武林世家,身为江家小女儿的江梦瑶打小就生的玉雪可爱,深得全家上下的宠爱,这也养成了她娇蛮的性子。尤其是和林重阳的婚事,她更不许人说一个不字。

    为何呢?因为江家原来的订婚人选不是江梦瑶,而是她的堂姐江梦菲。江梦菲虽比江梦瑶才大一岁,各方面却甩她八条街。这么说吧,若说江梦瑶是江家的娇娇女小公主,那江梦菲就是江家的神女和荣耀。

    一个是天之骄女,一个是天之骄子,两家都非常看好这桩联姻。谁能想到江梦菲在订婚前夕却跟人私奔了,订婚人选才换成江梦瑶的。

    桃花的话无意中戳中她的痛脚,她没发疯都算是好的呢。江家有个婢女私下说了句梦瑶小姐虽然也很好看,但跟梦菲小姐比还是差了点,被她听到了,直接就把婢女的脸划花嘴巴扇烂了。

    林重阳抱住江梦瑶,“瑶瑶,不要胡来。”语气中带着一丝很难觉察的不耐。

    江梦瑶却是不依,“不要,那个贱丫头辱我,阳哥哥你要帮我出气,你去打她,把她的脸打烂。”她嚷嚷着叫嚣。

    桃花火上浇油,“看吧,看吧,我没说错吧?你未婚夫都让你不要胡闹,你看你脾气这么差,当心你未婚夫不要你了哦。”还附加各种挑衅鬼脸。

    江梦瑶被桃花刺激得失去了理智,林重阳几乎都要拦不住她,挣扎之间她差点刺中了林重阳的胳膊。

    林重阳的眉头真的皱了起来,提高了声调喊:“梦瑶!”

    江梦瑶便知他生气了,不敢再不听话,心中却觉得无比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阳哥哥,连你也欺负我。”抽抽噎噎的,哭得可伤心了。

    林重阳的心又软了下来,柔声安慰她,“好了,不要哭了,我的错,我不该吼你。快把眼泪擦擦,让人看笑话了。”然后又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江梦瑶才破涕为笑,满脸娇羞地轻捶了林重阳两下,猫儿般乖巧地依偎在他身旁。

    终于哄好了江梦瑶,林重阳觉得比他练了一天一夜武功还累。他抬头望向阿九,心里想起一个人,试探着问,“公子九?”

    阿九面无表情,“不认识,我就叫阿九,山野之人没名字,家里兄弟九个,我最小。”低头看了怀中的貂儿一眼,复又抬头,“你们没有事了吧,我们可得回去了,还得给貂儿上药呢。也不知哪个缺德玩意,心这么狠,瞧把小东西给伤的。”他摸着貂儿的脑袋,无比爱怜。

    望着渐渐消失的背影江梦瑶不甘极了,噘嘴在一旁直跺脚,“阳哥哥,那明明是咱们追的貂儿,你为何让他们拿走?难道你还怕了他吗?”

    无力感又袭上心头,林重阳深吸一口气,解释道:“瑶瑶,那人好像是公子九。”

    “他不是说他不是吗?”江梦瑶不以为然地道:“就算他是公子九怎么了?阳哥哥你这般厉害,难道还怕他一个无名小卒吗?”

    “不能这么说,瑶瑶,须得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比我厉害的人多着呢。”林重阳正色道,他比江梦瑶有眼力多了,虽然刚才那人没有承认,他的直觉却告诉他那人就是公子九。

    他可不认为公子九是无名小卒,这几天收到的消息足够让他对公子九重视的了。瞧见他本人他就更不敢掉以轻心了,看似随意一站,他愣是没找到一丝破绽。

    “是是是,知道了。”江梦瑶敷衍着应道,心中依旧不以为然,阳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太谦虚了,明明都是天下第一了却还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完全没有必要。

    抱着貂儿下山的阿九和桃花也在讨论林重阳,“公子,那就是林重阳啊?瞧着也不像是坏人?”

    在桃花心里跟她家公子不对付的都是坏人,林重阳要跟公子决战华山之巅,自然不是什么好人了。

    阿九哂笑一声,“你管他好人坏人?跟咱们有一文钱的关系吗?”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把貂儿身上的伤治好,把它护在肚皮底下不知死活的乳貂养好。

    “那倒也是。”桃花很赞同地点头,又道:“那个什么瑶瑶就是林重阳的未婚妻?他们看上去关系很好呀,林忆南那个倒霉催的怎么说她是被逼迫的呢?难道是他说了假话?小兔崽子,居然敢骗我,等下回逮到他看我不抽他的大嘴巴子?”她气呼呼的样子。

    阿九没吱声,心想:就林忆南那个楞头傻小子哪会骗人,他是被人给骗了才对。

    不得不说阿九真相了,林忆南可不就是被人给骗了吗?人家跟他抱怨几句,诉几声委屈,他就恨不得为人家上刀山下火海,整颗心都能掏出来给人家。

    “公子,您刚才干吗不承认自己是公子九?还说家里兄弟九个,嘻嘻,公子您哄他呢。”桃花笑嘻嘻地揭短。

    阿九横了她一眼,道:“我本来就不是公子九呀,都是他们说的,我可没承认。”顿了一下又道:“我要是承认了他拉着我决斗怎么办?天都要黑了,肚子也饿了,谁有空跟他打架。”

    桃花一想还真是,公子最讨厌打打杀杀了,上回在牡丹园被逼无奈打了一场,公子念叨了好几天呢。

    她眼锋一扫瞧见阿九怀里的紫貂,脸色浮上几许忧色,“公子,貂儿没事吧?”母貂若是有事,那么小只的乳貂就很难养活了,那公子的药引可就没了。她更担心的是这个。

    阿九把紫貂往上抱了抱,见它虽然受了伤,但精神头还好,便放了大半的心,“没事,回去用了药就好了。”

    阿九此行本就为了紫貂而来,现在目的达成,自然没有再留的必要。歇息了一晚,第二天就离开了黑山白水。

    出了黑山村没多远就迎头遇到了一伙江湖人,因为路不好走,他们全都下了马。阿九一眼扫过,看到其中有两个他见过的熟面孔。

    这群人也看到的阿九,在认出他的瞬间心头没来由地一紧,下意识就牵着马站到路边给阿九让路,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阿九的驴车已经大摇大摆驶过去了。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有万千疑惑,“那就是公子九?他到这来做什么?难道也是为了——”他们想到某种可能,眼睛闪烁着。

    “可怎么就走了呢?”他们都觉得公子九也是为了宝藏而来,“难道是他已经寻到了宝藏?”不然如何解释他的离开?

    他们脸色一变,却又不愿意相信这个结果,可也没有一个人敢去拦阿九的驴车。

    “公子,貂儿好些了吗?”前头赶车的桃花不放心地问。

    阿九瞧了一眼趴在竹篮里睡得正香的紫貂,道:“好着呢。”

    昨晚回去阿九查看了紫貂的伤势,比他想的要轻许多。他用清水清理了它的伤口,不放心,又擦了一遍黄酒,最后才给用了金疮药。

    整个过程中紫貂像懂事的孩子一般任阿九摆弄,它肚皮底下护着的崽儿也被它扒拉出来了。阿九这才看清楚小乳貂的眼睛都还未完全张开,叫声细细小小,阿九判定它出生不会超过十天。

    桃花找了个竹篮给它们做窝,底下还给铺了软软的小垫子。许是没有觉察到危险,小崽儿拱在母亲怀里吃起奶来,而紫貂则爱怜地把崽儿往身边扒拉了一下,湿漉漉的圆眼睛看着阿九和桃花,好似感恩一般。

    经过一夜的休养,第二天一早阿九和桃花发现紫貂的精神又好了一些,小崽儿则贴着母亲的身子睡得正香呢。

    桃花可喜欢这两只小东西了,不嫌麻烦的熬米汤剁肉末给它增加营养,说比凤凰那只丑鸟可爱多了,还要给起名叫——叫小紫。

    当场就被阿九笑话,“虽然它是紫貂,可它身上的毛是棕黑色的呀,叫小黑还差不多。”

    桃花据理力争,“小紫好听,比小黑好听多了。”

    阿九翻了个白眼,他怎么没觉得哪点好听呢?“桃花,小紫这名真不合适,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要是叫它小紫,我觉得牡丹夫人得找你算账。”那个小面首可是叫紫儿的。

    桃花一拍脑袋,“我怎么把紫公子给忘了呢?小紫不能叫,那要起个什么名呢?要不就叫貂儿吧,这个小的就叫崽崽。”

    这回阿九倒是没意见了。

    桃花对这两只可上心了,这不,才出黑山村她都问三遍了,阿九再好的脾气也要被她烦死了。

    穿过前面那片深林才算走出黑山白水的地界,这是桃花跟村民打听的近道。阿九不打算再在外头晃悠了,他要回少林,他想大和尚了,想少林的十八罗汉阵了,更是为了桃花,乳貂血已经寻到,还是早些把心绞痛给除了吧。

    可驴车刚进深林就听到刀剑的声音,阿九立刻就让桃花停车了,准备等前头打完了他们再过去,不然这般大刺刺地撞上去多不好?

    阿九靠在车里闭目养神,实则全身戒备着仔细倾听前头的动静,忽然他眉心一紧,猛地睁开了眼睛,“桃花,赶车,咱们过去看看。”

    果然,那个被围攻在中间的是他见过的封霈,那个被抢了藏宝图的倒霉蛋。围攻他的也是熟人,居然是跟他合伙拍藏宝图的李大侠,陈帮主和王二当家的。

    封霈受了不轻的伤,背靠着一棵大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王二当家的拿剑指着他,“封少侠你身为漕帮长老之子,跟我们可不一样,藏宝图是在你手里被抢的,你不该负全部责任吗?我们别的不要,只要你把我们损失的银子赔了就没事了。你们漕帮家大业大,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休想!”封霈的脸上闪过狰狞,他是不缺银子,可他就该当冤大头的吗?利益共享,风险自然要一起承担,凭什么要他一个人担着。

    本来他们要是与他好生商量,说不准他还真就把银子给赔了,毕竟合拍是他提出来的,藏宝图也是自他手上被抢走的。可他们倒好,直接就对他下手,想把他制住再逼迫要银子,没能得逞就一路追杀他至今。今日他落入他们手中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他就是死也绝不向他们低头,不然他以后还有什么脸在江湖上混?

    “既然你小子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陈帮主恶声恶气地说着,右手举起了剑。

    若说开始是银子的问题,那现在已经不是银子的原因了,他鲸鱼帮再小也是一个帮派,作为帮主的他再穷也不差那几万两银子。

    现在已经是面子的问题了,姓封的臭小子仗着漕帮势大没把他放在眼里。而且他们三人追了这小子这么久才把他制住,传出去还不得被人耻笑死?

    既然这小子不识抬举,那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料理了他得了,尸首往深山老林一扔,谁又能找到他们身上?谁又会怀疑他们呢?毕竟他们之前可是合作的关系。

    这般想着,三人狞笑着向封霈逼近。

    望着寒光闪闪的兵器,封霈绝望地闭上了眼,吾命休矣!他的心里是浓浓的不甘心啊!

    变故就在此时发生了,陈帮主、李大侠和王二当家的手中的兵器被一条从天而降的鞭子卷走。

    ------题外话------

    抢楼的前十已经发过奖励了,妞儿们自己查看一下吧。订阅不给力啊,和和两千五的收藏,新章节单订才三百多,啊啊啊,其他的亲爱的哪去了?和和好像写欢脱小白文啊,书城的小读者都可喜欢啦!啊啊啊,和和就是吐槽一下,还得继续烧脑子码字去!支持正版,爱和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