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77章 宁非的亲事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边城,三叉井胡同,黄昏。

    宁非头枕着双手仰躺在屋脊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天上飘来飘去的流云,心里数着阿九离开的时日,五十九天,阿九已经离开整整五十九天了,还差一天就两个月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做什么?

    小豆子也是个没用的,连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传回来。

    一想起小豆子,宁非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费了老鼻子劲了才把他塞到阿九身边,指望着他能给自己通个风报个信。他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阿九走到哪了遇到了什么人和事,他也好放心。

    小豆子倒是给他送信了,可打开一看,一头雾水,那一个个大黑疙瘩是什么意思?他连蒙带猜破译了七八天依然不得解。

    “宁非,我就知道你小子又跑这来了。”张石找过来了,他伸长脖子看着屋脊上的宁非,后退几步助跑,蹭蹭蹭也窜了上来。

    “有事?”宁非嘴里叼了一片树叶,头也未转地问。

    张石见他这样子,眉头一皱,恨铁不成钢地道:“宁非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多好的一门亲事,你怎么就不愿意呢?”

    宁非没有吱声,张石继续道:“张副将的亲妹子,要身份有身份,要样貌有样貌,人家还会骑马能杀敌,是咱们边城响当当一枝花,哪点辱没你了?人家能瞧中你这是你的运气,你咋还拿乔上了呢?”

    宁非武艺好,长得也好,这不,才到苗将军身边几天就被张副将的妹子张满娘看中了,死活闹着非要嫁给他。她哥哥张副将被她闹得没辙,也看宁非是个人才,就松口同意了。

    若是别人可不得受宠若惊?宁非倒好,先是躲,躲不过去了就说自己有婚约,小时候订的娃娃亲,他不能做背信弃义之人。死活就是不同意亲事,你说气人不气人?

    “非呀,咱们兄弟也就你最有能耐,咱都还指着跟着你混上一官半职的。这门亲事多好?你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第二家了。你若成了张副将的妹婿,他可不得提拔你栽培你?你跑边城来当兵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吗?现在通天大道摆你面前你反倒不愿意走了,非呀,你可想清楚别做傻事。”张石也算是苦口婆心了。

    “我真有婚约,不信你问舒伯去。”宁非淡淡地道。

    张石气乐了,“我已经问过舒伯了,是,你的确是有婚约,小时候订的娃娃亲,可女方家不是失散了吗?天下那么大到哪里去找?你都快十九了,那姑娘比你小半岁,十八的大姑娘了还能不嫁人?说不定人家都是孩子娘了。要是找不到你就等一辈子不成亲了?”

    是的,宁非身上是有一桩娃娃亲的,女方家是高门大户,因无法言说,舒伯才含糊其辞说跟女方家失去了联系的。

    其实舒伯也是希望宁非娶张副将的妹妹的,这是目前他家少爷能寻到的最好的亲事了。至于原来的婚约他根本就不敢去想,高门大户谁家会把闺女留到十八?他家少爷这般流落在外拿什么娶人家闺女?

    “说不准人家还未嫁呢?”宁非随口道,“若是人家拿着信物找过来了,那我成什么人了?”

    “你!”张石指着宁非,说不出话来,“少找借口,你不就是不想娶张满娘吗?宁非,你上咱大营打听打听,乐意娶张满娘的排成长队。我跟你说,人家还真不愁嫁。你,你这个牛心左肺的!自打阿九公子走了你就不对劲,妖蛾子是一出一出的,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阿九公子走了,把宁非的魂也给带走了,先是莫名其妙买下阿九公子住过的这小院,接着找木匠弄了个阿九一样的轮椅,现在连这么好的婚事都拒绝了,你说他不是傻了吗?

    早跟他说了他们和阿九公子不是一路人,他们是臭当兵的,指不定哪天就战死沙场了。人家阿九公子是大家子,再不受宠也会有锦绣未来。再说了你就算追逐人家的脚步也不耽误你娶妻生子呀!

    “不是说了吗?我有婚约,不能背信弃义。”宁非很无辜地望着张石。

    张石苦劝半天就喊来宁非这么一句话,可气坏了,“你——你就等着后悔吧!”他一跺脚走了,爱谁谁,老子不管你的破事了。

    宁非连动都没动一下,只是拿着嘴里的树叶吹起了曲子,是那首“小毛驴”,宁非听桃花唱过,桃花说是阿九教她的。

    宁非也知这是门好亲事,娶了他的前途一片光明,不娶,可能就会得罪张副将了。可张满娘红着脸询问他时他还是拒绝了,那一刻他的脑子里出现的是阿九那张绝尘的脸。

    也不知是为何,每每舒伯唠叨要他娶妻生子他想到的就是阿九,甚至夜里做和阿九在一起的春梦,醒来那种餍足是那么的清晰而真实。这让他十分痛恨自己,他怎么可以这般龌龊呢?阿九是他的恩人,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兄弟!他怎能如此亵渎他呢?

    而且阿九又不是女子,他是男子,和自己一样的大老爷们,他怎么会生出这般荒唐的念头呢?这是对阿九的亵渎!他警告自己绝对不可以对阿九不敬,可那些无法言说的心思却好似在他心底扎了根,任他怎么驱赶都挥之不去。

    张副将也在苦口婆心劝自个妹子,“这回你可没话说了吧?不是哥哥我不同意,而是宁非那小子不愿意娶你。”他对宁非的不识抬举很不高兴。

    张满娘倔强的抿着嘴,“不是不愿意娶,而是他有婚约,他是个守信用的君子。”

    “是是是,他是君子,他都有婚约了,你也该死心了吧?满娘,海娃子家今日又托人跟我求亲了,他对你一往情深,你们一起长大,知根知底,他人也能干,不比宁非差吧?你嫁给他一准享福,就点个头吧。”

    “我不!”张满娘咬着唇。

    张副将气结,“我看你是中了宁非的毒,他就是个孤儿,不就是脸长得好点吗?顶什么用?他身上有婚约,他等得起,你能耽误吗?你都十六了,再耽误两年可就错过花期了。妹子,听哥一句劝,咱就嫁海娃子得了。”

    “不要,我愿意等。”张满娘就是不松口。自打见了宁非,她就眼里心里全是他了。

    “什么?你这个死丫头!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哥还能害了你不成?你还就认准那个死小子了?”张副将十分头疼。

    张满娘从没受过委屈,被哥哥这么一喝斥,眼圈都红了,豆大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我这辈子就认准宁非了。”她别过头去。

    张副将见妹妹落了泪,心一下子就软了,他们父亲去的早,他是长兄,跟妹妹相差十二岁,妹妹也算是他一手养大的,说是妹妹,其实和女儿也不差什么,“好好好,你不喜欢哥就替你回绝了海娃子,你再好好想想,哥不逼你。”到底他还是舍不得让妹妹难过。

    ------题外话------

    推荐好友古欣新文,盛世良缘之残王毒妃,pk中,求收藏啦!

    精彩简介:

    前世,二十一世纪中医世家传人穿越而来的柳逸云是被自己的良善给坑死的。

    她为他暗解奇毒,为他筹谋储位,为他倾尽一切。

    然奇毒得解大局已定,她迎来的却是恶毒罪妇游街示众的千古骂名!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叱咤朝堂内外!

    他,妖孽邪魅,冷酷无情,实力深不可测,然却独对她一往情深霸宠无边!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男主冷酷,女主腹黑,强强联手虐渣男,斗奸臣,诛恶鬼,杀天下,辅佐两代君王成就大楚中兴盛世金戈铁马的一对一宠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