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73章大魔头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自己做过的事这么快就忘记了?是杀的人太多了吧?”中年汉子越加气愤,“你敢说平安客栈那六个人不是你杀的?不仅把人杀了,还残忍地做成人棍吊在树上示威。还有姜家庄,全庄老少一百零七人全都死于你手,他们都是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啊。”

    中年汉子胸脯急促地起伏着,眼里射出仇恨的光芒,“像你这样的滥杀无辜又毒辣的魔头就该千刀万剐,我等身为武林正道中人,铲除你责无旁贷。”说着抢过同伴的兵器又要开杀。

    阿九几人无比震惊,他什么时候杀过人的?平安客栈吊树上那六个连油皮都没破一点呀。那个什么姜家庄阿九还有点印象,他们在那借宿过一宿。可要说他杀人就完全是胡扯了,无冤无仇的,他又不是杀人狂魔,怎么可能会杀人呢?

    可阿九瞧着中年汉子的样子也不像作伪,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住手。”阿九大喝一声,一只手抓住了中年汉子的手腕,他顿时动弹不得了。阿九这才又道:“消息是哪来的?”

    “你管消息是从哪来的干吗?我要杀了你为民除害,放手,放开我。”中年汉子使劲挣扎,却觉得阿九的手跟铁钳一样,任他怎么挣扎都纹丝不动。

    桃花先跳脚了,“胡说八道,我家公子才没有杀人呢,一个都没有杀过。”

    小豆子也跟着附和,“公子是好人,才不会杀人呢,即使杀人也是杀坏人。”

    就连胆小的小果子也鼓起勇气,“公子是大好人,不是大魔头。”

    可惜那中年汉子和他的同伴压根就不信,“有胆子杀人却没胆子承认,孬种!瞧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呸!”

    一瞥眼瞧见张敏青和戴晓莹两女,“两位小师太莫要害怕,有我等在他不敢把你们怎么样的,我们一定会把你们救出来。无耻之徒,连出家人都不放过,简直是——是武林败类!”中年汉子两人愤而指责。

    张敏青和戴晓莹面面相觑,这人是什么意思?她们怎么听不明白呢?

    阿九是听明白了,脸色越发不好看,“你亲眼看到我杀人了?”阿九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心头蓬勃的火势。

    “没有,但是——”

    “没有就好。你们都没有调查清楚就对着本公子喊打喊杀,是何道理?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正道作派?”阿九的神情无比讽刺,又深吸一口气道:“本公子没有杀人!”几乎是一字一顿。

    中年汉子和同伴有些动摇了,对视一眼,道:“你真的没有杀人吗?无风不起浪,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连古剑派的方大侠都站出来说话了。”眼底依然是深深的怀疑。

    “他说人是本公子杀的?”阿九的脸沉沉的。

    “这倒没有,他说你性子邪魅狂狷,不是个有容人之量的。”中年汉子张嘴就把人给卖了,他这端方不知变通的性子让同伴无奈极了。

    “这不就得了吗?他不也没说本公子杀人吗?本公子若是杀了人还敢这般在外头招摇?”眼睛扫过张敏青两女时又补充了一句,“至于她俩,这是本公子的晚辈。”阿九觉得有必要解释一句,不然凭这人诡异的脑回路还不定脑补出什么戏码来呢。

    中年汉子和同伴一想也对,却又不敢全信。阿九见状再次压住火气,“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们不是要往北去的吗?那就亲自去查证一番吧。”

    此时阿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打从他再次进入平安镇,就进入了一个精美的阴谋。这背后之人的心思真可谓是阴险,不管他杀没杀人,消息是传开了,他就成了所谓的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全武林的公敌。他即便再无辜,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也会对他群起而攻之,这些麻烦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谁这么恨他呢?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在短短数日内把消息传遍整个武林?阿九想不到。

    “好,我这就亲自前往平安镇查问,若是冤枉了公子,我裴季愿斟酒向你谢罪。”中年汉子大声说道。

    “好,但愿你说话算数。”阿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松开了手。看得出来此人就是个耿直汉子,他虽气却不恨。

    “可若是证实公子杀了人,那么不管天涯海角我都将追杀与你,以正武林风气。”中年汉子又道。

    “随你。”一抹不耐自阿九眸中一闪而过,他最不喜欢这种人了,自诩正义之士,恨不得把天下兴亡都扛在肩上当成自己的责任,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那个能力吗?连桃花都打不过还妄想追杀他,这人的脑子怎么长的?或者说他能活到中年真是奇迹。

    中年汉子茶水也不喝了,扯着同伴就要上路。

    阿九喊道:“等一下。”

    两人转头,以目相询。

    阿九轻笑一声,意味深长地道:“就这么走了?那我的脸往哪搁?桃花,废了他使剑的那只手。”

    “遵命。”桃花的身影旋过,惨叫声随之而起,那中年汉子的手腕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着,他疼得满头大汗,“你,你——”

    阿九满意地颔首,“本公子不是大魔头吗?总得做点符合身份的事吧。”他唇角的笑无比讥讽,话锋一转却又道:“你放心,本公子能废你的手腕,自然也能给你治好,在你未给本公子赔罪之前你的手腕就先寄存在本公子这吧。”目光似有若无的瞥过西南角落桌子上的几个人。

    “走!”中年汉子也挺硬气,忍着疼和同伴往北行去。

    “咱们也走吧。”阿九没了喝茶的兴致,“桃花付账。”

    “哎,来了。”桃花从钱袋里掏出银子付了茶水钱,又拿了块约莫五两的银子拍在桌上,“老板娘,这是赔你的桌椅钱。”刚才打架坏了两张桌子一条长凳,还打碎四个茶壶。

    老板娘先是一喜,随后推辞说给的太多了。桃花特土豪地一摆手,“给你就拿着,谁让我家公子心善见不得人为难呢?”

    老板娘这才欢喜收下,还特别有眼力劲地把桃花的水囊全都灌满,连新鲜果子都包了两大包。

    阿九的视线再一次在西南角几人脸上滑过,嘴角带着邪肆的淡笑。

    没错,阿九是在震慑。他才从荒山野岭出来就有人认出他要除了他这个魔头,以后遇到的人会越来越多,与其让那些阿猫阿狗都跑出来恶心他,还不如拿出手段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好欺负的。也让那些自诩正义之士的人瞧瞧招惹他的下场,盲目行侠仗义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