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62章 杜小五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杜小五上琅琊山也是临时起意,从大夫那里得知大哥的情况他就坐在太师椅上没动过,可眼底的阴鹫却让人害怕。

    公子九!他咬住后槽牙,一口鲜血“噗”地喷了出来。

    轻敌了,是他轻敌了。他没把宁非瞧在眼里,结果宁非不仅活着从边境回来了,还立了大功。他没把公子九放在眼里,觉得那不过是个富贵公子哥,结果呢?这个人却害了他兄长们的性命。

    若是一早就把这两个人结果了,哪里还有后面的祸事?杜小五后悔极了,眼底迸射出狠毒的光芒。

    “备马,上山!”杜小五猛地站了起来。

    那两个小娘们他放在琅琊山了,本打算用来要挟公子九的,现在他改变主意了,他要杀了她们,先奸后杀,让琅琊山所有的兄弟都尝尝贱人的滋味,然后把她们的尸体吊在公子九的院门上。

    这样都不能消了他的心头之恨,他要让公子九和宁非死,还有姚家那个毒妇,他要弄死所有得罪杜家的贱人。

    所以他上琅琊山一是为了杀张敏青和戴晓莹,二是为了借人。

    刚过午杜小五就出门了,晚饭没在院子里用,是以逃过了一劫。然而,劫难都是定数,他是怎么也逃不过去的。

    琅琊山才跟别的山头火拼过,惨胜,伤亡很重。杜小五提出借人王大当家的不大不乐意,杜小五便有些生气,脸上就带出了一些。王大当家的一瞧也不高兴了,你大哥还是我女婿呢,你杜小五算个什么东西?反倒跑老子跟前使脸子来了。所以晚宴时未见杜小五他只派个小喽啰去找,连等都没有等。

    杜小五去了囚禁张敏青和戴晓莹的牢里,小喽啰费了半天劲才找到这里。杜小五正对着两女抽鞭子,闻言面无表情地说了句“就来”,挥着鞭子继续抽,抽的两女皮开肉绽,小喽啰吓得大气不敢出,站在一旁不敢离开也不敢催促。

    杜小五足足打了三十鞭才停下来,这么一耽搁他走半道上阿九和宁非就已经攻到山上了。杜小五瞧见火光和喊杀声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妙,他可没有什么同甘共苦与琅琊山共存亡的心思,转身就回了牢里把两女带上从小道下山了。

    “五爷,这俩就是累赘,还带着干吗?杀了吧!”随从甲扛着一女走山路很费劲。

    随从乙也道:“对对,不带着她俩咱们还能走快点。”他很担心攻山的人会追过来。

    杜小五却是声音一冷,道:“哪来这么多的废话?爷还不需要你们教爷怎么做!”

    甲乙两人全都噤声了,“小的知错,五爷大人有大量,莫跟小的一般见识。”

    他俩是杜小五的心腹,杜小五去哪里他俩都跟着,有很多阴损事还是他俩亲自去动的手。他俩很了解杜小五,知道他此时正心里不痛快,他俩要是再说一句,杜小五能立刻要他们的命。所以哪怕山路再崎岖难走他们也不敢再抱怨一句了。

    下了琅琊山找到坐骑杜小五立刻就打马回府,琅琊山离边城还有三十多里路,一路疾驰他回到家都已是寅时初了。

    远远的杜小五三人看到杜家所在的位置燃起了熊熊大火,随从甲急道:“五爷,咱家走水了。”

    随从乙道:“快走,赶紧回去救火。”

    杜小五也是心急如焚,马鞭狠狠地抽向马屁股,这么大的火势把半边天空都映红了,整个杜家全烧着了吧?他恨不得长出翅膀飞过去。

    等到了杜家外头杜小五反而勒住了马,坐在马上望着大火一言不发。随从虽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却也不敢出口询问。

    “走!”杜小五足足看了一刻钟,调转马头转身就走。随从面面相觑,慢了一拍才打马跟在后头。

    杜小五的心冰冷且惊骇,整个杜家那么安静,上下百十口人却无一人出来救火,这意味着什么?杜小五不敢去想,更不敢去赌。

    若大哥他们都遭遇了不测,那他就是杜家仅剩的一人,他决不能再有闪失,他得活着,活着报仇!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杜小五一咬牙朝城外而去。

    夜色凛冽,杜小五整个人如一张绷紧的弓,马鞭一下又一下抽打身下的坐骑,双目紧盯前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了,快了,只要过了前面的峡谷就是天王老子来他也不怕了。

    夜色淡了,蒙蒙的亮光中已能模糊看到前方高耸的山崖,峡谷已经在望。

    杜小五大喜,精神为之一振,“驾”他大喝一声更快速度朝前冲去。这可苦了后头跟着的两随从,比不上主子的马好骑术好也就罢了,偏还多带了一个人,使出吃奶的劲才堪堪不被甩下。

    马上就要进峡谷了,杜小五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就在他欣喜之际,忽听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小五,你这是要去哪里?”

    “宁非!”这声音不亚惊雷炸在杜小五的耳边,“宁非,我知道是你,少给我装神弄鬼,出来,你出来!”

    杜小五险险勒住马,惊魂未定的样子。现在就是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往前走了,峡谷很窄,不堵住了连个逃的地方都没有,更别说两边山崖上指不定就能落下巨石,一个不慎可就被压成肉饼了。

    “我不是在这儿了吗?”宁非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杜小五闻声望去,只见峡谷入口处宁非正抱着陌刀懒洋洋地靠在一块大石头上,跟他在一起的还有那个做轮椅的公子九和他的小丫鬟。

    “宁非你是什么意思?真要与我过不去?这些年我自问待你不薄。”杜小五抢先说道。

    宁非拧了一下鼻子,无比讽刺地说道:“是不薄,烧我家的房子,买凶要我的命,的确不薄。”

    宁非一点都不想再绕弯子,天都快亮了,还是快点把事儿办了,也好回城吃个早点。“小五,来吧,朋友一场,今儿咱俩把帐清清,就咱俩!你把无辜的人放了。”

    又转头对阿九道:“你别插手,在一旁替我掠阵即可,全当卖我个面子行不?”

    阿九倒是无所谓,“让他先把人放了。”他看着像破布一样横在马上的两女,心中浮上担忧。

    “想都别想!”杜小五冷哼一声,反身一抓就把张敏青扣在了手里,“五爷我今天心情不好,没闲心跟你算什么帐。把路让开,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两女就是他的护身符,不然他何必费心思带着?

    宁非气不打一处来,“拿女人当挡箭牌算什么英雄好汉,杜小五你就是个孬种!”

    杜小五却不为所动,扣住张敏青的手更用力了,“老子再说一遍,把路让开,不然老子就先杀了这两个小贱人。”

    本来昏迷的张敏青醒了,她一看到阿九瞬间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十分激动地喊道:“师叔,别管我!千万不要放走这个恶贼!”

    宁非气得跳脚,阿九的眼神冰冷如铁,“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吧!”话音未落人已凌空跃起,只听得杜小五哎呦一声,已被阿九一脚踹下马,张敏青也安然无恙到了阿九怀里。另一边的戴晓莹则被桃花抢了回来。

    “好了,现在你们算账吧!”阿九坐回轮椅上,气息都没乱一丝。

    ------题外话------

    推荐基友文蜗牛壳著

    当她变成了她,沈辛萸满脑子想的不是报仇,而是吃饱,睡好,紧抱唐先生的大长腿……

    许久以后。

    记者问沈姑娘。

    “听闻自您结婚以来,唐先生一直称呼您为姑娘?”

    沈姑娘巧然一笑,点头称是。

    记者追问,“为什么?私下里不叫老公老婆吗?”

    某女娇羞一笑,:“因为他说将我当女儿养。”

    “……”

    这是一个很暖很宠的重生宠文,感兴趣的小天使就戳进来吧o(n_n)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