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52章 夜谈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陈知府新得了一个小妾,才十五,长得如花似玉,那巴掌大的小脸嫩得如清晨草叶上的露珠,细腰不盈一握。她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打小学得就是怎么伺候人。陈知府得了她那是夜夜笙箫,怎么宠怎么爱都不够。

    此刻,陈知府坐在小妾的屋里,听着内室传来的流水声,不由心猿意马起来,没喝酒就已醉了七分。

    “心肝你可算出来了,急死老爷我了。”陈知府一脸急色,下一刻眼便睁得老大,“你是何人?”

    原来出来的不是他的小妾,而是个陌生的貌美姑娘,瞧着年岁挺小的,也就十二三岁。虽容貌比他的心肝宝贝稍逊一筹,但胜在有一股娇憨清新劲。

    陈知府虽惊讶,却也不觉得害怕。他还想着莫不是什么精怪化作人形来与他相会,正要调笑几句,却被一把匕首架在了颈上。

    “你——你到底是何人?”陈知府吓得魂飞魄散,“你把珠娘怎么样了?”都这时候了还惦记着他的美妾,真是个色中饿鬼。

    桃花斜睨着他,心里可鄙夷了,堂堂知府大人居然是这样的脓包软蛋。“放心,她好着呢,不过本姑娘嫌她碍事,就让她先睡一觉。”

    陈知府听到爱妾没事,好不容易鼓起的一丝勇气泄个干净,腿都在哆嗦,“女——女侠,有何贵干?有事好商量,你把匕首先拿开行不行?”这若是一不小心割伤他怎么办?

    桃花嗤笑一声,“可以呀,但你要听话,不许喊,不许动,我问什么你说什么,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好好好,全听女侠的。”冰凉的匕首在陈知府脸上拍打着,他一介文人哪里见过这个?别说问他话了,就是让他叫祖宗他也照做。

    桃花收回匕首,在手中把玩着,“我和我家公子前些日子才到边城,就住三叉井胡同那,先是房屋走水,命大,只毁了灶间,人没伤着。然后呢,今天陈捕头又上门,无凭无据的就定了我家公子的罪名,要抓人。本姑娘就想问问这事陈大人你管不管?”

    “女侠,这事本官真不知道啊!”陈知府觉得可冤了,这事他真不知道啊!

    “我不管你知不知道,陈捕头滥用职权总归你管吧?”桃花冷笑着,“陈捕头欺我家公子是无依无靠的外乡人,不好意思,我们还真不是。喏,我家公子让我把这张名刺送给陈大人你瞧瞧。”

    “喏诺诺,瞧清楚了,诚亲王,当朝皇叔。”桃花把名刺递到陈知府眼皮底下,“陈知府是朝廷命官,来瞧瞧是真是假。”

    陈知府吓得一哆嗦,诚亲王的名刺他有幸见过,自然看出眼前这张是真的了,额头的虚汗就冒了出来。“女侠,有事好商量,是下官有眼不识泰山,明儿下官亲自去给公子请安。”心里把陈捕头骂了个狗血喷头,正事不干,净给他惹祸招灾。

    “可别!我家公子爱清静,不喜欢别人打扰。”桃花连忙止住,“跟陈大人说句实话,我们在边城也就得罪一个杜家。我家公子说了,他给陈大人面子,但陈大人也得给他面子。我们和杜家怎么斗那是我们自己的事,他不希望官府参合进来。往公子身上泼脏水?也不睁大狗眼瞧瞧我家公子是不是软柿子。哼,破不了案倒有本事抓人,真是不知所谓。”

    “是,是,女侠放心,下官最是公正严明,一定严惩渎职人员。”陈知府态度可诚恳了。

    说来也是巧,陈知府当初救的女眷就是诚亲王府的,帮着他谋缺的就是诚亲王府的二管家,是以他知道诚亲王有好几个儿子,难道是世子或公子来了边城?

    一想到这他态度更好了,“女侠放心,下官知道怎么做。”多好的抱大腿的机会呀,生生被毁了。

    “你知道就好!我家公子可不想再看到官差踹门。”桃花把匕首往袖子里一塞,推开门没入了黑夜中。

    陈知府反倒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两手撑着炕沿好半天才起来。也顾不上睡小妾了,直接就把师爷喊过来了。

    听女侠的语气他们是报过案的,他要看看是什么案子,明天就责令陈捕头破案。

    想到陈捕头他就更心塞,不用想他也知道陈捕头收了杜家的好处。

    再一想到杜家,陈知府头都大了。杜家在此地盘根错节,他这个知府大人都要给几分面子。可另一边是诚亲王府的人,他也得罪不起,就这般夹在中间,他好为难呀!

    第二天陈知府就带着重礼登门拜见了,虽然那女侠说无需拜见,但他也不能真的不来啊!阿九没见他,是桃花出来打发他走的。

    紧接着陈捕头也来了,他是来赔罪来。他倒能屈能伸,七尺高的汉子直接跪门口了。

    阿九依然没有见他,也没有为难他,犯不着为这么个货色生气。

    不过陈捕头是走了,却派了两个捕快过来,一天到晚都在胡同附近来回巡视,说是保护阿九。这倒让阿九对他高看一眼,此人比陈知府有手段多了。

    杜家得了陈捕头给的消息,气得鼻子都歪了!

    “有靠山?有后台?得罪不起?山高皇帝远,他就是条龙到了老子的地盘也得乖乖地盘着!”杜老大握紧手中的酒杯。

    杜小五眯着眼睛,“就是可惜了陈捕头那里,没法再借力了。”私下里递个消息还有可能,明面上陈捕头是不会帮着出头了。

    “那咱们就自己来,我就不信在咱们的地盘上还治不了两个臭小子?”杜老大募得提高了声音。

    杜小五转着酒杯没有说话,眼底却全是危险的光芒。

    阿九过了几天安生日子,杜家那边破天荒地没有动静,阿九心知平静中往往蕴含着大的风暴。只是他没想到这风暴会来得这样猛烈。

    这一日黄昏,一个蒙得只剩两只眼睛的陌生人给阿九送了个消息,说宁非有危险。半个时辰后张石就浑身是血闯了起来,说了句“救宁非”就晕倒在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