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51章 官差上门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大年初一本是一年之始,大家走亲串友相互拜年祝福,这一天阿九的小院却迎来了一队耀武扬威的官差。

    他们不等里面开门就直接踹门而入,“守好了,别让歹人跑了。”领头的那个破锣般的嗓音大喊着。

    阿九和三女正在屋里喝茶嗑瓜子,他们玩猜数字的游戏,输的人要讲笑话,必须把大家都逗笑才算过关。

    这一回是桃花输了,她一连讲了五个笑话了,张敏青和戴晓莹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可阿九却始终面无表情。桃花急得抓耳挠腮,绞尽脑汁想笑话,就在此时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咱家进歹人了?我去看看。”桃花起身就往外去,她一眼就看到被踹倒在地上的院门,脸一下子就阴了,“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就闯进民宅,还有王法吗?”

    “我们是什么人?我等乃府衙捕快,这是我们的张捕头。”有一个特别胖的中年汉子指着领头之人说道。

    那个被叫作张捕头的年约四十出头,个头很高,一双三角小眼泛着阴毒的光芒,“屋主呢?出来!跟我们去衙门一趟。”他下巴高抬着,特别趾高气昂。

    桃花不乐意了,“凭什么?我们一不偷二不抢,你凭什么抓我们去衙门?”

    阿九也出来了,“张捕头是吧?无凭无据就要本公子跟你去衙门,是不是太草率了?”

    “呦呵,小子胆子不小!”张捕头哼了一声,他见阿九是个孱弱的,压根就没放在眼里,“有人告发你这里藏污纳垢,逼良为娼。”脸一变,和颜悦色对着后出来的张敏青和戴晓莹道:“两位小师太莫怕,本捕头一定严惩恶人,为你俩做主。”

    张敏青和戴晓莹面面相觑,这人说的是人话吗?她们怎么听不懂呢?做主?即便是做主也得是师叔为她们做主呀!而且有师叔在她们有什么好怕的?

    “何人告发?”阿九问。

    “你问这干吗?想打击报复?本捕头告诉你,休想!只要本捕头在就不容你作恶。”张捕头拍着胸脯,大义凛然,“瞧着你人模狗样的,没想到内里却是个败类,连出家之人都敢下手,简直丧尽天良。”他斜睨着阿九,好似看地上的烂泥。

    本来还蒙圈的三女这才明白过来,均面含怒色。尤其是桃花,柳眉倒竖,“还不知道谁丧尽天良呢?两位师姐和我家公子师出同门,怎么就藏污纳垢见不得人了?你弄清楚情况没就来抓人?”这是哪个不安好心的往公子身上泼脏水。

    “大胆。”张捕头大喝一声,“瞧你年幼无知的份上本捕头不与你一般见识。”

    “你说是同门就是同门吗?还没见过尼姑庵有男弟子的,你休要狡辩,带走。”张捕头手一挥,手底下的人就冲了上来。

    张敏青和戴晓莹见状大急,快步走过来拦在阿九前面,“你们弄错了,他确实是我们师叔,不是坏人。”

    “两位小师太放心,有我等为你们做主,他不敢再逼迫你们的。”

    张捕头这是以为她俩被阿九拿捏住了短处不敢说实话,任凭她俩如何解释,张捕头等人就是不信,非要拿阿九回去审问。

    阿九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张捕头是冲他来的。他首先想到的便是杜家,也只有杜家才会想要对付他。

    “证据呢?官府抓人不是要证据的吗?还是边城与众不同可以随意抓人?”阿九徐徐说道,“本公子都已经解释了与这两位师太是同门,邻居都可以作证,张捕头为何这么执着要抓人?是想污蔑还是屈打成招?”

    趴在墙头的左邻右舍纷纷道:“对,我们可以为阿九公子作证,阿九公子不是坏人,这两位姑娘确实是喊阿九公子师叔的。”

    张捕头眼睛一瞪,“嚷嚷什么,你们这是妨碍官差办案,是要打板子的。”又看向阿九,“你小子非议官府,罪加一等。”

    边城民风彪悍,才不理他这一套呢,“官府也得讲理,我等都是良民,又没有犯罪,凭什么打我们板子?”

    把张捕头等人气得呀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腰刀都拔了半截又放了回去。这些刁民大多是军籍,家中都要军汉,真逼急了他们就敢动手揍人。到时他们往卫所一跑,他找谁说理去?

    “你小子伶牙俐齿那就去衙门说吧。”张捕头不愿再多费唇舌,反正是个外乡人,就是弄死他也没人找。况且他还拿了人家的银子。

    “张捕头今儿是执意到底了?”阿九看向张捕头,嘴边噙着一抹淡笑。见他有恃无恐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张捕头你这么威风陈文大人知道吗?”

    阿九似笑非笑的样子让陈捕头心中咯噔一下,这臭小子一点都不害怕莫不是有依仗?他直呼知府大人的名讳,难道跟知府大人有关系?他不免迟疑起来。

    阿九见状,又道:“本公子劝张捕头还是请示陈大人一声为好,免得误了前程。”

    张捕头等人这下更犹豫不决了,“头儿,瞧这小子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要不咱再摸摸情况?”一个属下低声说。

    张捕头觉得有理,他虽拿了杜家的银子来办这事,但这人若与知府大人关系匪浅,他也不能为了银子不要前程吧?

    想到这里他便顺水推舟,“你小子等着,本捕头现在就去请官文,我看你能嚣张到几时?走!”一甩袖子领着一队人走了。

    阿九谢过帮着说话的左邻右舍,又领着三女把院门重新装好,这才回屋。

    “公子,这肯定是杜家的毒计。”桃花立刻就嚷嚷了起来,“他们居然买通官府,公子怎么办?要不要教训他们一顿?”桃花挥舞着拳头。

    张敏青和戴晓莹却很不安,“师叔,都是我俩连累了您,要不我俩还是走吧?”

    阿九摆手,“跟你俩没关系。”就是没有她俩也会有别的借口。

    阿九看了一眼义愤填膺的桃花,蹙眉想了想,道:“我记得大和尚给咱们准备了不少官员的名刺,你去挑一张能用的。”

    “好。”桃花眼睛一亮,片刻后拿着一张名刺过来了,洋洋得意地道:“这张吧,这张一准好使。”

    阿九一瞧是诚亲王的,点了点头,“行,今晚你去知府衙门找陈知府聊聊吧。”

    “好嘞,我一定跟他好好聊聊人生理想。”桃花可得瑟了。

    “不!”阿九一本正经地道:“你应该跟他聊聊如何构建和谐边城。”

    ------题外话------

    继续pk,收藏涨得不多,也不知道能不能过!

    推荐好友暮夜寒古言种田文:《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一朝穿越大庆朝,二十一岁的大龄女青年桑叶带着五岁的小豆包历经艰险回到乡下老家,却被长舌妇冠上“克夫”之名。

    甭管地痞还是二流子,全盯上了这块坏了名声的香肉。

    桑叶不堪其扰,彻底暴露凶残属性,提着把剔骨尖刀追砍流氓地痞二十里。

    一夜之间,桑氏女威震四方,凶悍之名传遍乡里,自此以后,无人问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