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50章 不放过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宁非从卫所回来直接就来了阿九这,是戴晓莹给他开的门,他错愕了一下,还以为走错地方了呢,“打扰了,敲错门了。”

    他退回去一家一家数过,没错呀,就是第四家,可刚才那个貌美尼姑是谁?难不成阿九离开了?一想到这宁非脸色大变。

    戴晓莹也觉得莫名其妙,不是敲错门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正好从屋里出来的桃花问:“谁呀?”

    宁非大喜,跳着脚招手,“小桃花,是我,是我。”

    桃花一瞧见宁非,眉头习惯性地皱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去卫所了吗?”

    “这不是过年吗?我回来过年,明儿一早还得回去。”宁非笑嘻嘻的,“你家公子呢?”

    桃花下巴一抬,“屋里写字了。”

    宁非伸长脖子朝屋里看了看,什么也没看着,“你忙吧,我进屋看看。”一抬眼瞧见从厢房又出来个貌美尼姑,他眼睛一闪,神秘兮兮地对桃花说:“你家公子的口味挺独特哈。”

    桃花一开始没明白他的意思,看他笑得那么贱,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瞪着他咬牙切齿地道:“你少胡咧咧,她们两个是公子的晚辈,是管公子叫师叔的,收起你那些龌龊心思。”她低声警告着,要不是碍着公子的吩咐,她真想把他打一顿,什么人这是?

    “我的错,我的错。”宁非拱着手讨饶,“我吧就是嘴没个把门的,桃花你别生气!”

    桃花送给他一个大白眼,越过他去厢房了。宁非撇了撇嘴,其实心里觉得自己可无辜了。这能怪他吗?平白无故多俩貌美小尼姑,是个人都得多想。

    阿九正执笔帮邻居写春联,他的腰身挺拔,笔锋在纸上从容地游走。他的侧颜刀削斧凿一般,从窗户斜射进来的阳光给他镀上一圈金边。

    宁非的心一下子就沉静下来,他觉得这样的阿九俊美地似神人一般,他都不忍打破这份美好。

    “来了。”还是阿九先开口招呼。

    宁非讪讪道:“阿九你写字呢。”缓步凑了过去,待看到纸上的字,宁非眼都直了。

    只见阿九的字行云流水,铁画银钩,若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来自虚空,又归于虚旷。真是一笔好字啊!

    之前宁非心中还暗喜,这么些年来他最得意的不是和人打架每次都赢,而是他的一笔字。别看宁非混,但他的字写得极好,在江南小镇上赵举人都夸他的字有大家风范。

    这都是奶娘逼出来的。自他五岁启蒙,奶娘就说了,“少爷,四书五经你学得差点就差点了,但字如人的脸面,你绝不能偷懒。”每天都看着宁非练五大张才罢休。

    宁非嘴上不说,心里是极得意的。可现在和阿九的字一比,他都没勇气提笔了。

    好在宁非心大,只一会就想开了,阿九本就样样出色,自己比不过他不丢人。转而问阿九,“那事你听说了吧?”

    “什么事?”阿九头也没抬。

    “杜家的事呀!难道你没听说?”宁非有些着急。

    “你是说杜老二断袖杜老四断腿的事?”阿九漫不经心地反问。

    “对对对,就是这事。”宁非直点头,声音里按捺不住地喜悦。

    阿九抬头看他,只见他的双眸漆黑透亮。阿九一挑眉,“你做的?”

    “啊,对,我就觉得杜家挺不是东西的,就小小给了个教训。”宁非咳嗽了一声,面上作出不值一提的样子,眼里却透着满满的得意。

    “干得好!”阿九认真赞了一句。

    就见宁非的嘴巴都快咧到两耳了,偏嘴上还谦虚,“马马虎虎啦!”好一个口是心非。

    “做利索了?”阿九又问。

    宁非就更得意了,“放心吧,查不到我头上。”杜老二和杜老四出事的时候他人在卫所呢,跟他有什么关系。

    “那就好。”阿九又看了宁非一眼,他忽然觉得宁非跟养在后山上的土狗好像,尤其是求表扬的那傻样。

    杜家那边炸开了锅。

    “什么?苏大夫你说我家老四的腿治不好了?那他岂不是不能再考科举了?”嘴角淤青的杜老二一把揪住了苏大夫的衣襟。

    “二爷,二爷您息怒。”苏大夫可吓坏了,哭丧着脸,“是老朽才疏学浅本事低微,若是寻得名医四爷的腿伤还是有希望的。”

    “少给老子推脱,老子就让你治,治不好老子弄死你全家。”杜老二暴虐着吼道。

    一来杜家兄弟几个感情不错,二来杜老四被众兄弟寄托了改换门庭的希望,眼瞅着就要成功了,现在“啪”希望破灭了,谁能接受?

    “二爷,二爷饶命!大爷,老朽实在是无能为力啊!”苏大夫腿颤抖着哀求。

    杜老大把脸一沉,喝道:“老二松手。”

    杜老二不甘心,两眼通红,“大哥,老四要瘸了,杜家要断了希望了。”

    “我让你放开大夫听到没有?”杜老大眼一瞪,“你就不要跟着添乱了。”老四不能再继续科举他不难过吗?要是弄死大夫全家能让老四的腿好起来他早干了。

    “哎!”杜老二恼怒地把苏大夫一推,抱着头蹲地上了。

    杜老大看了他一眼,转头对大夫道:“苏大夫莫要见怪,老二也是心忧四弟的伤势。”顿了一下他又道:“苏大夫,我家四弟的腿真的没希望了吗?只要能治好,哪怕花再大的代价我们都愿意。”

    苏大夫为难地道:“大爷哎,真不是老朽推脱拿乔,老朽真没这个本事呀!”

    杜老大整张脸都阴了,苏大夫见状心中惴惴不安,就听杜老大又道:“我们会尽力寻找名医,现在我家四弟的伤还得劳烦苏大夫,苏大夫没意见吧。”

    “应当的,应当的。”苏大夫一叠声应道,有意见他也不敢说呀!

    苏大夫离开后,杜老二猛地站起来狠踹桌子,“要是让老子知道是谁干的老子扒他的皮。”一不小心碰到嘴角的伤,疼的他呲牙咧嘴。他嘴角这伤是他大舅哥揍的,还真他娘的疼。

    杜老大皱眉,“你给我消停点!”然后看向一直没有开口的杜小五,“小五,查得怎么样了?”

    杜小五摇头,“没有头绪,我查的所有线索都指向巧合,没有人设局。”

    “不是巧合。”杜老大一口就否定了,老三出事他没当一回事,等老二和老四的事一出,他立刻就意识到是有人在针对杜家。

    杜小五道:“我也认为不是巧合,肯定背后有人。”

    “你觉得会是谁?”杜老大问。

    “宁非!”杜小五口中吐出这个名字。

    “宁非?不可能!这段日子宁非一直在卫所,他没这个能耐。”杜老二摇头不信。

    “大哥二哥,你们要相信我,我跟宁非打了好几年的交道了,他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人,你要知道,每次巡边他带出去的队伍总能全活着回来,没有两把刷子行吗?”杜小五意味深长地道。

    杜老大不自觉地点头,眼底闪着森然的光芒,“宁非!”既然你小子活腻歪了,那就别怪我送你下地狱。

    “还有那个叫阿九的小子!”杜小五提醒。

    杜老大缓缓点头,无论是宁非还是什么阿九,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题外话------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顾南西著:这是重生虐渣文?确切地说,这是腹黑女国师的宠猫日常,是北赢万妖之王的暖榻史。

    国师大人对杏花说:“你身子真暖,以后,为我暖榻可好?”

    后来,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阿娆,入春了,我……我难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