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8章 后续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天已经黑了,宁非独自在操练场上拉弓射箭,靶子已经看不到了,全凭手感和直觉。宁非一次次地把箭射出去,用耳朵判断有没有射中?射中在了什么位置?

    张石看不下去了,过来劝道:“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都练了一个时辰了,明儿再练,咱回吧。”

    宁非的假期一结束就回了卫所,至于身上的伤压根不是问题,以前他受的伤比这重多了,不还是该操练操练,该巡边巡边吗?他不过是个臭当兵的,有什么资格请假休息?说不定等他养好伤回来小旗的位子就被人顶了。

    宁非拉弓的手顿了一下,“石头哥你先回吧,我再练一会。”

    太弱了,他太弱了,所以姓杜的才敢烧他的房子,所以他时时担忧舒伯的安危。他被阿九深深刺激了,阿九之所以那般从容平和,是因为他没把杜老大放在眼里,他有能力为自己讨回公道。现在他就渴望拥有阿九那样的能力,他希望他的将来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不是任人摆布或是看别人的脸色。

    张石劝不动宁非,只好自己回去了,他拍拍宁非的肩,道:“那行吧,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悠着点。”这次的事情对宁非打击太大了,他能这般发泄出来也算好事。

    张石走后,宁非又射了五十支箭,然后开始练刀法,他的刀法十分简单没有一丝花哨,就是不停地出刀,追求力度和速度,这是他多年实战总结的。他不需要会很多招式,只要速度够快就能杀敌。

    几年前他刚学会战场生存法则,遇到一位袍泽,一杆长枪使得可好了,瞧那气度就不是他们这样的出身。只是那人才到军中,不然也不会总抢在最前头,嘿嘿,在军中冲在最前头的往往死得最快。宁非也是经了三场战争才摸出点窍门的。

    但那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宁非深以为然,在战场上运气只占一部分,想要活着回来还需要实力。宁非每场战争都能活下来就是因为他的刀快,在敌人的刀到之前把自己的刀插进敌人胸膛。总旗百户明明看他不顺眼却还得忍着他,就因为每回外出巡边只有他能把人全都活着带回来。

    而在边城能够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直到胳膊累得再也抬不起来宁非才停下,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才慢慢朝回走去。

    也会真的是种不错的选择,都答应舒伯了,那就试试吧。这一刻宁非才真正认真起来。

    “你俩怎么会在这里?”阿九领着张敏青和戴晓莹回到租住的小院,这俩姑娘受了惊吓,又是一身狼狈,阿九等她们收拾好了才问话。

    张敏青和戴晓莹对阿九很恭敬,“师叔,我俩是来边城寻洪秀师姐的。”

    “洪秀?”阿九的微一皱眉,“她不是失踪好几年了吗?是来了边城?”

    “有三年了。”张敏青老实答道,三年前洪秀师姐出师门历练,一去不复返,师门也曾派人出来寻找,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跟师妹出来历练,无意中听人说在边城瞧见个跟洪秀师姐很像的人——”

    “于是你俩就来了?”阿九接过张敏青的话。

    张敏青和戴晓莹窥见阿九脸上的不赞同,心虚地低下了头。

    “你俩呀,太鲁莽了。”阿九训道,“边城是什么地方?鱼龙混杂坏人出没,你俩容貌这般打眼,能到这地来吗?这回是你们走运遇到了我,不然——”

    阿九没有说下去,张敏青和戴晓莹想到要是没遇到师叔她们的下场,不由花容失色打了个寒战。“师叔,我们错了。”她俩乖乖低头认错。

    阿九看了她们一眼,道:“你们应该感谢小豆子,要不是他说起我哪里能去得那么及时?”当时小豆子一说是两个貌美尼姑,穿着白色衣裳,衣襟上绣着草,他立刻就知道是慈航庵的弟子。

    慈航庵的弟子都是穿白衣,白衣上绣着兰花,喻意品行高洁。小豆子不认识兰花,在他眼里看不就是棵草吗?

    张敏青和戴晓莹去跟小豆子道谢,小豆子吓得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二位小师傅是好人,给过我妹妹药材。”

    阿九又问:“你俩又什么打算?”

    两人对看了一眼,还是张敏青开口,“师叔,我俩想着再打听打听,说不准还这能有洪秀师姐的消息呢。”

    “也好。”阿九点头,来都来了,他也不放心她们独自回去,若是路上再遇到坏人他不是白救一回吗?

    “师叔,那我跟师姐去住客栈吧。”戴晓莹惴惴开口,尼姑庵打死她也不会再去了,还是客栈安全。

    “住什么客栈,我们这空房间还有,两位师姐就跟我们一起住呗。”桃花忙插嘴说道。

    张敏青和戴晓莹有些意动,却不敢应下来,都朝阿九看去。她们这位师叔是慈航庵唯一的男弟子,辈分高,人又冷冷清清,他不发话她们哪敢住下来。

    阿九轻轻颔首,“就住这吧,桃花的手还没好利索,你们自己把厢房收拾了。”顿了一下又忽然想起一事,“那两个说的什么重阳公子约战我的事你们知不知道?”

    张敏青和戴晓莹面面相觑,摇头,“师叔,我们没有听说过,许是我俩一路往北没有遇到江湖中人吧。”

    “公子,公子,谁要约战您?怎么回事呀?”桃花凑过来,可感兴趣了。

    阿九有些好笑地把从那两人嘴里得知的消息说了,桃花的眼睛更亮了,“重阳公子,武林榜第一,哦,我知道了,就是那个紫阳派的林重阳呀!我以前听千幻公子提过一嘴。他武功天下第一?怎么可能?第一应该是公子!”

    桃花忿忿不平,“公子,离八月十五还有好久呢,您会赴约的吧?”哼,一定要把那个重阳公子打得落花流水。

    阿九斜了桃花一眼,“到时再说吧。”都不知道消息真假呢,再说了,八月十五是中秋团聚的日子,他还想跟大和尚一块吃月饼呢,傻缺才为了个不知所谓的人跑华山顶上吹风。你约战我就得应吗?你谁呀?脸大?

    ------题外话------

    推友友文,《蚀骨缠绵:琛爷的心尖宠》花生粒著。

    他擒住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脸。“你叫什么?”

    她星眸带着倔强,下巴被他捏的生疼,咬牙道:“简折夭。”

    他听言,竟勾唇一笑,轻笑道:“折夭?”

    她不解的看着他。

    他恶劣一笑,“你怎么不叫夭折?”

    她眸子一瞪。

    纵使高高在上,受万人追捧的他,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为了她尽折腰。

    宠文,一对一,身心干净,欢迎收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