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4章 讨债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杜老三是个色中饿鬼,最近迷上了迎春楼的新晋红姑娘丽娘,砸了一个月的银子才得到一亲芳泽的机会,此刻他正一边喝着酒一边在丽娘身上乱摸。

    丽娘嘤咛着娇嗔,“讨厌啦,把人家的衣裳都弄皱了,人家还怎么出门?”

    杜老三在丽娘脸上摸了一把,色眯眯地说道:“心肝,只要你把爷服侍好了,爷还能少了你的衣裳穿?爷其实最喜欢你不穿衣裳了。”说着就要来解丽娘的衣带。

    “三爷!”丽娘咯咯笑着,左躲右闪坐在杜老三腿上拧麻花,不想轻易被得逞。小粉拳套还不依的捶着杜老三的胸口,“三爷就会欺负人家。”

    杜老三哈哈大笑,被撩拨得性起,猛地就把丽娘抱了起来,“瞎说,爷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喉结耸动着,心道:这小婊子还真勾人,也不知道迎春楼从哪找来的尤物。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长随忐忑的声音,“三爷,夫人,夫人使人请您回去一趟。”

    “打发走!”杜老三不耐烦地道,他已经箭在弦上,怎舍得下到嘴边的美味?

    门外的长随可为难了,他也知道要是搅合了三爷的好事三爷能劈了他,可他若不给通报就得罪了夫人,想起夫人整治人的手段,他恨不得能立刻晕过去。

    他想到刚得到的信息,硬着头皮道:“三爷,小少爷从台阶上摔下来,昏迷不醒,夫人请你速速回去。”

    “什么?睿儿摔晕了?你们这些奴才干什么吃的?”只听得屋里头嘭的一声响,杜老三骂骂咧咧走了出来。

    “三爷!”丽娘委屈地唤道,眼圈红红欲语还休。

    杜老三又折回去拍了拍她的小脸,“爷今儿有事,乖,爷下回再补偿你,这银票你先拿去花吧。”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拍在丽娘胸上。

    杜老三出了迎春楼急匆匆往家赶,那丽娘再勾人也比不上儿子呀!他家妻妾八人,给他生了十二个闺女,唯独夫人给他生了个儿子,才三岁,金贵着呢。

    “马车呢?”杜老三心里跟长了草一般,就这么一根独苗苗,若是有个好歹他岂不绝了后?

    长随四下看了看,指着街对面,“三爷,在那!”

    “还等什么?赶紧叫他们赶过来。”杜老三气急败坏。

    “是,是,小的这就去。”长随一溜小跑着去街对面。

    等长随喊了马车过来杜老三却不见了,长随急了,“三爷,三爷,三爷您在哪?”前后也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三爷能去哪儿?长随大声喊着寻找着。

    杜老三到哪里去了?他被人蒙了麻袋扛走了。

    杜老三使劲挣扎却怎么也挣不脱,想要大喊,就觉得扛他的这人往他身上一戳,他就喊不出声了,不由心中大骇。

    拐进一条胡同,杜老三被狠狠扔在地上,阿九对着等在这里宁非一示意,两人就对着麻袋里的杜老三拳打脚踢起来,杜老三疼得蜷缩身子,开始还哼哼,后来就没动静了。

    “死了?”宁非和阿九停下来,这货也太不经揍了吧?

    宁非蹲下身隔着麻袋探他的鼻息,“还有气,晕过去了。”站起身又对着地上的死狗踹了起来,阿九则站在一旁看着。

    “行了,差不多了,别真弄死了。”阿九拦下宁非。

    “哼,算你走运。”宁非对着杜老三唾了一口,和阿九一起扬长而去。

    走出黑暗的胡同,宁非觉得心情舒畅多了,他扭头看着并肩而行的阿九,都没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惊讶心情了。

    打一照面就坐轮椅的阿九居然能自如行走,他不过稍露出点惊讶的表情,小桃花就怼他,“坐轮椅怎么了?坐轮椅碍着你了?”难道大家公子都有这样的癖好?

    还有刚才,杜老三是个胖子,没有二百斤也有一百八了,身形单薄的阿九却十分轻松地把他扛在肩上,从迎春楼到这可不近,阿九居然面不改色气不喘。

    更让宁非意外的是打杜老三黑拳的主意是阿九出的,这样的事不是该他这样的泼皮无赖子干的吗?可事实上从打听杜老三的行踪,到把人掠过来,全都是阿九一手策划的。

    这彻底颠覆了宁非对阿九的认知,他不仅没有失望,还更加高兴了,他觉得阿九真是个对脾气的朋友!

    “东西都拿好了?这么过去太慢了,我带着你吧!”阿九说着伸手抓住宁非的胳膊,猛一提气,宁非就觉得他一下子就飞了起来,耳边是呼呼的风声。

    宁非紧张过后就兴奋起来,天哪!阿九的轻功可真好!他自己练的是外家功夫,自诩若动真格的整个边城少有人能赢他,此刻他才意识到,跟阿九比他就是井底之蛙,目光太短浅了。

    一刻钟之后,阿九和宁非趴在一座小院的墙头。

    阿九道:“姓杜的和那个女人就睡在那个房间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厨娘,一个看门的老头,一个小丫鬟,哦,姓杜的心腹也在。”阿九把他们住的房间指给宁非看。

    “火折子带了吧?厨房易燃,先把那点了。东西厢房是空的,把这两处也点了。我今天就让姓杜的也尝尝被火烤的滋味。”阿九脸上的笑无比邪肆,他向来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姓杜的,恭喜你成功引起了本公子的注意,好好享受本公子为你准备的盛宴吧。

    宁非把篮子里用油泡过的布球一个个点燃扔进厨房和东西厢房里,然后静待着火起,心情按捺不住地激动。

    打架斗殴对他来说是常事,小手段也用过不少,可像今天这样打黑拳放黑火还是头一次,原来报仇还可以这样呀!真是开了眼界了。

    宁非只觉得阿九为他打开了一扇窗,他以前的那些手段行为真是弱爆了,亏他还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人家阿九才是老大!

    “烧起来了,烧起来了!”宁非看着窜上来的火苗兴奋无比。

    阿九面带微笑,好像在欣赏美景。呵呵,就不知姓杜的何时能发现走水了。

    “啊,走水啦!火,大火!”寂静的夜里一个尖利的女声猝然响起,随后院子里的人都陆续跑出来了。

    “来人,快救火!”阿九看到杜老大穿着中衣就出来了,可惜院子里加上他才六个人,去掉三个女流之辈和年迈的看门老头,再去掉养优处尊的杜老大本人,能打水灭火的只有他的心腹长随一人,又什么用呢?

    至于邻居?呵呵,这里是外室一条街,都是各扫门前雪,谁管他人瓦上霜。

    “人呢?都死了吗?快去叫人救火呀!”隐在暗处的阿九和宁非欣赏着杜老大的慌乱和气急败坏。

    阿九的眼底闪过锋芒,姓杜的,别急哈,这还只是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这可是本公子精心为你准备的,你可别让本公子失望哦!

    ------题外话------

    寒默《病娇男神影后萌妻》

    “先生,不好意思,昨晚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

    锦晨安说着递出银行卡,“这是给你的补偿!”

    锦晨安后悔死了,酒后竟睡了他。

    传闻,他弱不禁风,两天得往诊所一次,一个月得进重症监护室一次!

    他清咳一声,一脸病态的苍白色,

    “我身体……”

    片段:

    “不要了,我下午要去拍戏呢。”

    锦晨安推了推黏在身上的人,这哪是病娇先生,分明是一只喂不饱的恶狼。

    晚上缠着自己也就罢了,大早上的还不放过。

    他一个动作便附身上去,意味深长的抚着她绯红的脸颊,“是拍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当然是……”话未出完,便讨好似的吧唧吻了下那魅惑的脸颊,笑盈盈的答道,“当然是你重要!”

    “嗯,我接受了!”

    魔爪开始乱动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