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9章 边城的宁非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欺负个小丫头,真能耐!”听着桃花欲哭的声音阿九可心疼了,眼底也越加凌冽。

    二楼上本来正哄笑着的几人瞧见从车窗伸出来的脸,好似鸭子被掐住了脖子顿时没了声音,直愣愣木呆呆地张大嘴巴,好半天才陆续回过神来。

    天,男的?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呢?确切的说还不能算是男人,是个尚未弱冠的少年。在这群大老粗的眼里,男人要么像张石那般虎背熊腰,要么像李老三那般猥琐干瘦,宁非小子那样相貌周正的纯属意外。

    可驴车里的这个少年,容貌更胜宁非,光是气质就甩宁非小无赖八条街。他俊美却不让人觉得女气,单薄却也不让人觉得孱弱,最出彩的要数那双眼睛,里头碎冰点点,冷清而又出尘,像说书先生口中那万人膜拜的佛子,让你生不出一丁点龌龊的心思。

    宁非的眸中也闪过惊艳,“艹,长得比何赛仙还带劲,是个男的老子也想——”睡字尚未出口,心底浮上危险的感觉,凭着多年的厮杀直觉他朝右边移了半寸,下一刻就见他掷出去的骰子呼啸而来,擦着他的脸飞过去了。

    宁非的头顺势后转,瞳孔猛缩,那两枚骰子速度不减没入了青砖墙壁里。

    好功夫!宁非暗赞一声,惫懒的神情陡然一变,整个人如那出鞘的利刃,肃杀而逼人。

    阿九淡漠地迎上他的视线,双眸中不含一丝感情。不知为何,宁非忽而笑了,整个人又恢复懒洋洋的无赖模样,他歪着头抱着膀子,“抱歉,是我嘴贱。兄弟这是从哪来?上来喝一杯?”自来熟的样子,漫不经心的语调让人生厌。

    阿九面无表情地别开视线,“桃花,走了。”手一挥把帘子放了下来。

    “喂喂喂,别走呀!老子真心实意请你喝酒,哎,交个朋友呗!”宁非大半个身子伸在外头大声喊,可驴车却越走越远。

    宁非回身,双肩一耸无比惋惜地道:“真是太可惜了,本来还以为能交个朋友的。”

    “宁小子,你又打什么坏主意?还交朋友,你是瞧人家生得好看心生嫉妒了吧?”马晓春一副“我知道你憋坏”的神情望着宁非。

    张石幸灾乐祸,“宁非,人家可把你比下去喽!就不知是谁家的公子哥。”

    宁非白眼一翻,“老子是男人,男人,男人长那么好看干什么?娘里娘气的。还玩不玩了?快快,下注了。”

    李老三嚷道:“银子全他妈的被你赢去了,还玩个球!”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宁小子你今儿也太狠了吧,老子偷藏了半年的私房钱全便宜你了,不行,不行,你得还哥哥点,不要多,二十文就行。”说着就来扯宁非。

    宁非赶紧捂紧口袋,“愿赌服输,一个子都没有,给了你也是便宜小婊子,还不如便宜我呢。都不玩了是吧?那我走了哈,几位哥哥咱明儿见。”左躲右闪,三两步就出了房间,惹得剩下的几人大骂他滑头。

    出了仙客来宁非抬头眯着眼看了看太阳,把身上皱巴巴的衣裳整了整,然后迈开步子朝家走去。

    一路上嘴巴不停地打着招呼:“几天没见红杏姐又漂亮了!这脸盘这身段,啧啧啧,真不愧是咱边城第一大美人。”眼睛色眯眯地盯在红杏高耸的胸上。

    红杏被哄得咯咯笑,朝宁非抛着眉眼,娇嗔着道:“就你嘴甜,哄姐的吧?不过没关系,姐就喜欢你这样俊俏的小哥儿,今晚来姐家吧,姐给你留门。”

    “真的?哎呦喂,可美死我了。”宁非眉开眼笑,好似捡了金元宝,“不过今儿不成,小半个月没回了,舒伯还在家等着呢。下回吧,下回我一准去。”

    红杏又是一阵枝摇花坠,“行行行,你啥时来姐都乐意。”伸手在宁非脸上拧了一把,手里的帕子顺势就塞在他怀里,“姐等着你哦。”扭着腰肢走远了。

    她一走,路边摆摊卖馄饨的大娘就拉住了宁非,“小非呀,你可别上红杏那死丫头的当,她就不是个正经人,听大娘一句话,你也老大不小了,好生当差挣钱,正经娶个媳妇,把你家的香火传下去。”

    “哎哎,我娘在世时也这么说,我听大娘的。”宁非态度可好了。

    大娘笑了,转身给他装馄饨,“小非还没吃饭吧?大娘给你装点馄饨,才包好的,你拿回去让舒伯煮给你吃。”

    宁非不愿意要,“别,别,这会生意正好,您多卖俩钱也好给小宝买块糖甜甜嘴。”

    “拿着,不然大娘要生气了。”大娘佯作生气,“几个馄饨大娘还是管得起的,平日劳你看顾才没人过来捣乱,已经比以前挣的多了。”

    “那我就拿着了,谢谢大娘哎,我可喜欢吃大娘的馄饨了。”宁非也不推辞了。

    “喜欢吃就常来,大娘管够。”

    “哎,哎。”宁非乖巧应着,提着装了馄饨的小桶继续朝家走去。

    宁非长得好看,嘴巴也甜,性格又好,遇到人都叔伯大爷婶子大娘地叫着,谁遇到了事也会上前帮上一把,所以即使宁非爱赌好打架,但大家仍是很喜欢他,许多人常苦口婆心地劝他走正道。

    宁非甩着胳膊踢着脚,走至偏僻处,左右瞧瞧没人,飞快把怀里那块香味呛人的帕子扔了,然后拍拍手一溜小跑起来。

    “舒伯,舒伯,我回来了。”到自家简陋的小院前宁非大声喊起来。

    “来了,来了。”舒伯一边应着一边快步过来开门,“少爷饿了吧?快进来吃饭。”他瞧着比他还高一头的宁非,脸上满是笑容。

    宁非扶着舒伯的胳膊一起朝里走,“舒伯做了什么好吃的?我这半个月可辛苦了,净吃干粮喝雪水,连点荤腥都没见。”

    他这么一说,舒伯可心疼了,“少爷可遭了老罪了,都黑了瘦了,你说说你,咱在江南多好,你非要跑这来当大头兵,吃苦头了吧?今儿我杀了一只鸡,少爷多吃点补补。”

    宁非一边把散养在院子里的鸡踢开,一边说:“这话你都念叨五年了,我又念不下书,不当兵怎么出人头地?舒伯你等着,等我挣了军功当大将军,让你过富贵日子。”他豪气十足地许诺。

    “哎哎,当大将军,少爷肯定能当大将军。”舒伯一叠声地应着,一撇头眼眶热热的。

    他的少爷呀,他一手养大的少爷呀,就是这么仁义的好孩子哎!

    ------题外话------

    《嫡女重生:农田贵妻》浅尾鱼

    三十岁的未嫁人的老女人和四十几岁未娶媳妇儿的老男人

    重生后各种不要脸的生活。

    算命的说了:八字合、命定姻缘!

    婚后生活定是:**、春雷滚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