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6章邪盗宋玉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我的藏宝图!”封霈大吼一声朝着红色身影遁去的方向追去。在他身后跟着追出去的还有李大侠陈帮主王二当家三人。

    众人都被这陡然发生的变故惊呆了,直到封霈几人追出去才如梦初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震惊的同时心中还隐隐有丝无法言说的兴奋。

    “是邪盗宋玉。”已经有人大声嚷了出来。

    “没错,就是他,除了他谁有这样大的胆子?”紧接着有人附和。

    “对对,也只有他那么变态地穿一身红色衣裳了。”这个人的声音里透着不屑。

    “这个杀千刀的宋玉,怎么就偷到飞鹰堡的头上,这是不想混了吧?”

    立刻就有人反驳,“什么偷?他那是抢好不?而且人家抢的是封少侠的,跟飞鹰堡有什么关系?”

    “是呀,买定离手,这可是规矩,东西都到了封少侠的手里了,再丢可就不关人家飞鹰堡的事了。”

    “也不知道封少侠他们能不能夺回藏宝图?不然就亏大发了。”

    “依我看封少侠他们这回是栽大跟头了,东西到了邪盗的手里能要回来才怪呢。”

    “那也未必,没瞧见陈帮主李少侠王二当家的都追过去了吗?双拳难敌四手,邪盗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

    “嘿,这你就没见识了,邪盗是谁?能轻易被人追上吗?”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整个拍卖大厅跟卖鸭子的市场似的,混乱极了。

    有担忧的,有同情的,还有幸灾乐祸的,其中尤以年熙杰为最。他抱着胳膊眼底含笑,让你跟我争?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吧?活该!

    飞鹰堡堡主跃上高台,“诸位莫要惊慌,邪盗宋玉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出手抢夺,真是胆大妄为,尤其还是在我飞鹰堡的地盘上。大家放心,我飞鹰堡不会袖手旁观的。”他大义凛然说道,赢得众人一阵喝彩。

    桃花看了个稀里糊涂,转头跟她家公子求解,“公子,邪盗宋玉是什么来历?瞧着似乎挺厉害的。”

    阿九看着高台上的莫问天,一边给桃花科普邪盗宋玉。

    邪盗宋玉在江湖上一直都是个毁誉参半的人物,他是个神偷,手段特别高明的神偷。据他自己吹嘘这世上就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此人武功不知深浅,但一身轻功出神入化,有人说他能轻松自如进出皇宫大内。

    邪盗宋玉与一般的偷儿不同,他偷盗东西时喜欢穿一身大红衣裳,平时却是不穿的。此人亦正亦邪,行事全凭喜好,偷过紫阳帮的武功心法,也偷过贪官污吏的赃银,甚至还曾偷过地方上缴的税银。

    得过他好处的人说他是侠盗,被他偷去宝贝财物的人则骂他是邪盗,他全不在意,称自己是盗亦有道。

    这一次也不知是怎么了他居然打起藏宝图的主意,还付诸了行动,居然还让他得手了,就是不知能不能逃过封霈等人和飞鹰堡的联手追击。

    拍卖会结束了,众人三三两两离去,有人选择再盘桓几日,有人则直接踏上归途。

    阿九和桃花热闹也瞧够了,就没准备再继续留下。

    “公子,咱们往哪儿去?”出了飞鹰堡桃花问道。

    “等会儿。”阿九说着走下驴车,双手握着一枚铜钱往空中一抛,指着铜钱落地的方向,道:“走这条路。”

    “好嘞。”桃花早就见惯了阿九选路的方式,丝毫不觉得奇怪。

    桃花甩着鞭子,嘴里哼着“小毛驴”的歌儿,赶着驴车晃晃悠悠朝前而去,走了约莫有半个时辰忽然听到后面传来马蹄的声音,桃花转头望去,惊讶道:“公子,是那位莫大小姐,她不是快成亲了吗?怎么还往外头跑?”

    第三次拍卖会那天莫宝珠的婚期也定了下来,腊月二十六,正好办完婚事开祠堂祭祀祖宗。哦对了,新郎是她的四表哥,莫宝珠到底没拗过她娘亲。那些还留在飞鹰堡的就是等着喝她的喜酒的。

    阿九也掀开帘子朝后看,只见莫宝珠带着个丫鬟疾驰而来,转眼就到了跟前,“阿九公子。”她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看着阿九。

    “是莫大小姐呀!”阿九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清泠好听。

    “你,要走了吗?”莫宝珠看着阿九,轻轻咬着唇,欲语还休。

    阿九也看着莫宝珠,淡淡地笑,“是呀,到年关了,该回家过年了。”

    也不知为何,莫宝珠忽然就觉得很悲伤,脱口而出,“那你以后还会来飞鹰堡吗?”话出了口才意识到不对,面颊红了红,却执拗地望着阿九,好似非要个答案不可。

    阿九对上莫宝珠那双倔强的眼睛,神色却是一贯地冷清,“也许会来吧!”心中叹了口气又道:“听说大小姐佳期将近,阿九在此恭喜了。”

    莫宝珠脸色微变,眸中闪过晶莹,按捺住情绪道:“多谢!”她深深地看着阿九,似要把他的模样刻在心里,忽然她手一扬调转马头,“后会有期。”头也不回地打马而去。

    看着莫宝珠远去的背影,桃花若有所思,“公子,莫大小姐是来送咱们的?”

    “是呀!”阿九轻声应道,他瞧着手里莫宝珠扔过来的荷包,上头绣着梅花,说实话手艺真不怎么样,可阿九拿在手里却觉得异常沉重。

    “莫大小姐人真好!”桃花夸道,追出这么远相送,够意思。

    “是呀!”桃花不懂,阿九这个在现代爬摸滚打过的老司机却很明白。少女情怀总是诗,他没有想到莫宝珠对他起了这样的心思,他们也不过见过一面而已,她瞧中的是自己这张脸?阿九摸着自己的脸苦笑。

    莫宝珠回到自个院子扑在床上就痛哭失声,吓得紧跟在后的白英花容失色,“大,大小姐。”她硬着头皮上前。

    “出去。”莫宝珠头也不转地命令道。

    白英立刻站在原地,轻声道:“是,奴婢遵命。”

    “所有人都退到院子里,任何人都不许靠近屋子。”莫宝珠冷声命令道。

    “奴婢明白!”白英心惊胆战着退了出去。

    莫宝珠掉着眼泪,抽抽噎噎的,心里可难过了。虽然爹爹警告过她,她还是经常去偷看阿九公子,她就是喜欢他呀!可她却要嫁给四表哥了,一想到这里她就悲从心来,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纷纷滚落。

    又想起送出去的那个荷包,既羞赧又后悔,他,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轻浮的女子?她没有别的奢望,只是想他能记住她呀!

    她将为人妻,有生之年她再也遇不到让她一眼就欢喜的人了,再也没有了。

    她的阿九公子呀!

    ------题外话------

    天气热了,儿子总是哭闹不睡,和和很悲伤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