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3章 是不是得罪了人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众人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阿九主仆优雅离去的背影,心中震撼却又五味参杂。

    莫问天瞥了身边的关振飞一眼,眼眸沉了沉,然后说道:“大家都看到了吧?阿九公子不是凶手,都别杵在这儿了,散了吧!”

    又对关振飞道:“劳累关楼主日夜奔波,莫某惭愧,若是不嫌弃请随莫某书房一叙。”

    关振飞的眼睛眯了眯,“多谢莫堡主,关某正有此意。”

    “关楼主请!”

    “莫堡主先请!”

    两只老狐狸的脸上均带着笑容。

    众人三三两两准备离开,忽然一道声音响起,“咦?你的脖子上有片竹叶。”

    “是吗?在哪?咦?你的脖子上也有呀!啊,怎么师傅和小师弟的脖子上也有?”

    大家一听齐齐望了过来,相互一打量,大惊,“天哪,这是哪来的竹叶?”原来每个人的脖颈上都贴着一片竹叶。

    “这,这是那个阿九——”有人声音颤抖着道。

    除了他还能有谁?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彼此的眼眸中均看到了震惊和后怕。武功练到巅峰才能飞叶伤人,当今武林能有这份功力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那阿九年纪小小却驾轻就熟。而他们居然没有一人察觉,幸好这阿九手下留情,若不然他们丢了性命都还不自知。

    这一刻,阿九的厉害深深刻进每个人的心里。

    书房里莫问天和关振飞分宾主坐定,关振飞手里捏着一片竹叶,眉头紧皱着,“莫兄可知这个阿九什么来头?”身为杀手楼的楼主他对危险有一种超乎常人的敏锐,可那个阿九动手的时候他是一点都没有觉察。

    “说来惭愧。”莫问天的手中也是一片竹叶,“这个人好像凭空出现似的,一点消息都查不到。我也不是没有试探过,这小子滑得很,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掏不出来。”

    “还有飞鹰堡查不到的人?”关振飞微微惊讶,心中一动,道:“你看那阿九使的像不像凌波步?”

    “关兄是说江湖上失传已久的凌波步?”莫问天的声音忍不住扬高了一些。

    关振飞点了点头,“我瞧着挺像,身法轻盈灵动,似娇花风中舞,似新燕水面掠,我是越想越觉得像凌波步。”

    莫问天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也缓缓点头,“让关兄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像。”顿了一下他又道:“不瞒关兄,自打这个阿九进了飞鹰堡我就觉得他处处透着古怪,还有他身边那个小丫鬟,小小年纪却内力深厚。之前我曾猜测他是隐逸家族出来历练的小辈。”

    他看了若有所思的关振飞一眼,继续说道:“关兄也知,这样的存在咱们江湖中人向来招惹不起,我也是——咳,惭愧啊!”莫问天的脸上浮上几许为难。

    关振飞十分理解地道:“飞鹰堡查不出来历,又身怀绝世武功,除了隐逸家族的传人还可能是哪个老怪物的徒弟出山了,莫兄的顾虑是有道理的。”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

    莫问天戚戚然点头,眸光一闪,十分愧疚地道:“关平侄儿的事——是我们飞鹰堡对不起关兄了,我实在是没有颜面见关兄呀!”

    一听这话关振飞面容变得悲怆,摆着手痛声道:“不怪莫兄,是犬子自个不争气。”可再不争气那也是他关振飞的亲骨肉,对他儿子出手就是对他和花雨楼的挑衅。“让莫兄见笑了,莫兄也知道我就仅剩这么一个儿子,被他娘给惯坏了,我也没指望着他能有什么出息,就指着他给我披麻戴孝养老送终,谁知现在他却走到了我前头——”他伤心地说不出话来。

    莫问天的表情也十分沉痛,“关兄,节哀顺变!逝者已矣,关兄还是要保重自个的身体。”他很能理解关振飞的心情,对他也是真的同情。虽然自己也没有儿子,但他还有宝珠呀,招个女婿再给他生几个大胖孙子,老莫家的香火就传承下去了。

    “让莫兄见笑了!”关振飞目含感激,他抹了一把脸,整个人忽然变得嗜血而冷戾,“就是翻遍老鼠洞我也要把凶手找出来替我儿报仇,还望莫兄助我一臂之力。”

    他直直地看着莫问天,莫问天心中一凛,正色道:“这要用关兄说吗?世侄是在飞鹰堡出的事,我们飞鹰堡义不容辞,定会还他一个公道。”

    “如此便先谢谢莫兄了。”得到承诺的关振飞脸色好看了一些。

    “公子,您那一招‘乱花渐欲迷人眼’肯定镇住了他们,这下好了,终于可以清静了。”桃花伸头朝外瞅了瞅高兴地说。

    这些日子虽然飞鹰堡对他们的招待挺好的,可只要他们出去,那些人望过来的目光就闪闪烁烁,好像他们多奇怪似的。现在公子露了一手,保证再出去那些人会退避三舍。

    阿九看了桃花一眼,打个响指招来凤凰,让它站在自己右手食指上,他想了想,道:“桃花你赶紧想想,咱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不然那血迹怎么就恰巧出现在知友院外呢?距离命案发生都过去好几天了,人来人往的,即便真有血迹也早就被破坏掉了。

    桃花眼睛翻了翻,掰着手指认真数了起来,“那可就多了,别急,我算算哈!之前的就不说了,就打咱进入平安镇算起吧,朝咱扔铜钱被公子回敬回去的大长脸,被公子一根竹签钉在墙上的大胡子,强买咱家凤凰的那个刁蛮女,还有萧阳他那个自私自利的师妹,哦对了,还有破庙里遇到那四个坏蛋,呀!至少有五拨人。”

    阿九看着桃花胖嘟嘟的小肉掌,嘴角抽了一下,道:“你还漏算了俩,还有那晚朝咱们屋里吹迷香的俩小贼。”

    “对对对,还有那俩,应该是六拨人。”桃花连连点头附和,“公子您怀疑是有人嫁祸给咱们?”

    阿九点头,“**不离十。”

    桃花顿时皱起了眉头,“会是谁呢?咱们在明他在暗,咱们多被动呀。”

    “没事,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阿九抚摸着凤凰的秃脑袋,“放心吧,凶手藏不了多久了,关振飞不是来了吗?”杀手不仅擅于刺杀,在查探上也是很精通的。

    这还真让阿九说中了,关振飞只用了两天就查出了真凶,可惜却让他逃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