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4章 就叫阿九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莫问天今年四十有三了,但保养得很好,瞧着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他有一妻三妾,却只有夫人给他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宝珠,今年十六了,是莫问天的掌上明珠,天之娇女。

    “今儿都来了哪些人?”莫问天坐在太师椅上问,手里转着俩铁球。可别小瞧这两铁球,看着不大,加起来也得有好几斤呢。

    管家莫泰恭敬道:“古剑派的到了,来的是管掌门的二弟子方仲雄;南海的吴庸帮主也到了,还有清风岭的大当家,藏花门也来人了,是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排场挺大,一出手就是三万两银票。”对江湖上的人物他是如数家珍。

    “哦?藏花门的徐仙儿没来?”莫问天眉梢一扬问道。之所以问这一句是因为之前每年的拍卖会都是藏花门主的大弟子徐仙儿来的。

    管家摇头,“没有,老奴也是这么问的,那姑娘似乎不大高兴,只说了句大师姐闭关了,老奴就没敢多说。”

    莫问天点了点头,“别管是谁来,这些都是贵客,好生招待着。”

    管家躬身应是,迟疑了一下才道:“今儿还有两位客人老奴看不出来历。”

    “嗯?”莫问天有些诧异了,“还有你瞧不出来历的?是什么样的人。”

    管家跟在他身边都三十年了,也算是老江湖了,连他都看不出来历,莫问天也来了兴趣。

    “是一对主仆,一个年轻公子带着个小丫鬟,赶着一辆怪异的驴车。那公子坐在车里没有出来,老奴没有亲眼见到他的人。但潘六儿那小子见了,惊为天人,说从没见过这么气派的公子,瞅你一眼都让你心里发凉,可惜腿脚不好,是被那丫鬟推着的。哦对了,六儿说那公子手里还拿着一把扇子。”

    潘六儿原本是跟他吐槽呢,“大管家您说奇怪不奇怪?天都冷得下雪,小的瞧那公子身上穿的挺多,想来也是个怕冷的,怎么偏还拿着把扇子?真是怪人。”

    顿了下他又道:“那个小丫鬟奴才倒是见了,十三四岁的样子,眉清目秀,很讨喜。小小年纪却内力深厚,说来惭愧,老奴都没看见她怎么动的石台上就留下了两个脚印,足有半寸深。”

    莫问天眼底光芒掠过,思忖一会道:“听你的描述,这对主仆很是不凡,腿脚不好,气派的公子,武功还高强,我也想不出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人物,各家各派好像也没有这样的后辈。”

    他说的很笃定,飞鹰堡做的就是江湖生意,人脉和消息都极广,还真没有他不知道的人和事,除非此人是无名之辈。可能让管家特意告诉他的能是无名之辈吗?

    “若咱们的消息没有疏漏的话,那他可能是传说中隐逸家族的人了。”莫问天想到这样一种可能。

    为何说是传说中呢,因为谁也不知道隐逸家族到底存不存在,也从没见过隐逸家族的人踏足江湖。

    但二十年前,江湖上横空出现了一位玉面公子,不仅精通医术,还有一身神鬼莫测的武功,连当时的武林盟主都没在他手底下走上十招。却无人知道他的师承和来历。

    然而这位一出道就掀起弥天大浪的玉面公子在江湖上却是昙花一现,仅一年就销声匿迹了,任谁也寻不到他的踪影。

    于是便有传言说他是隐逸家族出来历练的后辈,历练结束了自然就回去了。还说隐逸家族都是世外高人,从不踏入尘世,亦不管江湖是非。

    “会吗?”管家心中一凛,有些不大敢相信。

    莫问天道:“别管是不是都好生招待,对人家客气些,有什么消息及时报到我这里来。”他没指望能交好,但也不能得罪了人。

    “是,老奴明白了。”管家点头道,想了想,笑着道:“潘六儿那小子倒是机灵,我不过多嘱咐了两句,他就直接把人领知友院去了。”知友院是飞鹰堡待客最好的院子,也不知道他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

    莫问天对这个眼头活络的潘六儿也有印象,也笑道:“是个有眼力劲的,好生栽培。”

    在管家将要退下去时莫问天忽然问:“对了,那位公子叫什么?”

    管家的身子又往下弓了弓,“叫阿九。”

    阿九?这是什么怪名字?莫问天一怔,“姓什么?”

    管家摇头,“没有姓,就叫阿九,老奴觉得这估计是个化名。”

    莫问天沉吟了一会,挥手打发管家下去了。他垂着眼帘,眼底明明灭灭,想着这个所谓的阿九。

    同一时间莫问天的女儿莫宝珠也在和丫鬟说起阿九。

    丫鬟白英一边服侍大小姐洗脚一边说道:“大小姐,奴婢听潘六儿说今天咱们堡里来了个可好看的公子了,跟天上的神仙似的。”

    莫宝珠扑哧一笑,“难不成他见过天上的神仙?你就听他蒙你吧,那小子惯是个滑头。”

    白英却道:“是真的,不仅好看,还可厉害了,不然能住知友院吗?”在她看来能住知友院的都是堡主的贵客,是顶顶厉害的人。

    “真的?”莫宝珠讶异地睁大眼睛,“潘六儿是怎么跟你说的?”

    “六儿说那公子虽长得好看,人却冷冰冰的,让人瞧了发憷。还说那公子身边有个小丫鬟,武功可厉害了,一跺脚就在石台上留了个脚印。”白英道。

    莫宝珠不服气了,“吹牛!小丫鬟能有多大就有什么深厚的内力?本小姐告诉你,能一跺脚在石台上留个脚印的至少也得练十五六年的内功,我三岁就跟着爹爹习武了都还做不到,她能有我的武功好?”

    白英忙道:“奴婢也觉得六儿是吹牛,她怎么能和大小姐您比呢?您的武功是堡主亲手教出来的,在咱们飞鹰堡除了堡主就是大小姐您的武功好了。”言语中满是奉承。

    莫宝珠得意一笑,嗔怪道:“瞎说,我哪能排第二?叔叔伯伯们的武功比我强多了。”

    白英却道:“奴婢才没有瞎说呢,哪次比试不都是您赢?连军师都说您天资聪慧。”

    “那是叔叔伯伯们让着我呢,爹说了我的火候还差远了。”

    “反正在奴婢心里大小姐您是最厉害的。”

    “你呀!在外头可不许这么说啊。”莫宝珠嘴上责怪,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知道了。”白英乖巧应着,像才想起来似的,道:“对了大小姐,六儿还说那位公子俊则俊矣,却是个腿脚不便的,不能走路,是坐在轮椅上的。”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莫宝珠敷衍说道,丝毫没放在心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