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1章 继续上路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这下子大家全都惊醒了。

    “是老四,老四,老四你怎么了?”头领和另外两人一跃而起,纷纷亮出了武器。待看清情况,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桃花也被吵醒了,揉着朦胧的双眼,瞅了瞅,骂了一句,“真不要脸。”倒下又继续睡了。

    不仅不要脸,还不要命。谁不好惹偏惹公子?公子看着文质彬彬,其实比阎罗王还要凶残,跌到铁板上了吧?活该。

    “大哥,怎么办?”一人问道。

    头领看看悄无声息的阿九主仆,又看看打滚哀嚎的向老四,眼底闪过暗芒,一咬牙道:“还能怎么办?咱们先离开这里。”使眼色让他去扶向老四。

    这人有些不大情愿,“咱们就这样走啦?”吃了这么大一亏就这么算了?而且这大半夜地冒雪赶路,还不得冻死人?

    头领气结,能把命保住就不错了,还想找人晦气,哼,没瞧见向老四什么样?偷袭都不是人家的对手,还不趁机赶紧走人,等着人家睡饱秋后算账?

    他眼一瞪,这人就不敢吱声了,和另一人一起架着向老四跟在头领身后出了破庙,很快就传来马蹄远去的声音。

    破庙又恢复了宁静,火苗跳跃着,伴随着睡熟的鼾声。

    清晨,雪依旧在下,阿九和桃花该上路了,付鹏涛却因为妻子而选择留在破庙里。

    桃花有些依依不舍,试图邀请,“江姐姐,你和傅大叔跟我们一起走呗。”听听,这都什么辈分?

    江小鸾温婉地笑着拒绝,“多谢桃花姑娘了,我这身子骨实在是不争气。”人家已经帮自己许多了,不能再得寸进尺了。

    付鹏涛也道:“后会有期,他日相见二位的恩情傅某必定报答。”

    阿九看了付鹏涛一眼,嘴角不自觉地翘了翘,从马车里递出了一个包袱,“药。”

    付鹏涛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一听是药,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自己怎样都无所谓,可是妻子——

    他转头看了一眼低声咳嗽的妻子,眸中闪过心疼。他接过包袱,心中百感交集,相交十多年的朋友都能背后插刀,而萍水相逢的人却给了他最珍贵的帮助。都说雪中送炭,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呢?

    付鹏涛面色动容,郑重一礼,“大恩不言谢,傅某,记下了。”这句话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望着远去的驴车直到看不见,付鹏涛才扶着妻子回到破庙,他打开包袱,顿时怔住了,包袱里不仅有药,还有四个大馒头,馒头边上还有几块散碎银子,约莫七八两的样子。

    付鹏涛的心情更是复杂,想他傅家庄的少庄主,也算锦衣玉食半生顺遂,没想到此刻却落魄得身无分文被人救济。

    “涛哥,你看这个。”江小鸾发现药包底下静静地躺着一个小瓷瓶。

    “咦,益元丹!”付鹏涛拿起小瓷瓶,只见瓶身上写着益元丹三个字。他心中一动,拔开瓶塞倒出一颗闻了闻,又惊又喜。

    “鸾妹,这是治内伤的药。”付鹏涛都不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自己和妻子被人一路追杀,妻子受了重伤,各处的医馆药铺都有人监视,他只能带着妻子一路北行,好不容易甩掉追兵,却苦于手中无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妻子受罪。

    没想到这位叫阿九的公子眼这么利,一下子就看出鸾妹受的是内伤。

    “鸾妹,你快吃一颗。”付鹏涛把益元丹倒出来数了数,足有六颗呢。

    江小鸾又是高兴又是感动,“涛哥,这个阿九公子真是个好人呀!”唯一遗憾的是腿脚不大方便。

    虽然他看上去冷冰冰的,也不怎么说话,可却给他们夫妻这么多帮助。都要绝望的江小鸾眸中燃起了希望。

    “是呀,真是个好人。”付鹏涛点头附和,“瞧他的武功也是极好,就不知什么来路的。”他在脑子搜索谁家有这么一个后辈。

    江小鸾却道:“管他什么来路,我只知道他对咱们有大恩,哪怕他是邪教中人我也认了。”

    看着一脸认真的妻子,付鹏涛也十分赞同。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名门正派中就没有奸邪小人了吗?他的嘴角浮上一抹讥诮。

    “鸾妹,咱们也走吧。”之前要留下来是因为一无所有,现在有了药,有了干粮盘缠,还有桃花姑娘给的一把金刚伞,他们就没必要冒险留下来了,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养伤吧。

    “公子,明天的这个时候咱们就能到飞鹰堡了,老天保佑今晚还能找到住的地方。”桃花一边赶车一边说。

    车里的阿九把被子往身上拉了拉,嗯了一声。雪一直不停,若是露宿还不如一直赶路呢,至少不会被冻成冰棍。

    “公子,我把金刚伞送给江姐姐,您不生气吧?”桃花又道。

    阿九睁开眼睛,淡淡地道:“我要生气你还能跑回去要回来不成?”

    桃花嘻嘻一笑,“您又逗我!您还给江姐姐药和吃的呢,大和尚也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江姐姐和傅大叔是好人,咱们帮他们一把是应该的。”

    “我知道人心隔肚皮。”不等阿九开口,桃花抢先道:“您不是教过我看一个人要看他的眼睛吗?江姐姐和傅大叔都是眼神清明之人,不会是坏人的。再说了,即便他们是坏人,我们也不过损失点身外之物。”

    哎呦,桃花这丫头都学会思考分析了。阿九勾了勾嘴角,赞道:“不错,有长进。”

    外头立刻就传来得意洋洋的声音,“那当然啦!我这么聪明肯定会越来越厉害的。”话锋一转,“公子,那只丑鸟呢?是不是又在睡觉?”

    阿九瞥了一眼脚边整个身子都缩在被子里只剩个秃脑袋在外头的凤凰,它可不是正睡得天昏地暗吗?

    外头又传来桃花不满的嘀咕声,“见过蛇、熊瞎子冬眠的,还没见过鸟冬眠的。哼,都是大爷,就我最辛苦了。哦,还有阿宝,阿宝也辛苦了,来吃个蜜饯。”她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又拿了一颗塞进毛驴的嘴里。

    阿九闻言眉梢一挑,“桃花,我教你唱首歌吧。”也不管桃花答不答应就唱了起来,“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哗啦啦啦我摔了一身泥。”

    “好听,好听,我要学。”桃花拍手嚷道,“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公子。是这样唱的吧?”

    歌儿很简单,两遍之后桃花就学会了,她甩着鞭子,一遍一遍唱着,兴致可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