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0章 破庙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能给在下一些热的汤饭吗?在下用这块玉佩换。”那对落魄夫妻中的男子对阿九道。

    阿九看着递到眼前的玉佩,成色不错,少说也得值个几百两银子,用来换一顿餐饭是不是太亏了?阿九望向玉佩的主人,却望进一双沉静的眼睛里,深邃隽永而又真诚,唯独没有不舍可惜。

    阿九颇觉得意外,接过玉佩在手里把玩着,“桃花,给这位大侠拿十张大饼,这锅里剩的汤也送过去。”想了一下又道:“把咱们的柴禾也分一半给这位大侠。”人家都给了一块上好的玉佩,虽说你情我愿,但自己也不好太小气了。

    “多谢。”男子一抱拳,松了一口气。转身之际就听破空之声从身后传来,他不由骇然,伸手一抓,赫然是自己的那块玉佩,讶异道:“公子这是何意?”

    阿九道:“顺眼。”

    桃花笑吟吟地解释道:“我家公子对知礼的人都特别顺眼,况且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出门在外谁还能没有个落难的时候?不过是一顿饭,就全当是交个朋友了呗。”

    男子深深地看了阿九主仆一眼,面露感激,“如此便多谢公子和姑娘了,在下姓傅,傅鹏涛,今日公子的恩义傅某记下了。”

    阿九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桃花很热心地帮他把东西送过去,还从自家这边抽一根燃着的火棍帮人家生火。

    “傅大侠,你家夫人这是怎么了?病了?”桃花看着虚弱靠在墙上的女子,好奇地问。

    傅鹏涛的手不由一顿,状似无意地道:“是呀,拙荆本就体弱,又遇上这样的天气,就得了风寒。”

    桃花感同身受,“对呀,对呀,北方这天气可真冷,我家公子烤着火盆还抱着手炉都觉得冷,你们穿这么少,难怪要冻病了。”

    她十分同情地看着两人,穿的少也就罢了,连点干粮都没有,真是落魄得可怜啊。这让她想起了之前跟公子饿肚子的时候。

    同情心一起,桃花就热心地道:“这荒郊野岭的也没个大夫,不过没关系,我们那有治风寒的药,我给你们拿去。”

    不仅有药,连煎药的药吊子都有,“夫人您赶紧吃点东西,等一会药好了正好喝。”桃花麻利地把药吊子架在火上。

    傅鹏涛夫妻对视了一眼,傅鹏涛一脸意动,他夫人不仅受了风寒,还受了内伤,若是有药——

    女子却摇了下头,朝阿九看去。傅鹏涛一怔,也朝着那边看去。

    桃花多机灵呀,了然地笑笑,“你们不用过意不去啦,我家公子没说话那就是同意的。你们放心吧,我家公子心地善良,就是碰到只受伤的鸟他也会带回家养着的。”窝在车里死活不下来的那只丑鸟就是这么来的。

    傅鹏涛脸色一缓,“那就多谢桃花姑娘了。”

    女子也道:“我姓江,姑娘也别夫人夫人地喊了,若是不介意就喊我一声——”

    “江姐姐。”桃花笑嘻嘻地抢过话头说道。

    江小鸾失笑,“我的年纪都能做你的母亲了,你还是喊我江姨吧。”她轻声细语,面色十分和蔼。

    “哪有呀!您又年轻又貌美,我还是喊江姐姐吧。”桃花依旧笑着,她挺喜欢这个面容柔和的女子的。

    江小鸾也笑了,给她苍白的脸上添上一抹淡淡的绯红,她也挺喜欢这个热心的小姑娘的,忍不住便道:“江湖险恶,你们还是该谨慎行事。”这小姑娘也太没有防备之心了吧?

    桃花却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没事,即便你们包藏祸心也不是我的对手,我师父说了,在江湖上比我厉害的也就那么区区几个,瞧你们这落魄模样也不像是什么厉害人物,而且我觉得你们不是什么坏人。”

    其实大和尚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掐指一算桃花你习武也有九年了,天赋虽不及阿九,好在还算勤奋,江湖中能胜你的小辈屈指可数,就是碰上那些成名已久的老辈,即便打不过,凭你的轻功也能全身而退。

    傅鹏涛和江小鸾夫妻俩不由一滞,感情人家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呀!苦笑了一下,傅鹏涛道:“桃花姑娘还真是直爽可爱。”

    桃花很认同地直点头,“我家公子也这么说,他说我虽然人笨了点,胜在真性情。”她眉开眼笑,好像受了多大夸奖似的。

    话锋一转,又道:“至于我家公子,他是斯文人,打打杀杀的事有我就行了,我搞不定了才轮到他出手,我家公子可厉害了。”桃花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样子。

    对于这话,付鹏涛和江小鸾一致认同。倒不全是因为桃花的话,那位公子即使只随意地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成竹在胸的笃定,好似没有任何事情能难住他。

    阿九和桃花迥然不同的态度自然惹得那四个大汉不满,向老四的目光阴鹫的落在阿九身上,恨恨地骂了一声,“瘪犊子。”

    头领想要阻拦已经迟了,就觉得一股泰山压顶的气势袭来,好似被利剑指着咽喉,四人竟动都不能动一下,好凌厉的杀气呀!

    头领后悔极了,早知道就不带老四出门,他武功好不假,但是个祸头子。

    头领暗运内力,先给了向老四一下子,然后对着阿九歉意道:“我这兄弟就是个浑人,还望公子大人有大量放过他一马。”心中也是忐忑,右手暗暗放在了腰间。

    阿九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慢慢收回了威压。

    四人这才如释重负,但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仍萦绕在心头,他们对视一眼,均觉得骇然。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怪物?

    江小鸾喝了汤药,苍白的脸色在火光的映照下染上一抹红润。付鹏涛把她揽在怀里,“鸾妹你睡吧。”他爱怜地抚摸着妻子的脸颊,连日来的奔波,鸾妹的内伤更重了。

    阿九和桃花也睡在火堆旁,油毡布上再铺上厚披风给阿九睡,桃花则直接睡在油毡布上。

    夜已经很深了,到处一片寂静,只有燃烧的树枝偶尔发出噼啪声。就在此时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朝阿九这边走来,他狞笑着扬起手中的大刀。

    可是下一刻他整个人就定住了,大刀顿在半空,连脸上的狞笑都僵住了。火光之下此人赫然是向老四。

    之前他被阿九几次下了面子,怎么都忍不下这口气,就想着等人睡熟了偷袭。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反倒被阿九给制住了。而警觉醒来准备出手的付鹏涛也松了一口气。

    一根木棍正抵在向老四的咽喉,他知道只要他一动木棍就会刺穿他的咽喉要了他的命。

    “滚!”阿九依旧背对着他睡着,声音没有一点起伏。

    向老四如蒙大赦,急速向后退去,哀嚎声猛然响了起来,“啊,我的腿!”他抱着腿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