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9章 宰了便是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就在这一触即发之际,年长的青年把他师弟和师妹拦住了,“不许胡闹,你们忘了师傅的话了吗?你们以为这还是在家里?赶紧把兵器收起来。灵儿你若再不听话我可要跟师娘说了。”连劝带威胁硬是把两个人拉走了。

    师弟师妹年纪小没见识,他却不一样,他跟在师傅身边走南闯北也见识过一些世面,以他的眼光看来,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年可不简单呢,光看他那有恃无恐的态度就让人十分忌惮了。他们这次北上还有正事要办,可不能平白惹了仇家。

    桃花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恨恨地把鞭子又缠回腰间,道了一声,“真是晦气。”平安镇一点都不平安,怎么走到哪都能遇到讨厌的人?

    阿九淡淡地道:“有什么好生气的?不理会就是了。若是过分,宰了便是。”他的脾气是挺好,小小不然的他不计较,若是真惹火了他,哼,他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那倒是。”桃花十分赞同,她抬头看了看天空,“公子,下雪了,咱们回吧。”顿了下又道:“看来真的得买辆马车了。”她倒是不怕,可公子不行。和尚师傅是让她跟过来服侍公子的,可不能让公子生病了。

    阿九也看了看天空,就这一小会,雪花已经飘得密了,也越发冷了。听说北方的雪常常一下就是好几天,而离飞鹰堡拍卖会的日子也不远了,看来他们可能要冒着风雪赶路了。

    好在这场雪下了两天就停了,阿九也拿到了订做好的飞刀和飞针,还把他们的破驴车改装了一下,加了个车厢和车棚,就这样他们离开了平安客栈。

    往北走了两天又开始飘雪了,阿九从车窗伸出头看了看,道:“桃花,拿块油毡布给咱宝驴盖一下,可别冻病了。”

    “好嘞。”桃花应了一声跳下车辕从车座底下抽出一块油毡布,抖开盖在小毛驴身上,拍了拍它的脑袋道:“阿宝,辛苦你了,等到了歇脚地给你大饼吃。”

    这头在少林寺山脚下农家买的小毛驴口味可奇特了,阿九桃花吃什么它就跟着吃什么,别说大饼了,就是多刺的鱼它都能吃。

    毛驴好像听懂了似的,仰头叫了两声。

    桃花可高兴了,抱着驴脖子蹭了蹭,“真乖,比那只丑鸟强多了。”想了想她把自己盖腿的披风也让给了毛驴,“走吧阿宝,但愿今天不要露宿野外。”冬天的夜晚本就寒冷,再加上下雪,露宿一晚这能冻成冰凌。

    “给你。”阿九推开车门递了件披风出来。

    “公子,我不冷。”桃花身体好,身上的棉衣也厚实,还真没觉得多冷,“您畏寒,还是您披着吧。”

    “给你就拿着,哪来那么多的废话。”阿九嘴角抽了一下,马车,哦不对,应该是驴车,驴车里不仅有厚被,还生了火盆,他手里还抱着手炉,怎么可能还冷?

    桃花只好把披风接了过来。阿九又道:“喏,你再喝杯热茶,我还烤了红薯,你也吃一个。”

    桃花喝了杯热茶,觉得全身都暖呼呼的。今儿他们的运气不算太差,虽没遇到村庄,但找着个破庙。里头还挺宽敞,桃花直接把驴车都赶了进去。

    “公子,您歇会,我出去看看能不能找点柴禾。”桃花清扫出一块干净的地方,铺上油毡布,又把炭盆里的火拢旺,这才扶着阿九下车。

    阿九点头,“行,你去吧,记得找树底下掉的。”干柴估计找不到,那就只能找半干的,烘一烘应该也能烧着。

    就桃花出去这会又陆续来了两拨人,前一拨是一对三十左右的男女,瞧着像是夫妻,那女的似乎生了病,脸色苍白,还不停咳嗽。后一拨是四个孔武有力的大汉,他们一进来目光就落在阿九身上,至于那对夫妻他们只是顺带着瞟了一眼。

    “他娘的,这天可真是出奇的冷。”四人中的一个搓着手抱怨。

    另一个四下瞧了瞧道:“这是什么破地方,连块木板子都没有。”可不是破吗?没看到连那佛像都烂得只剩小半个身子?

    那个头领模样的人道:“能有个地方避避风雪就不错了,还是想想怎么生堆火吧。”里面那个少年有个火盆,不过瞧着他应该还有同伴,不然倒是可以借过来用用。

    他的话音刚落,桃花背着一大捆柴禾进来了。刚才抱怨天冷的那人乐了,“柴禾这不就来了吗?”伸手就要去抢。

    桃花机灵地一躲,檫着他的身子跃出四五米远。他们连桃花的身法都没看清,不由心中惊讶,头领立刻喝斥,“老七,不得无礼,外头的柴禾多得是,你赶紧去弄点回来。”

    老七有些不服,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大哥这胆子怎么越来越小了?却又不敢不听大哥的,只好不情愿地出去捡柴了。

    桃花放下柴禾,麻利地生起了火堆,“公子,我都是挑底下的捡的,一点都不湿。”

    阿九点点头,也帮着把锅放到架子上,烧水做饭。这一回他们吸取教训,准备得可齐全了,吃的喝的用的,连碗筷都备了两份。

    阿九和桃花做的是菘菜汤,作料放得足足的,锅还没开香气就飘出老远。等汤好了把大饼撕碎扔汤里泡着吃,又好吃又暖身子。阿九和桃花都吃得额头冒汗。

    四个大汉那边也生起了火,可闻着对面的香味他们手中冰凉的干粮怎么也吃不下去了,一直没说话的那个人把硬馒头往怀里一揣,朝阿九这边走来,“少年,给碗汤喝。”他大刺刺地道。

    阿九瞧了他一眼没有作声,桃花接腔道:“行呀,拿银子来买。”

    “什么?拿银子买?”这人好似听到了一个笑话,回头对着同伴哈哈大笑,“哥几个,我没听错吧?她让我拿银子买?哈哈,就是京城的一品楼我向老四也没给过银子,小丫头胆子不小啊!”他骤然眯起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桃花丝毫不惧,“没银子?那就别想喝汤。”她拿起三张烤得热乎乎的大饼向毛驴走去,“阿宝,来吃,这是你的晚饭。”

    向老四的脸可难看了,“给脸不要脸,你这是想找死。”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老四,你给我回来。”头领猛然大喝一声,声音之严厉让向老四不敢造次,不情不愿地回去了,嘴里还嘟囔着,“不就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吗?怕他个球!”

    头领瞪了他一眼,对着阿九一抱拳缓声道:“抱歉,我这兄弟有些鲁莽,还望朋友莫要见怪。”

    阿九点点头,依旧没有作声。倒是桃花哼了一声,斜了他们一眼。

    头领碰了个软钉子,心里也有些着恼,却被他很快压下去了。这一对小小年纪的少年男女行走江湖,肯定自身有能耐,不是好惹的。而且瞧他们那行事做派,定是哪家的后辈,别他们打了小的再惹出老的,那就麻烦了。

    若庙里只有他们两拨人还好说,毕竟死无对证,把尸体随便往哪个犄角旮旯一扔,谁能怀疑到他们身上?偏庙里还有另外两双眼睛,而他对那个男子有些忌惮,所以还是谨慎为上吧。

    ------题外话------

    新的一月开始了,和和尽量保证本月不断更,每章二千字以上。谢谢所有支持和和的妞儿们,鲜花钻石打赏评价票,和和看到了,谢谢你们!

    哦对了,今天是张国荣的忌日,怀念哥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