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章 劫道的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公子,您还是把您那张脸遮一遮吧。”桃花蹙着眉扭头对懒洋洋瘫在破椅子上的自家公子说。

    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昨天还真被她说中了,从半晌午肚子就开始打鼓了,一直到太阳下山他们才遇到一个村庄。

    他们借住在村长家里,村长一家子倒是挺好客的,一听说他们还没吃饭就立刻张罗起饭食来。

    可桃花却觉得十分憋屈,为什么呢?问题出在村长的小闺女身上,她未免也太热情了点吧。自打瞧见公子就不错眼地盯着看,还借着端菜送饭的机会不时往公子跟前凑,又是倒水又是递帕子的,可殷勤了。

    若只是这样还好说,反正她家公子长得好看,她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状况。可村长家一共就张罗了四个菜,那小闺女把其中的三样都摆到公子面前,她面前只有一样,还是一碟子咸菜疙瘩。

    这也就罢了,咸菜疙瘩就咸菜疙瘩吧,总好过没有。可为什么公子吃的是白面烙饼,而给她的却是杂粮黑饼子?这也太,太区别对待了吧?

    等到了晚上歇息的时候,村长那闺女一会送水,一会送点心,一会送荷包帕子什么的,找着借口往公子房里跑,扰得她连觉都没睡好。

    所以桃花是一肚子的怨念!都怪公子,都怪公子生得太好!

    对于桃花的抱怨,公子阿九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外加一个哈欠,其实他也没睡好来着。

    桃花见状继续道:“公子,您这样不行,您生得太好看,到哪都惹麻烦,您忘了吗?上回咱在府城遇到的那个知府公子,他还想抢您进府呢。您跟千幻公子是朋友,他那手易容术您不是学了七七八八?随便捣饰捣饰不就行了,又不费多大事。”

    坐在后头的阿九嗤笑一声,道:“公子我不怕麻烦。”

    是的,他一点都不怕麻烦。打从一岁多学会走路起他就晃晃悠悠跟着大和尚习武练功,勤奋加上天分,十多年下来,也算是打遍寺中无敌手了,收拾个觊觎他美色的纨绔还不是手到擒来?

    顿了一下他又道:“桃花呀,敢情生得太好还是公子我的错了?你光顾着说我了,就没瞧见村长儿媳妇瞪你的眼刀子?”

    这死丫头,成日嫌弃他招蜂引蝶,枉费他含辛茹苦把她养大。当初他把她抱回来的时候,虽说她五岁了,可又瘦又小,跟寻常三岁的孩童样。又生着病,巴掌大的小脸烧得通红。是他守了半个月才把她的小命从阎王爷那里抢回来的。

    “什么眼刀子?”桃花一怔,十分不解。

    阿九斜了她一眼,这才慢吞吞地道:“村长那儿子眼珠子都盯你身上了,他媳妇能高兴?”别说只是眼刀子了,没挠她几爪子就算是好的了。明明这死丫头自个也是个小美人,也没少惹麻烦,怎么到了她嘴里倒都是他的不是了?

    “那,那是——”桃花顿时语塞,说不出话来,脸上的表情懊恼无比。

    阿九长眉一挑,闭上眼睛假寐。

    他能不知道自己这容貌行走江湖不便吗?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遮一遮挡一挡,倒不是因为他高调,而是从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便发誓:这一世他要活得恣意潇洒,随心所欲,绝不再像上一世那么憋屈。

    最坏的结果也不过一个死字,他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驴车晃晃悠悠地向北行着,眼瞅着就到正午了,他们的运气依然不好,仍是没遇到一个村子,好在早上从村长家出来时他厚着脸皮讨了点干粮,倒不至于饿肚子。

    “过了这片树林咱们就休息。”阿九道。

    “好呀!”前头的桃花闻言不由精神一振,腰身也挺直了几分。

    她的话音才刚落,就见从树林里冲出几个人,立在驴车前头,手中的大刀直直地指着阿九和桃花,大声嚷道:“呔,站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毛驴受了惊吓,抬起蹄子就想往前跑,桃花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拉住,遂没好气地道:“干吗呢?你们吓着了我的驴。”

    那凶巴巴的样子让对面几个劫道的不由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后又把劫道的黑话喊了一遍,“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你们是什么人?我管你什么山什么树的,赶紧给我让开。”初生牛犊不怕虎,桃花才没把眼前这几个人放在眼里呢。

    “哎呦,还挺泼辣的!”其中一人怪叫道。

    那个貌似小头目的也笑了,一双眼睛放肆地打量着桃花,“小娘皮长得挺俊俏的,哥哥我还缺一个压寨夫人,就你了。走吧,跟着哥哥我保管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他拍着胸脯淫秽地笑着,其他的人也都跟着哈哈大笑,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些不着调的话。

    桃花可气坏了,俏脸通红,拳头攥得紧紧的。

    这时,她家公子说话了,“桃花呀,咱这是遇上劫道的了。你面前的这几位官方称呼绿林好汉,俗称山贼,土匪,响马,主要业务打家劫舍,拦路抢劫。”

    阿九慢条斯理地给桃花科普着,一边解说一边心中腹诽:这丫头还是太单纯,成日嚷嚷着闯荡江湖,却连劫道的都没见过。

    “啊?真的?”桃花惊呼一声,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自然是真的!”那山贼小头目得意的挺了挺胸,“小白脸说得没错,咱们兄弟便是那绿林好汉,我看你家公子就是个无用的小白脸,小娘皮还是跟咱上山享福去吧!兄弟们说是不是?啊哈哈!”

    那笑声只笑了一半便戛然而止了,就好像被谁掐住了脖子。

    对,没错的,桃花手中的鞭子不就缠绕在他的脖子上吗?

    “笑呀,接着笑呀,你怎么不笑了?”桃花手上一用劲,就把那小头目甩到一旁,撞在树干上,撞得头破血流。

    其他的山贼见状忙跑过去把小头目扶起来,戒备得看着桃花。

    那小头目吐了一口血水,往脸上一抹,摸了一手的血,脸顿时扭曲起来,目露凶光:“该死的小娘皮,给脸不要脸,看到了山上老子怎么治你。”冲过来就要捉桃花。

    桃花唰的一鞭子又把他抽飞出去了,小头目挣扎着起身,低头看了一眼被抽烂的前襟,恼羞成怒,“兄弟们一起上,老子就不信还整治不了你个小娘皮?”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五个大老爷们一起上也不是桃花一个人的对手。桃花甚至都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挥舞着手中的鞭子,唰唰唰,唰唰唰,片刻之后,五个劫道的山贼就全都躺在地上呻吟了。

    “就这点能耐还想打老娘的主意?作死吧!”桃花掐着腰冲地上的山贼吐了一口唾沫,总算是出了一口气。

    而坐在驴车上的阿九至始至终连眼皮子都没撩一下,只淡淡地道了一句,“速度还行,力道不够,还需勤加练习。”

    顿了一下像是又想起来似的,道:“桃花,你是姑娘家,要文雅,别动不动就老娘老娘的。”阿九发誓这个不文雅的词真不是他教的,估摸着是跟张家庄那个泼辣的屠户媳妇学的。

    “是,公子,桃花知道了。”桃花嘴上应着,径自走过去抽出山贼腰间的绳子把他们一个个全吊在了树上,跟那冬日屋檐下垂下的冰凌似的,可好看啦!哦对了,桃花嫌他们嘴巴太臭,拿他们的臭袜子把嘴也给堵了。

    “公子,好了,咱们走吧。”桃花拍拍手对阿九说,可愉快啦!

    阿九却不着痕迹地摇了一下头,扯过桃花手里的鞭子看都不看就是唰唰几下,然后把鞭子掷回桃花手里,淡淡地道:“走吧。”

    待驴车行出几丈后,桃花无意中回头,顿时目瞪口呆,只见挂在树上的山贼的衣裳全成了碎片,风一吹,飘得到处都是,满眼白花花的肉呀!

    阿九却训斥道:“看什么看,好生赶车,桃花你要记住,你是个姑娘家。”姑娘家要矜持,怎能盯着男人的那啥看呢?也不嫌污眼睛。

    “是,桃花记住了。”桃花大声应道,眼睛闪亮,对她家公子更加佩服啦!

    ------题外话------

    原计划中旬更新的,突然接到通知嫡女归要出版,又改了大半个月的稿子:)一手抱娃一手码字真心累啊,尤其是前天嫡女归又打回来改第二遍。

    和和尽量保证更新吧,但众口难调是正常的,如果不喜欢请默默弃文,不用再特意来告诉和和了,和和虽不玻璃心,但受到打击多了就没动力了。

    还有,看个热闹,别太考据!和和尽量查资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