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章 开篇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大燕朝,嘉和十六年秋,苍莽山。

    大兔子病了,

    二兔子瞧,

    三兔子买药,

    四兔子熬,

    五兔子死了,

    六兔子抬,

    七兔子挖坑,

    八兔子埋,

    九兔子坐在地上哭泣来,

    十兔子问它为什么哭?

    九兔子说,

    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这歌儿挺有趣的。”

    半山腰上一块突出的大石头上站着两个人,都是三十如许的年纪,气势凛然。尤其是前面那个穿玄衣绣金线的,身上带着上位者的威压。正有趣地望着山道上那辆破驴车,嘴角噙着一抹淡笑。

    站在他侧右方半步的那人也是一身玄色衣裳,双目锐利如电,身上透着股子杀气。但从他微垂的双肩就可看出他的恭敬。这二人主从关系一目了然。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您该回去了。”后面这人道。

    前头那人却呵呵一笑,背着手道:“你呀,这么多年了,胆子还是这般小,朕是秘密出行,你放心,没人知道朕在这里,而且朕也带足了侍卫。何况有你这位大将军在,朕安全得很!”最后一句带着些打趣的味道。

    后头这人眼底带着些许无奈,对这位自幼一同长大的帝王的任性很是无奈,“那您也该回去了。”

    没错,前头这个气势凛然的男人便是大燕朝的皇帝昭明帝,十四岁登基,至今已有十六年了。谁能想到本该在太庙祭天的昭明帝会出现在千里之外的苍莽山?本在漠北战场上的徐其昌立刻放下一切赶来护驾。

    “行了,朕知道了,朕不过是来看看你。”昭明帝知道自己这个伴读大将军是个再正经不过的人,“这场战争已经接近尾声,你还是回京都吧。”

    “臣遵旨!”徐其昌沉声道。

    昭明帝心里便软了一下,“你那长子仍是没有找到?”

    徐其昌摇头,“劳圣上挂心,臣那长子许是早就不在人世了吧!”想起十六年前丢失的长子,徐其昌眼底锋芒一闪而过。

    昭明帝安慰道:“别灰心,朕的皇弟也没有找到,但朕觉得他一定还活着。”十六年前,是他亲手安排人把将将出生的皇弟送出宫的,只是后来他安排的人手全部被杀,而他的皇弟也不知所踪。

    十六年了,他的皇弟也该长成翩翩少年郎了,而他也早不是当初那个被人挟持的傀儡少年帝王了。如今大权在握,万里江山匍匐在他的脚下,他是一定要把皇弟找回来的。

    想到这里,昭明帝极目远眺,眼底一片坚毅。

    崎岖蜿蜒的山道上,一辆破驴车正慢腾腾地向北而去,坐在前头赶车的是一位俏丽的姑娘,约莫十三四岁的样子,穿一身粉红色的衣裳,巴掌大的瓜子小脸,大大的杏眼,长长的睫毛翘呀翘的,闪动着慧黠的光芒,此刻正懒洋洋的甩着鞭子,小腿一荡一荡的。

    后头的车上放了一把半新不旧的太师椅,椅子上是个少年,瞧年龄不过十六七岁,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可这惫懒的模样却一点也无损他绝世的容颜,长眉入鬓,黑眸清亮如天上的星子,高挺的鼻梁,白皙的肤色如那最上等的白瓷一般,散发出莹莹的光润。像是哪家的贵公子,跟这破旧的驴车一点都相配。

    唱歌的就是这个贵公子模样的惫懒少年,声音低沉而清越,传出老远老远。

    “我说桃花啊,你能不能走点心?你家公子我都快被你颠簸死了。”少年不满地抱怨。

    前头的小姑娘嘟起了好看的嘴巴,“公子,您就将就点吧,人家这不是才学会赶车吗?都说了让您多等几日,等我的车技练好了再上路,您偏不听,怪谁?”桃花心里的意见可大啦!她都已经很用心了好不好?这么窄又难走的山路,她没把车赶到沟里去已经很不错了。

    “你还有理了?我才不过说你一句,你倒还了我好几句,谁家做丫头的像你这样大胆?也就公子我为人宽厚,纵着你了。”少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桃花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却也知道跟自家公子斗嘴那是绝对没有赢的。公子的那张嘴哟,死人都能让他说活了。这些年他们住在少林寺后山上,那些大和尚小和尚哪一个没在公子嘴下吃过亏?她严重怀疑大和尚把他们踢下山历练就是因为受不了公子的那张嘴。

    “公子,您刚才唱得是什么歌?挺有意思的。”桃花转移了话题。

    “傻兔子之歌。”少年道。

    桃花又问:“公子,为什么大兔子病了,却是五兔子死了呢?”

    “因为它傻呗。”少年仰头看着天。

    “怎么死的?”桃花接着问。

    “傻死的呗!”少年道,好像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似的,又加重语气道:“不傻它能死吗?”

    桃花扁扁嘴,还是一头雾水,好在她已经足够了解她家公子,便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道:“公子,您不是说要尝遍天下美食的吗?南边的美食最多,咱们为什么要往北走呀?”

    “傻桃花,这你就不懂了吧。”少年唰的一下把手中的折扇打开,很风雅地扇了两下,估摸着是觉得风凉,赶紧又合上。“古人云:烟花三月下江南。要去江南顶好是在三月,三月的江南正是草长莺飞,桃红柳绿的好时节。现在都秋天了,实在不是去江南的好时节呀!咱们还是往北走吧,公子带你去感受一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美。”

    右手把玩着折扇,又道:“听说北边出现了什么藏宝图,咱们顺便瞧瞧热闹去。”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桃花心里吐糟,随即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公子,能不能给我换个名字呀?”桃花,桃花,真是太土气了!

    以前在山上还不觉得,反正那些和尚的名字也没好听到哪里去,可下了山她才发现这个名字是如此的,嗯,套用公子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接地气,他们路过的村庄哪个都能找出两三个叫桃花的姑娘。

    想到张家庄那个又黑又瘦头发稀疏还流着脏兮兮的鼻涕的邋遢小丫头也叫桃花,她顿时觉得生无可恋了。像李家村李地主家小姐身边的丫头的名字多好听呀,翠柳,哎呦喂,多么有诗情画意呀!

    “桃花不好听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多美呀!这可是你家公子翻遍‘诗经’才找出来的好名字,你个小丫头片子还嫌弃?有没有点审美眼光?”少年手中的折扇有节奏地拍着掌心,“这么美的名字你都嫌弃,那你想改成什么?小红?小绿?小蓝?小紫?还是小黄?”他好心地提议着。

    在听到小黄这个名字的时候,桃花差点从车辕上栽下来,心中迅速做了决定,“算了,不改了,还是叫桃花吧!”她就知道不能对公子的取名能力报以希望,小黄,山上小和尚养得那只土狗不就是叫这个名字吗?

    “行吧,那就还叫桃花吧,反正你也习惯了。”少年见状笑了笑,安慰道:“桃花这名不错了,至少比我的好听吧?”

    桃花歪着头一想,还真是。公子叫阿九,桃花怎么也比阿九好听一点点呀!桃花瞬间平衡了。

    心理平衡了的桃花又眉开眼笑起来,“公子,您说藏宝图是真的吗?能不能找到宝藏?”她兴趣盎然地问道。

    少年漫不经心地道:“谁知道呢?说是前朝皇室所藏,传得沸沸扬扬的,应该是有点影子吧!”顿了一下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喏,就是这个,我费了老劲弄到一张,给你开开眼界。”

    桃花转头接过所谓的藏宝图,打开一看,眼睛都直了,“公子,这密密麻麻的线条是什么意思?看得人眼晕!”桃花才瞧了两眼就觉得头晕,赶紧移开视线。

    “路线图呗!你当宝藏是大白菜,随便是个人都能找到?”少年理直气壮地道。“若那么容易,宝藏早没了,还能留到现在?”

    桃花一想也有道理,“哦,那我再瞧瞧。”她又把目光移到手中的藏宝图上,可越瞧越觉得熟悉,终于惊呼一声喊道:“公子,这不是,这不是您画得迷宫图吗?”她使劲揉了揉眼睛,没错的,就是她家公子闲得无聊画得迷宫图,她还和他一起寻找出口呢。

    “不是,你肯定看错了,这可是我花二两银子才弄到手的,怎么会是假的呢?”少年反驳道。

    二两银子?桃花的嘴角猛抽起来,二两银子就想弄到藏宝图?是她太没见识,还是她家公子脑子又短路了?反正她现在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什么破藏宝图,哼,她家公子又在捉弄人了,这样的恶作剧她在山上见得多了。

    抬头看看日头,已是晌午了,桃花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很哀怨地瞅了她家公子一眼,“公子,咱们干吗走得这般匆忙?好歹也收拾点干粮啊!”

    少年斜了桃花一眼,“不赶紧走你让公子我留下来做上门女婿?”

    桃花闻言顿时泄了气,是呀,他们本来在李家村住的好好的,都怪公子长得太招人,村子上的大姑娘小媳妇成日到他们屋子前转悠,李地主家的小姐更是嚷嚷着要嫁给公子,李地主纳了七个妾就得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是千疼万宠,他也瞧中了公子,软硬兼施要公子给他家做上门女婿,吓得他们连夜跑路,连一点子吃的都没来及带。

    “好了,好了,再忍一会,马上就能遇到村子了。”少年安慰着。

    “您又知道了?上次您也这样说,还不是到黄昏才遇到人家?”桃花嘟囔着。

    “呸呸呸,桃花你少乌鸦嘴了。”

    “哼!”

    破驴车在山道上晃荡着,渐行渐远。

    ------题外话------

    新文占坑,妞们感兴趣的收藏一下吧!借用一下“兔子之歌”,应该可以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