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668章 烈阳指心法!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当当!”

    那道黑影弹射而来,短刀冲着侯三的头顶劈下!

    侯三面色一寒,反手抽出用户一根熟铁棍。

    和那汉子,飞快的交手两招。

    那汉子没有得手,抽身飞退。

    侯三恐怕其中有诈,并没有追击,而是退了下来,把两个女子护在自己身后。

    “三哥……他是……”胡小貂躲在侯三身后,惊惧的浑身发抖。

    好在这些日子以来,侯三在京华市摸爬滚打,再加上肥猫唐啸天在武道上的一些指点,也算是小有所成,无论是气势还是实战经验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莫不是……白家的人?”侯羽倩笼着手,一根短笛便从袖筒中落下,掉在了手心里面捏紧。

    自从侯羽倩接受了秦北七情针法的调理之后,对武道的掌握,已经不在侯三之下。

    只是一直没有在侯三面前显露出来而已。

    侯羽倩等几个女孩子聚在一起的时候,也挑选了一番趁手兵器。

    侯羽倩选的便是这一杆短笛——很是符合她身为“音乐人”的身份。

    “极有可能便是白家的人……没想到我们兄妹躲藏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被他们发现了。”侯三沉声道:“稍后我缠住他,你们两个趁机逃走……小貂,你护一下倩倩。”

    胡小貂点了点头:“对手……很可怕吗?”

    对手很可怕吗?

    岂止是很可怕!

    昔年曾经发生的事情,对于侯三来说,简直是挥之不去的噩梦!

    简单点说,侯三的父母,是被人杀害的!

    而杀害侯三父母的人,便来自于侯三母亲所在的白家!!

    那时候侯三才不过十来岁的样子,侯羽倩也就才三五岁!

    是侯三的父母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才让侯三和侯羽倩逃出生天!

    侯三带着妹妹辗转逃亡,甚至隐姓埋名,没想到还是被人找了出来!

    “侯三!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那汉子刀锋一甩,狞笑道:“交出烈阳指的心法,或许我们还可以饶你不死!否则的话,你只能去地下陪那个贱女人去了!”

    “什么烈阳指心法,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侯三冷哼一声,“不过你侮辱先母,今儿休想活着离开!”

    ……烈阳白家,乃是武道传家的武道十二世家之一!

    多年前,白家大小姐白文瑛与人私奔,同时带走了白家视若重宝的武道秘技“烈阳指心法!”

    随后时间不长,白文瑛便与整个白家断绝了关系!

    而白文瑛,便是侯三和侯羽倩两人的生母!

    自此白文瑛和丈夫侯耀中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生育了一双儿女!

    原以为这样平淡的生活,会这般就进行下去,直到渐渐老去!

    万万没有想到,时隔十余年之后,白家的人却打上门来,省城白文瑛当年脱离白家的时候,偷走了白家的武道至宝“烈阳指心法!”

    白文瑛并不承认,并且 因此遭遇了灭门惨剧!

    侯三和侯羽倩两人,侥幸逃出生天,没想到又是一个十年,白家的人再次找上门来!

    无论是侯三还是侯羽倩,两人都从来没有见过什么烈阳指心法!

    “啪啪啪!”

    几个呼吸的功夫,白家来人,便和侯三再次交手数招!

    在此之前,侯三不过是一个在这站摸包的小混混混日子而已。

    虽说最近大半年来,侯三在肥猫唐啸天的指点下对武道有了一些钻研。

    但侯三的功夫,对付那些小混混或许绰绰有余,但对付面前这位明显是武道高手的人来说,还是差了不少!

    “嘎嘎嘎!侯三,你不要做这些无用的尝试了……”白家来人仰天长笑,刀锋微微一颤,冲着侯三再次劈砍而来, 侯三举起熟铁棍凝神招架,但对方及时变招,刀锋划过,直接把侯三的一片衣袖切削了下来!连带侯三半边手臂都划出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鲜血霎时间汩汩而出!

    侯三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死死的咬着牙关,一声不吭的扯下一片衣角,把手臂捆扎起来!

    “快跑!”

    冲着两个女子厉喝一声之后,侯三挥舞起熟铁棍,冲着那人再次扑了上去!

    侯三知道,他不是对方的对手!

    但即便是飞蛾扑火,侯三也要给他的妻子,没有出世的孩子,以及他的妹妹,争取一线生机!

    就像昔年他们的父母那样!

    “既然你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你!”持刀的汉子一声冷笑,刀法霎时间变得大开大合,舞动起一片刀芒!“区区一个明劲中期,战斗力撑死了也就是十的渣滓,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还不配!”

    “啪!”

    刀棍交击!

    短刀贴着熟铁棍疾刺而下!

    “撒手!”那汉子一声厉喝!

    “噗……”

    伴随着一声闷响,侯三非但没有退却撒手,反而迎难而上,按动了熟铁棍上的某个机括。

    伴随着啪嗒一声轻响,熟铁棍的尖端弹出一柄半尺来长的锋锐的匕首!

    两人距离太近,那汉子竟然无从闪避,匕首直接刺入胸膛之中!

    而与此同时,那汉子的刀锋,也顺着熟铁棍滑落下来!

    噗!

    正中侯三握着熟铁棍的手掌!

    鲜血飞溅!

    侯三的手,硬生生的被对方从手腕处斩断!

    熟铁棍连带那匕首,瞬间跌落在地!

    那汉子一声冷哼,反手啪啪在胸口连点几下!

    硬生生止住了血流!

    侯三身子摇晃了两下,终究体力不支,摔倒在地!

    “哥!”

    “三哥!”

    两个女人,并未走远。

    一先一后的冲上前来!

    “快跑!为什么不跑!”侯三嘶声喊道,目眦欲裂:“胡小貂!我草泥马!带着我孩子赶紧跑!倩倩,带着她赶紧滚……”

    胡小貂生硬哽咽着扑上来:“别草我麻……草我……只要你活着啊……”

    侯羽倩:“……”

    白家刀手:“……”

    “给阿北打电话!让他快点过来!”侯羽倩把手机丢给胡小貂,随即拦在那刀手面前!

    “对对,给秦北打电话!他一定能把你的手接上的!”胡小貂满手鲜血,颤巍巍的抱着侯三,抱着侯三的断手,足足按了三次,才总算按对了电话号码,并且拨打了出去。

    “你想挡我?”刀手胸口挨了一下,短刀舞动起来产生了一些迟滞。

    但他仍旧是面色狰狞,并不觉得面前的女人会是他的对手。

    作为烈阳白家的人,找回白家的秘籍烈阳指,是每个白家族人一定要做的事情!

    这是成为烈阳白家宗主的必备条件之一!

    “当年我父母的死,当真是你们白家人做的?”侯羽倩把短笛横在胸前,一双美目之中却全是冷漠!

    “是有如何!那个贱人不但背叛了白家, 还偷走了白家的至宝烈阳指心法!这种贱……噗!”

    那汉子一句话没有说完,便觉得腮帮子上一阵剧痛传来。

    噗的一口老血喷出,夹带着几颗大牙!

    “你你……”那汉子说话都有些漏风了,一脸惊恐的模样:“这……这怎么可能?”

    “言语冲撞先母,理应掌嘴!”侯羽倩轻轻一甩短笛,短笛上沾染的血珠登时四下飞溅!

    刚刚正是侯羽倩骤然出手,短笛直接砸在了那刀手的脸上!

    刀手甚至没有来得及反应!

    看到侯羽倩出手,不仅仅是那刀手愣住了,侯三和胡小貂两人,似乎也忘记了断手之痛,齐齐的呆在了那里!

    两人脑海之中几乎是同时产生了一个念头:这怎么可能?!

    他们不知道的是,捏着短笛的侯羽倩,此时也在微微颤抖!

    这是她在接受了秦北的针灸调理之后,第一次对人出手!

    在此之前,侯羽倩并不知道自己出手究竟能有怎么样的威力!

    “啊啊啊……你找死!”刀手怒喝一声,捂着半边脸,挥动短刀,猛地扑了上来!

    噗……

    一声闷响。

    侯三愣住。

    胡小貂愣住。

    白门刀手愣住!!

    那刀手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腹部。

    小腹上插着一把短刀!

    正是他自己的刀!

    极为凌厉的一招,非但被侯羽倩轻易的格开,还被侯羽倩顺手一带之下,短刀直接插进了他自己的小腹里面!

    “我我……”

    汉子双目圆瞪,轰然倒地!

    “快,先去医院!阿北有消息吗?”侯羽倩却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一个!

    两个女人有些艰难的弄着侯三,跌跌撞撞的把他塞进了车子里面!

    胡小貂已经惊恐的难以操控车辆了,车子是侯羽倩在开!

    “他在路上……”胡小貂看着侯羽倩,在心中早已经把侯羽倩惊为天人!

    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却偏偏要靠实力!

    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联系急诊中心顾倾城!”侯羽倩沉声说道:“接通,我来说话!”

    “哦……好, 好!”

    看到侯羽倩运筹帷幄的样子,胡小貂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很快顾倾城的电话接通了,“倾城姐,我哥受伤了,需要紧急手术,阿北还在来的路上……”

    顾倾城在电话那边道:“侯三?他又受伤了?”

    这个又字用的极为准确。

    自从认识侯三之后,基本上平均每两个月左右就要在急诊中心见他一面……

    “右手断了!”侯羽倩急切的说道。

    “我马上联系手外的专家!”顾倾城马上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砰!”

    “倩倩……喂?倩倩?!”

    “嘟嘟嘟……”

    路上一个大坑。

    侯羽倩没有避开。

    连打了好几把方向盘,没有避开。

    一阵翻滚之后,车子倒在路边。

    蹭蹭蹭!

    数道身影,从不远处闪现出来!

    “这个坑挖的极好……”

    “要么找回烈阳指心法,要么……杀了这兄妹二人,灭他满门!”

    “上去看看,死了没有?”

    三个劲装汉子,身形闪动之间 ,窜到了侯羽倩驾驶的那辆车子之前!

    “咦!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

    “人呢?!”

    “坏了,中计了!”

    翻到的车子里面,空无一人!

    “嗖!”

    “都给我去死!”

    一块大石后面,侯羽倩捏着短笛,猛然间窜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