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631章 南少林!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你想干什么?”

    看到凌莫莫名其妙的动手,唐吟月勃然大怒,身形闪动之间,一脚冲着凌的小腹踹了过去。

    凌本来只想着试探一下被称作阿木的司机,是不是田扒光易容而成的,没想到阿木非但不是田扒光易容,反而连个武道中人都算不上,一招之下,差点把阿木直接打死,自知理亏,频频退让。

    唐吟月深知这个时候,其实更应该迅速的离开这里才是正道,他们既然愿意留下那辆车子,送给他们就好了。

    但知道归知道,眼见阿木平白无故的身受重伤,唐吟月还是没有忍住。

    一招紧似一招!

    疾风骤雨一般的招式,不要钱似的冲着凌身上招呼过来。

    凌再次躲闪,慌乱之下稍微慢了一步,手臂上挨了一招,火辣辣的生疼:“唐吟月!你够了啊!别逼我动手!”

    唐吟月冷冷的道:“你倒是动手啊!平白无故,把我的司机打成重伤,你还有理了不是?”

    “我雕龙局做事,何须向你解释!”凌骤然爆发,强大无匹的招式,排山倒海一般冲着唐吟月招呼了过来。

    被凌带来的其他成员,纷纷躲闪后退,给两人让出 一个对战的空地出来。

    众人的神色,都有些羞愧,只是凌已经决定了动手,没有人愿意上前阻止罢了。

    唐吟月的修为,终究是差了一筹。

    在凌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之下,渐渐的落了下风!

    一个不留神小腹上挨了一拳,唐吟月心中早已经是后悔不已。

    按现在的形式看来, 唐吟月并非凌的对手,纠缠之下,不出二十招,唐吟月必将落败。

    而这样一来,秦北的计划, 必将会受到影响。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刚刚不与凌纠缠,快些离开才是。

    只是如果一点都不纠缠,大概凌也不会爽快的放唐吟月离开。

    那有些太不合道理!

    三招之后,唐吟月已经是额头见汗。

    频频招架,已经没有了还手的机会。

    “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了!”凌大吼一声,脚尖顿地,身形腾跃而起,一招力劈华山,冲着唐吟月的肩膀劈砍了过来。

    这一招如果落在实处,唐吟月这半边身子,就算废不了,也得至少休养大半年的时间。

    可见凌心中的怒火,究竟已经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当然,这怒火里面,除了对唐吟月频频纠缠的不满,以及对雕龙局身份的狂傲自信,外加更多的却是因为雾被田扒光所羞辱带来的愧疚感,一股脑的全都发泄在了唐吟月这边!

    唐吟月见凌一拳劈砍而来,已经是避无可避,苦笑一声,当即放弃了抵抗!

    “住手!”

    眼见凌那凌厉无匹的一掌,几乎快要劈砍在唐吟月的身上,忽然一声娇叱传来,紧接着一道身影嗖然闪动,加入战团,双臂轻描淡写的格挡一下,硬生生的把凌的一掌隔架开来!

    凌只觉得一股极大的力道从手腕上传了过来,一时间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吗,蹬蹬的倒退了两步,才算站稳。

    “你太过分了!”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正是和凌争夺雕龙局继任权的苏琳琅!

    苏琳琅几经辗转, 得到了大魔头杨莲即将要抵达南少林,寻找智障大师治病的消息,便马上赶了过来,正好遇到凌与人动手。

    苏琳琅起初还以为凌已经找到了田扒光的下落,心中正有些紧张,竟然被凌快了一步,这次的比拼刚刚开始,就要落了下风,简直是有些悲催。

    但转瞬间定睛一看,苏琳琅发现被凌攻击的竟然是一个女孩子,再一看, 那个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替秦北经营昙蜜蚕沙膏的唐吟月!

    眼见唐吟月遇到危险,苏琳琅骤然出手,架开了凌凌厉的一招,拽着唐吟月抽身飞退!

    “琳琅姐!”唐吟月定睛一看, 自己非但没有受伤,相反凌却是一脸的死灰之色,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人救了。

    “你先离开这里,我跟他过几招!”苏琳琅摆出架势, 双目死死的盯着凌的身形。

    凌心中巨震,刚刚虽说苏琳琅的出手带着几分偷袭的成分在内,但那一招上传来的巨大力道,依旧是吧凌逼退了两步, 从这一点看来,苏琳琅的身手,丝毫不在凌之下。

    “误会,都是误会……”几乎是转瞬之间,凌的心中已经闪现了无数的念头,最终做出了暂退一步的决定,当下小心的解释了一番,表示愿意因为阿木的受伤做出相应的赔偿,但依旧坚持扣押唐吟月的车子。

    苏琳琅和凌争吵了起来,唐吟月息事宁人,表示接受凌的道歉和赔偿,至于车子,留给凌他们就是了,“我说过,扣押我的车子,你会后悔的!”

    凌断然道:“如果事实证明我猜错了,我负责赔你一辆新的!”

    “一言为定!”唐吟月冷笑一声,拽着苏琳琅,带着阿木,转身离开。

    苏琳琅道:“你们先走,我断后……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不用等我了!”

    “这样也好,姐姐你小心些。”唐吟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快步离开。

    之前唐吟月已经听秦北说起过,秦北暂时不想和苏琳琅碰面。

    虽说唐吟月对秦北的作法有些不能理解,但唐吟月并没有打算违逆秦北的意思。

    苏琳琅留下,和凌“沟通”。

    唐吟月带着司机阿木很快离开现场。

    打了一辆车,将近一个小时的行程之后,抵达了普田南少林山脚之下。

    唐吟月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看到左右无人,这才打开手帕,摸出那枚戒指,按照秦北当时的吩咐,左右晃了三晃。

    但听噗噗两声闷响,秦北和田扒光两人的身形骤然出现,咣几一声摔在地上。

    秦北早有准备,就地一滚,毫发无伤的窜了起来。

    田扒光不知道这饺子里面究竟是什么馅,整了一个脸先着地,抢了一个满脸花。

    一张原本还算俊俏的脸蛋上被刮了三四道伤口出来,血淋淋的看着有些瘆人。

    “哇……”田扒光忽然咧开大嘴哭了起来:“破相了!破相了!”

    这张脸可是田扒光吃饭的家伙啊!

    这厮真是没谁了,一个大男人居然把一张脸看的这么重要,你看秦北就不在乎脸……

    不管怎么说,众人终究是脱离了危险。

    秦北鄙夷道:“是命重要,还是脸重要?”

    田扒光厉声道:“废话,那还用说吗?——当然是脸重要!”

    众人稍作休息,田扒光依旧没有搞明白秦北究竟是怎么带他逃出生天的,但田扒光清楚的知道,他现在已经安全了 ,现在的位置很明显,已经是普田山区,往上,就是南少林所在的方向,秦北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救下田扒光的根本原因,就是带他上南少林,找智障大师。

    至于找到智障大师之后有什么目的, 秦北没有说,田扒光也就没有敢问。

    毕竟对于田扒光来说,秦北实在是神秘的有些过分。

    秦北走到阿木身边,摸出银针,正准备给他治疗,忽的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摸出银针,刷刷的扎在了司机阿木的身上。

    “好点吗?”秦北一边运针,一边问道。

    阿木只觉得浑身上下暖洋洋的,十分舒坦:“好多了!”

    被凌偷袭了一脚,阿木身上的经络已经出现了轻微的损伤。

    在秦北精准的治疗之下,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阿北的医术很好的。”唐吟月笑着说道。

    谁知道,唐吟月话音刚落,秦北一针直刺,扎在了另外一个并不相干的穴位上面。

    阿木一时间只觉得万蚁钻心,嗷嗷的惨叫起来。

    “秦,秦先生,我并没有犯错, 也没有透露任何你的消息,为什么这么对我!”

    “你做的不错,刚刚帮了我们 一次,现在需要你再帮我一次。”秦北道:“你放心,不会太难受,也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任何损伤,这次事情就结束之后,唐吟月会给你做出合适的补偿。”

    唐吟月虽说不明白秦北为什么这么做,但还是果断应道:“二十万!”

    阿木马上安静了下来:“好像还有点难受……”

    唐吟月道:“三十万!”

    阿木马上道:“我一点都不难受了!”

    众人一路前行, 直奔南少林而去。

    阿木嘴上说一点都不难受了,但一路走来,还是忍不住在身上上抓下挠,实在是痒的钻心,甚至把胸口都抓破皮了好几块,不过想想那三十万的补偿, 阿木强行忍了下来。

    一行四人,并未休息,傍晚时分便到了南少林大殿门外。

    知客僧上前道:“四位施主,今日参观时间已经结束,山门马上就要关闭了……”

    秦北上前道:“我们是来求见智障大师的。”

    一边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司机阿木:“我的一个朋友剧痒难忍,遍寻名医却没有疗效,看在佛祖的面子上,麻烦通禀一声。”

    知客微微眯了眯眼,摇摇头道:“我南少林并没有法号智障的僧人,诸位肯定是弄错了。”

    “当今南少林的主持,难道不是智空大师?”秦北疑惑的问道。智空是智障的师兄,正道江湖排名前十的化劲期高手。

    知客摇头道:“我南少林现任主持,乃是悟静大师,并非智空,诸位肯定是弄错了。”

    知客一边说着 ,一边摇头, 转身返回山门,便要关闭大门。

    唐吟月径自上前,快步追上,和那知客小声说了些什么。

    手腕翻动之间,塞给了那知客一卷什么红灿灿的东西。

    几分钟后,唐吟月原路返回,对秦北道:“他已经答应了,我们今晚在南少林的禅房里借住一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