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576章 佛衣藏功名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那汉子喷出两口老血之后,瞬间脸色一片苍白,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李沧澜吓了一跳,不过并不是关心这个汉子的生死,而是觉得这汉子的症状,就跟中了蛊毒的症状一样!

    李沧澜连忙招呼几个长老过来,一起查看。

    几个长老耐心的查看之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了摇头!

    他们看不出这汉子身上有什么中蛊的表现。

    “宗主,我知道了,他大概是平时就有什么隐疾,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对对,一定是这样,备不住之前就有肺结核什么的……”

    几个长老,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说道。

    但看向李沧澜的眼神,分明是再说,别装了,你丫的伤心你儿子死了,把这厮当场弄死,还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啊!

    李沧澜看到众人的眼神,尼玛心里别提多憋屈了,老子的性格你们不是不知道,要真是老子动手把这厮弄死的,老子会这么偷摸着吗?老子想弄死谁,哪一次不是光明正大的把人偷偷摸摸的弄死?!

    忽然李沧澜胸口一闷,眼前一黑,咣几一声直挺挺的摔在地上,人事不省。

    李沧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围了一圈宗族中的长老。

    一个个眼神颇为急切的看着李沧澜,透露十分关切的意思。

    李沧澜心中清楚,他们关切的是:这厮怎么还不死?

    妈蛋老子就是不死!

    他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发现浑身就跟散了架似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似乎骨头都软了!

    身体的这种状况,把李沧澜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

    尼玛这是什么鬼?!

    “李宗主……”

    却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站了出来。

    并不是他们湘西蛊苗的高层人员。

    李沧澜脑子转了好几圈,才想起来,这位中年汉子,早已经来了他们湘西蛊苗好几天了。

    乃是蜀中唐门的一位长老。

    蜀中唐门,以暗器和毒药名扬天下。

    从这一点来说,和湘西蛊苗有很多共同之处。

    这位长老名叫唐家强,乃是蜀中唐门最年轻的长老,没有之一。

    他来的目的之前也早就说过了,便是想和湘西蛊苗联手,他想做一个蜀中唐门前人都没有做过的大事:

    把暗器,毒药,已经湘西蛊苗的蛊术结合起来,创造一种全新的攻击方式。

    这件事一旦做成,不敢说在整个武道世界,至少在蜀中唐门,那是必将会名扬千古的。

    但李沧澜觉得对方并不是十分诚恳,想利用湘西蛊苗的蛊术?

    那至少你也得拿得出能够等价交换的东西出来,甚至仅仅是等价交换都不行,你的溢价啊!

    可惜的是唐家强仅仅是带了两片嘴过来,就试图说服湘西蛊苗的宗主李沧澜,你丫的这是闹着玩么?有这个功夫你别去开发暗器和蛊术的结合了,直接去开发嘴炮算了。

    “唐先生……你怎么过来了?”李沧澜努力的挤出了一个公式化的假笑说道。

    唐家强停顿了一下,道:“我知道李先生这次的症状究竟是怎么回事,也知道大概的治疗办法。”

    “啊!”不但是李沧澜,连带房间内的几个湘西蛊苗的长老,都纷纷惊呆住了。

    “我这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沧澜着急的问道,他现在心中也清楚,这是着了道了,只是不知道敌人究竟是谁?是通过什么方式让李沧澜着了道的?会造成什么样的不良后果?这些,李沧澜一概不知道!

    正所谓不知道的才更令人觉得恐怖!

    现在唐家强居然说他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沧澜当然要问个清楚,作为湘西蛊苗的宗主,李沧澜还不想这么快就命丧黄泉。

    “您这是中了一种奇门邪术:拂衣藏功名!”唐家强一本正经的说道。

    “拂衣藏功名?这是什么歹毒功夫?”

    众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这么古怪的名字后面,究竟代表着一种怎样邪门的术法。

    唐家强道:“在我们蜀中唐门,有一本隐而不宣的秘术,名叫太白太玄经!这太白太玄经实在是太玄了,数百年来,我唐门中人,每隔一段时间,便会组织众人参悟一次,我作为唐门长老,之前参与过四次参悟,可惜的是,并没有从中餐参悟出什么来……”

    “这门功法,其中有一种攻击的法门,名字便叫做拂衣藏功名!”

    “拂衣藏功名的特点,就是借助于外物,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精深者,甚至可以通过某种物体为媒介,让他想对付的人,身负重伤!同时,受伤之人,还并不知道是谁动的手!因为颇有一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气概,是以被称为拂衣藏功名!”

    “就像是李宗主这次意外受伤一样,我已经听宗门内的长老说起过事情经过了,据我的判断,一定是那汉子事先中了拂衣藏功名,在喷血的时候,喷了你一脸,这才导致你身负重伤!”

    唉我去……

    你确定你丫的说的是真的?

    秦北先打伤一个人,然后这个人表面上还看不出任何异常,再然后,李沧澜被那门下的汉子喷了一口血,就等于被秦北打伤了?

    这事儿怎么听着这么玄乎呢!

    哦哦……好像也有几分道理,唐家强刚刚说了,那本秘籍,便是叫做太白太玄经……果然太玄!

    李沧澜一脸怒容,蹭的抓住了唐家强的衣领……

    他原本怒吼一声:“原来是你们蜀中唐门的人在背后捣鬼!”

    可惜的是他现在是身负重伤的状态,虽说连李沧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受伤的,但搁不住身体上的表现让李沧澜不得不相信自己确实是身负重伤……

    他这一扬手,根本就没有抓住唐家强的衣领,而是探出去了不足十公分,便颓然的垂了下来。

    “我废了……儿子死了,我也成了一个废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一瞬间,李沧澜脸色数变,最终定格为一脸的铁青。

    “李宗主,你一定怀疑,这是我们蜀中唐门的人做的对吧?”唐家强带着几分歉意说道:“您错了。前段时间,蜀中唐门在一个混小子手上吃了一个憋,被迫把唐门秘宝太白太玄经贡献了出去。原以为我们蜀中唐门整个门派之力都没有办法参悟的东西,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也鼓捣不出什么有用的玩意出来,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领悟了太玄经里面的攻击技能!”

    “你说的这小子,叫什么名字?”李沧澜问道。

    “秦北!”唐家强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沧澜差点窜起来:“果然,便是这小子!”

    他得到的信息证实,谷苗苗身边如果有人帮忙的话,只能是秦北——

    李沧澜还知道,秦北其实不过是一个医生……

    你丫的一个医生,这么能打干什么!这和你治病救人的本职工作很是冲突好不好!

    几个伺候在一边的长老,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宗主……”一个长老吞吞吐吐的说道:“秦北这小子,我们还对他下手不?”

    秦北这小子,我们还对他下手不?

    这句话,仿佛一道晴天霹雳,李沧澜瞬间脸色通红,激动了起来:“动手?!动你麻痹的手!你拿什么跟他动手!”

    这也不怪李沧澜窝火,他们连秦北的人都没有看到呢,就在秦北手里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这小子实在是阴损的可以……当然,功夫也诡异的可以!

    跟这样一个人动手,丫的一点信心都没有啊!

    房间里。

    秦北,谷苗苗,以及容嬷嬷三人坐在一起。

    容嬷嬷的身体状况,经过了秦北一番调理之后,已经是恢复了正常。

    “你小子,把那孙子放走,湘西蛊苗那边,迟早会惹出麻烦来!要我说,直接把那小子弄死算了!”

    容嬷嬷旧事重提,很是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秦北呵呵的笑了笑,道:“没事,湘西蛊苗那边,这段时间内,不会和我们动手的。”

    “为什么?”容嬷嬷和谷苗苗两人,都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秦北笑道:“因为……湘西蛊苗的宗主,李沧澜,生病了,而且是一场大病,病的都快爬不起来了,你说他们还有没有时间,有没有心情,跟云贵蛊苗这边动手呢?”

    “不可能!”容嬷嬷对李沧澜还是十分了解的:“李沧澜这个人,一身蛊术,已臻化境,别说闹一场大病了,这些年来,连感冒都没有闹过!”

    “那是因为他没有遇到我。”秦北再次笑道。

    谷苗苗奇怪的问道:“你,见过李沧澜了?”

    秦北摇摇头,道:“没有哇。”

    “那你怎么知道李沧澜就一定会病了呢,而且还是爬不起来的大病?!”

    谷苗苗追问道。

    “因为,我放回去的那小子,中了我的‘拂衣藏功名’!”

    秦北笑了笑说道。

    越是修炼太白太玄经,秦北就越是对太玄经上记载的功夫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之前秦北已经从太玄经上领悟了两大杀招,分别是十步一杀和千里无行。

    现在,秦北又领悟了新的一招,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拂衣藏功名!

    越是对太玄经了解的多,秦北就越是发现,这太白太玄经,原本应该就是和太白凝气经是一体的才对!

    两者之间,有着很大的相互促进作用!

    “咄咄咄……”

    却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