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553章 迷之自信!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趣阁 om】!

    “我们可以去论坛所在的酒店恭候。”

    没等秦北话,麦克斯显然是已经听到了顾倾城的话,马上道。

    “那最好不过。”秦北笑呵呵的答应了下来。

    他已经有过两次治疗“类渐冻症”的经验,再加上七情针法已经突破了第四重境界,对于治疗渐冻症,还是很有信心的。

    尤其是秦北得知对方愿意付出一座价值数亿欧元的葡萄酒庄园的时候, 秦北对自己的信心就更充足了。

    布莱克医学高端论坛举办的酒店内。

    华夏国京华大学医学院唐大章教授,正品尝着美味的食物。

    虽唐大章仅仅是列席会议,但能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露个脸,对于唐大章来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事情了。

    “这次会议收获匪浅。莱曼教授在西医学方面的治疗进展让人眼前一亮。另外那个倭国汉医梅川邪的理论,似乎也有几分可取之处。棒子国的韩医朴慈昌的研究理论,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发展方向……”

    一边吃着东西,唐大章开始慢慢的琢磨着,这次会议之后, 唐大章觉得自己至少可以写出两三篇论文出来,虽肯定不能在国际医学刊物上发表,但是在国内的医学刊物上绝对是可以找到一席之地的。

    一次会议,两三篇论文,对于唐大章来,已经是相当值得了。

    “那个秦北,还什么得到了布莱克医学高端论坛的正式邀请函,我看纯属扯淡,他一个连大学都没有毕业的学生,能有什么资格参加这次世界性的医学高端论坛?”

    唐大章一边美美的吃着东西,一边轻声自言自语的冷笑。

    这直接导致有两个从唐大章身边经过的国际友人,很是有些恐惧的撇撇嘴,闪身去了另一边——怎么神经病都能参加国际医学高端论坛了?

    “老唐!”

    唐大章正在那自娱自乐,冷不防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呦呵,这不是刘院长吗?”唐大章笑着站起身来。

    迎面过来的正是刘玉章。

    刘玉章端着一个托盘,缓步走了过来,在刘玉章面前坐下。

    “坐,坐!都走出国门了,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又不是在学校里面。”刘玉章笑着道。

    唐大章脸色一红,因为在学校的时候,唐大章都没有这么尊重过刘玉章这个院长。

    还好,刘玉章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纠结。

    两人简单的讨论了一下这次布莱克医学高端论坛上的收获之后 ,唐大章喝了一口果汁,笑眯眯的道:“刘院长,我听你还邀请了一个没有毕业的学生来做演讲?也不知道布莱克医学高端论坛的主办方脑子是抽抽了还是怎么的, 怎么就会答应你这种要求呢?”

    刘玉章:“呵呵……”

    他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刺激唐大章,毕竟唐大章才不过是得到了一个列席会议的资格而已,然而唐大章的学生秦北,却有了发表演讲的机会,刘玉章觉得,这件事出来的话,恐怕会对唐大章造成极大的刺激。

    “您也就是呵呵了。”没想到下一刻,唐大章脸色一变,道:“上午倭国梅川邪教授以及棒子国的朴慈昌先生的演讲结束之后,下午应该就是这次论坛的闭幕大会了吧?只是很可惜啊, 你邀请的秦北,别在大会上演讲了,甚至连一次面都没有出现过,是不是半路上被大会的主办方发现不对劲,取消了资格啊,哈哈哈……老刘你别生气,我这不是你,这跟你没关系,都是那个秦北不自量力,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称一下自己的斤两,简直什么请柬都敢接啊,他也不问问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

    唐大章一副人得志的样子。

    其实从某些方面来,唐大章的不错。

    秦北这次过来,参加布莱克医学高端论坛,其实就是个幌子,因为有了大会的邀请函之后,办理签证什么的会十分便捷,而秦北过来的目的, 别人不知道,刘玉章自己是心知肚明的, 原本刘玉章就是为了让秦北给顾倾城的父亲顾云川看一下,研究一下还有没有治疗的希望,这才是根本目的,至于布莱克医学高端论坛 ,其实就是个幌子。

    但可惜的是,有些事情,不是唐大章这个级别能够了解的到的。

    比方,在被大多数医生都诊断为“渐冻症”的病人顾东林,现在已经基本上被秦北治愈了,单单是这些,就足够秦北给大伙讲讲了——比方,讲一讲渐冻症和类渐冻症如何区分,类渐冻症的治疗方式,以及通过治疗类渐冻症,在渐冻症治疗上的突破……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大会的主办方,也正是因为秦北基本上治愈了顾东林的病情,才激动不已的准备要邀请秦北进行最后的演讲。

    虽顾东林的疾病还不是真正的渐冻症,但从症状以及发病机理各个方面,都极为类似,这已经是一个十分重大的突破了!

    尤其是当主办方看到了凭借一双拐杖,已经能够自己行走的顾东林的时候,更加坚定了这份信念!

    “他会来的。”刘玉章心情有些不好,大概是被唐大章气的。

    像唐大章这样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人,才是真正阻碍华夏国医学发展的绊脚石!

    完这句话,唐大章还想问些什么,但刘玉章已经起身离开了。

    刘玉章前脚才走,唐大章就看到两个有些面熟的亚洲面孔冲着这边走了过来。

    一边走,还一边用华夏语声的交流。

    唐大章很快就认出来了,这两位一个是棒子国的韩医朴慈昌,另一个,却是倭国的汉医梅川邪教授。

    作为华夏医学传承的受益者,这两位在华夏语方面都有很精深的研究。

    毕竟绝大多数中医古籍,都是用晦涩的华夏语表达出来的。

    这就像西医想要看论文,一般都会选择英文原版一样。

    看中医古籍,必须要看华夏语原版,就算翻译们翻译的再好,也有失真的可能。

    “听下午要进行演讲的是一个华夏国的中医。”

    “我听了,名叫秦北……韩医界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作为获得正式邀请,有资格在大会上发言的梅川邪和朴慈昌两人,早已经得到了大会主办方的通知,并不像唐大章这样,对下午要进行的内容一无所知。

    只是不管是朴慈昌,还是梅川邪,都对秦北的演讲,没有太大的兴趣。

    正所谓同行相轻,即便是朴慈昌和梅川邪之间,虽他们演讲的理论上还是有不的差异的,但由于根子上用的还都是中医的理论,是以两人之间别看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实际上在内心里,一个个也巴不得对方早死……

    再加上原本本来没有计划上秦北的演讲,现在突兀的加上了这么一次,最重要的是秦北还是个中医,这就让梅川邪和朴慈昌两人,难免会有些同仇敌忾。

    “两位教授好。”唐大章笑呵呵的迎了上来,打招呼道:“我听两位刚才讨论的,是下午还有一次演讲?”

    梅川邪哈依了一声,道:“是的,演讲的人是你们华夏国的中医秦北先生,不知道这个秦北先生您熟悉吗?”

    朴慈昌歪着脑袋,乜斜着眼珠子,同时道:“哦,我知道你,你是唐先生——你这次为什么没有受邀在论坛上演讲?据我所知,在华夏国西医学界,你的水平也是一等一的好。”

    朴慈昌明知道唐大章接到的是列席会议的邀请函。

    故意这么,就是想要刺激一下唐大章。

    “秦北我还是有些印象的,他是我正在教授的一个大三学生。”

    唐大章大大咧咧的了一句,旋即告辞离开。

    走开几步之后,脸上的笑容瞬间隐去。

    那两个混蛋一定是故意的!唐大章心里恨恨的想到。

    跟我打听秦北的事情?滚你丫的二大爷的田鸡腿儿吧!

    “砰!”

    唐大章怒火攻心,低着头径自向前,也没有看路,不知道撞在了什么身上,于是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但是被撞到的对方却迟迟没有回音。

    唐大章抬头一看,原来是撞上了一扇玻璃门。

    “呼呼呼嗬嗬嗬……”

    “哈哈哈哈哈哈……”

    梅川邪和朴慈昌哈哈的笑了起来。

    要是在国内,唐大章非得把这个玻璃门给砸了不可。

    但可惜的是,出门在外,唐大章还真没有这个胆量。

    气冲冲的会到自己的休息室。

    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却迟迟没有睡意。

    “秦北,何德何能,竟然真的能够有在会议上演讲的资格!”

    唐大章想起刚刚自己和刘玉章在那针锋相对,刘玉章不乐意搭理他,他还在那胡八道,什么秦北被主办方给晒了——没想到一转脸就得到了这么一个消息,想来梅川邪和朴慈昌都知道了,刘玉章,没有理由不知道啊!

    这该死的刘玉章,分明是在准备看自己的笑话!

    更该死的是秦北!你丫的何德何能,竟然能获得演讲的机会?!

    看你在全世界的专家们面前如何出丑!

    “华夏的中医没落了,我们韩医才是医学正统。那个叫秦北的子,今年才不过二十来岁,就算是从娘胎里就开始学医,又能学过几年?”

    “中医这些年是没落了,但是汉医在我们倭国,还是很有市场的。”

    朴慈昌和梅川邪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聊着聊着就到了各自的研究上面。

    每个人都对自己尽心的研究有着迷之自信,同时都觉得秦北再也不能提出什么新的理论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