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532章 顾东林惹的麻烦!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趣阁 om】!

    顾倾城听的眼前一黑。

    身子一软,歪歪斜斜的就倒了下去。

    秦北眼疾手快,冲上前来,把顾倾城抱在怀里。

    摸出银针,在顾倾城的人中和合谷穴上扎了几针。

    很快, 顾倾城悠悠醒转,同时,泪水潸然而下!

    “父亲……”

    顾倾城呢喃道,忽然哇的一嗓子, 放声大哭了起来。

    “别听这老子胡八道,你父亲没事!”秦北抱着顾倾城,安慰道。

    秦北回来之后,就一直琢磨着有什么事没有想起来。

    现在终于想起来了,他前几天一直给顾东林治病来着。

    忘了告诉顾倾城了, 害的顾倾城伤心至此。

    “这个……秦先生,虽这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为了这个消息,已经搭上了我两个兄弟的性命,你怎么能我胡八道呢。”

    堵万成有些不解的道。

    “你不用安慰我了,我能承受的住,只是一时间想不开而已。”顾倾城哭着道。

    秦北有些不乐意了,怎么就成了我安慰人了?听你这意思,我的是假的呗?

    秦北道:“和你想象的不一样,知道我前段时间为什么消失了吗?我在给一个人治病,而这个人,就叫顾东林,是你的父亲。”

    顾倾城惨笑道:“好,我知道了。”

    “你分明就是不信!”

    秦北气急败坏的道,“堵万成,你丫的给我过来,我后悔救活了你了,你呀的还是去死吧!”

    着就准备对堵万成动手。

    堵万成吓得脸色都青了,刚刚他看过秦北出手,自知并不是秦北的对手,连忙躲闪的远远的藏在墙后面,探出脑袋来道:“士可杀不可辱!你就算是杀了我,我调查到的也是事实的真相!”

    “放你吗的狗臭屁!你丫的过来,我保证不弄死你!”

    “阿北,阿北你别闹了,我知道你怕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事实上我没事的,这么多年我和爷爷都相依为命的过来了……”

    “你怎么宁肯相信外人,也不相信我呢!你脑子有问题吧!我都跟你了,我前几天正在给顾东林治病,你怎么就不信呢!顾东林的了渐冻症,快死了,要不是我,他有可能就真死了,不过现在恢复的还不错!”

    “渐冻症?你谎也不琢磨一个能治的病症,渐冻症是世界五大顽症之一,怎么可能治好呢?”

    秦北:“……”

    对于钻了牛角尖的女人,服是不管用的,只能用暴力手段。

    于是秦北先把堵万成拽过来揍了一顿,然后把顾倾城拽过来, 抗灾肩膀上, 怒冲冲的走出了酒店。

    到了街上,索性连出租车都不打了,直接扛着顾倾城往唐人街的那个酒店冲了过去。

    “你放我下来……”顾倾城双手捂脸,挣扎着道。

    没办法,被秦北扛着出来,围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顾倾城觉得很丢脸。

    但秦北并不理会,扛着顾倾城一路往前冲。

    超过了一辆又一辆的私家车,差点引起交通大拥堵。

    终于在十五分钟之后,冲到了顾东林暂时居住的酒店。

    连敲门都省了,秦北直接一脚把门踹开。

    房间内,顾东林正在努力尝试着用筷子吃东西。

    颤巍巍的样子就跟一个刚学使用筷子的孩童一样。

    但即便是这样,对于顾东林来, 也已经是极大的进步了。

    每吃一口东西, 必然会有至少两滴眼泪落在饭碗里面。

    “这次的饭菜有点咸了……”

    顾东林嘴角牵扯了一下道。

    “废话,你要是再哭丧着脸,这饭菜肯定会更咸,下次就多余给你放盐。”刘玉章好整以暇的坐在一边,泛着白眼,没好气的道,“这可不像我之前认识的顾东林,亏得我当初没有把女儿嫁给你!”

    “刘叔……”顾东林苦笑道:“陈年往事,就不要提了吧。”

    “怎么不提?你子现在这德行,纯粹一个窝囊废,还指望着我不你?”刘玉章没好气的道,这么大岁数的人了, 气的头发胡子都快立起来了,可见对顾东林现在的状态,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同样,顾东林显然也知道刘玉章昔年对他的种种好处,要不然,也不会在他的病情都没有告诉顾云川的情况下,就先让刘玉章知道了,昔年要不是没有娶了刘玉章的女儿这档子事儿,两家的交情那是极铁的。

    刘玉章不管有没有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顾东林,从心底,一直是把顾东林当成自家子侄看待的,虽有呵斥的时候, 但这也是因为关心。

    正在这时候,秦北踹门闯了进来,背上还背着一个女子。

    “到了,下来吧,看看这是谁!”秦北把顾倾城放在地上。

    顿时,在场的众人,除了秦北之外,全都愣住了。

    顾倾城神色有些恍惚, 毕竟她之前轻信了堵万成的调查结果,在被秦北一路扛过来之后,神智还是有些不清不楚,但就在这种状态下,顾倾城看到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老爷子,年纪和顾云川擦不多大,保养的很好,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这个人肯定不是顾东林。

    另有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坐在轮椅上,双腿上盖着一条厚厚的毛毯, 轮椅上摆着一个餐桌, 正努力尝试着用筷子去夹碗碟里面的食物。

    碗碟里面装的是饺子。

    中年男子吃力的夹起一个,慢慢的送到嘴边,然后往前探头。

    一抬头的功夫,顾倾城看到了对方的脸。

    顾倾城看到顾东林的时候,顾东林也看到了顾倾城。

    两人相视一眼,虽多年没有见面,但血脉相连的亲情,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隔断的。

    刘玉章忽然叹了一口气,冲着秦北招了招手,道:“你跟我出去走走。”

    秦北拍了拍顾倾城的肩膀,默默地跟在刘玉章的身后,走出了房间。

    “你这猴崽子,怎么把倾城带过来了?!”

    来到外面的走廊里,刘玉章带着几分不满道。

    秦北嘿嘿的笑了笑,道:“为什么不能把顾倾城带过来?你们究竟想要藏到什么时候?”

    “这么,你都知道了?”刘玉章疑惑的看着秦北。

    秦北再次笑了笑,道:“知道的不多,但足够用了。”

    刘玉章叹气道:“你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完,生气的一转身,率先向着电梯间走了过去。

    走到电梯间门口,刘玉章发现秦北根本就没有动弹, 不由生气道:“你赶紧的,跟我过来,我们下去喝一杯咖啡!”

    “行吧。”看在刘玉章是一个老人家的面子上,秦北没有拒绝。

    楼下。咖啡厅。

    刘玉章点了两杯咖啡,和秦北面对面坐着。

    “你是不是觉得,这些年顾东林不和家里面联系,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了?”

    秦北呵呵的笑了笑,不答反问道:“你呢?”

    身为人父,身为人子,多年没有和家里面联系,不管是有什么样的理由,都有些不过去。

    “如果我顾东林这是为了保护他的家人,你信吗?”

    刘玉章缓缓道。

    秦北直接摇了摇头,气的刘玉章差点把一杯咖啡直接泼在秦北的脸上,这混子,从来都不按照常理出牌!

    “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刘玉章再次叹了一口气,道:“……”

    秦北直接打断了,道:“你知道我想的什么?”

    刘玉章:“……”

    尼玛你能不能让我好好把话完?!

    “你心里肯定想的是,顾东林之所以不和家里联系,是害怕他的病情被家人知道,因此而有所担心,我猜的对不对?”

    刘玉章自信满满的道。

    “不对。”秦北回答的很干脆。

    “噗……”

    这下刘玉章再也忍不住了, 直接把喝进去的咖啡给喷了出来:“你竟然不对?那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秦北眯着眼睛,看着刘玉章,忽然道:“顾东林得罪人了,而且不但顾东林自己惹不起,再加上顾云川,也一样惹不起。”

    刘玉章身形巨震,差点失手把咖啡杯掉在地上打碎!

    “你你……你怎么知道?!”

    “哈哈,刚才我就是瞎蒙的,不过听你这句话的意思,分明是我蒙对了。”秦北笑了起来。

    刘玉章:“……”

    秦北又道:“我不但知道他得罪了惹不起的人,还知道他得罪的究竟是谁。”

    “那你,究竟是谁?”刘玉章忍不住问道。

    “是道格拉斯制药集团。”秦北看着刘玉章的眼睛道。

    啪嗒!

    刘玉章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咖啡杯掉在地上,咖啡撒了一地。

    “你……你不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刘玉章有些惊恐的道:“这件事只有我们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你你,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我我是猜的,你信吗?”秦北端起杯子,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

    看起来,秦北终究还是猜对了。

    “你很聪明。”刘玉章道:“你的猜测,已经差不离其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年顾东林在华夏惹了一个不应该惹的人,而后在一个贵人的帮助下来到了米国发展,这一点,你应该知道吧?”

    秦北点了点头,这些陈年旧事,他的确是听顾云川起过,而且秦北知道当时顾东林的贵人,就是现任北河省军区的大佬南木城。

    “顾东林年轻气盛,又从顾云川那里学来了全身的中医技术,来到米国之后一段时间,着实风光了一阵子。每一天找他看病的门诊病人,排成长队, 常常是挂号票一票难求。”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是有一次,顾东林很意外的机会,治好了一个罕见病的患者。那个患者,又给顾东林介绍来了几个同样病情的患者,并且在顾东林的治疗下,的道了痊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