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518章 髓海失养!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西医学院内科老师唐大章最近霉运缠身。

    被秦北整治了一顿,扎到了哑穴,找了好几个知名的耳鼻喉医生,都看不好,最终按照秦北的要求爬到楼顶上,却被误以为要自杀,学校的领导第一时间把唐大章的老婆找了过来,却没成想,唐大章的老婆不打自招,一张嘴就承认自己红杏出墙了。

    唐大章果断的和老婆离了婚。

    宁愿被分走了多一半的家产。

    诸事不顺,唐大章休养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面他去了城西六庄观烧了烧香,洗了洗霉运,没想到休息结束,回到学校的时候,意外接到了一张来自米国的邀请函。

    这张邀请函,邀请唐大章去列席一个在米国召开的国际医学高端会议。

    唐大章的医术还是不错的,但参加这种国际性的会议,那就要看主办方是不是给面子了,这次不错,有了一个列席会议的资格,足够吹半年的牛皮了。

    “我跟你们说,这西医啊,就是科学,这中医,绝对是伪科学!”

    唐大章死性不改,被秦北教训了一顿之后,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还变本加厉了。

    这会儿没课,唐大章在办公室里又开始胡吹起来了。

    “老唐,我记得你之前还站在楼顶上亲口承认自己错了,说中医比西医厉害来着!”

    一个老师取笑说道。

    “哎,那我是被逼的。”唐大章说道:“我被人下了黑手,要不那么说,就说不出话来了,真尼玛邪门了,不过没关系,前几天我去了一趟六庄观,那里的主持说我就是中邪了……”

    “六庄观不是道观吗?怎么会有住持?你这佛道不分啊,再说了,中邪那不是跳大神的说的那些土话吗?那都是糊弄人的,别说科学了,连伪科学都不算吧?”

    “我给大家讲一个笑话,道观的住持说我中邪了……”

    众人哈哈的笑了起来。

    唐大章梗着脖子十分不满的道:“你们懂什么?这是玄学,天人合一懂不懂?”

    一个老师正色道:“中医也讲究天人合一。也是从古代玄学发展出来的一门科学!”

    “那不一样!反正中医就是瞎胡闹!”唐大章厉声吼道。

    声音有点大,正好从走廊经过,被班导带着去见刘玉章的秦北给听到了。

    秦北一推门,探了探头。

    “哎哎,刘院长的办公室在这边……”班导着急的说道。

    “没事,我好想听到办公区窜进来一条狗。”秦北淡淡的说道。

    “你说谁是狗呢!”唐大章立刻就不乐意了,扭头一看,却是秦北,当即吓了一跳,这小子怎么神出鬼没的?

    “哦……刚才好像有什么动物狂吠,说什么瞎胡闹来着。”秦北懒洋洋的说道:“难不成是唐老师你说的?”

    唐大章看了看秦北,想了想之前自己遇到的麻烦,不由心虚道:“没有人说,你听错了。”

    “但愿是我听错了。”秦北淡淡的说道。

    “你真是听错了,你怎么这么不相信人呢!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信任呢!骗你是小狗!”唐大章着急的说道。

    秦北点点头,班导又在那催促了,于是关上门。

    “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办公室里,一个老师实在是憋不住了,大声笑了起来:“唐老师说,骗人是小狗!哈哈哈哈,可了不得了,这个笑话我能笑一年!”

    “哈哈哈,唐老师真是豁出去了!”

    “唐老师,要不要这么拼啊,被一个学生吓成这样,也真是没谁了!”

    唐大章拍着胸口,心有余悸的道:“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这小子有多歹毒——不不,那是因为我比较大度,不跟这种学生一般见识,你们瞅瞅,这是国际西医研讨会,布莱克西医高峰论坛发来的列席邀请函,看见没,我这种高端人士,怎么可能和那种学生一般见识呢!”

    “唐老师你行啊,布莱克医学高峰论坛都给你发来邀请函啦!”

    “嘿嘿,列席,列席,能不能让发言还不一定呢!”唐大章十分得意,谦虚的说道。

    “列席也了不得啊,我听说华夏国有资格参加布莱克高峰论坛的不超过十个人,能列席这种荣誉,也不是谁都能得到的,看来唐老师在西医学上的建树,还是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的!”

    “嘿嘿……”唐大章笑了,他在西医上确实有两把刷子,但这并不足以让他能够列席布莱克高峰论坛,他能参与这个论坛的根本原因,他自己心知肚明,只是因为他乃是华夏国这些年中,叫嚣覆灭中医跳的最欢的那几个人之一。

    如果没有这层光环加成,布莱克高峰论坛背后的那些出资的医药公司们,是不可能给唐大章发来邀请函的。

    秦北跟班导,到了刘玉章办公室门口,班导上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刘玉章的声音道:“请进。”

    “刘院长,秦北过来了。”班导带着秦北进门,恭敬的杵在一边。

    秦北则直接闯了进来,往刘玉章的面前大大咧咧的坐了下去,身子都快埋进座椅里面去了。

    “秦北,注意点形象!”班导有些无奈的说道:“刘院长,这小子不大懂礼貌,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作为西医学院的院长,刘玉章一直是不苟言笑的,和班导这种豆包级别的干粮面前,那是差了好几个档次的,甚至如果不是秦北的原因,一个小小的班导,想要见到刘玉章,基本上是极难的事情。

    刘玉章扫了秦北一眼,笑笑说道:“没事,随性一点不是问题。你先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哎!”班导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心想,原来刘院长不像是传说中的那么不近人情啊,居然说可以在他面前随性一点?

    正这么想着,忽然烟瘾上来了,从裤兜里摸了一根烟卷出来,叼在嘴里,摸出火机,刚准备点了吸一口,却听一个冷峻的声音道:“办公室里禁止吸烟!你没有看到标语提示吗?!”

    “呃……”班导登时就有些傻眼了,他听的清清楚楚,这话就是刘玉章嘴里说出来的!不是你说的随性一点吗?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呢!

    “去吧,没有下次了,下次在被我发现你在办公室里吸烟,你这份工作,就让给更合适的人吧!”刘玉章断然说道。

    “院长,可别呀,我下次不敢了……”

    班导马上把烟收起来,扭头就跑,心说信了你的邪!秦北就可以在你面前随性一点,合着这是他的特权,别人都不行啊!

    “阿北呀,这次把你喊过来,其实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刘玉章换了一副笑眯眯的脸色, 把一张请柬推到了秦北面前来。

    秦北很随意的拿过来一看,却是一张写满英文的邀请函,根本就看不懂。

    刘玉章解释道:“这是正在米国举办的布莱克医学高峰论坛给你发来的邀请函,不是列席邀请函啊!是那种可以当面发表演讲的邀请函——不过演讲什么的你也没时间准备,这事儿就算了,其实这就是个由头,我会带你一起过去,看一个极为棘手的病例,希望你能提供一些治疗上的参考意见。”

    “给钱不?”秦北直白的问道,没办法,现在手头比较紧啊!

    刘玉章被秦北的直白气得够呛,是,他说过可以让秦北随性一些,但身为一个医务工作者,你连病人的病情都不问问,就直接问给钱不?你这也太直白了吧?!

    “如果我说不给呢?”刘玉章问道。

    “那还说啥啊,爱看看,不看滚。”秦北道。

    刘玉章:“……”

    对于那些有钱人来说,这是秦北一贯坚持的准则。

    得从那些有钱人身上多招呼点出来,才能让秦北在给劳苦大众看病的时候不用他们掏钱。

    这是一个很好的良性循环,如果都不给钱,秦北在七情针法上的修行根本就进行不下去。

    如果都给钱,那些的了重病却没有钱支付医药费的人就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两者都不是秦北希望看到的。

    “那如果给钱呢?”刘玉章问道。

    “那得分什么病。”秦北捏着下巴说道:“一个疗程二十万,概不讲价!”

    “那多少个疗程能见到效果呢?”刘玉章再次问道。

    秦北不屑的翻了翻白眼,道:“亏得你也是一个医务工作者,你就能保证多少多少天,肯定治好什么什么病啊?你要是都能治好了,你会来找我吗?”

    “这个……”刘玉章被噎的够呛,翻找了一会儿,找了两张霍金的照片出来,道:“你看看这张照片,你怀疑这个人得的是什么病?”

    照片上的科学巨匠霍金先生,歪着脑袋,坐在轮椅上面。

    除了大脑能够飞速的超脱于凡人的速度运转之外,这位科学巨匠,从颈部以下,都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医学上成为“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

    俗称“渐冻症”。

    现代医学对这种病的认知还不清楚,存在数种医学猜测,治疗上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这应该是督脉出了问题,髓海失养导致的症状。”秦北端详了一阵,缓缓说道。

    “督脉出了问题?你确定?”刘玉章原本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这属于现代医学难题之一,发病率其实并不低,根据预测,我大华夏的发病人数约为十万左右!

    因为没有很好的治疗手段,这些人最后会因为呼吸肌麻痹,而痛苦的死亡!

    现在,秦北居然仅仅是凭借两张照片,就指出了问题的根源所在!

    这简直让刘玉章惊喜的差点窜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