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95章 顾云川的关门弟子!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听说了吗?喊叫着灭掉中医,叫嚣的最欢的那个唐大章,今儿站在京华大学医学院的楼顶上,亲自给中医道歉了!”

    “早就知道了!喊了一百遍呢!”

    “谁说的,明明是一千遍都不止!”

    “这老小子,也有吃瘪的时候!”

    “嘿嘿,你这句话就不对了,什么叫吃瘪,分明是他自己都当了鳖了!”

    “这话从何说起啊?”

    “你听我慢慢道来——”

    秦北穿过西医学院,刚走到中医学院这边的时候,就听到中医学院的几个老师们叽叽喳喳的在那谈论着唐大章,简直是添油加醋,越说越是离谱了。

    “这位同学,麻烦问一下,高三登的办公室在哪儿啊?”秦北拽住了一个男生问道。

    昨儿秦北跟顾云川一起出诊,听顾云川说起,高三登好像是有点事情约秦北在学校里见一面。

    秦北正纳闷高三登怎么不打电话联系他呢,摸出手机来一看才发现,居然忘了充点,早就自动关机了。

    充点之后,秦北联系了高三登。

    高三登和秦北约好了,今儿上午在高三登的办公室里见面。

    秦北拽住的那个学生,把高三登办公室的位置指给了秦北。

    等秦北走远了,那中医学院的学生才反应过来。

    哎卧槽,这哥们直接跟中医学院的高院长喊名字啊!

    秦北当时说的是,高三登的办公室在哪?!

    真是牛笔吊炸天!

    不过显然秦北并没有把这件事当回事。

    当面叫老高,问路要是也问:“老高的办公室在哪?”

    谁你妈知道秦北说的是哪个老高啊!

    很快,秦北到了高三登的办公室门外。

    敲门,好像声音小了点,里面的人没有听见。

    但秦北分明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喊叫声。

    “这就是诈骗!工作诈骗!告她!必须告她!”

    正是高三登的声音。

    “老高你消消气,这件事告不下来的,这都是符合国家规定的。”

    有人劝阻说道。

    “规定!规定个毛线!那丫头入职之后,给学生们上了有三天课吗?撑死了有三天吧?!就宣布自己怀孕了,需要养胎,不断的请假,找别的老师代课!孕假产假都得有吧?五险一金都得交吧?!现在产假结束了,她跟我说辞职?!这一年多时间,上了有五节课没有?”

    高三登暴怒吼道。

    “但国家就是这么规定的,我们也没有办法。老高你消消气,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而是那些学生们的针灸学选修课怎么解决!”

    除了针灸系之外,其他系的学生都是选修课。

    之前招来的那个女老师,就是教针灸选修课的。

    和必修课不同,选修课对老师的个人技术要求没有那么高。

    但可惜的是,临时找人并不容易,如果说是中医基础理论,中医内科外科或者其他学科,都还方便一些,但中医针灸学这一门课程,找个合适的老师还真是有点难度。

    “行了,针灸选修课程那边,我找了个临时代课的。”高三登的火气小了一点,看了看腕表,道:“大概快到了。”

    秦北在外面听的真切,再次敲了敲门。

    “来了!”高三登大喜,亲自跑过来给秦北开门,把秦北迎接了进来。

    “坐坐,你喝什么茶?我给你沏。”

    高三登热情万分的说道,跟刚才那暴怒的状态判若两人!

    哎呦我去!旁边那个刚刚还跟高三登聊天的老师差点一屁股从座椅上摔下来!

    老高啊,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刚才还喊打喊杀的,怎么一会儿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最重要的是面前这个男的实在是有点年轻的不像话啊!

    撑死了也就而是郎当岁,应该是个学生吧?

    难不成这就是高三登请来的针灸学的代课老师?!

    尤其是高三登对这个年轻人还这么尊重!

    好吧,说好听点,这是尊重,说难听点,简直是巴结啊!

    “这位朋友在哪里高就?”那人出声问道。

    高三登道:“阿北,我给你介绍,这位是中医学院副院长,付静斋付教授。付教授,这是秦北。”

    秦北自我介绍道:“唐宗宋祖的秦,上下左右的北——目前在西医学院那边临川医学大三就读。”

    付静斋这次真的是一个趔趄摔地上了。

    西医?临床大三?还是个学生?!

    付静斋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老高,这事儿靠谱不?”

    高三登呵呵的笑了笑,道:“阿北跟你说着玩儿呢,他其实是中医大师顾云川的关门弟子,水准相当之高,就算是你我加起来,也不一定能比得上他。昨儿西医学院闹的沸沸扬扬的那件事你听说了吗?”

    付静斋失笑道:“你说的那个怼我们中医的唐大章吧?这小子纯属活该倒霉!”

    高三登道:“这可不是倒霉,据我所知,唐大章是因为在课堂上跟秦北互怼中医之辩,这才惹恼了秦北,到头来在屋顶喊了一百遍我错了,秦北才放过他。”

    秦北哑然失笑道:“老高,这事儿我自认办的听隐秘的啊,你怎么知道是我在唐大章身上下手了!”

    高三登道:“顾老亲口跟我说的。”

    “我也没跟顾老说啊!”秦北更纳闷了。

    高三登道:“唐大章不是找你们看病去了嘛,顾老一眼就看出来了,唐大章是被人扎了哑穴,这种功夫,除了你秦北,我就不信别人能使得出来。”

    哎卧槽!

    付静斋惊讶的瞪圆了眼珠子!

    扎了唐大章的哑穴?!

    这玩意牛笔啊!扎了人的哑穴,让人说不出话来,这尼玛只存在于中医典籍里面啊,没有听说现代社会哪个中医能一针把人扎的不会说话了的!

    哑穴在哪儿?

    直到现在,也是中医界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

    传承下来的中医孤本上,有几本是标注了哑穴的位置的。

    但每个不同的孤本,标注的哑穴位置都不一样!

    现代社会公认的是,哑穴有三个位置,具体是这三个里面的哪一个,谁也说不清楚。

    也不是中医界的人们没有做过相关实验,但可惜的是这三个穴位里面,即便是扎了银针,也根本就起不到任何效果!

    甚至有的中医提出,哑穴这个穴位,其实不属于中医学的理论体系之内,而是在一些流传下来的传奇话本,以及武侠小说里面才有所提及!

    毕竟没有人见到过哑穴的功效!

    面前这个秦北,二十上下的岁数,却懂得针灸扎哑穴!而且仅仅是凭借这一招,就把唐大章搅的天翻地覆!

    别的不说,单单是这能扎人哑穴的功夫,付静斋就深深的觉得,过来给带选修的针灸课程,尼玛一点问题都没有!

    亏得他付静斋还觉得秦北不靠谱!

    没有比这个更靠谱的人了!

    付静斋冲高三登使了一个眼色,两人退到一边说话。

    付静斋道:“这个秦北,必须拿下啊!这代针灸课程这件事,就是他了!别人都不行!”

    高三登笑道:“你刚刚不是还说,这个小伙子不靠谱嘛!”

    付静斋苦笑道:“我那时有眼不识泰山,谁能看得出来,这么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居然会是一个中医高手呢!”

    秦北见两人嘀嘀咕咕的说起来没完没了了,不由的插话道:“老高,喊我过来有事没事啊!没事我就撤了!等会还得去看个病人呢!”

    秦北说的是苏小贝的事情,昨儿已经和苏小贝约好了,去见一个苏小贝介绍来的病人。

    晚上七点左右的时候,苏小贝会派车来接。

    “有事有事……两句话的事儿,你等会再走不迟!”

    高三登连忙撇下付静斋,过来和秦北商量代课的事情。

    秦北这才算是明白,他进门之前高三登正在大呼小叫的说着什么!

    原来针灸选修课这边,之前聘请了一个女老师过来,谁知道总共也没有上三五节课,便不断的请孕假,后来又请产假,产假结束了之后,那个女老师直接提出辞职来了!

    搞得高三登很是被动,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的情况下,不得已,才想到了让秦北帮忙。

    “一个学期也就那么十几节大课的样子,不会耽误你太长的时间。”高三登说道:“你的医术这么神奇,难道就没有想过让更多的人掌握你的医术,来救治更多的病人?”

    “而且时间也比较灵活,究竟什么时候上课,你说了算,提前一两个小时给学生们通知一下就行!就当帮我个忙了,你是不知道,最近因为这件事,我愁的头发都一大把一大把的往下掉!”

    秦北扫了一眼有些谢顶的高三登,道:“你那儿还有一大把一大把的头发可以掉的?!”

    高三登:“……”

    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那几根稀稀落落的毛发,苦笑了起来。

    “听说了吗?针灸选修课要来一个新老师了!”

    “不知道水平怎么样啊,针灸这东西,没有个十年八年的临床经验,根本就玩不转啊!”

    “听说水平挺高的,是顾云川顾老前辈的关门弟子呢!”

    “顾云川?顾云川是谁啊?!”

    “我擦,你连顾云川是谁都不知道?别跟我说你是京华大学中医学院的,哥丢不起这个人!”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顾云川是谁啊!”

    “拿出你的针灸学课本来,看看封面页上写的谁的名字!”

    那学生真的把针灸学课本拿出来了,看了看道:“写的我自己的名字——哎哎,你看这个花体签名怎么样?”

    “……”

    那同学直接表示败退了,指着针灸学那三个大字下面的一行小字说道:“你看看这几个字念什么!”

    “哎卧槽!——顾云川,主编!”

    这下他们终于都知道顾云川是谁了,也就更期待传说中顾云川的关门弟子,前来授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