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78章 更不讲道理!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对,这就结束了!”秦北笑嘻嘻的说道,仿佛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还真是一件对于秦北来说微不足道的小事。

    秦北不过是试验了一把之前自己的所学而已。

    事实证明秦北学过的东西还真是蛮管用的,也就是这样罢了。

    “嘶嘶——”

    远处,一直注意着这边状况的南木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这么结束了?

    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快!

    快的几乎超出众人的想象能力之外!

    “阿北!阿北!”

    却在这时,一阵急促的呼喝声,从山脚下急促的响了起来。

    紧接着,众人便看到一道娇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冲上山来!

    “苗苗?你怎么来了?”看清楚了奔过来的女孩子,秦北惊讶的迎了上去。

    谷苗苗发丝散乱,甚至因为跑的太着急了,一只鞋子都丢掉了,细嫩的小脚丫上划出了两道刺目鲜红的血丝,让秦北一时间心疼不已!

    “呼呼呼——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很危险你知不知道?!”谷苗苗气喘嘘嘘的说道。

    她起初并不知道秦北将会面对的是几个降头术的高手,再加上一晚上没怎么休息,确实是有点困倦,但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总也睡不好,总觉得自己应该还惦记着什么事情,想来想去,忽然想起,秦北去解决的事情,是南木蓉的事情!

    而南木蓉最近遭遇的几次袭击,谷苗苗基本上都是知道的!

    有可能对南木蓉动手的人,最大的可能,便是降头师!

    想明白了这一层,南木蓉再也坐不住了,几经辗转,才总算知道秦北带着人冲上了福陵园公墓这边,便着急忙慌的赶了过来!

    还好,万幸!秦北并没有出事!

    一切都还算正常!

    看到秦北安全,谷苗苗总算是放下了心来!

    但嘴上,难免会对秦北埋怨两句!

    秦北呵呵的笑了笑,道:“没关系,我这不是没事儿么?瞧把你急的。”

    说话间,苏琳琅和南木蓉都走上前来和谷苗苗打了招呼。

    就连南木城,出于对谷苗苗的尊敬,也是赶上前来,和谷苗苗笑着说了两句。

    可惜的是谷苗苗的心思,并没有在他们的身上,即便是他们凑过来打招呼,谷苗苗也是很淡然的点点头,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秦北注意到谷苗苗的目光,落在了那两具降头师的尸体上面!

    “嘶……这是白骨降!”看到那个高个子的尸体,临死前展现出来的姿势,谷苗苗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匆忙赶上前去,找了一根棍子,在那高个子的尸身上东边杵两下,西边点两下,而后还俯身在那高个子身上翻找了一些什么,脸色瞬间大变!

    “不不,这还不是普通的白骨降!这是白骨降的升级变种,青蛊降!这种青蛊降,比白骨降更加的歹毒几分,一旦施展,附近方圆百米之内的白骨,都会被调动起来,而且还会携带某种从降头中提炼出来的剧毒!”

    “据说大概百年前,东南亚某个小国出了一个大降头师!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个将,其实不是将军的将,而是降头的降!每成就一个大降头师,脚下必然会踩着森森的白骨!当年那个大降头师,便是凭借白骨降才成就的大降头师!白骨降炼成的那一天,那个大降头师所在的整个村落,再也没有一个活人,都成了森森白骨!”

    作为蛊王,谷苗苗掌握的蛊术,乃是降头术的祖宗,谷苗苗在这方面的了解,可以算是专家级的水平!

    听到谷苗苗自言自语一般的讲述,众人把目光再次落在秦北身上!

    刚刚的情况,众人都知道比较危急,但究竟危险到了什么程度,没有人能具体说的清楚!

    现在听谷苗苗这么一解释,众人不由得再次吃了一惊!

    原来这白骨降,居然会恐怖到了这种程度!

    “至于青骨降,乃是在白骨降的基础上更进了一步,所有的骨头,在青骨降的作用下,都会变成沾染剧毒的存在!基本上容不得什么救治时间,沾上就会丧命!”

    谷苗苗一边说着,把那个被指骨刺穿了眼眶,刺入了大脑的长衫男子,翻转了过来!

    原本这个长衫男子,是趴在地上,背对着众人的!

    除了秦北,大概没有人知道长衫的死状究竟有多么的凄惨!

    等到谷苗苗把长衫男子翻转过来的那一刻,别说南木蓉了,就连强悍如南木城,以及当了很长时间警员的苏琳琅,也忍不住好一阵的恶心干呕了起来!

    长衫男子的死状,实在是有些太过与凄惨!

    他的整张脸都变成了青紫的颜色,甚至他因为死不瞑目瞪圆的那只没有受伤的眼珠子里面,也散发着一抹蓝汪汪的幽光!

    连他的牙齿都变成了一种诡异的青色!

    “咯咯咯咯咯——”

    就在众人一片恐惧的时候,忽然一阵牙关打颤的声音在众人身侧,清晰的响了起来!

    秦北心说谁啊这是吓得成了这幅样子?!

    转头一看,却看到原来是张大强发出来的声音!

    张大强,堂堂一个可以称之为兵王的汉子,竟然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秦,秦,秦先生,你看看我的牙,牙,是不是也变青了啊?!我的眼珠子还是白的吗?”

    面前的死者,死状实在是太恐怖了一些,张大强见过惨死的例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这么个死法,还是远远的超出了张大强的想象能力之外!

    “你没事!”秦北说道。

    张大强还是不满足秦北的说辞,又盯着南木城道:“将军,将军你给我看看!”

    南木城没好气的道:“你有个毛线的事情啊!”

    “啊?!”张大强吃了一惊,追问道:“什么毛线?红色的毛线还是青色的毛线?”

    众人:“……”

    尼玛你好歹也是南木城警卫班的班长好不好?

    胆子怎么这么小啊!

    “我我。我真不是——我刚才不是被那青骨降给抓住了脚踝嘛!我,我这不是害怕嘛!”张大强颤巍巍的说道:“{我倒不是怕死,我死了谁来保护南木将军啊,你们说是不是?!”

    秦北道:“你放心的去死吧,老南交给我来保护。”

    张大强:“……”

    丫的我都快死了,临死之前拍领导个马屁你居然都还跟我抢?!

    你丫的还是人吗?!

    “我说了你不会死的,别总是自己吓唬自己!”秦北有些不是很高兴的说道!“刚刚你中毒的时候,我不是第一时间给你解毒了嘛!”

    “解毒,嗷嗷,对啊,我已经解毒了啊!”张大强忽然高兴了起来,不过高兴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却见张大强蹭的一下窜了起来,惊恐的说道:“谁敢保证解毒了之后的人就一定不发病了?!”

    众人:“……”

    没人管这个!

    也没有人能够保证这个!

    看到秦北竟然摇了摇头,张大强顿时傻眼了!

    连秦北这么厉害的人,居然都保证不了不会再次发病?!

    那岂不是说,张大强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感染,紧接着就出现蓝头发蓝眼睛蓝牙齿,随后全身上下一片蓝,而后悲催的死去?!

    “嘶嘶!”

    却在这时,谷苗苗好像又发现了什么!

    在那个被白骨洞穿了的长衫男子身上,谷苗苗惊讶的发现了一个清晰的印记!

    那印记上面写着一连串的文字!

    “嘶!这个长衫汉子,竟然是降头术大师乃猜的人!”

    谷苗苗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大降头师乃猜的人?你怎么知道?”秦北也看到了长衫男子肩膀上的那个印记,隐约看出来好像是一个纹身,纹的是一只大蜘蛛还是什么的,爪子很多,图案有些抽象。

    “对!”谷苗苗沉声道:“我还很小的时候,乃猜还不是大降头师,他去过一趟苗疆,跟我们青苗的几个长老讨教技艺!当时乃猜说,他自己一定是要做开宗立派的男人,所以需要一个醒目的标识,在交流技艺之余,便提出了这个请求,希望青苗的长老们能帮助他设计一下。”

    一边说着,谷苗苗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当时二长老把我随便涂鸦的一幅画送给了乃猜将军——说真的,我画的是一只蜘蛛,二长老非得说那是个螃蟹,螃蟹八爪,横行天下!乃猜一听,螃蟹原来还有这么大的寓意,于是就把我那幅画兴奋不已的带走了——”

    秦北:“……”

    众人:“……”

    居然还能有这种神操作?!

    谷苗苗一看众人的表情,恨恨的一跺脚,道:“你们别笑,乃猜这个人,心思阴沉歹毒,从苗疆离开之后便翻脸不认人了,记得当时在苗疆的时候,他跟几位长老,一直是师傅师傅的叫着,后来成就了大降头师之后,便果断的和苗疆划清界限,我记得当时,大长老得到了消息,说是在太国发现了蛊王令的下落,便派出了一个苗疆圣女,带着大长老的信物,去找乃猜帮忙。”

    “没想到乃猜非但没有帮忙,还害死了那个苗疆圣女!”

    “简直是畜生!”秦北皱着眉头道。

    谷苗苗道:“乃猜这个人,睚眦必报,你杀了他的弟子,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明明是他们先找事儿的好不好?!”秦北无语道。

    “乃猜不会和你讲道理的,他根本就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谷苗苗叹气说道。

    “不讲道理?”秦北的怒气被彻底激发出来了:“他不讲道理,我比他更不讲道理!”
小说推荐